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浏览器截图20191118003958
情感 故事 生活

“半夜撞见老公上厕所,我预知他出轨了三次”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秦远
2020-05-12 20:46
01

陆宇发来一条信息说:“许楠,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可理喻了。”

许楠盯着屏幕,拿着手机的手一寸寸收紧,心被刺的千仓百孔却流不出一滴泪。真正的绝望是不声不响的。

陆宇又出轨了,趁着许楠去外地上课,把女人带到家里来共度良宵。
散落在床底下的避孕套,衣柜里红色蕾丝边的女士性感内衣,赤裸裸的向许楠示威,扑面而来的恶意让她坠到深渊。

这一次她没有装聋作哑,没有隐忍,把那两件“物证”丢到陆宇面前质问他。
陆宇先是否认,后来被逼急了吼了一句,“受不了我们就离婚。”摔门离去后再也没有回来。

这是他们结婚三年来第一次冷战,陆宇出轨还如此理直气壮是有缘由的。

张爱玲的《茉莉香片》有这么一段话:“她不是笼子里的鸟,笼子里的鸟,开了笼还会飞出来。她是绣在屏风的鸟——抑郁的紫色缎子屏风上,织金云朵里的一只白鸟。年深月久了,羽毛暗了,霉了,给虫蛀了,死也还死在屏风上。”

许楠就是绣在屏风上那只鸟,守在陆宇身边,哪怕一次次被伤害也不愿离开,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陆宇的焰气。

02 
 
在外人眼里陆宇和许楠是极不登对的,当初陆宇追许楠时,所有人都等着看笑话。

许楠是谁?是C大的风云人物,长得漂亮,品学兼优,完美的几乎挑不出任何缺点,唯一算得上缺点的可能是面瘫,让人难以接近。孤傲的像九霄寒潭的冰雪莲,把所有人都拒之千里之外,让很多追求者难以下手,打退堂鼓。

陆宇却铆足了劲,在一次兼职促销会上他对许楠一见钟情,发誓此生非她不可。

陆宇的追求不同于别人的含蓄,他是直白的,攻击的,生猛的,犹如一团熊熊烈火。

兼职回来的第二天,他就写了一封长长的告白信,买了一束火红的鲜花拦在许楠面前,“许楠,我叫陆宇,我喜欢你。”

十个字,毫不掩饰直勾勾的欲望,让一向冷硬的许楠窘迫红了脸,愣住半响后她掉头就走。身后传来陆宇的告白,“许楠,我认定你了。”

陆宇说到做到,他无细缝插入她的生活,食堂,图书馆,田径场,公开课堂上,女寝室楼下的小卖部......

许楠走到哪必定会有一个留着寸板头的男生,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白牙微笑地说,“许楠真巧啊。”

在这种猛烈的攻击下,陆宇终于抱得美人归。

没人能理解,许楠怎么就接受各方面都不与她相配的陆宇,只有许楠清楚,陆宇给她从未得到过的暖意,徐徐缓缓,像永不西沉的半日黄昏。

灵魂太孤独的人,需要炙热的灵魂来温暖。

03 
 
许楠原生家庭很不好,她爸是个赌徒,吸烟,喝酒,嫖娼样样不落,她妈受不了,在她八岁那年就离开了这个家,离开了她。

许楠跟着她爸的日子并不好过,她爸一喝酒就会发酒疯,将她暴打一顿数落她妈,骂她是个没有良心的小白眼狼。

小小的许楠并没有力气去阻止这场突如其来的挨打,只能缩着瑟瑟发抖的身子,用哭喊和求饶企图唤醒她爸的良知。

后来被打的次数渐渐少了,她爸领了一个女人进了家里。

女人很漂亮很年轻,第一次见面就微笑地对她说:“许楠你好,以后我就是你妈妈了。”

许楠打心底不接受,这个女人没有表面那么好,她会逼她吃不喜欢的菜,逼她用在家做作业的时间做家务,每年交学费的时候她的脸黑的像墨汁,“一个小丫头读这么多书干嘛?”

有回许楠洗衣服,不小心把她新衣服染了其他颜色,女人尖叫一声,迎面就给她一巴掌,“你眼睛瞎了,不知道把这件衣服单独洗吗?”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许楠整个青春时期就是在这种没有爱,没有温暖的环境中长大。

心黑暗太久,潮了,发霉了。
她没有朋友,像活在一个单行的空间,她曾试图打开心扉和别人接触,去尝试一段感情,每次心口刚撕开一道裂缝,那些所谓想靠近她的人又消失了。

陆宇不一样,他带着一股炙热,一腔真诚,把余生所有温热的光密密麻麻洒在她心间,把她从黑暗中拽出来,得以重见天日。

04 
 
陆宇是在半夜回来的,许楠躺在床上还没睡,她清晰感知到陆宇爬上了床,双手环住她的腰在她耳边说:“老婆,这次是我不对,你原谅我一次好不好?”

许楠浑身一震,用手捂住鼻口,滚烫的眼泪从指缝里流了出来,有着排山倒海的委屈。
婚后一年,陆宇对她的感情仿佛进入了厌倦期,什么都变得力不从心了,种种迹象加剧了许楠的不安和惶恐,她嘴上没戳破却格外留意陆宇的一举一动。

陆宇睡觉前不会和她说晚安了,不会给她做一桌热腾腾的饭菜,连楼下她最好吃的鲜花饼他都不会顺手给她带份。

半夜手机经常在振动,每次都避开她接电话。

有好几回,凌晨一两点许楠撞见陆宇拿着手机蹲在厕所,轻声轻语地不知在和谁说话。
女人的第六感不断提醒徐楠,陆宇一定有事瞒着她,许楠始终自我催眠自我安慰。

然而,她最不想面对的真相始终来了。

05

陆宇同事办了个聚会,他喝的烂醉如泥,同事打电话叫许楠去接陆宇。

许楠费力大半力气,把陆宇拖了回来已经凌晨一点多了,给他清理完,趟在床上要睡的时候,陆宇借着酒精手开始不安分起来。

完事后陆宇半醉半醒,搂着她一会儿喊着老婆,一会儿喊着一个陌生的名字:琪琪
许楠身子一僵,透体冰凉。

她猛地起床,抖着手打开陆宇的手机,发现陆宇最近通话记录最高的是一个Q字母,完全吻合。

陆宇出轨了。

许楠脸色发白,她很想把陆宇摇醒,质问他那个叫琪琪的女人是谁。

五分钟后她忍住了,听到陆宇均匀的呼吸声,她闭了闭眼把所有的怀疑,或者是已知的真相咽进肚子里。

她始终没有勇气去打破表象的美好,直面残忍的真相。

06

许楠原谅了陆宇。那晚陆宇诚恳向她道歉,把一切坦白,指天发誓说自己错了。

头一次陆宇把自己放的这么低,许楠有些吃惊,结婚这几年几乎是她以陆宇为中心,围着他转。

陆宇说了很多软心的话,他搬过许楠的身子,柔情地看着她,“老婆,我们生个孩子吧,儿子女儿我都喜欢。”

许楠的心一点点松懈,任由陆宇湿漉漉的吻落在她光洁的额头上。

陆宇家庭条件并不好,俩人刚结婚时连一套房子首付的钱都没有。

新婚三个月,他们就出来打拼,租了一间二十平方米的地下室捱了整整一年。

地下室又暗又潮,半夜有老鼠在头顶蹿过,日子很苦,但两颗紧靠在一起的心,仿佛能抵挡世间一切苦难。

期间许楠怀过一次孕,她满心欢喜告诉陆宇这个好消息,陆宇震惊过后蹙眉说,“老婆,我们暂时不要孩子吧,以我现在的经济条件养不起,反而增加了我们的负担。”

说实话,许楠心里很失落,但转念一想陆宇说的确实有道理。当冰冷的机械在体内,那是她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痛。

被现实逼得没法选择,许楠认识到金钱的重要性,她成了拼命三娘,工作日夜颠倒,两年时间职位节节高升,她还报名参加很多提升自己能力的课程。

财运随之而来。

有了钱,她买了房子,有了车子,回过头时陆宇似乎变了,提起要孩子的事陆宇嘴上应着好,实则漫不经心。

所以当陆宇主动提出要个孩子,许楠是欣喜的。

过往不好,难堪,痛苦的事就随风散去。

07

许楠开始备孕,推了大半工作,显得有些迫不及待,陆宇也没闲着,在网上查各种食谱,安排她一日三餐。

日子徐缓地过着,俩人仿佛又回到恋爱时的状态,许楠心里回暖像裹了一层的蜜。

一个月后,许楠经期推迟,她到楼下诊所买了验孕棒,看到上面的两条杠时激动的说不出话来,这个孩子她渴望太久了,孩子的到来填满了许楠内心曾经逝去的缺憾,有一种难言的感恩。

许楠她怕肚子里有闪失,辞去多年的工作,所有人都说她傻,领导也多次挽留,许楠拒绝了。

什么对她最重要她有权衡,陆宇听到这个消息只回了一句:我尊重你的决定。

接下来的一个月,许楠在家安心养胎,并且提前做好育儿准备,看育儿书,上胎教课。
孩子4个月大的时候,许楠肚子已经很显怀了,陆宇怕压到孩子主动提出分房睡。

这一分,陆宇又开始不安分了。

总是找借口加班,偶尔周末也会出门。

许楠不疑有他,那段时间陆宇公司着手一个新项目,所有的巧合掩盖了他一切异常。
陆宇确实有问题,那个叫琪琪的女人找上了他。

女人嘛,尤其是一个年轻貌美,在他面前哭的梨花带水的女人,一来二回的撩拨,任谁都把持不住。

俩人聊着聊着又聊上了床。

08

周六上午是许楠第五次的产检,她想和陆宇说一声,陆宇在浴室冲澡,等她再次要和他说时,陆宇接了个电话就匆忙出门了。

他的解释是:公司临时有点事。

许楠也没矫情挽留他,独自去了医院,等她检查完绕过妇产科候诊室,看到陆宇和一个女人坐在一起,他的手搭在女人的肩膀上似乎在安慰她。

许楠木在原地,手里的检查报告被她揉成一团,喉咙像被人掐住一样,她颤抖着手给陆宇打了个电话问他在哪。

陆宇在许楠的眼皮子底下掏出手机,对坐在他边上的女人做了一个“嘘”的手势,走到对面窗前说他在公司楼下吃饭,餐厅有点吵,声音听不清,等会再打电话给她。”

许楠最后一点尊严被陆宇践踏成泥,连点渣都不剩。她立在原地跟一座雕像似的,来来回回的人从她身边擦肩而过。

不知过了多久,她看着陆宇牵着女人离开候诊室。

跟在陆宇身边的女人是他的老相好琪琪,他是陪她来打胎的。上次琪琪在安全期,陆宇一时兴起没有戴套,抱着侥幸上了一次床,一次就中。

俩人都只是玩玩,不想要这个孩子。

原本陆宇可以不去的,但琪琪是个强势的女人,流产挨疼的人可是她,陆宇怎么都要来,凭什么她要像个可怜虫一个人孤零零在医院。

陆宇只好硬着头皮去了。

琪琪被陆宇扶着从流产房出来,白着一张小脸,一脸不爽,数落陆宇,说他没有做好安全措施。

陆宇自知理亏,没有反驳,问她想要什么补偿,只要他能做到的一定满足她。

走到医院大门,看到毫无血色的许楠,陆宇脸上的笑龟裂了,脸色煞白。

09

许楠和陆宇离婚了,这次她手起刀落毫不犹豫。无论陆宇怎么解释,许楠始终冷冷看着他,半字不说。

看到陆宇认错那一刻,许楠只觉得由里到外的恶心。
是的,恶心。

那个搂着别的女人调情的男人,真的是从前嚷着此生非她不可,执着的少年吗?
曾经他或许是把一颗真心捧到她面前,但,人都是会变的。

激情褪去,只有她还幻想着能和他携手一辈子,尽管他犯错她还是不想松开,选择闭一只眼睁一只眼,一次次妥协,企图用深情换他回头。

可是她忘了,你爱一个人卑微到尘埃里,但是没有人会爱尘埃里的你。

去民政局离婚,工作人员看着大着肚子的许楠,再三询问,“你们真的考虑好了吗?”
许楠扫了一眼欲言又止的陆宇,声音斩钉截铁,“离。”

出了民政局,许楠抬头,天空万里晴空,连空气都是自由的,她再也不用压抑自己,委屈自己了。

一个女人若总是为爱过一生是很辛苦的,不要因为一段不值得的爱,把自己变得很低,很低。

在众多的追求者中,为什么她会选择各方面都平庸的陆宇?因为她从来没感受到如此浓烈的爱。

这种浓烈的爱也困住她,迷失了自己,变得卑微。

拿到离婚证那一刻,许楠心里有一瞬间空落落的,有什么东西从心里脱被抽离。

不是陆宇那张脸,是从前他追求她,以及他们在一起后点点滴滴幸福的回忆。

到现在她似乎明白了,可能她不愿放手未必是那个男人,而是那个男人曾经给过她的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