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日方长并不长
故事 杂感 生活

来日方长并不长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邵庆平
2020-05-14 19:53
十几岁时我中学毕业回了家,那时大姐刚嫁了人,接着她有了自己的宝宝。大姐的家在江苏盐城那边的一个农场,距老家不是太远,可能相隔四五百里路吧。因为姐夫要上班,大姐一个人承包了将近二百亩的棉花,她一边忙地里的农活又要带孩子忙不过来,所以,到了棉花采摘季节,母亲便要我去姐姐家帮她照顾孩子。我每次都要在那过一两个月。这样来了走了,留下父亲母亲在家劳作,那时也许是因为年龄小,我几乎一点离别的概念都没有。

这样过了两三年后,在县城工作的二哥帮我在一家工厂找了一份工作,厂里是三班倒的作息制度,让我几乎分不清白天黑夜了,每天除了上班其他时间就是睡,回家的时间很少,每次只有等节假日厂里放假了才能回家一两天,与父母相处的时间真是寥寥可数。
上了一年多的班,我在县城结了婚,有了自己的家,然后有了孩子,再后来我从厂里辞职,自己开了店,生活更是忙碌万分。看店,照顾孩子,还有做不完的家务事,每天忙得不可开交。回娘家,简直成了一种奢望。偶尔回去一次,不是因为亲戚家有孩子结婚办喜事,就是同学、朋友家老人去世了。每次回去多是吃一顿饭的功夫,然后又匆忙赶回家,那时更多的是怕耽误做生意,担心孩子在家没人照顾!

记得二零一四年端午节前回家看父母,吃过午饭要走时,一向沉默寡言的父亲,站在我的身边声音低低地问我道:“不能在家过两天吗?”我转过脸,笑说:“爸,我过两天再回来看你。”一旁的母亲笑骂道:“死老头子,闺女要看店,要做生意呢,你以为孩子像你一样没事啊?”父亲没有理母亲,只是嗫嚅着:“你那两天又不知道是多久呢。”那一瞬间,我心抽搐般地疼,心底升起几分歉意,走近父亲,我抱住了他的双肩。这时候我才突然发觉,曾经高高大大的父亲,竟然变得这么瘦弱这般矮小!我用手轻轻拍拍父亲的肩膀,声音软软地安慰他:“爸,我很快就会来再来看你,孩子明天一早就要上学,不能不回去的。”父亲没有再说什么,我硬起心肠走向了回城的路,只是走了好久我回头看去,发现父亲依然站在院子前的路边往我走的方向张望着。

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一日夜里十点多,突然接到母亲的电话说父亲不行了。我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个没有月亮,凉薄似水的深秋夜晚,等我们兄妹几个从县城急匆匆赶到家时,七十九岁的父亲已经闭上了双眼,永远地离开了。他没有等我们,更没有留下一句话。我不敢相信,抱着父亲温热的身体我肝肠寸断,哭得昏天黑地:“爸爸,你回来,你不是前些天还答应我好好养病,好好吃饭,等我回来看你的吗?你不守信用,你就这样不声不响地走了吗?”

其实,我才是那个不守信用的人。我总以为还有时间,想等孩子大了不上学了,我也不开店了,就回家多陪陪父亲母亲,陪他们坐在暖暖的阳光里说说话,给他们洗洗衣服,为他们做点可口的饭菜。那时我总是认为父母还未老,他们身体还健康,时间还早着呢 ,可能很多做儿女的都和我有一样的的想法,等等,等等吧,来日方长呢,其实,很多事情我们无法掌控。我们更不知道,其实,来日方长并不长啊。

生命来来往往,时间也是稍纵即逝,我们自以为很牢靠的事,可能在一瞬间就消失了,我们自以为能相伴永久的亲人,总是在我们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时候会突然离去,永不再回来,让一份遗憾与悔恨留在了心的深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