QQ浏览器截图20191012212133
知音真故

准婆婆斥责我没跟紧她儿子,我怒怼:他在外找女人会带上我吗?

作者:玫瑰心语
2020-04-08 07:03
浏览次数:20770

日语里有个词叫“成田分手”,就是很多情侣或者新婚夫妇甜蜜地出去旅行,可是,往往乘兴而去,败兴而归,旅行结束直接在成田机场就分手了,日本坊间甚至戏谑这个机场被诅咒了,后用“成田分手”来形容旅游回来后分手的情侣。今天的故事,便是来自于此——


旅行是最佳的考验工具,考验双方的脾气秉性、性格情商、三观、乃至人性,我和前男友李唯的唯一一次旅行,真的是五味杂陈,令人难忘,最后竟也成功上演了成田分手的戏码。

我叫张晓婷,1998年出生在山东青岛,父母是当地公务员。2017年,我考入哈尔滨的一所工科类大学,也是在这里开始了我的故事。

我和李唯是通过同学娜娜认识的。娜娜的男朋友晓磊请吃饭时,带上了他的室友李唯。

听晓磊说,开学那天,他刚把东西整理好,宿舍便浩浩荡荡进来十几个人,开皮箱的、挂衣服的、铺床的、摆放东西的,这时晓磊才知道,这么多人都是一个同学的家长——那个在人群中始终玩手机的白净男孩子,也就是李唯。

刚在寝室住了几天,李唯嫌室友蔡峰睡觉打呼噜,直接去宾馆开房住了。等到十一放假回来,李唯已经在学校附近买了房子。这时,大家才知道李唯是个富二代。

李唯孤傲的性格在班上基本没有朋友,独独跟晓磊走得比较近,我也是后来才知道,那一场聚餐,其实是晓磊他们预谋已久的“相亲宴”。

吃完那顿饭以后,李唯第二天就送了我99朵玫瑰,请我吃饭、看电影。我还没有谈过恋爱,对于李唯甜蜜而热烈的爱,没有招架的余地,欣喜地接受了。

认识李唯以后,我去了他的家。这个房子有100多平方,虽然是二手房,但全部欧式装修,看起来非常新。双开门冰箱里被塞得满满的,包好的饺子、馄饨,做好的红烧肉、排骨,甚至肉都切成片,分门别类整整齐齐地冻在冰箱里。

李唯爸妈家的阿姨,每周来哈尔滨一次,给李唯打扫一次卫生,把他攒了一周的脏衣服洗了,再做些吃的放冰箱里。

交往的几个月,李唯除了生活能力差,脾气有点急,也没有太特别的毛病。我们相处得也还算愉快,娜娜经常开玩笑地说:“你可是钓了个金龟婿啊,苟富贵、勿相忘!”

李唯的理想是去俄罗斯留学,大一下学期,李唯邀请我和他在暑期一起去俄罗斯旅游一趟,他想去感受一下俄罗斯的风土人情,为将来的留学生活做个铺垫。

计划出行前,李唯要回家,他的父母特意邀请我和李唯一起回去。这难道是丑媳妇要见公婆吗?我为这趟朝见忐忑不安,既紧张又甜蜜。

李唯的家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一个幽静的别墅区。房子有三层,虽然知道他家很有钱,可看到这么大而豪华的别墅,我还是震撼了一下。

李唯的爸爸庄重威严,不苟言笑,而他的妈妈则打扮时尚考究,精明强干,一看就是女强人。

她问了一下我家的情况,知道我家虽比不上他们,但是父母都是公务员,也让他们感觉我根正苗红,加上我优异的成绩加持,他们家人对我很满意。

此次拜访,我才知道李唯是家族里唯一的男孩,他还有个姐姐,年长他18岁,现在已经结婚了。当年为了生下李唯这个超生的孩子,他父母都辞掉了体制类的工作,下海经商,所以,家族的人从老到少都对李唯呵护有加,万分宠爱。

听说我俩计划去俄罗斯旅游,他妈妈带我们上街,给我们买了好多衣服、吃的、生活用品,装了满满两个旅行箱。临走时,他妈妈拉着我的手,语重心长地说:“以前李唯出门都是和我一起,像这样还是第一次,请你一定要照顾好李唯。”

他的家人都千叮咛万嘱咐,概括成一句话就是:好好照顾李唯!我微微一愣,总觉得哪里不对,直到我们踏上旅程。
2018年6月中旬,期末考试结束后,我们动身了。旅行团是从北京出发,我们需要从哈尔滨坐高铁到北京坐飞机。

路上,我的微信响个不停,全部是李唯妈妈发过来的:“多喝水”“注意补充能量”“如果冷别忘了添衣服”“一定戴上颈椎枕”“他睡觉的时候你注意看着行李”……

我想起自己从初中住校开始,家里就没人再想着我冷了热了,有没有喝水吃水果。人和人真不同,被娇惯的孩子可真幸福啊!

飞机是北京直飞莫斯科的俄航航空,大概需要飞行9个小时左右,凌晨2点起飞,我们吃过了飞机上的餐食,飞机调暗了灯光,不知不觉,我进入了梦乡。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一阵嘈杂的声音吵醒,环顾周围一看,发现前座一个人在看电视剧,好像是一个枪战片,枪声、炮声,厮杀声,声声入耳,响个不停。

李唯在旁边烦躁地把头扭到窗户边,又扭到我这边,很显然他也是被前面的乘客吵醒的。突然,他坐起来向前看了一看,拿起一本杂志“啪”地就朝前面那个秃头拍了过去,安静的机舱里面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前座的人立刻弹了起来,解开了安全带,怒不可遏地朝我们吼道:“你干什么?你干什么打人?!”秃头大叔那架势,像是不把事情搞大不停下来。周围的人都醒了,懵懵懂懂地向我们看过来。

空姐空乘这时都过来了,问什么情况。我赶忙向秃头大叔道歉,并主动奉上自己的耳机,说如果想看电视剧,可以用我的耳机。在我诚恳的道歉下,和空姐的安慰下,大叔消气了,临坐下的时候,恨恨地瞪了不发一言的李唯一眼。

我小声跟李唯说:“提醒一下就行了,怎么可以动手呢?”李唯把脸扭到窗户,甩出一句:“没素质的人就特么欠揍!”我心想,脾气这么暴躁,还说别人没素质呢?接下来飞行的一路,我们都没怎么搭腔。

飞机到了莫斯科,是当地时间早上6点多了,接我们的导游小刘是个30岁左右的小伙子,来自西安,之前在莫斯科留学,毕业以后就留在莫斯科工作了。他做导游也已有5年,此次负责我们在莫斯科期间的导游服务。

入住酒店后,可能是长途的飞行有些疲惫,李唯进了房间就一头栽到床上,把袜子脱下来,顺手扔到地毯上,瞬间,整个房间都散发着他臭袜子那无可比拟的熏人味道。

实在忍受不了,我示意他去把袜子洗了,李唯一脸傲娇地看着我说:“我从来没洗过袜子。”这话!我听着有点不舒服,怼了一句:“从来没洗过,就等于不能洗吗?从来没干过的事多了,你不也是从来没来过俄罗斯吗!”

李唯有点生气:“你是不是没事找事啊?你不洗就扔了啊,用你洗了吗?”说完,他起来把袜子随手就扔在垃圾桶里,一双袜子十几元钱,就这样成了一次性的袜子了。
我并不是不能洗一双袜子,只是想到将来,如果结婚在一起,他不想做的,就可以冠以“从来没有”做借口,就可以不做,我能说服他吗?我能左右他吗?

后来的事情才证明,我这“将来的”想法想得太早,想得太天真了。

李唯的娇气,在吃饭的问题上再一次让我咂舌!

俄罗斯的早餐有面包、火腿片,还有奶和麦片煮成的粥,沙拉等等。我打了几片面包,还有红汤,李唯在餐厅里转了一圈,空着手回来了,生气地坐在椅子上,皱着眉头,小声嘟囔:“这个酒店太差了,这餐太差了!”

他没想到,后来还遇到过更差的餐。中午的时候,我们赶到了一个中国餐厅,午餐是围桌餐,10人一桌,8菜一汤,除了一个鱼一个肉,其余的是土豆、圆葱、包菜、胡萝卜等素菜。

李唯只是看了一眼,扭头就去找小刘:“你们这是猪食啊?这特么是猪吃的啊!你们这是喂猪呢?”他不顾身边的人感受,一口一个猪,听起来十分刺耳。

小刘耐心地跟李唯解释,说普通团的就餐标准就是这样的,又软中有硬地说:“如果想吃得好,那就得高端团,如果想吃什么就吃什么,那就要高端订制团。”

李唯赌气地说:“你当我吃不起是吧?”拉着我就往外走。我听见身后有人嘀咕:“这是个什么人呢,白瞎这小姑娘了!”

从那以后,午餐和晚餐,李唯都不跟团吃饭,大家吃团餐的时候,他都要出去找餐厅,进餐厅点菜后还需要等上菜,耽误了很多时间,经常是整个团都要等我俩,有次大家在车上等了我们半个小时,每次吃饭我都看着表,紧张得要命。

行程的第7天,我们从圣彼得堡返回到莫斯科,计划去莫斯科的周边谢尔盖耶夫小镇,说是个小镇,其实是个镇级市,是俄罗斯最古老的修道院——圣三一大修道院所在地。

从莫斯科到小镇需要一个小时的车程,小刘开始给我们做讲解。小刘说:“首先,我来给大家讲讲普京吧,普京是俄罗斯历史上最帅的领袖,我就因为普京连任,才在俄罗斯工作的。”

我心里想,讲普京挺好的,正好李唯也喜欢普京。小刘说普京是男人的偶像,女人的梦中情人,虽然普京是钢铁汉子,但是也有软肋,他曾经和一个女人传出绯闻,这个女人就是中国的邓文迪。

大家都笑了起来,没想到李唯突然站起来,冲着小刘喊:“你瞎白话什么?你有什么证据他们有绯闻?你个导游说这个没影的事,你不怕普京抓你吗?”小刘被抢白得愣住了,他生气地把话筒一放:“不打扰大家了,大家还是先休息一下吧。”

我觉得导游可能是想调节气氛,增加一点趣味,这就当个笑话听听而已,大庭广众下质问导游,大家都向我们投来异样的眼神,弄得我很尴尬,赶紧塞着耳机假装听音乐。

从谢尔盖耶夫小镇回来,我们还有个参观地铁的行程,俄罗斯的地铁也叫地下小火车,很是壮观,成了游客们的打卡必经地。我们从二战广场站下了地铁,小刘告诉我们要路过基督站、白俄罗斯站,然后到最著名的共青团站下车。

因为担心我们走丢,导游再次强调千万要记住“停两站”,到第三站再下车,千万别丢了,有的地铁站有28个出口,跟地下迷宫一样,走散了可就难得找,说得可吓人了。

进到地铁,人很多,我和李唯被挤到里面了,车开以后,果然车里噪音很大,轰隆轰隆的,真的什么也听不见,停了一站以后,感觉人不多了,紧接着,车呼啸了几分钟,渐渐地放慢了速度,又要停车了。

导游在门旁边站着,看见我后,向我笑着招了招手示意我过去,不是要停两个站之后才下车吗?我纳闷地忙拉着一直在玩手机的李唯走到导游旁边,导游指了一下车门旁边的两个空位,原来是让我们过来坐的,我对导游笑了笑,表示感谢。

下完了乘客,车缓缓地又要启动了,这个时候我一回头,突然发现身后的李唯不见了,环顾四周还是没有,李唯真的不见了!我马上意识到,他可能下错站了,往车下一看,发现李唯正在环顾左右,四下张望。

我惊慌地喊导游:“李唯下车了,怎么办?怎么办呢?”导游也有点慌,他问我李唯手机开通国际漫游了吗?能打通电话吗?好在提前都做了准备,导游让我转告李唯,原地等待,坐5分钟后的下一趟火车,我们就在下一站等着。

火车很快就到了共青团站,我们下车了,导游讲解这个最著名的、最漂亮的站,让我们拍照。我无心拍照,不时地朝火车的方向张望。

这个时候,微信来了信息,我以为是李唯到了,结果是李唯的妈妈:“婷婷,怎么回事啊?怎么把李唯扔到地铁站了呢?”我还在纳闷她消息这么灵通,马上李唯的表妹也问我:“怎么了?你把我哥丢了啊?”我问她咋知道的,她说看到哥哥的朋友圈了。

我赶紧翻看李唯的朋友圈,发现李唯写道:卧槽,大半夜的,居然给我一个人扔到莫斯科地铁站了!紧接着,李唯的姐姐也在问我:“发生了什么情况?”我急忙向他们一一解释,李唯没跟住,下错车了,不过再过5分钟,就会坐过来的。

李唯的妈妈语音电话又追了过来,不满地责备我:“婷婷,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这是在国外啊,大半夜的,万一有点什么事,可怎么办呢?你千万看好李唯啊,照顾好他,千万要注意啊,这样的事千万不要再发生了。”

这三个“千万”,让我有立刻有了“千万”的重担。可这算个什么事啊?有手机有微信,李唯还懂点俄语,还能丢了不成?再说,莫斯科和中国有5个小时时差,中国午夜12点,莫斯科才7点多,也不是半夜啊!

我有点生气李唯,这点事也发个朋友圈,说得这么悬,让不明原因的家里人干着急。不到10分钟,李唯坐的下一趟火车过来了,他下了车脸色阴沉,我急着拍照给他所有的亲戚一一报平安。突然,我觉得自己更像一个保姆,而不是女朋友。

赶到大部队那里后,李唯抡起胸包,朝导游打过来:“你他妈是不是故意的?”大家都愣住了,万万没想到,李唯居然过来打导游。我急忙拽住李唯,拉着他大喊:“你干嘛啊?自己没跟住,跟导游啥关系啊?”

李唯甩开我,瞪着我说:“你向着谁啊?你哪伙的啊?”看着他无理取闹的样子,我真的很无语,早些时候在学校怎么没发现他这怪脾气呢?不过就一站,前后不差10分钟,至于发这么大脾气吗?至于还动手吗?

被领队拉开的导游,仍然一副平静有涵养的样子,一字一句地说:“我可告诉你,这是俄罗斯,不是你东北,我要是跟你一样的,我可是让你出不了俄罗斯!”

我急忙跟导游道歉,我真的害怕李唯惹出麻烦来,他全家齐上阵又来轰炸我。

共青团站是个大站,装修的风格别致而独特,可我们都没心情观赏,上到地面,大巴车在等着我们。李唯边走边打电话,他有个很要好的朋友大勇在俄罗斯留学,他本来就计划抽时间去见面。

果然,李唯告诉我,他在这等大勇,不跟团走了,我小心地问;“我也去吗?”他摆了一下手。我告诉小刘,李唯不跟团了,他去见朋友,小刘问我:“你怎么不跟着去呢?”然后,他有点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

不知道为什么,小刘的这一眼,让我的心“咯噔”一下,可又说不上为什么。

回到酒店,用完晚餐,我给李唯发个语音,问他见到大勇没有?可是李唯没有回话。晚上8点多的时候,我又问了一句:吃饭了吗?啥时候回来?仍然没有回话。
我有些坐卧不安,就好像有什么事情发生一样。到了十点了,李唯仍然没有回话,我忍不住打了电话过去,可响铃响了很久,李唯没有接电话。

到底在干嘛呢?除了担心他的安危,我还害怕面对他妈妈的质问。我在房间踱来踱去,还几次跑到酒店外面张望,在等待的夜晚,我是这样焦灼和煎熬。

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微信来了提示音,我忙点开,发现不是李唯的信息,而是领队。领队问我住几号房间,他和导游要过来一下。这么晚了,导游过来干嘛?我的心提起来,怦怦直跳,难道是李唯出啥事了吗?

很快,敲门声就响起了,我理了理衣服,小心翼翼地打开半扇门。导游要李唯的护照,出发前我怕李唯丢了护照,我俩的护照都放在我的包里了。我连忙问导游:“要李唯护照干嘛?他怎么了?”

小刘没好气地说:“怎么了,在警察局呢!来趟俄罗斯不消停地玩,跑出去惹事,大半夜的我还得去给他送护照,我可让他折腾死了。”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吓得声音都颤抖了:“他还好吧,惹什么事了?到底怎么了?”

小刘跟领队对望了一眼,叹了口气说:“他回来后你自己问吧!”临走,他看了看我,说:“你对象不是不差钱吗?说实在的,在俄罗斯嫖娼是合法的,真搞不懂,他做的是什么事!”

虽然心里知道一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可听到“嫖娼”这两个字,我还是犹如一盆冷水泼了过来,又像一把刀刺过来,心剧烈地疼。羞愧、恼怒、委屈,各种情绪让我当时手足无措,此刻,连个倾诉的人都没有。

稍微平静了一会后,我在微信上问领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领队告诉我:“李唯他们在酒吧喝酒,后来邂逅了两个女孩,喝完酒他们拉着女孩去开房,结果女孩的男朋友来了,他们就打起来了,最后都被带到了警察局。”
我听到这些,无力地坐下来,想着相处了才几个月,感情还在保鲜期,来了俄罗斯才几天,他就在我眼皮底下做这样的事?他对我是真心的吗?难道人心就那么难测吗?那么经不起考验吗?想着想着,伤心的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

凌晨了,李唯的妈妈又发过来信息:“婷婷,在干嘛呢?李唯怎么没回我信息呢?”我看见她的话,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还在思索着,她一遍又一遍地在追问我,这些天,她的密不透风的叮嘱,让我窒息。

既然再三嘱咐让我照顾好她儿子,这件事这么重大,我也不能隐瞒了。我回了一句:“李唯跟大勇喝酒,不知道怎么被抓到警察局了。”我能想象出她妈妈的样子,惊恐、慌乱、气愤……儿行千里母担忧,何况这么宝贝的独生儿子。

果然,他妈妈又打来语音电话:“怎么回事啊?因为什么啊?婷婷,不是让你好好照顾李唯吗?”她的话带着不满和责备,好像我需要对她儿子付百分百的责任,好像他儿子所有的意外都是我的疏忽和失误。

我强忍着委屈与难过,轻描淡写地回了一句:“他在外面找女人能带着我吗?”这句话之后,他妈妈再没有和我说话。

第二天是行程的最后一天,上午逛一个购物店,下午就去机场回程。

吃过早饭,李唯还没回来,导游小刘一直在协调处理这件事,领队说李唯家里在俄罗斯找了人,罚点款就完了,他们办完手续,就把李唯送到机场,和我们汇合。

下午3点左右,我们到了机场,李唯还没过来,我看领队焦急地和导游那边联系,团队的签证是团进团出,如果少一个人,会很麻烦的。我也不停地向他应该过来的方向张望,和来的时候兴奋激动、欢呼雀跃相反,回程的心情沉重压抑,像结了冰。

快到4点的时候,李唯终于出现了,他的脸上好几块青紫,胡子拉碴,好像非常疲惫和憔悴。他和我四目相对时,眼神慌乱,神情复杂。

我突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突然感觉他是这么陌生。我强迫自己保持平静,问他干嘛去了?李唯躲避我的目光,说跟大勇去喝酒,结果跟人打起来了。我看着他,紧紧地盯着他:“就这些吗?”李唯一阵慌乱,恼怒地说:“导游跟你瞎BB啥了?”

我不再想和他说话了,人那么多,我也不想吵架,再说,我即使听到他亲口承认,又有什么意义呢?我们都默默地跟领队过关、过安检、检票,等坐上飞机后,李唯蒙上眼罩,开始睡觉。

他坐在靠窗的位置,一路都把头紧靠在窗户上,好像尽量在距离上远离我。我不知道他是真的很困还是躲避我,除了吃顿飞机餐,他始终在睡觉,没有和我说一句话,而我,始终不停地在流泪。

原本幸福的旅行会变成这个样子,好伤心。我预感着我的初恋就要结束了,第一次旅行,也许是最后一次旅行,就这样情断莫斯科了。

后来,毫无疑问,我们分手了。我曾经以为一个人的感情和依赖,从有到无会是一个渐渐消减的过程,但事实是,它会在某一个时刻甚至某一个瞬间,突然地立减为零。

年少的时候很多东西都是那么单薄,那么经不住考验,比如爱情,好像一阵风,就把一切都吹散了,我的初恋,就这样终结了。

但是,我不后悔。
分享到: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热门文章
与你诗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