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迪拜王子当情人
有声读物

给迪拜王子当情人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马小铃
2020-04-18 19:16
01

我叫陈安妮,1988年生,祖籍上海。我曾是阿联酋航空的一名空姐,驻扎迪拜,见识过土豪们各种挥金如土的生活。

迪拜,这个一半海水一半沙漠中建成的世上最奢华的城市,可谓是纸醉金迷,各种超幻想的建筑物令人目瞪口呆。

在成为阿联酋的空姐之前,我和大家所接触到的各种信息一样,也以为在迪拜的大街上捡垃圾,轻轻松松都能月入几十万。

实际上,迪拜只是阿联酋的一个城市,大小只有四个香港的面积。迪拜是富得流油,不过,有钱的一般是当地人,只占总人口的15%。这些本地人就算啥也不干,一辈子都能吃喝不愁。

在迪拜捡垃圾到底能挣多少,我不知道。但2016年的时候,我在迪拜街头亲眼看见,有人直接拿着POS机向坐在兰博基尼里的土豪们行乞。

据当时的报道,迪拜警方扣留了59名拿着商务或旅游签证,专门来乞讨的人,月收入高达47.6万人民币!

2017年,飞了六年的我终于在第二次申请头等舱升舱的时候,顺利通过了各种考核,成为阿航头等舱的一名空姐。阿航的头等舱有单独的卧室,就像空中酒店,就连送的香槟都是十年以上的等级、上千元的鱼子酱,应有尽有。

巧的是,我的第三次头等舱执勤,就遇到了王子包舱。阿联酋是君主立宪制,一夫多妻,皇室婚姻多是近亲联姻,以至于皇室家族特别庞大,光是名头能算上“王子”的,就有五千多个,遇上他们中的一个包下整个头等舱并不是个稀奇的事儿。

王子长得很英俊,高高的鼻梁、深邃的眼神。让我意外的是,王子不仅没有我想象中的傲慢暴戾,反而十分谦和。

我服务时,王子还温柔地说着“感谢”,并主动搭讪,问我是哪国人。他说他一直在英国接受西方教育,因此他尊重女性、喜欢运动、自由。见他打算就寝,我贴心地为他盖好被子,并祝他好梦。

临下机前,王子看着我真诚地说:“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优雅的空姐!不知能否给我个电话号?”按照公司规定,我应该婉言拒绝,可是,站在我面前的可是全球最富有的王子啊!

巨大的虚荣心让我违背了公司规定,趁没人注意,我把电话号写在一张洒了香水的卡片上,塞进他的衣兜,并恰到好处地给了他一个妩媚的微笑。

结束了航班,原本我也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毕竟,王子身边一定莺燕环绕。但万万没想到,就在我刚回到迪拜不久,就收到了王子发来的约我吃饭的消息!

几次约会下来,我们的交往迅速升温,很快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我对他也有了一定的了解。原来,王子的名字叫做阿里,是中东非常常见的男子名字。

阿里十分大方、绅士,热爱各种极限运动。在相处中,也十分“壕”气。

他带我去迪拜各种豪华餐厅就餐,会买23K可食用金粉的黑钻冰淇淋打“飞的”到伦敦等我下班,带我去体验驾驶私人飞机、送我各种奢侈品,甚至还带我去那个最著名的帆船酒店住了两晚。

由于我也爱好广泛,所以,和阿里在一起,特别合拍。老实说,你根本没法拒绝一个王子的追求。如果你说“不”,那是因为你没遇见过那样的一个王子。很快,我坠入爱河。

02


当时,在迪拜工作的年轻华人中,空乘就占据了80%。日常飞行中,我们也总调侃着,期望能找个中东土豪嫁了,一劳永逸。现在,我居然遇到了阿里,即便他此生继位无望,大小也是个王子,如果我顺利与之成婚,那就是切切实实的王妃!

这是一种何等的豪华与尊贵。于是,我坚定了“拿下”阿里的目标。有了这样的打算后,我对阿里更加用心、体贴。阿里也总是唤我“宝贝”,各种浪漫攻势层出不穷。

在我们认识刚满三个月的一次晚宴上,阿里又为我策划了一出纪念party,我也精心为他准备了一份礼物。阿里非常感动。借机,我旁敲侧击地向他透露了我想做他妻子的想法。

阿里却眼神黯淡了下去。他十分为难地说:“宝贝,我非常爱你,但我是王子,婚姻需要得到家族核心人员的同意。很小的时候,我就被安排了婚约,所以,我会迎娶表妹作为第一位妻子。

“按照规矩,我的妻子们必须是伊斯兰教的教徒,你没有我的信仰,也不穿波卡(阿拉伯女人遮盖全身的黑袍),而且……恕我直言,你不是处女。当然,这一点,我本人是丝毫不介意的,但你这样的身份,我的家族很难接纳你。”

一番话让我杵在那里,尴尬得恨不得钻进地缝。阿里赶紧握着我的手,又说:“宝贝,我真的很喜欢你。这样,你只要做到阿拉伯女人的标准,不向我的家人透露自己的过往,我争取娶你做我的二老婆!”

迪拜男人可以娶四个妻子,这一点,我早就知道。但我还是难过地红了眼睛,说:“我只能接受爱人一心一意爱着自己……”阿里赶紧解释:“请你相信我,虽然名义上是四分之一,但你是我真心喜欢的人,跟着我,你一定能过上非常幸福的生活!”

阿里十分真诚地望着我。他的话,让我想起我表姐。表姐在上海,姐夫是个凤凰男。当年表姐不顾家里反对,誓死要和一穷二白的姐夫结婚。结果婚后,买房、给孩子培优、请阿姨,夫妻俩三天一小吵,没有哪一次不是为了钱。

现在,表姐每每提到她的婚姻,就是一肚子怨言:“当初脑子真是进水了,还因为爱情?!爱情,能当饭吃?”

阿里的话,让我看到了一线希望。我决定以阿拉伯人妻的标准,改变自己,牢牢抓住他的心!

很快,我经人介绍,辗转找了几个已经嫁给迪拜人的中国姐姐们,甜言蜜语加红包,好不容易把她们约了出来,向她们取经。我一共约了三位姐姐,其中两位正在孕中,另外一位刚生完第二胎,正在备孕第三胎中。

她们不约而同地告诉我:自从嫁给中东人之后,就在不断的怀孕、生孩子中度过。不过,她们也说,现在国内的女人,不但要工作,也同样肩负着养育二胎的重任,所以,比较起来,也没有什么本质区别。

不能否认,她们婚后真的是锦衣玉食。迪拜本地人医疗免费、教育免费(从小学到博士)、享受福利分房。就算嫁的是普通人家,一辈子躺在家中,靠政府的“救济金”,也足以过上非常富裕的生活。

只见这几位姐姐,拎着爱马仕,出门带着两个仆人,开的是兰博基尼。唯一不便的是,她们从头到脚都要罩上厚厚的波卡,有些比较保守的丈夫甚至要求妻子的眼睛都要用黑色的透视布蒙起来,以“保护她的荣耀”。

吃饭的时候,我看到姐姐们非常费力地把面前的黑纱撩起来,趁没人注意,迅速地把一调羹的食物送进嘴中,再赶紧遮住脸慢慢嚼。一顿饭吃出了碟中谍的疲累感。

但我自认为,若是嫁给阿里成了王妃,肯定不用受这些规矩的束缚。一来阿里很“西化”,二来,电视上播酋长带着夫人出国访问,也没见酋长夫人穿着波卡、遮住面庞啊!所以,等我成了王妃,一定有特权。

回到家后,我开始向那几位姐姐的生活轨迹逐步靠拢。迪拜人的妻子是不工作的,所以,若要成为王妃,我必不能再做空姐这样抛头露面的工作,必须让皇室家族感受到我的“纯洁”。万般不舍之下,我一狠心辞掉了头等舱的工作。

等到阿里再次和我约会时,我已经穿上了定做的黑色波卡,全身上下只留出了一张脸,连手都用黑纱做的手套包住了。

出乎我意料,阿里看到我的装扮后,不仅没有一丝丝的感动或欣慰,反而不经意间,皱了皱眉,一丝不易察觉的厌恶从眼角一逝而过,当即没了约会的兴致。

03


辞职后,阿里安排我搬进了家族旗下一间花园酒店的套房。他说,这家酒店是皇室曾经拿来招待外宾的,入住的宾客,非富即贵。他一再安慰我,在得到家族认可前,让我暂时忍耐委屈一下。

我欣然应允。这个花园酒店郁郁葱葱,有很多主题花园,大概有几千种叫不出来名字的植被。

迪拜没有淡水,所以,植被的多少往往是一个家庭是否真正富有的标准。站在宽敞的木制高台和观景平台上,入目一片葱郁的绿色,让人心情大好。

我入住的套房看起来像是黄金与大理石堆砌成的宫殿,大厅里还有黄金贩卖机。阿里安排了3位专门的服务员在门外24小时待命,他会时不时来这里“宠幸”我。

我一心开始学习古兰经,在行为上皈依伊斯兰教,无论阿里在不在,每天五次到点儿就跪下做礼拜。这期间,阿里娶了第一个老婆。大婚当晚,我看到他在Face book上更新了婚礼照片。

刷到这里,我独自在酒店里坐到天亮,以泪洗面。那一晚,我也彻底想通了。既然决意接受这样的文化,那么,阿里先和谁结婚又有什么关系?就算他一开始娶了我,将来不还是要再纳三个?出场顺序并没有那么重要,关键是只要我受宠!

阿里婚后也时常流连我入住的酒店,每一次,我都表现得懂礼节、知分寸。看得出,阿里对我挺满意。有一次,在酒店,他还将我引荐给一位家族长辈。

对方看了看我,叽里呱啦地不知道跟阿里说了些什么。阿里说,那是长辈夸我很不错。从那以后,我就把自己当成了阿里的“编外”准妻子,处处以“准王妃”的标准要求自己。

但是,随着我和阿里正式“同居”后,我隐隐发现,一旦身份变了,阿里对我的掌控欲也越来越强。

一次,我换上背心和热裤,跟前同事约好了去沙滩,阿里知道后,怒气冲冲地扑上来,几乎是撕下了我的衣服,狠狠地骂我不知廉耻。

他说:“你怎么能穿得如此暴露?到底有没有把真主的教义记在心里?你是我的女人,是想丢掉自己的荣耀吗?”

我虽明白,身为“准王妃”,在公共场合是不该露出膝盖和肩膀的。但迪拜冬天近20摄氏度,夏天高达50度,因为穿波卡,我细嫩的皮肤密密麻麻长了痱子。

我气不过,反驳道:“难道你真喜欢我蒙着身子?我就不信,等你死了,你能管住我?”

阿里勃然大怒:“就算我死了,还有我的儿子管着你!还有我的兄弟,我的父亲,他们都可以拿到你的所有权!”

还有一次,阿里要我陪他出席一个私人聚会。我很开心。结果出门,我正欲踏上他的副驾驶位置时,他却皱着眉头呵斥住了我。转身之间,他牵出来一只豹!我吓得魂飞魄散。

只见他细心呵护豹入座副驾驶,指挥我坐在车后排,严肃地说:“以后,请记住你自己的位置,不要僭越!”

再到后来,我打电话给阿里的司机送我去中餐厅吃火锅。司机没到,阿里的电话就炸响了:“吃什么火锅!里面有那么多男店员,若是碰到你的身体,那成何体统!”我坚持要去,却被仆人拦在门前,说没有王子的命令不许放我出这个门。

我才想起,自从我搬到酒店后,就再也没有接触过男性了。我的生活,完完全全地被阿里一个人掌控了!

那个时候已经是2019年10月,他的大老婆为他诞下了一位公主。算起来,我已经有实无名地和阿里“半生活”了近两年的时间,虽然他只是偶尔来酒店与我相处。

在此期间,我无数次提出嫁给他的决心,毕竟我几乎做到了一个伊斯兰教女人能做的一切,也愿意为他绵延子嗣,可他各种推脱,拿家族的压力来压我,让我再等一等。

在一次的亲密接触时,我暗示阿里,可以不用采取安全措施,为他生一足球队的混血小王子,了却他现在只有一个女儿的遗憾。

阿里却没有丝毫的兴奋,居然非常生气地坐起来,怒斥我:“你已经不是处女了,还想未婚先孕?在阿联酋,这是死刑!你也太不知廉耻了!”

说罢,阿里穿上衣服就走了,随后的一个月都没有与我联系。但我从他的Face book上看到,他又迎娶了第二任老婆。而我对他们的交往一无所知。

04


这件事给了我不小的打击,我终于开始怀疑,自己选的这条路并不是想象中那样衣食无忧,而是充满了荆棘。我自认为对男友做出了足够的牺牲:尊重他的风俗文化,允许与其他人共享自己的男人,理解他的压力等等。

可这些所谓的付出,在他的眼中,可能还不如他家里宠物豹的一个喷嚏引人注意。我和之前“请教”过的迪拜太太们联系,向她们吐槽我的困惑,那些中国姐姐们在微信上讲,一旦嫁过来,这一辈子便身不由己。

比如她们,在迪拜享受了富家太太的生活,但也仅限于迪拜,因为丈夫是很少带自己这个“外族妻子”出门度假的,且婚后自己和孩子的护照必须立即上交,被丈夫锁在不知名的地方,没有回国或“逃”去哪里的权利。

姐姐们奉劝我:“虽说衣食是无忧了,可就算我拎着十个爱马仕走在街上,又有谁认得我呢?世间所有的东西,都被标好了价码。想要得到什么,就必须失去其他宝贵的东西。”

在阿里娶了第二位妻子后,我抱着“鱼死网破”的信念,开始对阿里施压:要么乖乖娶我,给我好的生活,要么给我个准话,彻底还我自由!

看我动了气,阿里反而软了下来,一连三天都在我那里留宿。他安慰我:“宝贝,不是我不想娶你。你看看我的两个老婆,都是被安排的,只有我跟你才是真爱!再说,如果我要娶你做三老婆,必须大老婆和二老婆签字同意,我都跟她们说了好几次了,她们就是不同意啊!”

不停地威胁和妥协下,我又在迪拜耗了大半年的时间。可能是我逼得太紧,阿里之前对我的那份喜欢,也在一分一分地减退。直到有一天,阿里来到我的房间,身后还跟着另一个男人。

我满脸疑惑,阿里介绍到,这是他最好的朋友,比兄弟还要亲近,他们什么都会一起分享。所以,他想让我也陪一晚他的好朋友。我听后脑子“嗡”地一下,不可置信地看着阿里,这个我浪费了两年感情的男人,如今要把我“分享”给他的朋友?

我这才明白,我在阿里眼里,根本就是二等公民,甚至在大多数时候,不如他养的狮和豹。我顿时泣不成声,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掉,嘴里狂喊着“NO! NO!”同时又很恐惧,担心他们用强。

好在阿里毕竟接受过西方教育,他的朋友看我这样,也耸耸肩说算了吧,他可以去找其他的乐子,说罢走出了房间。我坐在床上放声大哭,在那一刻,觉得自己低贱到了尘埃里。

真正让我下决心离开阿里的,是偶然的一次发现。

我们阿航空乘有个微信群,里面有几百人,每天都会交流一些换班表、购物、飞行经验之类的信息。我在辞职后极少在群中说话,但无聊时也会爬个楼。

一天,我发现群中说话的空姐,头像是跟一个阿拉伯人亲密的接吻照,那个人看起来很像阿里!我点开头像放大,越看越像,但内心又不敢肯定,毕竟中东人长相都比较相似。

忐忑中,我加了那位空姐的微信,在她同意好友的那一刻,我刷到了她的朋友圈,近一个月内,几乎都是她与阿里的合照。

阿里带她去阿布扎比度假、带她去豪华餐厅吃饭、带她去帆船酒店住套房等等,与我当年如出一辙。而她的配文都是“今天男友又带我开了眼,哎呀,被这种小浪漫击中了呢!”“没有什么能够阻挡真爱,我就是你的宝贝么么哒!”

我与那位空姐聊了聊,探了探口风才得知,她与阿里已经交往大半年了,也是在飞机上留了电话牵了线。

她知道阿里已经有两个老婆,但阿里承诺她,会娶她做第三个老婆,而且不用她皈依伊斯兰教,也不用她辞职待在家里,她想干嘛就干嘛,享不尽的荣华富贵随她挑!

那一刻,我终于心死。原来阿里,至始至终都没有把我,当过自己老婆的候选人。作为“外族人”的我们,不过是他茶余饭后的乐子罢了。

我相信他对我们每一个女性都有过“喜欢”,但这种“喜欢”,更像是玩物,一旦腻了,便毫不犹豫地丢掉,再寻找新的便是。

曾经,我认为,追求财富没有错,只要我没有犯法、不伤害他人,过怎样的生活是我自己的选择。可后来,我终于清醒,金钱再重要,也轮不到用自由和尊严来换!

我果断跟阿里提出了分手。我给他发了一篇长长的信息,控诉他多年来对我的控制和欺骗,结尾处用中文狠狠地骂了他一句:“死渣男!”让他慢慢翻译去吧!

11月的一天,我订好了回国的机票,果断地扔掉了所有不属于我的东西,仅仅带着两个箱子,彻底离开了宫殿般却一直禁锢着我的套房。

在飞机上,我俯瞰着迪拜,那一座座充满神秘色彩的建筑直插云霄,这就是阿联酋!

他们用极致的奢华把自己打造成天堂的模样,标榜“遍地黄金”“国际化”“平等”;可我在经历了这一切后,只觉得苍白、荒谬、可笑。但细想之下,我又能怪得了谁?!

说到底,我想要的一切,命运其实早已暗中标好价格。想要活得踏实、硬气、有尊严,终归是得要靠自己,而不是像藤蔓那样去依附,否则只能自尝苦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