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截图_20200525205548
故事 真实故事

她被抓奸之后

作者:圈圈
2020-05-30 21:09
浏览次数:4296
1

孙惠珍做梦也没想到,她陪闺蜜去金豪酒店抓奸,结果没抓到闺蜜家的,却抓到自家头上了!她亲眼看见弟媳周莉莉从一间房里出来,后来追着个男的跟她拉拉扯扯,还把她拉进怀里想亲,虽然周莉莉的样子像在抗拒,可她眼不瞎,那两人清清白白才有鬼!

孙惠珍怒火中烧地喊了一句,莉莉!

周莉莉见了她,脸色顿时变得煞白,结结巴巴地说了一声,姐、姐……

孙惠珍一把扯过周莉莉,那男的不放,说我跟她还有事儿没说完。

孙惠珍瞪了他一眼,这年头耍流氓的都这么嚣张了?再不放我就喊人了啊!那男的才不甘不愿地松了手。


出了酒店,周莉莉忐忑地对孙惠珍说,姐,刚才谢谢你。

在人前,孙惠珍会袒护周莉莉,但人后她立刻拉下脸,把人带回自己家,家里没别人,就她俩,她要把这事儿弄清楚。

周莉莉还想瞒她,说她谈业务被骚扰了。孙惠珍当即就掏出手机,说你当我傻还是当我瞎?要不我现在就打电话去你公司,看看是哪个客户胆子那么肥!

周莉莉这才抽抽噎噎地告诉她,那男的是她的前任。


孙惠珍一直都知道,周莉莉在跟孙大海结婚之前有过一段,不过周家一直没同意,跟孙大海相亲都是被逼着去的。

她原本不看好两人,可架不住孙大海一眼就瞧上了周莉莉,上赶着要往前凑。

周莉莉那会都明着说了,她是迫于家里压力才跟孙大海相亲,她有对象。

但孙大海自小就一根筋,说等得起,结果还真就等了两年,周莉莉那边出了问题,分手了,他又凑了上去。

那会儿周莉莉也二十七八了,也就接受了孙大海。


2

他俩要结婚时,孙惠珍反对过,可凭心而论,周莉莉没使手段吊着孙大海,是他自个儿乐意栽进去的。

结婚五年来,周莉莉也安份地做着孙家的媳妇,至于她心里爱的是谁……过日子真没法计较这么多,两人平平稳稳就好,可谁想到她竟然还跟前任有牵扯。

孙惠珍气得直抖,谁知道他俩暗地里勾搭上多久了?

还有,周莉莉跟孙大海的那个儿子……

周莉莉指天发誓,儿子是孙大海的,前任是两个多月前来找她的,她哭着说自己犯了糊涂,当年她家里人把前任打伤了,两人才分的手,她一直觉得欠对方一句道歉,这才见了面……


孙惠珍敏锐地听出了周莉莉话里还有话,一逼问,果然,周莉莉有了那男人的种!

她抖着手指着周莉莉骂,你也太不要脸了!我们孙家哪里对不起你?我那个蠢弟弟只差没把天上的星星都摘给你,你倒好,居然去偷汉子还有了野种!离婚!

孙惠珍怒吼完就要打电话告诉孙大海,这顶绿晃晃的帽子在脑袋上晃着,谁受得了?

周莉莉后扑咚跪在她面前扒拉住她的手求她,姐,我求求你别告诉大海,我会去打胎,我、我今天去见他就是跟了断的,我发誓,再也不跟他来往了!


孙惠珍才不信狗男女能断得了,于是她硬扒开周莉莉准备打电话。

周莉莉死拽着她的胳膊不放,一边拿儿子求她,姐,浩浩还不到三岁啊,你忍心他不是没了妈就是没了爸么?

孙惠珍呸了一声,是你死了还是大海死了?没你这么不要脸的妈,他活得更好!你给我松手!

她使力扯周莉莉的手,两人都不肯放,她到底力气大些,就把周莉莉推倒开了。

周莉莉后退的时候撞到了一个架子,那架子是孙惠珍男人新买的,还没装稳,上面摆的那些观赏物件哗地掉了下来,周莉莉没躲开,被砸到了,当即就疼得叫了出来。


3

周莉莉进了医院,那孩子没了。

她躺在床上,趁孙家其他人还没来,求孙惠珍不要把真相说出去,孙惠珍任她拉着自己的手晃了晃,抖了抖嘴唇,没有说话。

这时候,孙大海连滚带爬地跑了进来,扑到周莉莉床边问她咋回事。

周莉莉说她本来在孙惠珍家想帮她整理东西,没想到笨手笨脚地把架子打翻了,才会害得孩子没了。

孙大海看着周莉莉脸色苍白的样子,想到那个知道他存在的同时又失去了的孩子,对孙惠珍不免有些迁怒,姐,你咋能让莉莉去帮忙,她又没啥力气。


孙惠珍提了口气想说话,却被周莉莉抢了话头,这事儿不能怪姐,我自己都不知道有了。

说完用哀求地眼神看了一眼孙惠珍,她心里一颤,顺着周莉莉的话接了下去,是啊,我要是知道,肯定不会让她帮忙。

周莉莉舒了一口气,转头继续哄孙大海,她说大海,没事儿的,我前段时间吃了药,恐怕对胎儿不好,现在没了就没了吧。往后,我们好好准备,再生一个。

孙大海的怒气就被她的话带偏了,顺着她的话商量着二胎要怎么办,最好是个女儿,凑一个“好”字。

孙惠珍看着两人像极了恩爱夫妻的样子,再想想酒店那档子事儿,一时间心里乱七八糟的,不知道该摆啥表情好。


孙惠珍去走廊里吹吹风冷静一下,回到病房时,孙大海说这事儿不告诉爸妈了,免得他们伤心一回,他借口说周莉莉去陪孙惠珍了,坐小月子这些天就不回家了。

刚好孙惠珍男人去了外地,这理由也说得过去。

孙惠珍同意了,把周莉莉接回了自己家。

周莉莉说,姐,谢谢你。

她说这么做一是让孙家父母不多想,二是想让孙惠珍看着,她是诚心想跟前任断的,她不会再对不起孙大海了。


4

周莉莉当着孙惠珍的面儿,给前任打电话大骂了一通,说了老死不相往来,然后把他的关系方式删得干干净净。

她说姐,我没想跟大海离婚,没想不要浩浩,我真的就是一时糊涂,我错了姐,你、你就原谅我这一回吧,啊?

孙惠珍把手机仔细检查了一遍,说好,我信你这一次。

要说她信得痛快么?肯定是不痛快的,她是看着大海对周莉莉有多上心的,甭管周莉莉这一遭是有意还是糊涂,就是在大海脸上狠狠甩了一耳刮子。


可痛快了的结果是什么?大海无论情感还是自尊上都会受到极大的伤害,他那人心思单纯,说不定就会一蹶不振,还有浩浩,他才三岁,要是家庭以这种丑陋的方式破裂,他的成长肯定会受影响,还有她爸妈,这些年也是拿周莉莉真心疼的,他们怎么面对儿媳出轨偷人?

再说……周莉莉是被她推了之后才会没了孩子,这桩伤害是她的责任。到时候闹出来,两个家就毁了。

所以,权衡再三,她决定瞒下不说,信一回周莉莉。

一个家组建起来不容易,过日子也不是谁犯了错就地正法了才行。


过了段时间,孙惠珍男人的生意遇到点难题,七拐八绕地找人疏通关系,其中一个人是周莉莉的老同学。孙惠珍就想让周莉莉去拉拉关系,她答应了。

后来事儿办成了,孙惠珍拎着东西去谢过周莉莉,她说姐你这是干啥?一家人不是应该的么?

看着周莉莉一脸受之有愧的样子,孙惠珍才慢慢地把心里囤的那股气放了一点出去。她是需要周莉莉的帮忙,可也在考验她。如果她趁机邀功,就说明她心里已经没有愧疚了,那孙惠珍就要多想了,这才多长时间啊,就把自己干的那些个丑事忘了?

她就是要周莉莉带着悔意好好待这个家的人。

后来,孙惠珍从她男人那里得知,周莉莉找她的老同学帮忙,受了点罪。她们大学时就有点矛盾,难得周莉莉去求她,就趁机刁难了,还拍了不少周莉莉出丑的照片,孙惠珍知道她一向注意形象,出门拿个快递都要换上外出的衣服,那些丑照恐怕让她很难受吧。

男人说,这次弟妹真的出大力了,他还调侃孙惠珍,你以前总担心她不跟孙家一条心,你看吧,要不是向着姓孙的你,人家能那么豁得出去?这回货款到账了,咱们好好去谢谢她。

孙惠珍心里五味陈杂,有些高兴,也有些……难堪,替自己。所以,后来她对周莉莉亲近了点,但她知道,那点亲近并不足以打消她对她的全部隔阂。那些隔阂,有姐姐对弟弟的心疼而产生的不满,也有,女人对女人的不屑。


5

过了两年,周莉莉和孙大海真的生了二胎,却不是他们想的女儿,而是儿子。

也是那一年,孙父犯了一回心梗,动了大手术,人是救回来了,但日常添了不少事儿,一个老的病了,一个小的刚出生,还有个大儿子也才五岁,周莉莉和孙大海都要上班,孙母也是上了年纪的人,根本照顾不过来,只好请了个保姆。

那个家里需要保姆干的事儿太多了,价钱自然也不便宜。兵慌马乱之后,家庭开支蹭蹭往上涨。

孙惠珍倒是帮过几回,但自家男人又有意见了,她自己也养着两孩子,大的念高中,成绩一般般,每月的补课都不知道花了多少,她那对公婆也不是个省心的,隔三岔五地要钱,她这边的压力也不小,不可能长期贴补娘家。


有天夜里,周莉莉突然打电话给孙惠珍,十分慌张地说孙大海进派出所了。

孙惠珍惊了一跳,赶紧爬起来把男人叫上往派出所赶,路上周莉莉红着眼睛说,那段时间孙大海就有些不寻常,经常很晚才回家,有时候几天都不回,问他,他总说公司加班,却没有想到这回被抓进派出所了!

到了派出所,她们才知道孙大海是因为跟踪一个女人才被抓的。那女人说,孙大海跟踪她好多天了,那晚他还想闯进她家里,她才报的警。

却不是孙大海对她有啥非份之想,跟踪她是想找到她男人。孙惠珍和周莉莉也是那时候才知道,孙大海把家里的房子抵押出去了。

因为家里的开支上涨,加上生的又是两儿子,不止生活教育费,将来的两儿子要讨老婆也要不少钱,光靠那点工资哪够,于是就想找点投资。

同学介绍一个朋友给他,一开始孙大海小额小额地投,确实也有收益进账,后来那朋友就怂恿他爷们不能胆子这么小,干票大的。可他手上没那么多钱,那朋友就让他把房子抵押出去,反正赚了钱很快就能填上。

孙大海知道家里人一直都不太喜欢投资这种事,就先瞒下了,想着等钱到了手再说,可谁想到,那个朋友把钱卷跑了!钱没了,万一房子再守不住……

他没办法了,只好去跟踪那人的老婆。


他老婆听到这话,一拍大腿,干嚎了一声,别提那个杀千刀的,他还骗了我娘家兄弟十几万呢!我娘家嫂子天天在家摔盘砸碗地骂,这不,前天才把我家里的洗衣机都给搬走了。别说你想抓住那狗东西,我也想啊,恨不得一刀跺了他!

看这情况,她也不清楚她男人的下落,孙大海的钱十有八九是追不回来了。

孙大海听到这话,腿软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狠狠甩了自己两耳光。

周莉莉忙扑过去制止,不顾旁人的眼光把他搂住,然后听见他呜呜的哭泣声。


6

这事儿不敢让家里两个老人知道,孙惠珍就让他们去自己家了。

四个人沉重地坐在沙发上,孙惠珍最先忍不住,骂了孙大海几句,你也真是的,钱哪有那么好赚的,知根知底的人都有可能骗你,更何况还是个不熟的朋友!

她骂了一会又扭身拧了一下她男人,让他赶紧想想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止损。

说来说去都没用,按那人老婆的形容,他既然把钱卷跑了,就算人被抓到,恐怕那钱也是被挥霍得不剩了,还是没钱赎回房子。孙家本来就不是什么富贵人家,当初孙大海想娶周莉莉,不愿意委屈了她,买了套大的复式,原本的老房子卖了加上装修,家底扔了个七七八八进去,加上这些年生二胎,孙父生病,基本上攒不到啥钱。那房子,可以说是孙家最最值钱的东西了。

孙惠珍又忍不住骂了一句,你脑子进水了啊,怎么会想拿房子去抵押?这要是有个万一,你让一家子吹西北风,去天桥下住啊?

孙大海本来就愧疚,这下更是难受得抱着头不愿意看人。


孙惠珍也知道,自家弟弟读的是理科,后来做了程序员,活了三十几岁,谈不上顺风顺水,可确实也没经过什么毒打,性子很单纯,这事儿也不能全怪他,毕竟他也是为了家里着想。

可她忍不住,憋着的那股气只能往孙大海身上撒。

她还想再骂,周莉莉却出声了,她说姐,你别骂了,大海也不是故意的。我去借钱,先把房子保下来,然后再慢慢还。我俩都有工作,拼一点能还上的。


堵完孙惠珍,周莉莉又去安抚孙大海了,她说真的不怪他,一点也不怪。

其实孙惠珍刚才骂孙大海,一方面是真的气,另一方面,也不乏想先发制人把孙大海骂上了,这样周莉莉就不好开骂了。

毕竟孙大海这事儿办的确实很蠢,说实在的,周莉莉闹离婚也不是没可能。

可她认真又温和地在劝孙大海,孙惠珍仔细盯着她的脸看,一个表情和眼神都没放过,她是真的毫无怨言。

倒不如说,她还有一点……轻松。


7

孙惠珍琢磨了很久,家里被骗了那么多钱,周莉莉不气也就算了,可怎么会有轻松的情绪?要不是她确定周莉莉跟那骗子没关系,她都要忍不住阴谋论一下是不是她伙同那人设下的圈套了。

后来有天,孙惠珍在娘家吃饭,她原本在摆弄手机,突然周莉莉喊她,姐,摆下碗筷。

她愣了一下,自从那件事之后,每次在娘家吃饭,周莉莉从来都不让她做事,那是一种道歉的默契。而现在,周莉莉喊她喊得理所当然。


孙惠珍想拒绝,下一秒却没了底气,因为她想到了孙大海被骗的事儿……

顺着这个思路,她也想明白了,为啥那天周莉莉的表现不是生气,而是轻松了。恐怕,她也在等这么个机会吧。

她出轨前任还怀了孩子,这是她的错,这些年,她瞒着不让其他人知道,但她心里始终是有愧的,她在孙家呆得越安稳,这个愧就会追随得越紧。

只有当孙家也有了大错,她选择原谅时,这份愧才会被抵消。


所以,尽管孙大海被骗不是周莉莉所愿,可事情发生时,她是真的觉得轻松。

啊,压在她心上的那块重型枷锁终于能松动松动了。

同样,知道这两件事的孙惠珍,再也不会站在高处审判她了,她也不用以一个负罪者的姿态讨好她了。她对不起孙大海,可同样,孙大海也拖累了她,他们,扯平了。

那天从派出所回来后,周莉莉就睡得格外香,她在这个家里弯了这么多年的腰,终于能挺直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