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截图_20200619184537
故事 生活

隔世之仇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黄兴洲
2020-06-27 19:45
苏北艾山脚下有个李庄村,土改前,乡长大地主孙老财带着乡丁跑了,他的土地财产被农会分给了穷苦农民。带领农民闹土改的李壮,当了农会主席。

后来还乡团反攻倒算,李壮已参加八路军上了前线,孙老财收回土地财物还不解恨,又带人到李壮家把他六十多岁的父亲和七岁的弟弟捉去,挖坑活埋了。据当事人讲,李壮的父亲和弟弟被推下土坑,乡丁向下铲土时,小孩对他爹说:“俺大,迷眼呢。”李壮的爹把褂子遮住小儿子的头说:“别怕儿子,闭上眼。”

不久,八路军重新解放了整个苏北,革命政权又回到农民手中,对有罪恶的反革命分子实行镇压,孙老财父子罪责难逃。

公审大会以后,对孙老财父子及其帮凶实行枪决。李壮的母亲想到丈夫小儿子的死,心肠痛断,拿一把剪刀非要挖孙老财的眼珠子,扒孙老财的心肝报仇不可,执行枪决的人员阻止了她,把孙老财等罪犯拉到湖滩地里枪毙了。

孙老财罪当死,他家从此一厥不振。李壮负伤复员后,在村里当了干部,两家的恩怨从此就各自埋在心里。

孙老财有个孙女叫孙凌霄,祖父和父亲被执行枪决时才一岁,对老辈的事一无所知,小学时和李壮的孙子李志成同班邻位。上学路上常常结伴而行,学校就在村北,离各自的家都是一里多路,两人高小毕业后同时考取了初中,都离家到镇里中学住校就读去了。

两人从小青梅竹马,到初三那年李志成青春萌动,孙凌霄情窦初开,两人已深情款款,只差一层窗纸未破。

李志成考取了高中,孙凌霄落榜,从此再相见只有星期天。

孙凌霄回家后认师学了缝纫,一年后开了个缝纫铺,由于手艺好,村里村外的单衣棉衣活成天干不完,又把她叔伯妹妹带进了缝纫铺,妹妹帮她打扫卫生,锁边钉扣,缝纫铺生意不错,每月向生产队交一些钱,可不参加生产队的农活和派工,在当时与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村姑娘不可同日而语。

凌霄一米六五的个儿,白嫩的鹅蛋脸上镶一双黑而亮的眼睛,天生一对喝酒窝,把面部表情装饰得格外迷人。九年学校生活使她养成温文尔雅的性格,又有一手好手艺,人见人爱。

有一些追求者常常去凌霄缝纫铺以做衣服为名撩拨她,她不温不恼,她心里装着情人,别人的影子已进不了她心里。

李志成高中毕业后未能考上大学,适逢部队来征兵,他一帆风顺的验上兵,准备去服役。没换军装前他约凌霄去镇里见面。

平时每逢周日,两人准时在村北的艾山脚下相会,说不完的知心话,拥抱亲吻没完没了,志成身上的衣裤比在服妆店买的还漂亮,衬衣内裤一套又一套,一星期退下来的都由凌霄洗涤和熨烫。

凌霄亲吻够了,仰脸望着志成雪白刚毅的脸庞说:“哥呀,你这一走,可能三年五载说不定,新疆离家千里遥远,我想你也见不到,千万别把我忘了。”

志成对她说:“哪能忘了我这千娇百媚的妹妹,此生非你不娶了。”

两人青春欲火燃烧,山盟海誓不尽,不由又拥抱在一起,情浪澎湃淹没了理智……

三年过去,志成在部队考上了军校,更没有时间回来探亲。家里说亲的接连不断,他爹催志成请一次探亲假回来相亲,开头志成搪塞,催急了就向家里摊了牌。

志成的爹一听儿子谈的对象是仇人家的闺女,怒火中烧,命令他立即中断关系,不然就给部队写信说他找了个反革命后代,让他的军校上不成,复员回家。

志成只好妥协,假意答应服从父亲。李父还怕有变,又到凌霄缝纫铺去下通谍,不准凌霄再和志成联系,不然让她的缝纫铺也开不成。

凌霄想,上辈的恩怨与我们孙辈有何关系,祖父有罪已得到应有惩罚,她父亲(孙家老二)又没有参与犯罪,还能株连三族啊?她与志成通电话说了被下通谍的事,志成劝她先答应着,省得再去闹。

又过一年,凌霄实在受不了相思之苦,把缝纫铺委托给妹妹,偷偷去了西安,志城读军校的地方。

两人相见拥抱在一起,凌霄在城里一家私人旅舍租了房,住了三天,每天晚上两人都住在一起,说不尽的相思苦,叙不完的情话,依然是信誓旦旦,生死不渝。

凌霄回来两个月,发现身上不对劲,她去医院检查,怀孕了,她一点不急,也没告诉志成,后来生下个儿子,花钱找人喂养着,妹妹知道姐姐的事,帮姐姐时常去看孩子。

志成两年军校毕业后,回部队升连指导员,受家里“十二道金牌”催促,请了一个月探亲假。回到家,父亲立即逼他去相亲,如果不同意就向部队告状,再去砸缝纫铺,志成被逼无耐,敷衍一下父母之命去相了亲。

被相对象是他高中同学杜小雨,高师毕业分在乡下一所中学任教,杜小雨的父亲与志成父亲是工友,本来想好的托词一概失灵,志成一怕父亲去部队闹,军官的对象部队要把政审关,二怕父亲去缝纫铺里去闹,让凌霄作难。

他原想借口看不中女方,拖延一阵一走了之,谁如杜小雨一见李志成就粘胶般不放手,李志成进退两难。为了自己的前程也为了不让凌霄受辱,违心地遂了父亲的愿。

这次探家没法与凌霄会面,与杜小雨结婚后不到十天,接部队命令提前返回。

等凌霄知道志成回来结婚消息时,志成已回到了部队,她心如油煎,几次给志成打电话没人接听,她抱着儿子哭开了。

2020.06.16于传奇书屋

【作者简介】黄兴洲,男,1947年生人,江苏邳州人,退休中学高级教师。邳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徐州市作家协会会员。邳州文化研究会理事。世界汉语文学作家协会理事,《关东美文》苏鄂皖编辑中心主编,《关东美文》顾问和副主编。在《今古传奇》系列刊,《关东美文》,《甘肃民主协商报》,《邳州日报》,《邳州文化》,《大运河文化研究》等报刊杂志以及各种媒体平台上发表各类作品数百篇。现任《今古传奇》传媒集团速读杂志江苏邳州联络站站长;《邳州速读》主编


如果您有好的原创作品欢迎投稿,请点击此处: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