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未婚先孕,竟然爆出两家父母的陈年隐私
有声读物

女友未婚先孕,竟然爆出两家父母的陈年隐私

作者:陆尧
2020-06-18 19:46
浏览次数:59690
今天带来的故事有点意思,广东靓仔孙辉带着父母,去见女友一家,商量定亲的事。结果,双方一见面,短暂的友好与和谐过去后,画风开始急转直下——

1

我叫孙辉,1987年出生在广东的一个沿海小城市。作为家中的独生子,父母希望我最晚要在30岁那年结婚,他们好早日抱孙子。

可惜,我经历了两段感情,最终都没有走到最后。直到2017年的最后一天,我和朋友们一起吃饭唱K迎接新年时,遇见了秦兰。

她是我的高中同学带来的朋友,圆圆的脸蛋挂着一双大眼睛和小鼻子,笑起来明媚而温暖。

我顿时被她吸引住了,相互加了微信,聊了半个月后,我俩就确定彼此是对方要找的那个人。2018年3月,我们萌生起结婚的念头,打算双方家长尽快见面,顺利的话把日子给定了。朋友都笑说我们闪婚,我却还嫌慢了。

于是,在一个周六晚上,我在一家粤菜酒楼订了包厢,双方正式见家长。然而,万万没想到,事情的变化却让我始料未及。

我和爸妈提前来到酒楼等候,女友父母推门进来时,大家都还热情地互相打招呼。

然而,等到入座后,我敏锐地察觉到女友父亲看我父亲的眼光有点异样,脸色也变了。而平时喜欢跟人畅谈的父亲说话也竟然有点结巴。

我想这可能是第一次见面,大家比较拘谨。接着,我主动为各位倒茶,又一边打开闲谈的局面:“这家酒店的招牌鸡挺不错,可以点一只。对了,叔叔阿姨,你们喜欢吃什么呢?”
女友父亲眉头皱了一下,并没有接话,异常漫长的几秒静默后,女友妈妈说:“我们都很随意,你安排就好。”

她的脸上也没有笑容,我感到担心,也许他们对我的外貌不满意?

女友似乎也感觉到场面的尴尬,努力改善气氛:“说来很巧,阿辉认识我的初中同学慧怡,他们俩还是高中同学,世界真小。”

哪知,女友父亲竟然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语带讥讽地说:“世界是小,不是冤家不聚头!”

这是啥意思?我哪里做得不好吗?

吃饭期间,我又展开“孔雀开屏”模式,努力表现自己的优点:“我现在当公务员,工作稳定,跟同事都相处得挺好的,也挺能迁就人。”

又是沉默。

我妈似乎感觉到我的尴尬,帮忙打圆场:“我儿子挺乖,很孝顺。来,多吃一块鸡,今晚这鸡真不错。”说着给我女友也夹了一块鸡。

“大家多吃点啊,招呼不周。”妈妈客气地笑着,也偶尔会跟女友母亲说一下“最近经常下雨,市场的菜都贵了”类似的寒暄。

女友母亲则时不时看看女友父亲的脸,同时“是哦,对啊”简短地回应着。

这是我有史以来吃的最尴尬的一场饭了,但我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回到家后,父母一进门便厉声要求我和女友马上分手,不允许我们两个继续下去。我顿时脑海一片空白,根本反应不过来,百般询问个中缘由,可他们却什么都不说,只说为我好,让我分手。

而女友回家后,收到的反馈同样也是如此。她父母甚至毫无理由、不由分说地把她骂了一顿,并强烈要求她离开我,绝对不会允许我们结婚。

女友追问原因,她父母都以“这个男的看着不顺眼,不合适你”“家境一般,你找个更好的”等理由搪塞过去。

女友本能地感到背后似乎有其它原因,但也摸不清她父母内心真实的想法。
2

接下来的两周,我几乎每天都缠着父母想问个明白,而我爸总是一听我提起女友就大发雷霆,一旁的妈妈也面露难色,阻止我再问下去。女友那边的情况,同样如此。

恋爱是两个人的事,结婚则是两个家庭的事,我们都是独生子女,人生大事固然是非常渴望得到双方父母的赞同和祝福。

那几天,我异常煎熬,脑海里充斥着各种可能:我们双方家长应该是之前就认识,难道我和女友像狗血的韩剧剧情那样是兄妹?还是我们两个家庭有世仇?

既然父母不愿意开口,我灵机一动想到了叔叔。叔叔跟我爸在年轻时一起合伙做地盘建筑生意,这么多年以来,他也经常到我家来坐,跟我们家来往很密切。

于是,我只身找叔叔倾诉。叔叔听说我找到意中人准备结婚时非常惊喜,我乘势表现出极其为难的样子:“叔叔,这个女生我是认定了的,只是我有个事不太明白,便想问问您,看您能不能知道这里面的原因。”

说着,我便把那天的饭局,以及后来双方父母的表现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叔叔。叔叔听完后神色凝重,紧皱着眉头,右手手掌毫无目的地摸着右边面庞。“你女友父亲是不是也做过地盘建筑这一行?你知道他名字吗?”叔叔问。

“没错,听秦兰说过,她爸爸原先做过地盘包工头。”我还把女友父亲的名字也告诉了叔叔。“那应该就没错了。”

叔叔喝了一大口水,“你父亲出来做生意这么久,没有跟人有什么过节。唯一一次比较大的事就是你上小学时他打过官司。我也有参与,跟你爸打官司那人当时听说也有个跟你差不多大的女儿,然后一听那名字,就肯定是他了。那件事当时闹得很大。”

“叔叔,到底是什么事啊?”我惊讶不已。

在叔叔的讲述下,我这才知道,大概二十多年前,我爸和叔叔带着几个地盘工人一起承接工程。

那时我大概在上小学二三年级,他们接了一个郊区楼盘的地基工程项目。秦兰的父亲也是一个包工头,但那次他是这个楼盘工程项目的总包工头。

通常来说,一个大型建筑工程会细分成不同的项目外包给不同的工程队,有的还会层层外包。我爸爸这队包工头对上一层的头儿就是秦兰父亲。

不幸的是,我爸爸所负责的那栋楼出现地基下陷,当场就死了两个人,也伤了好几个。

大家都认为那是意外,事实上也是人为的意外。那时的施工队有些不成文的黑行规,偷工减料是常规操作,而偷减多少那是凭良心。只要工程做完,过了验收这一关就成了。

我爸爸他们当然也干过这事,他们认为,大家都这么做,自己不跟着做就吃亏了。没想到,上的山多终遇虎啊,那一次就出了这事。

出事当天,我爸爸和叔叔几个都慌得要命,死了人,他们难辞其咎,是要坐牢的。我爸把心一横,用了三万块钱买通女友父亲包工队的人。

本来,出了这事后,总工头也是要负一部分责任的,所以我爸这边干脆跟那几个被买通的工人一致把锅甩到了秦兰爸爸身上,说一切偷工减料都是经他批准的。

打官司的时候,所有证人的口供都对秦兰爸爸不利,最后判决的结果就是我爸爸他们不用坐牢,只交了几万块罚款,而秦兰的父亲做了替死鬼,被罚了二十多万,还受了四年冤枉的牢狱之灾。

据说当时秦家没有那么多钱,还把房子卖了钱交罚款。
3

得知这些,我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真是堪比晚间电视剧场的情节,我家害了女友他爸坐牢,害得他家倾家荡产,这简直就是天大的仇啊。难怪见第一面时,气氛那么尴尬。

“这当中就真的没有一点误会吗?”我接受不了事实,仍然心存侥幸地问叔叔。

“唉,人啊总是自私的,我们做的事自己清楚。良心上肯定是有愧的,但当时为求自保也只好这样。谁会想到二十多年过去,你俩竟然碰上了!”叔叔一脸无奈,叹息道。

我没有说话,脑袋完全空白。“我劝你,还是放弃这段感情吧。幸亏你们也没有认识多久,结婚毕竟是两家人的事,有这层过节,即使在一起了,以后也怕是有隔阂。”叔叔拍着我肩膀说。

回到家后,我把打听来的事情真相来龙去脉地告诉了秦兰。不约而同地,我们都沉默了。我很忐忑,眼泪也不争气地掉了下来,生怕听到秦兰提出分手。终于,女友打破沉默,说给她一点时间后,挂了电话。

这是什么意思,分手的委婉说法吗?我枯坐了一个多小时,终究没忍住,给秦兰发微信:“你会恨我们一家吗?”

良久,秦兰回复我,说那时候的她只有八、九岁,只知道爸爸突然入狱,但从来没人跟她解释发生了什么事,她妈妈只跟她说爸爸被坏人陷害,要在监狱四年。

秦兰也不敢对身边的同学说爸爸坐牢了,怕被歧视,很自卑。那四年,她妈妈在酒楼给人帮忙,靠着舅舅给的学费,生活也还勉强过得去。

后来,他爸爸回家后,生活似乎又慢慢恢复了正常。现在知道了真相,说不恨我父亲那是假的,她也想过我们就此分手。

但又一想到,在知道这件事之前,她和我在一起的时光是她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要她放手,她也做不到。

可是,她父母的这一关,要怎么过?

我知道秦兰很矛盾,处境很为难,尽管从相识走到谈婚论嫁不过三个月,我们却认定了对方。如果非要把整件事看作报应,那上一代的恩怨报在我们身上,我实在不甘心!

纠结的一周过去后,我和秦兰约定,一起努力,试着看能否说服自己的父母。

当晚,秦兰鼓起勇气向父母坦白了我们知道的真相。

她父母的脸色顿时阴郁下来,她爸爸更是用力拍了一下桌面,充满怒气地说:“我们原本不想把过去的事情又扯出来,免得搞得太复杂,你俩分手就是了。现在好了,既然你知道了原因就更应该马上分手,难道还要继续跟那个害了我们家的人在一起吗?”

女友反驳道:“错的是他爸,他儿子对我很好,我不想错过这个人啊,爸!”

“总之我是不会跟仇人结亲家的!男朋友哪里没有,这个不行就找下一个啊!”两人吵了半天,最后秦兰大哭一场,打电话告诉了我这些,我安慰了她半天。

事实上,我也很难过,你说我谈恋爱谈就谈吧,咋就这么巧地碰上这么狗血的事儿呢?正在我寻思着怎么向父母开口时,秦兰发现自己怀孕了!
4

那就死马当作活马医吧!我立刻把女友怀孕的消息告诉了父母,也许是一直希望我成家的父母听见抱孙的消息有无法抑制的欣喜,也许是我在他们面前表现得非常爱秦兰,也许更是父母其实是在良心上有愧疚吧,他们终于松了口,同意我们的婚事。

可是,当秦兰向她父母坦白怀孕的事时,她父亲勃然大怒,大骂秦兰不孝,不听父母的话,偏要与仇人的儿子谈恋爱,一怒之下,他还把户口本收起来了,防止秦兰偷偷拿去和我领证。

无奈之下,秦兰把她妈妈视作突破口,苦苦哀求她妈妈帮忙劝劝爸爸:“我都怀上了他的孩子了,非他不嫁,妈,我不想做单亲妈妈,我想有一个自己的家庭和自己爱的丈夫。你帮下我,好不好?”

终于,准岳母敌不过秦兰连续几天的哭求,终于同意偷偷与我见面了。她建议我们到居委会开户籍证明后去领结婚证,毕竟孩子出生后不能不上户口。

至于婚礼喜酒的事情,她只能再耐心给秦兰爸爸做做思想工作,认错赔罪是一定要我们家做的。等到领证后,既然生米已成炊,相信秦兰爸爸始终不会一直不认自己的女儿。

这次碰面,虽说准岳母同意我们结婚,但仍然对我有非常大的抵触,言语间也较为冷淡。我很能理解她,一直全程赔着笑脸。

一个月后,我们领了证。



没曾想,岳父得知后,直接把秦兰赶出家,并扬言要和她断绝父女关系。于是,就在领证这个本该高兴的日子里,秦兰与她爸爸闹翻,从家里搬了出来,住在我为结婚准备的新房里。
我俩环抱着对方,四面的墙壁无言,满屋都是挥之不去的愁容。

那一阵子,我每天下班回家,都发现秦兰的眼睛红肿,情绪也不太稳定,稍微遇到一点事情就发脾气和我吵架。去医院验血的时候,我对产科医生说秦兰的怀孕反应好像挺严重,不知道如何是好。

医生说这么严重,可能是得了产前抑郁,由于怀孕期间不能进行药物治疗,所以叮嘱我们一定要尽快把孕妇的心情调节过来,否则对胎儿不好。

似乎这是上天在告诉我,不能再拖下去了,必须做出决定。好吧,如果说这是命运的玩笑,那我不如把这个玩笑当作一次化解两个家庭恩怨的契机。

无论如何,我都要得到岳父的原谅和对我们这段感情的认可,给孩子一个幸福的家。而这一切的症结,在于我爸爸的态度。

于是我鼓起勇气,和我爸就过去发生的事情,深谈了一次。

最后,我说:“爸,我好不容易遇上了一个真正喜欢的姑娘,现在她还有了我的孩子,可是现在我天天看到她因为这个事而被迫与她爸爸做对,还得了产前抑郁,我又于心何忍?还有,我一想到自己将来的孩子,我的心就更疼了。现在我不站出来解决这一切还算是男人吗?”

这是我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在父亲面前流下眼泪。

我爸边叹气边摇头:“果然是恶有恶报啊,现在还连累到自己儿子身上了。儿子啊,你说吧,你想让我怎么做?”

我捉着父亲的手对他说:“爸,解开这个结的只有一个办法,我们父子俩上门认罪,尽可能在经济方面多补偿补偿。一次认错不行,就多去几次,人心是肉做的,我相信他会原谅我们家的。”

爸爸答应了,还提出拿20万作为补偿,以后房贷、车子、酒席等都由他来操心就好。我也私下悄悄拿出这几年工作攒的30万,打算到时候也以礼金的名义给岳父大人。
5

之后的周五晚上,我们一家三口来到岳父家,因害怕发生不可控的事情,我没让秦兰一同过来。事先给岳父打电话时,他就很激动,说这辈子都不愿意再见到我爸,幸亏有岳母帮忙劝说。

我知道,他愿意让我们一家人拜访,就代表着还有希望。

五个人坐下后,我首先打破沉默:“今天,我们一家专程为二十多年前的事情来给您道歉,希望您大人有大量,看在兰兰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份上,原谅我们。”

“哼,害我坐了几年冤枉监狱,还卖了房子,赔上所有钱财,要不是你看上了我们家闺女,我猜你们心中也不会有丁点儿的愧疚!真是冤家路窄啊!”岳父气吼吼地说。

我爸连忙说:“当年是我不对,收买了你手下的几个工人。我一直良心都过意不去,当年我的确自私,做错了就是错了,没有什么可说的。今天我给你郑重道歉!”

“你拿什么给我道歉都没用,我在我事业刚步入正轨的时候就被你害得一无所有。出狱后,我只能靠借钱来开五金铺赚点小钱,哪像你们一家过得有滋有味!我闺女小,她不懂事,我心里还是明白的!”岳父不客气地回敬道,看来他并不买账。

“我知道事已至此,做什么都补偿不了我对你的不是。但是大家都是当爹当妈的,将心比心,都想下一代过得好,我们这一代的过节要他们来承受,不太公平。我从没见过我儿子这么喜欢一个女生的,现在他们又有了孩子,我们这一代的事,就算在我头上,不扯上他们好不好?

“以后你女儿嫁过来,我会当她亲女儿般对待,保证衣食无忧。我都半个人进棺材了,只有一个心愿,就是希望儿女幸福,你也是同样想法的,不是吗?”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平时严肃的父亲如此温情。

岳父沉默了。

我紧接着说:“叔叔,哦不,爸,我真的很爱兰兰,这两天我看她天天神不守舍、以泪洗面,医生说她得了产前抑郁,我真的很心疼。她很孝顺,您不同意我们,她很难开心得起来。得不到您的成全,我们是永远不会幸福的。”

说完,我掏出爸爸签好的20万支票,加上我自己准备好的30万银行卡,双手递给岳父:“这是我爸爸的心意,这是我自己的30万积蓄,当作我们对您的补偿。我发誓,我这一辈子都会好好对兰兰,会竭尽全力让她和我们的孩子过上好生活的!”

岳母此时也加入进来说:“老秦,过去的事已经挽回不了了,你就替我们女儿想想吧,不能毁了她的一生。父母的恩怨哪能报在孩子身上,你就让他们结婚,好好过日子吧!”

在众人的恳求和劝说下,岳父的脸色稍微放松了些,但仍然没有说话,岳母让我们先回家。

三天后,岳母打电话到我们家,说他们愿意接受赔礼道歉,让过去的恩怨就此过去。

我的心头大石顿时放下了,立刻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秦兰,她露出了怀孕以来的第一次笑容。接下来的两个星期,我们一家再次拜访了岳父岳母家,商讨了办结婚喜酒的事宜。

秦兰怀孕四个月的时候,我们举办了简单而温馨的婚礼。随后,秦兰也搬回娘家住,这样能在孕期得到更好的照顾。

2019年2月5日,我们的女儿来到了这个世界。

春节期间,我们两家人终于在喜庆的氛围中吃了第一顿有家庭温暖的年夜饭。

爸爸与岳父不会直接交谈,但脸上也没有露出难看的脸色,一副和和气气的样子,各自都小心翼翼待对方把孙女抱回婴儿床并走开后,才走上去逗孙女玩。

妈妈和岳母的相处稍微融洽一点,我妈会更为积极地打开话题,对话都是围绕孙女而展开。我默默地感恩她们一种柔软的姿态营造和谐的气氛,让我们小两口不会感到压力。

随着两家日渐增加的相处,和我女儿的纽带作用,我爸与岳父当年的恩怨,也在慢慢化解。

两家在节日,也会相互送礼聚餐。而我每天一睁开眼看见妻子和女儿,就充满了工作的动力和热情,心也被希望与爱充盈着。

现在,一年多已过去,当我跟朋友说起自己的婚姻之路时,他们会笑说这真是现代版的罗密欧与朱丽叶,但我庆幸自己的生活没有复制莎翁笔下的悲剧,希望能继续这样平凡地幸福下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