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截图_20200619183525
故事 生活

晴儿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凌鹏
2020-06-21 20:35
1

那一年,晴儿还小,正是吃奶的年龄,妈妈就离开了家。晴儿问爸爸奶奶,妈妈去哪儿了?他们告诉晴儿,妈妈是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要很久很久才能回来。或许等晴儿长大了,她就回来了。

晴儿心想自己要快点长大,长大了就能见到妈妈了。从此晴儿就与爸爸、奶奶一起生活。

家里土地十多亩,全靠爸爸、奶奶两人耕种。那年月,农活全靠体力。可是爸爸与奶奶就是不嫌累,还成天乐呵呵的。

爸爸农闲的时候会随着村里的人去做皮毛生意。那年月,皮毛生意让生活宽裕不少。晴儿只记得,每次爸爸做生意回来都会给晴儿带回女孩子喜欢的衣服。虽然家里没有妈妈,可幼小的晴儿并没有觉得有太多的阴影。因为在晴儿的眼里,妈妈的概念越来越模糊了。

或许晴儿的些许阴影来自学校。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放学路上,同村的一个男孩欺负晴儿。晴儿记得他当时抓住了晴儿的头发,死死的拽住没有松手。晴儿没有哭,先是急了,一把朝那个男孩的脸狠狠抓去。男孩的脸被挠了几个血印,男孩看到自己流血,哭了!

后来男孩看到自己的妈妈来了,哭的声音更大了。男孩是要用自己哭声向妈妈求援。

男孩的妈妈恼羞成怒。一边厉声斥责晴儿:没有妈妈、缺少教养,是个野丫头!一边带着男孩来到了晴儿的家里。尽管晴儿的辩解不起任何作用,遭受了无辜的数落,晴儿却没有掉一滴眼泪。

和善的奶奶对男孩的妈妈说了好多好话。才把男孩的妈妈打发走。临走时,男孩却睁大了眼睛死死地瞪住晴儿。后来那个男孩又几次想欺负晴儿,聪明的晴儿只是用手做了一个抓挠的姿势,那个男孩儿就害怕了。

后来晴儿在同学的口中知道了妈妈去了另外一个世界,永远也回不来了。晴儿没有哭,晴儿觉得有爸爸就够了。

晴儿渐渐长大了一些,能做好多家务了。晴儿学会了给地里锄草,喂牛,学会了烧火做饭,甚至学会了简单的缝补衣服。奶奶直夸晴儿懂事。晴儿的家也渐渐的富裕起来了。家里的土房翻建成了砖瓦房。

那一天晴儿放学后,看到家里来了好多陌生人,其中一个陌生的女人,瘦瘦的,一头卷发,还抹着口红。

晴儿远远地、怯怯地望着他们。那个卷发的女人走过来,却突然热情地一下把晴儿揽在了怀里。

奶奶告诉晴儿,这是她的妈妈。晴儿受不了突然的亲昵,挣脱了那个女人。那个女人脸色阴沉了下来,却忽然又满脸堆笑,对晴儿说:“妈妈回来了,我是你的妈妈!”

晴儿摇了摇头,晴儿根本没有相信。晴儿已经完全明白自己的妈妈永远也回不来了,就埋在河岸的那块庄稼地里。

爸爸来到晴儿跟前,告诉晴儿,以后这就是你妈妈了,晴儿看着爸爸焦灼的面孔,勉强的点了点头。

晴儿的这个妈妈,来自贵州的一个山村。每当晴儿看到爸爸和奶奶忙不完的农活家务,而这个妈妈却还在一丝不苟的整理着她的那头卷发,细细地描着口红。晴儿就在想,贵州山村里的女人是不是都有烫卷发、抹口红的习俗。

那一年的暑假,酷热难耐。庄稼地里像着了火一样。看到玉米叶子耷拉下来,村民们心急如焚。

晴儿的爸爸一大早就外出买抽水泵了。晴儿和奶奶一直在地里除草。烈日当午,当晴儿和奶奶回家的时候,大门却紧紧的锁着。

邻居告诉奶奶,晴儿的妈妈拎着两个包裹,被一个骑摩托车戴着墨镜的男子带走了。晴儿的奶奶大惊失色,于是捶胸顿足,嚎啕大哭起来。

晴儿第一次见到奶奶如此的失态。晴儿急了!把锄头一扔,抱起一块硕大的石块,狠狠地朝门锁砸去,门锁裂开掉到了地上。晴儿把奶奶拉回了家中。

奶奶告诉晴儿,妈妈一定不回来了。妈妈和咱们不一条心呀!

晴儿不知道怎样劝说,晴儿只知道该走的终会走的。晴儿不愿多想,于是挽起袖子,麻利的做起了饭来。

奶奶端着晴儿下的面条,情绪渐渐的缓了过来。奶奶怜惜地抚摸着晴儿的头发,擦了一把眼泪。劝晴儿好好吃饭,好好读书!晴儿懂事的点了点头。

和奶奶的预料一样,晴儿的这个妈妈就再也没有回来。后来奶奶发现,自己的那对珍藏多年的陪嫁金耳环怎么也找不着了。于是晴儿的爸爸宽慰奶奶,亏得自己把家中的钱拿去买抽水泵了,要不然那钱也会被那个卷发女人带走。

晴儿的爸爸头发花白,越发憔悴了。为了养家,晴儿的爸爸干起了板材生意。晴儿的爸爸每天要收购很多杨树,拉回家中用机械刨成薄薄的板片。

晴儿升入了村口的一所初中。那一个周末,晴儿正在家中复习功课,隆隆的机器声音却突然停了下来。之后晴儿就听到了爸爸的一声惨叫。当晴儿跑过去的时候,爸爸满脸惨白,细密的汗珠布满了额头。晴儿才发现爸爸的一只手没有了,那只胳膊耷拉在地上,血液混着尘土淌了一片。

爸爸的惨叫声,低沉而又钻心!晴儿急了!晴儿跑过去在刨花堆里捡起父亲的那只断手,小心的用衣服包好,放在了四轮车厢上。转身又飞奔屋内,拿出一卷厚厚的透明胶带,用嘴一咬便撕开了,又弯起腰一手抓住爸爸血淋淋的手腕,另一只手麻利地捏住胶带头,狠狠的摁在了爸爸的手腕上,之后扯起胶带便在爸爸的手腕上使劲的缠了起来。爸爸手腕上被缠了一层层厚厚的胶带,之后,血流渐渐的慢了下来。

晴儿挺起腰杆,撩起满是血渍的头发,咬在嘴里。又喊来还在做饭并不知情的奶奶,与奶奶一起拿起了四轮车的摇把,晴儿咬紧牙关使出了吃奶的劲。引擎的转速由慢到快,转动了起来……终于四轮车打着了火。

而奶奶却瘫坐在了地上,嚎啕大哭起来。晴儿赶紧把爸爸连扶带推弄到了四轮车的车厢上,而自己却坐到了方向盘前。晴儿谨慎地握住方向盘,一脚踩住离合,一脚油门,四轮车走动了起来……

好多年前,晴儿拉庄稼时的一次驾驶经历,这时却派上了用场。

当晴儿把爸爸带到镇医院的急诊室的时候。医生们惊呆了,他们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一个只有十五岁的女孩就有如此的坚毅、果敢!若是再晚了一刻,若是没有胶带的缠扎,若是在任何一个环节上稍微出了一点差错,爸爸可能又要永远的离开晴儿了。

在急诊室门口,当晴儿听到医生告诉他爸爸已经脱险的消息。晴儿瘫坐在了地上,可晴儿没有哭。晴儿向医生交代了几句,只是依旧撩起那浸满血色的头发,捋起了袖子走向四轮车。

爸爸得救了,晴儿又担心家中心急如焚的奶奶、爸爸的医药费和住院的用品……

爸爸虽然出院了,却永远的少了一只手。爸爸只有放弃了板材的生意,做些简单的营生。晴儿知道,这个世界不相信眼泪,上天有时只会眷顾汗水。

除了奋斗,晴儿别无选择。晴儿的学习渐渐地进入佳境,也渐渐的进入了大家的视野。学校老师每每提及,皆以晴儿的成绩为荣。晴儿也不负众望,除了给这所初中带来了很多的竞赛奖项之外,又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一所卫校。

那个年代,中专毕业是分配工作的,很多农村的孩子并不敢奢望进入高中考大学,而是热衷于能考取一所能有铁饭碗的中专学校。

在晴儿的班里却有一个男孩,同时考入了县城的一所重点高中。男孩有时很调皮。在教室里自习的时候,晴儿的头发会冷不丁的疼了一下。晴儿转过身去,就会看到那个男孩坏坏的笑容,其手里捏了一根长发。用手捻呀捻地,捻成一根粗粗的头发,然后放入耳朵里,继续轻轻捻着。

男孩怪怪的笑着,眯着眼睛,男孩自我感觉似乎非常美妙。晴儿忙于学习,有时无奈,只好狠狠地瞪了男孩一眼。有时会下意识扬手一个抓挠的动作。那个男孩脸色就会刷的一下变红了。看到男孩胀红的脸颊,一副窘迫的样子,晴儿脸上现出两个浅浅的酒窝,乐呵呵的笑了。

童年的记忆对每一个人都一样,很难抹去。大人可以原谅一个孩子的过错。但不是所有的孩子都能完全原谅自己。那个扯拽晴儿头发的男孩,曾经“恶人”先告状,在大人面前赢了“官司”,而此事却成为了男孩内心的一块伤疤。

成长,就是不断否定自我的一段过程。那男孩始终没能原谅自己,而晴儿却早已原谅了他。晴儿似作幽默的抓挠之状,却给了那个男孩隐隐之痛。

男孩名叫杨粒,大家都喊也粒子。现在的粒子身材瘦瘦的,高高的,戴着一副近视眼镜,和幼时相比似乎文静了许多。

粒子渐渐长大了。独立,是觉醒之后的必然。粒子厌倦了家庭的溺爱,也厌烦了事无巨细为他唠叨不休的父母。粒子下意识地要求独立。

那一天,经商的爸爸从外地拉回了好多车牛皮,于是在村里炫耀起来,并且跨下海口将来一定要为粒子在大城市里买下一套豪华的楼房。粒子听到之后,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男儿当自强,粒子觉得这是对自己的侮辱,忍不住公然顶撞了自己的爸爸。在众人面前失了脸,爸爸盛怒之下给了粒子一个耳光。

粒子的世界崩塌了。粒子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家人发动亲戚朋友找了五天,无果!一筹莫展之际,粒子却自己回来了。

一个孩子的妥协,原因其实很简单。饥饿,让粒子不得不回到自己的家中。得到面包的粒子迎接他的当然是父母的一顿训斥,还有同龄人的歧视与嘲讽。

粒子无力面对村里一双双异样的目光。粒子哭了,又忍了。粒子想永远的逃离这个村子,逃离众人的视线!横下心来,粒子把所有的困惑倾注在了学习之上。专注,是成功的利器。粒子成功地考入了县城的一所重点中学粒子,终于可以离开这个村子,离开父母的视线。

               
2

按照晴儿的成绩,她本来可以选择更加热门的中专学校。然而晴儿的选择却似乎偶然,爸爸的那只断手在晴儿的脑海里永远不可能抹去。生命如此脆弱,还有什么比拯救生命更有意义呢?那个偶然的伤痛,让晴儿再次感受到了,需要让自己更加强大。拯救一颗生命不只需要更加坚强的勇气,还需要力量。

晴儿走进了卫生学校。医学的知识体系如此的庞大而又缜密。千丝万缕的知识链需要靠一颗坚忍的耐心去慢慢的领悟,来不得半点的疏忽和急躁。凡事进入情境总是自由的,只有那些游离于情境之外的人才感到烦躁与劳累!

卫校的生活,紧张简朴而又清苦。晴儿每日忙碌地往返于教室、实验室、解剖室之间。晴儿沉迷于其中。

晴儿修长的身材,秀气的短发,时而泯起嘴唇,两个红扑扑的面颊上便现出了两只可爱的酒窝,笑盈盈的!

上解剖课时,很多女学生是畏惧的。晴儿却是从容不迫、落落大方,还不时的主动当起了老师的助手。这让那些后进的学生百思不得其解。那么繁忙枯燥的学习任务,晴儿为什么还能笑得出呢?或许名如其人吧。

一个春日的午后,校园的运动场里阳光明媚,繁花似锦,一场盛大的春季学生运动会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

晴儿参赛的项目已经过去了。现在她正在作为本班的后勤人员为即将参赛的同学服务。这时,生活老师来找,晴儿所在的宿舍卫生需要立刻整顿,因为傍晚学校要进行卫生评比。同宿舍的其他同学即将参加比赛,哪有时间整顿宿舍卫生呢?大家把目光投向了晴儿。

“大家如果获了奖,可别忘了我这个有功之臣啊!”晴儿笑盈盈地领受了打扫宿舍卫生的任务。

对此,作为农村的孩子,晴儿没有感觉到有任何困难。

晴儿一边在蓄水池里放水泡着拖把,一边在宿舍内麻利地整理好同学们的各种书籍物件。又拿起条帚把地上的垃圾清扫完毕,然后抓起拖把把地面拖了两遍。

前后不到半个小时,宿舍焕然一新。那边的运动会还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晴儿赶回了操场,主动的当起了拉拉队员。看到同学们又获得了几个重要的奖项,晴儿的脸上乐开了花。

校园的生活总是那样活泼而又充实。晚上宿舍卫生的评比结果出来了,晴儿所在的宿舍得分最高,拿到了一等奖。

晚上,晴儿坐在自习的教室里,她需要把思绪迅速的投入到即将考试的科目上。这时学校班主任来到了她的跟前,让她到学校的警务室去一趟。

警务室的外面,围满了同学,大家叽叽喳喳的。晴儿发现同宿舍的几个同学都在警务室里。大家眼神怪怪的,打量着晴儿。

晴儿永远也忘不了那个令人屈辱的场面。警务室的工作人员直接质问晴儿是否拿了同学们的钱包,因为有三个同学的钱包,在晴儿打扫完卫生之后就不见了。

两个同学哭啼啼地央求着晴儿,说那是她们两个月的伙食费,要命钱啊,她们家里都很贫困,那些钱对于他们的确不是一个小数目。

晴儿打扫卫生前,她们离开宿舍的时候钱还在。晴儿打扫完卫生,运动会结束,大家回到宿舍。在晴儿去自习室的时候,同学们发现了钱没有了。

无论晴儿怎样的辩解和否认,无济于事。晴儿成为了唯一的嫌疑人。

晴儿提出,在她打扫卫生前、后,还有段空档时间,那个时间谁有宿舍的钥匙,是不是有谁进去过宿舍呢?

同宿舍的小玲同学也提出了这样的疑问,并且替晴儿辩解,说晴儿再傻也不会傻到,在这样的情况下去盗窃大家的财物,让自己成为最大的嫌疑。

晴儿又提出,肯定有另外的人能打开咱们宿舍的门锁。

有人提出,如果大家没有异议,可以在她们几个人中间互相查找。大家齐声赞同。

于是在警卫室保安和班主任老师的带领下,她们回到了宿舍,逐一翻查了各位同学的包裹和箱子。

当打开晴儿的包裹,大家发现晴儿包裹里层的下半部分掖着两个绣花的钱包和一个茶色的软皮本儿。

打开钱包和软皮本,里面却空空如也!晴儿伫立在她的床铺之前。她的大脑此刻也是空空如也!晴儿完全不能明白,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这是怎么了?

晴儿被带到了警卫室,面对保安和老师的一再追问。晴儿的否认和辩解显得多么苍白无力。更让晴儿无力的是。如果晴儿能及时缴回这些钱,学校给她最重的处分是记过察看,否则按盗窃论处,那要被开除了!

晴儿的大脑嗡嗡作响。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

专注于学习的晴儿,偶尔的会听到有同学议论她窘困的家庭。晴儿不以为意。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谁让自己生活在这样贫困的家庭呢?然而这一次却不是别人的评论,而是诬陷!足以断送晴儿前途的诬陷!晴儿仿佛看到了一只可怜的羔羊,被群狼环伺着。

晴儿笑了。那是一丝苍凉而又无奈的笑容。晴儿扬起了头,撩起了那头不太长的秀发。然后一字一顿的说:“看着同学们在这里上学也不容易,钱我可以先替大家垫上,但钱包不是我偷的!至于学校的处分,你们随便,如果能让我继续上学,我当然珍惜!”

晴儿又听见那个保安恶狠狠地叫嚣着说晴儿态度恶劣,还要罚款!是班主任帮着打了圆场。晴儿说要回家一次才能把钱拿出。晴儿依然没有掉下一滴眼泪。因为这个世界上她最不相信的就是眼泪。

两天后,晴儿返校。班主任老师看着晴儿苍白的面容。当晴儿颤抖着双手从衣袋里拿出了那一叠叠皱皱巴巴的钱币的时候。班主任老师似乎动了怜悯之心,却又无奈的摇了摇头……

吃一堑长一智。晴儿凡事都多留了一个心眼。同学们渐渐的远离了晴儿。晴儿却完全沉迷到了学习的情境之中。

对于流言蜚语,最高明的办法并非不屑一顾,而是努力的飞翔,飞得高了,那些流言蜚语就自然地隔离开来。

晴儿,又详细的规划了自己的学习生活。除了学习之外,晴儿还利用周末,做起了家教。晴儿不再向家里要钱,有时甚至补贴家里。晴儿知道年迈的奶奶已经是老眼昏花,残疾的爸爸在建筑工地上忙碌了一天,只领着半个工人的工钱。晴儿没有眼泪,晴儿知道山路再崎岖,也需要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又是一个周末的下午,晴儿应约来到中心公园。初夏的微风轻轻地抚着每一个人的面颊。温柔而又浪漫的曲调在大街上荡漾!

“你好像春天的一幅画,画中是遍山的红桃花,画中呀是不是你的家,朵朵白云染红霞……”

晴儿远远地看到街心公园旁,立着一个瘦高的男孩,一副近似眼镜在四下张望着。突然一副坏坏的笑容露了出来。男孩扬起胳膊,捻起了大拇指。

街对面的晴儿会心一笑。扬起了胳膊,那只手做起了抓挠的姿态。

这次,粒子脸颊没有涨红。却兴奋地跳了起来。

若要酿出一杯醇香的老酒,最不能缺少的,就是时光!时光,让他们扬弃了许多尘埃。

在晴儿的那双清澈的眸子里,粒子似乎是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纯真、执拗而又略带敏感。

那一次晴儿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境地。无奈之下晴儿打算卖血,却在血站见到了粒子。粒子并不缺钱,他是响应学校的献血号召前来的。

晴儿给了粒子一个善意的谎言,说自己的学校需要交一笔实习的费用,才来卖血的。知道了晴儿的缺口,粒子也不再免费捐献,竟然又拉了一个要好的哥们儿一起卖血并把血钱捐给了晴儿。

晴儿度过了危机,他们相约过段时间再见。这一次晴儿尽地主之宜。他们喝了两杯啤酒。而后,又在公园的小河之畔徜徉……

他们谈着各自的理想。看着晴儿从医的选择,粒子说知道晴儿惦念着爸爸缺只手的伤痛,或许将来他可以发明一种东西能弥补这种不足。开怀畅谈,笑语欢颜……在晴儿的世界里,这一天仿佛是久违的晴天。

粒子就要高考了,晴儿不敢耽误他太多的时间。在晴儿的催促下,粒子返回了学校。

转眼间到了七月,对于学子而言,这是一个令人揪心的季节。人生的转折,友情的离别与聒噪的蝉鸣交织在一起,让人惆怅不已。很多学子缠绵悱恻,夜不能寐!

当大家都到新的工作岗位报到的时候,晴儿的去处仍然没有着落。尽管晴儿的学习成绩名列前茅,可因为曾经的“污点”,很多单位把晴儿拒之门外。


3

那一天,晴儿收拾着行李,就要离开学校。按照学校的安排,她只有在家里等待消息。这时班主任老师找到晴儿,说有个南方的民营医院,如果晴儿感兴趣,可以尝试一下。

晴儿带着老师给的招聘简章,赶往了南方的那个城市。在那个稍具规模的民营医院里,晴儿在呼吸科,从最简单的辅助工作做起。

学以致用,晴儿在这里接触到了大量的病例,晴儿进行了深入的钻研和探索……

而粒子却考入了东北的一所工程大学。通过几次书信,粒子似乎追问晴儿为何没能分到公立医院,晴儿回信说可以见面再说。然而之后,晴儿听村里人说,粒子一家突然全部搬到东北去了,和村里中断了联络。晴儿又多次联系粒子,粒子却一直杳无音讯……

该走的终究是要走的。挽留,是毫无意义的拖沓,晴儿对此深信不疑。

在漫长的工作生涯中,晴儿不敢怠慢,她继续利用业余时间进行了不懈地进修学习。虽为民营医院,却在事实上成为了慈善救援的中坚力量。在一些媒体关于救援的各种报道之中,医院的名字频频的出现。

晴儿看到医院每年都会收到一些慈善机构和医疗器械商捐献的各种设备和物资。晴儿和她的同事们非常感念这些捐献者,他们似乎知道了医院的设备需要更换的时间,总是及时捐献过来。而个别捐赠者,从未谋面,因其往往以各种理由谢绝了医院领导的多次盛情相邀。而其十多年来执着的捐赠行为,着实让人赞叹!

晴儿在工作,也在学习,也在成长!悠悠岁月,时光荏苒,二十年过去了……

二十年后,晴儿的学历、资质和医术水平均有了大幅度的提高,多年的独立坐诊,其在当地已经颇具威望。

二十年之间,人间有太多的沧桑……二十年里,晴儿和本院的一个医生组建了一个和睦的小家庭,一个可爱的女儿也已经进入了大学。二十年里晴儿亲爱的奶奶离开了人世,晴儿把残疾的爸爸接到了自己的身边。二十年里,晴儿的眼角出现了皱纹,原来乌黑的头发,也出现了银丝,而那双眸子却依然清澈。每当他送走一个痊愈的病人,脸颊上依然现出浅浅的酒窝,那是会心的微笑。万里晴空,开阔而又悠远……

脱缰的的马儿早已踏破了前进的征程,翱翔的鸟儿自会抖落往日的轻尘……

时光,会让人如花的面容布满岁月的年轮,也在悄悄风化着烙印般的泪痕!往事不堪回首,岁月如梦悠悠……

通迅发达了,晴儿还是收到了卫校的那些同学的联谊邀请!晴儿如约!

联谊会上,晴儿大方的与各位同学寒暄。同宿舍的那几个同学,对于晴儿的到来似乎很感诧异,她们和晴儿握了握手,并没有太多的言语。

当初的班主任老师也应邀在场!大家共举酒杯向班主任老师致意,班主任老师老泪纵横。桃李满天下,这是一种难以形容的幸福。

正当大家举杯祝贺的时候,雅间的门被推开了。一位耄耋老人,弯着腰走了进来。大家定睛观察,从老人的眉宇之间,似乎看到了当年的那熟悉的面容。

当年警卫室的保安,耐不住岁月的侵蚀,成了这副苍老的模样。老人给大家摆了摆手。然后询问晴儿是否也在。

当大家指着晴儿的时候,老人慌忙赶到晴儿面前,抹起了眼泪,而后深深地鞠了一躬。

同学们屏住了呼吸。刹那间雅间寂静无声。

老人坐了下来,一个嘶哑的声音向大家叙述了一件不堪回首的往事……

老人当年在警卫室干保安的时候,就住在学校。而其子缺少管教,却经常干些盗窃的勾当。

在二十年前的那一天,趁着大家都在参加运动会的时候,其子偷偷拿着自配的钥匙潜入晴儿的宿舍,盗窃了三个姑娘的生活费。当大家质问晴儿的时候,其子为转移视线又潜回宿舍,偷偷的把两个钱包和一个软皮本放在了晴儿的包裹里。

后来在老人的斥责之下,其子才交代了实情。老人忏悔,称自己怀着歉疚的心情生活了那么多年。一直没有勇气去向大家澄清这件事情……

说到这儿的时候,老人颤抖着双手,从怀里拿出了一沓钱来,就要送给晴儿!

“我为什么对这件事情没有一点印象了呢?”晴儿泯了泯嘴唇,露出了一对可爱的酒窝,深情地扫视了一下全场的同学“同学们,你们知道不知道这件事情啊?”

同学们面面相觑,而随后却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

不约而同,那几个同宿舍的同学,邀起晴儿,高高的举起酒杯,向班主任老师,向那个满怀歉疚的老人致意!大家一饮而尽!相拥在了一起……

这一次,晴儿的眼睛闪烁着,那是久违的泪花……

二O二O年春,疫情爆发。在疫情尚不明朗的最严峻时刻,晴儿作为第一批请战者与她的同事们逆行武汉,与厉疫抗争。在武汉的日日夜夜,晴儿和他的同事们殚精竭虑,努力救治了众多患者。

晴儿看到一批批的慈善物资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晴儿所在的武汉这家医院新到一批医疗设备,设备由捐赠厂家负责安装、调试。晴儿看到设备的“永情”标志,多么熟悉的名字。晴儿原来的医院多年以来总会收到这个厂家执着的捐赠,而又屡次拒绝医院的邀请!

晴儿站在隔离室进行着细致的消毒。隔着厚厚的玻璃窗,和煦的阳光照射过来。

透过窗户,医院内的展示栏上展示着志愿医生的简介,晴儿看到一个坐着轮椅的男子静静地观看着,那男子突然扬起手来,捻动着拇指,而后又缓缓地擦拭着眼睛。之后轮椅被一个小伙子推着,渐渐地在晴儿的视线里消失了……

多么熟悉的背影,多么熟悉的动作!晴儿伫立在窗前……

疫情防控从安全防护做起,医院的安全防护更是严之又严,晴儿离不开隔离区。

傍晚歇班的时候,晴儿听设备科的人在议论着,“永情”设备商,老板杨粒在大学的时候,因为一次发明实验,出现电击事故失去了双腿。这家厂子效益并不太好,却还是向这里捐献了设备。
     
晴儿听后怔住了……

众志成城,武汉的疫情终于得到控制,晴儿和她的战友们历尽艰险,凯旋而归。

那一天,高铁站前的广场上,鲜花怒放。晴儿和她的战友们,款款而来。透过口罩,我们分明看到了晴儿那对浅浅的酒窝……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