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截图_20200323160106
故事 散文 生活

小梅的委屈

作者:贺孝玲
2020-05-03 08:13
浏览次数:3910
小梅是她家的独生女,从小娇生惯养,没有受过一点坎坷,甚至天生的委屈父母来顶替。

小梅乌黑的长头发,细细的柳叶眉,水汪汪的大眼睛,白白的瓜子脸,樱桃嘴,银铃般笑声,婀娜的身材。时常穿笔挺的西裤,高跟鞋,不是西施胜似西施。

她因娇养的女孩,不爱学习,在初中时就恋爱了,男朋友东东,细长腿,高个子,是众多女孩喜欢的类型。初中没毕业她爸爸出事了,丢下她们母女,妈妈在父亲的坟前发誓给小梅找一个上门女婿,不到她家来的男孩,不管咋有钱、咋帅气,坚决不嫁女儿。

小梅该出嫁年龄了,东东来提亲,小梅妈妈提出了她的条件,东东其它的条件可以答应,唯独当上门女婿不同意,东东家也只有他一个孩子城里有车有房。小梅进退两难,沉默不语低着头,想着自家的情况,抬头看着东东,眼中溢满泪水,最后只能妥协了。

小梅拉着东东的手送出大门,哽咽着送了东东一个吻,掉头回家了。

尽管小梅有千万个不愿意,那能怎样呢?妈妈的意愿不能违,自己的心愿不能成,只能在背地里揩鼻子抹眼泪,叫天,天不答,叫地,地不应,委屈只能装在肚子里。

经媒妁之约,小梅和李军见面了,小梅听妈妈的话,李军愿意当上门女婿,很顺利。

李军也一表身材,浓眉大眼,只因家里兄弟三个,他们是农村人,给李军介绍来的,不是要高档小汽车,就是城里要房,爸妈无法承担,好不容易有不要房不要车的女孩答应嫁给他,只要答应嫁给他,真是天上的馅饼,天大的美事,还管上门不上门,李军家真是大喜过望,喜上眉梢。小梅妈的得心应手,一手操办,结婚了。

开始李军对小梅有新鲜感,可以说百依百顺,日复一日,李军听腻了小梅妈的唠叨,又看见和他同龄的男孩不是在城里和老婆独居就是在爸妈身边儿女老婆团圆,越想越不是滋味,老和小梅说丈母娘的不是,老找丈母娘的刺。

小梅忍着让着,为人总有忍不住时,稍说说,李军就咬牙切齿,给小梅用劲,小梅总是瞻前顾后,两面受气。

时过境迁,李军就暴露出了他的真面目,小梅稍有不慎,李军就会拳打脚踢,小梅忍气吞声,怕耄耋之年的妈妈受不了刺激,不久她也怀孕了,想着只要生下孩子,夫妻关系就会融洽了,可万万没想到的是李军得寸进尺,拳打脚踢成了家常饭。年年岁岁花常开,岁岁年年人不同,小梅精神上的刺激,从小惯养的小孩成了受气包,再加上心灵一次次的摧残,张口无处说,得了抑郁症。

这样的生活过了十年,生的男孩也九岁了,李军不体谅也不悔改他的脾气,还越发长进了本事,外面有了新鲜女人了,小梅接受不了一次次的打击,病情越发严重,她妈妈成了老年痴呆。

一天凌晨四点病情发作,心里的怒火一并发出,亲手掐死了她唯一的儿子。

儿子死了,她也睡在炕上嚎啕大哭,邻居听见了哭声过来看到了这惨不忍睹的一面,报了警,不一会儿警察把小梅带走了。

李军接了警察的电话,从新鲜美人家回来,后悔的肠子都青了,可为时已晚了。
分享到: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热门文章
与你诗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