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截图_20200625151131
真实故事

性瘾富婆不能说的秘密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允歌
2020-07-05 13:03
食色之欲,乃是人类最基本的欲望需求。

另外,有道是万恶淫为首,当然这里的淫字并不是简单之男女之事,而是指过分的贪婪与放纵。

也就是说任何对欲望不加节制、恣意放纵的行为,才是真正的万恶之源,最终招致不好的后果

而今天我给大家带来的,就是一个有关“性瘾”的故事。

具体是何番究竟,咱们闲话少叙,书归正题。

1

故事发生在三年前。

有个叫李丹的女孩子通过朋友的关系找到我,想让我帮她寻找失踪男友的下落。

李丹二十五岁的年纪,长得高高瘦瘦的,是一个幼儿园老师。

一年多之前,李丹认识了她现在的男朋友,张一飞

张一飞比李丹小一岁,他跟自己的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少儿英语培训机构,并担任培训机构的校长,他的那个朋友有体制内背景,主要负责给张一飞提供资金和扫清一些经营方面的障碍。

说白了,张一飞名义上是这所培训机构的老板,但他其实充其量只能算是二把手,而且还是那种干活儿的二把手。不过虽然如此,李丹说张一飞的收入还是不错的,因为他占有这家培训机构四成的股份。

李丹跟张一飞的结识,是因为自己班里有孩子在他的培训机构上课,而俩人之所以成为恋人,则是因为李丹觉得张一飞不但人长得帅,而且算得上是年轻有为,所以其实是她主动追求的张一飞。

我看了李丹手机里张一飞的照片,确实长得挺帅,跟某个韩国明星有几分相似,穿着打扮也很时尚,而且都是名牌,手腕上戴着朱一旦同款的劳力士。这样的青年才俊,换我是个姑娘,估计也会动心。



我问李丹张一飞失踪的情况,李丹告诉我,他们两个虽然认识大半年了,可张一飞工作特别忙,所以俩人平时在一起的时间本来就不多。但最近两个多月以来,张一飞跟她见面的次数更是骤然减少,甚至平均一个礼拜连一面都见不到,而且每次见面的时候,他都表现得十分苦闷的样子。

李丹很爱张一飞,见他这个样子很心疼,可每次她问张一飞是不是遇到什么难事儿了,他都说没事儿,让李丹不要瞎担心。

如果李丹坚持问他的话,张一飞就会表现得很生气,甚至有几次还把李丹给骂了一顿。

大概两个礼拜前,李丹想跟张一飞见一面,可是微信联系他一直不回复,打电话也没有人接,于是李丹直接去了张一飞的培训学校,可没想到的是他学校的老师告诉李丹,张一飞已经好长时间都没来过单位了。

从培训学校出来,李丹又去了张一飞的住处,但敲了半天门也没有回应,这让李丹更加担心了,但就在这时她突然接到了张一飞的电话。

电话里张一飞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疲惫,不过他告诉李丹,自己没事儿,让她不要瞎想。

李丹问张一飞他现在人在什么地方,张一飞告诉李丹自己在外地出差,在考察一个新的项目,最近十天半月都回不了北京,让她好好照顾自己。

两个人在电话里聊了半天,李丹虽然觉得张一飞的状态很不好,但听他亲口说自己没啥大事儿,心里还是稳定了不少,不过就在她准备挂电话的时候,张一飞突然跟她开口借钱。

李丹心疼男友,同时也是觉得奇怪,因为她知道张一飞比自己有钱多了,而求且人也十分大方,自打他俩认识之后,两个人在一起吃饭玩耍购物的钱都是他埋单,从不让自己花钱。

所以张一飞突然开口向自己借钱,李丹觉得他可能真的是遇到难处了。

李丹有心想问问男友借钱的目的,但又怕挨他骂,更担心会伤害他的自尊心,所以就把这个念头克制住,只是问他需要多少钱。

张一飞说五万,李丹听完后毫不犹豫地就给他转了五万过去。

转完账三天后,李丹对男友的情况越来越担心,于是主动联系他,可是却发现自己所有的联系方式都被张一飞给拉黑了。

这让李丹惊讶万分,她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张一飞有危险,所以她马上就报了警,可是警察听完她的讲述后告诉她无法立案,因为她无法证明张一飞确实失踪。

李丹无奈只能通过自己认识的张一飞的几个同事打听他的下落,结果她发现张一飞那几个同事的手机上,居然还都能正常看到他的朋友圈更新。

李丹给那几条朋友圈都截了图,并让我看了一下,都是些励志鸡汤的东西,而且也没有定位信息,对找人没有任何的帮助,唯一能够证明的,就是张一飞还能自由地发朋友圈,很明显他没有什么危险,而且是故意拉黑自己的女朋友。

前脚借钱、后脚拉黑,颇有些提起裤子不认人的味道。

我跟李丹说这小子很明显就是个渣男啊,我建议你还是报警吧,当然我也可以帮你做一些辅助调查,等找到他下落的话你发给警方,让警察抓人好了。

我话刚说完李丹就连连摇头,说我找到你调查就是不想报警,他跟我在一起虽然有时候脾气不好,但他人品还是很好的,而且对我也很好,我不想他有事儿,找你们调查就是想找到他后亲口问问他到底出什么事儿了。

我听到这儿心里突然咯噔一下,觉得这个李丹是被张一飞给洗脑了,这小子搞不好是个PUA大神。

可怜李丹被他骗钱骗色,尚不自知。

2

三年多前那会儿,PUA正是火爆的时候,各种形式的PUA培训班多如牛毛,许多动机不纯的男性纷纷慷慨解囊,想着经过PUA大师的醍醐灌顶,打通任督二脉,在收割无知少女的道路上所向披靡。



关于PUA的相关媒体报道

可是通过进一步跟李丹的沟通,我得知她跟张一飞认识这么长时间,张一飞对她做得最亲密的事儿也不过就是拥抱亲吻而已,从来没有更进一步的行为。

这么一看,这小子的动机还真是个谜。

不过我还是决定先从PUA这条线索入手,展开调查。

这个任务就交给了我的徒弟一二三,他毕竟是新新人类,对这些东西的了解比我更多;同时我也联系了我的技术支持,黑客老K,让他协助一二三对张一飞的社交媒体和通信方式进行调查。

一二三的调查很快就有了结果,张一飞确实在一年多前就报名了一个线上的PUA培训班,并缴纳了价格不菲的学费。

不过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张一飞的课程就学了个开头,后面的就再也没学过。

我让老K黑入张一飞报名的那个线上课程的账号密码,发现他曾经向那个PUA培训的售后申请过学费退款,结果被对方给拒绝了。

培训方告诉张一飞,学费是不会退的,除非是张一飞找到自己的朋友,将他剩下的课程转出去。

为此张一飞跟课程方爆发了争吵,一开始张一飞还比较克制,但后来他越说越生气,直接开骂,说他们这个课程纯粹就是打着教学幌子教人骗炮的垃圾,是对女性的不尊重,还说要举报他们。

看到这里我感到十分意外,看样子这个张一飞居然还是个充满了正义感的大好青年啊,莫非是我先入为主的偏见,把他给看低了?

不过这个不好说,有道是知人知面难知心,这个张一飞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一时间也摸不准了。

于是我给李丹打了个电话,想让她带我去张一飞的住处看看能不能找到点什么线索。

可让我没想到是,李丹跟我说她并没有张一飞住处的钥匙。

这虽然让我感到有些意外,但也没有太过在意,毕竟如今的小年轻们都讲究隐私和空间,男女朋友之间不给对方钥匙也没啥不正常的。

我想了想让李丹把张一飞住处的地址发给我,然后跟我到他的小区碰面。

张一飞住在知春路附近一个比较旧的小区,我赶到的时候,李丹已经在小区门口等我了。

一见面李丹就问我她刚才已经上楼敲了半天门,他家里没人。

我说你跟我在上趟楼吧,他不在家正好。

我让满脸疑惑的李丹带路,直接来到了张一飞的房门口。因为是大白天,这一层的住户们几乎都上班去了,整个楼道里格外安静。

我先是仔细查看了张一飞房门和他门口地板,发现门把手和门口地板上都有一层薄薄的灰尘,而地板灰尘上的脚印都是李丹的,这足以说明张一飞最少半个多月这里已经没有回来过了。

李丹瞪着一双大眼睛问我说三哥接下来该咋办?我嘿嘿一笑说能咋办,进去看看再说吧,说完我就从包里掏出了开锁工具。

李丹不由得惊呼一声说你要破门而入吗?那咱们这不就成了入室……

我不等她说完就打断她,说你想说入室盗窃么?你难道还怕我偷你男朋友东西吗?

李丹赶紧摆手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笑笑说知道为啥让你跟着我了么,就是让你亲眼看着点儿,要不然我一个人进去还真说不清,再说了,张一飞失踪这么长时间,你就不想进他房间看看么?

李丹深吸了一口气,说想,你开锁吧。

我戴上手套,然后花了几分钟的时间,打开了张一飞的房门。

这是一套两居室,面积大概在七十多平米左右,收拾得格外干净,就是没啥多余的家具,显得很空,不过仅有的各种东西都摆放得井井有条,看来这个张一飞还是个有洁癖的人。

李丹的表情显得有些激动,毕竟这是她男朋友家,而她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他的任何消息了。

我从包里拿出鞋套让李丹穿上,然后就开始准备对房间里进行检查。

检查首先准备从张一飞的卧室开始,可是我跟李丹刚进到卧室门,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钥匙的开门声,我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张一飞回来了?同时心里也紧张起来。

毕竟我这是非法入侵,虽然有李丹在,但难保张一飞不会生气,假如他再产生一些误会,解释起来还是有些麻烦。

而就在我一转念间,就听李丹喊了一声“一飞”就从卧室里冲了出去。

3

我也只好跟了出去,不过当我见到开门进屋的那人之后,心里又是吃了一惊。

进来的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身后还跟着一个身穿职业套装的年轻女孩子。

很明显李丹也不认识这俩人,因为她很吃惊地问了那人一句:“你们是谁?怎么会有一飞家的钥匙?”

那中年男人显然也没有料到屋里有人,表情也是显得七分惊慌、三分尴尬,他赶紧解释说自己是这房子的房东,因为租户张一飞已经拖欠他三个月的房租了,一直联系不上,这才叫上物业公司的工作人员来看看。

房东说话的时候眼神不停地上下打量我跟李丹,面露怀疑的神色,我这才反应过来我俩脚上还都特么套着鞋套呢。

而李丹这时的表情变得格外难看,我怕她一激动再说漏嘴了,赶紧指着李丹对房东说这是张一飞的女朋友,我是她哥,我们这不也联系不上他么,所以也是过来找他的。

然后继续故作轻松地指指脚上的鞋套说小张这孩子哪儿都好,就是洁癖太重,我们每次来他这儿都得带鞋套,都习惯了,让您见笑了。

房东似乎是看我们不像坏人,于是径直在沙发上坐下,跟李丹说既然你是他的女朋友,那你就把他欠的房租交了吧,要不然我今天就把房子收回去了。

李丹没说话,我看她眼睛红红的,眼泪在眼眶子里打转,赶紧替她答应下来,说好说好说,您给个我们个账号,我这就把钱给您转过去。

房东收了钱,也没多待,带着物业的人离开了。

我长舒一口气问李丹说你咋了,怎么还哭上了?是不是张一飞骗你说这房子是他自己的,没告诉你实情?

李丹含着泪点点头,说我一直以为这房子是他的,还曾经想着将来跟他结了婚,房子要如何布置呢,没想到连这个他也是骗我的。

我叹了口气不知道该说啥,于是拍拍她的肩膀让她在沙发上坐一会儿,我抓紧时间检查检查有没有啥可疑的。

说完我重新回到了张一飞的卧室,把犄角旮旯我认为可疑的地方都检查了一遍,还真有了一些让我感到可疑的发现。

首先就是张一飞的卧室床头柜上摆着几瓶六味地黄丸,我打开看了一下,其中一个瓶子都见底了。



除了地黄丸,我还在他厨房里发现了药砂锅,垃圾桶里也有没来得及倒而干掉的药渣。

我虽然不太懂医术,但基本的一些中药药物还是认识的,我仔细看了看那些药渣,发现其中有淫羊藿、锁阳等药渣。

这些药听名字就能猜到,都是补肾壮阳的。

除了药物之外,我还在张一飞的衣柜抽屉里发现了一个钱包,里面没有现金,全是各大银行的信用卡,跟钱包放在一起的,是一个移动POS机。

我把自己的这些发现都跟李丹看了,然后问她知不知道张一飞吃药的事儿。

李丹虽然岁数不小了,但很明显还是很单纯,她并不知道淫羊藿、锁阳这些药物都是干啥的,当我跟她解释之后,不由得又吃惊又生气,自言自语道他为啥会吃这些东西呢?

我说这就得问你了,他不是你男朋友么,他身体有没有什么毛病应该是你最清楚才对。

李丹听了我的话,脸瞬间就红了,半晌才很不好意思地跟我说她虽然跟张一飞认识大半年了,但是俩人还没有迈出过最后那一步。

我一听也是暗暗吃惊,越发觉得看不清这个张一飞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不过反过来一想,他既然天天吃这些药,估计是在那方面不太行,也难怪跟李丹在一起这么久都没有碰过她。

接下来就是那个POS机了,这种移动POS机的登录账号和密码都是固定的,很少有人会去改,于是我试着开机输入密码,果然进入了系统。

我按键选择查看最近几笔交易,发现每一笔刷的额度都很大,最大的一笔更是高达十几万。

对照了一下张一飞那个钱包里的几张信用卡,我百分百可以断定,这个POS机就是张一飞用来套现的。

做生意的人偶尔资金周转不开,向银行贷款的话利率高也麻烦,用POS机套现倒也常见,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这个张一飞的真实情况似乎没有李丹跟我讲的那样有钱。

说白了,他最近好像是在财务方面遇到了危机。

于是我很快重新调整了下思路,决定调查一下张一飞的财务状况。

因为联想起他跟那个PUA培训班售后的聊天记录,他在PUA培训班缴纳的那笔费用虽然不少,但是对于一个带劳力士的人而言,也算不了什么大钱,即便人家培训班不给他退款,他也实在没必要气得破口大骂。

于是我马上联系了我师父王五五,他金融系统出身,在银行系统有不少的关系,找他调查一个人的财务背景是再合适不过的。

至于李丹,我把自己的分析简单跟她说了一遍,然后问她最近有没有发现张一飞在财务上有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

李丹仔细回忆了一下,跟我说她刚跟张一飞认识的时候,他们两人见面最次也是星巴克这种地方,而且每次都是张一飞埋单,但最近几次见面张一飞要么跟她在外面见个面不吃饭,要么吃饭就是去一些小餐馆,好几次还是她付的账。

听李丹这么一说,我对张一飞遭遇财务危机的推测又肯定了几分。

老王出马,一个顶俩,很快他就给我提供了张一飞的财务记录,他最近确实欠了一大笔钱——不到一百万的现金。

4

我让老王继续帮我查张一飞的那家培训机构,毕竟儿童英语教育机构还是很吃香的,而且听李丹说张一飞的那个培训机构还挺挣钱。

结果老王深入一查我才知道,张一飞的培训学校账上几乎是空的,根本就没有钱。

然而他们学校平时的流水却很大,几乎每个月都有几十上百万,这跟他们的经营状况明显不符。

我心里又是一咯噔,张一飞这小子该不是跟他那个体制内的朋友联手,利用这个英语培训机构做幌子在干洗钱的勾当吧?

要是那样的话,他们搞的事情可就大了,搞不好还会牵涉到公职人员贪污受贿的事情,真要是那样的话,我们继续查下去就不合适了,最好还是交给警方处理。

老王跟我说我跟他想一块儿去了,他也怀疑张一飞他们涉嫌洗钱,他也通过自己关系摸了一下,张一飞的那个合作伙伴是个官二代,的确有通过张一飞的培训学校洗钱的事实,不过洗得比较隐秘,数额也都不是很大,撑死了算是小打小闹,说白了他要是真贪也是个小蚂蚁,连苍蝇都算不上。

但前些时间张一飞好像涉足了一个新项目,找自己那个合作伙伴借了一大笔钱进行投资,结果项目黄了,投资对象卷款跑路了,从那以后张一飞学校的账才开始出现大规模的洗钱操作,很明显,他是饮鸩止渴,帮别人疯狂洗钱赚手续费,堵自己的窟窿。

至于他背后洗钱的正主儿,老王说还得费点功夫,让我先把别的线索放下,跟他一起查。

这里咱们简短截说,经过我跟老王的一番调查,还真的找到了让张一飞代为洗钱的正主儿。

另外,对张一飞债主那边的调查也出结果了,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张一飞欠的那些钱竟然全都还上了,还款的日期就是最近,也就是说他现在已经不欠钱了。

这个情况是我没想到的,按理说他之前欠那么多钱,为了躲债玩失踪还能说得通,可是他现在已经不欠钱了,为啥还躲着不露面呢?

这里面肯定还有别的隐情。

继续说让张一飞帮自己洗钱的那个正主儿,那是一个中年富婆,姓石,跟老王朋友的朋友认识,熟悉她的人都喊她石大姐

我跟老王合计一下,决定会会这个石大姐。

不过老王跟我说这个石大姐的背景不太简单,她有钱就不用说了,而且她在政界也认识不少关系,让我跟她见面后说话注点意,不该问不该说的千万别乱说。

我说我懂,人家生意上的事儿我们一概不问,就是问问张一飞的下落。

老王通过自己朋友的朋友,跟石大姐约了见面,而见面的地点则是北京很有名的一家素食馆子。

在包房里见到石大姐的时候,颇为出乎我的预料,因为她跟我想象中的有钱富婆形象完全不一样。

只见她五十来岁年纪,留一头短发,体型微胖,穿一身麻质的灰色衫裤,手上还盘着一串佛珠,完全一副笃信佛法的居士形象。

见我跟老王进门,她也是起身向我们双手合十行了个佛礼,嘴里还念了句阿弥陀佛的佛号。

老王显然也没想到石大姐是个佛教徒,不过老王这人装逼是把好手,马上也双手合十还礼,坐下后更是跟石大姐谈论起了佛法。

我对他们谈的丝毫不感兴趣,于是连连咳嗽几声,想打断老王的谈兴,惹得他瞪了我好几眼。

石大姐倒是一点也不生气,也没有有钱人的那种架子,反倒是开诚布公地跟我说我知道你们是做什么的,我的朋友都跟我介绍了,洗钱的事儿确实跟我有关系,不过不是我亲自参与的,都是我下面公司的人搞的,你们只要不是专门针对这事儿来的,别的我都可以配合你们。当然,洗钱的事情确实违法,我回头也会对他们加强管理和整顿的。

一番交谈下来,石大姐算是默认了她下属子公司的洗钱行为,但同时也算是向我们暗示了她身后的实力和背景,我跟老王同时意识到,张一飞培训机构洗钱的那点数额,对石大姐这样有钱的人来说,还真的看不上眼。

也就是说,洗钱的事儿跟她确实没有直接的关系,而且她也不认识张一飞,想从她这里找人的这条线索也就算是彻底断了。

5

吃完素斋出来,老王问我怎么看。

我点上一支烟抽了几口,反问老王说你个老狐狸这么问我,肯定说明你有想法,说吧你咋看的?

老王嘿嘿一笑,说我觉得这个石大姐不简单。

我说哪里不简单了?老王笑笑没说,而是继续问我咋看。

我说我看不出来这个石大姐有啥不简单的,她表面上看起来人淡如菊,可我的直觉告诉我,她今天没有完全跟我们说实话,我觉得她肯定认识张一飞,所以我决定好好查查她。

老王拍拍我的肩膀说你可小心点,这个石大姐能量不小,小心你吃不到狐狸惹一身骚。

我把烟掐灭说我有分寸,你也帮我盯着点这个石大姐,我还得好好查查张一飞的社会关系。

要查张一飞的社会关系,就得从他的亲朋好友入手,我又约李丹见了个面,向她打听张一飞平时都跟谁来往最密切。

李丹想了想说她对张一飞的朋友了解不多,而且他平时好像也不太爱应酬,跟他关系最密切的,应该还是他培训学校的合伙人王辉

于是我就把调查的重点放到了王辉的身上,不过像他这样的人,身在体制内,又有洗钱的事实,想要正面接触并向他打听张一飞的下落是不可能的,只能从暗处着手。

这次调查我更多以来老K的帮助,很快老K就跟我说他发现了王辉有两个QQ号,一个是他日常使用的,另一个则很少登录。

我让老K试着去黑那个不常使用的QQ,结果发现那个号绑定的居然是张一飞的手机号。

而且老K黑进去之后发现,这个QQ号上只有十几个好友,全都是女性,而且是中年女性。

老K非常贴心地给我提供了这十几个中年女性的身份信息,让我吃惊的是这些人无一例外的都是富婆。

什么情况?张一飞的这个朋友王辉竟然是个吃软饭的小白脸?

我决定会会他。

直接找到王辉的单位找他,我也没跟他绕弯子,开门见山地向他打听张一飞的下落,王辉一开始还跟我摆谱,很不客气地问我你谁啊,我凭啥要回答你的问题?

我也没跟他废话,直接给他看了我查到的他培训学校的洗钱证据,然后敲打他说你干的事儿还不止这些吧,没事儿还爱找个富婆,按理说你也不缺钱,莫非是缺母爱?

王辉的脸色变了,赶紧把我往没人的地方拉,问我到底是什么人,找他想干什么?

我告诉他自己是李丹的表哥,他借了李丹的钱后就玩消失,我必须找他问个明白,要不然就把他俩的这点破事儿都捅出去。

王辉彻底尿了,恳求我千万别冲动,然后他告诉我这个QQ号确实是他的,自己之前也用这个号约过炮,而且都是岁数比较大的中年女性,因为他就好熟女这口,后来结婚后就收敛了许多,这个号也就不再用了。

他跟张一飞是好哥们,他的这些小秘密张一飞都知道。前些日子因为张一飞的错误投资,害他也赔了不少钱,为了让张一飞还钱,俩人差点闹掰,后来冷静下来俩人都开始发愁,讨论该怎么把巨大的窟窿给堵上。

说话间王辉就瞎开玩笑地说了句实在不行咱俩去找富婆包养吧,找个有钱的大姐,把她伺候好了,咱这点钱真不算啥。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张一飞当即就给王辉要了他那个专门找母爱的QQ号,说自己也要聊着试试。

王辉最后一次跟张一飞联系,是张一飞通过自己的卡向他转了一笔账,把欠他的钱给还上了。

王辉赶紧给张一飞打电话,想问他从哪儿找的钱,是不是真的傍上富婆了?

结果电话一直都没有人接,过了阵子再打就关机了。

我确定王辉没撒谎之后就离开了,走之前警告他不要出幺蛾子,有任何张一飞的消息必须马上通知我,否则他的烂事儿都得给他捅出去。

找完王辉之后,我决定把那个QQ号里的十几个女性好友全都查一遍,看看她们哪个成为了张一飞的救星。

6

找富婆聊天的这个重任,我放到了奶萌小鲜肉一二三的肩上。

我让他用自己的QQ去加那些大姐们,可是那些大姐似乎都很谨慎,一连试了好几个都不通过。

就在我都快要绝望的时候,一个QQ号码主动来加一二三,上来就要跟他连线视频。

我意识到这可能是某位富婆大姐,于是躲到摄像头盲区里,让一二三赶紧接通。

对方没开摄像头,但说话是个中年女人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南方口音,她一看视频窗口里一二三的模样,不由得笑得花枝乱颤。

一番聊下来,我才明白这女人其实个中介,说白了就是给富婆们拉皮条的。

因为这事儿比较隐秘,所以她需要亲自把关,对感到满意的小伙儿们收一定数目的保证金,然后才会把自己手里的富婆QQ号放出来。

中介大姐对一二三相当满意,然后跟一二三说让他交五万的保证金。

我给一二三使个眼色,一二三会意,赶紧说自己手里没那么多钱,能不能少交点。

中介大姐说不行,然后安慰一二三说这点钱不算啥,真找到合适的包养他的有钱大姐,一年挣个几十上百万跟玩儿似的,让一二三把眼光放长远点。

一二三装作不相信的样子,问中介大姐有没有啥证据,她空口无凭的,自己把钱给她转过去,到时候她把自己拉黑了,自己都没地方哭去。

中介大姐哈哈大笑,跟一二三说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心眼还不少,挺好,太傻的那些大姐们也不待见,就得精明伶俐的,说完她给一二三传了几张图片,都是一些转账图片和小鲜肉照片。

不过那些图片都打了码。

我赶紧使眼色让一二三见好就收,一二三跟中介大姐说自己得考虑一下,而且凑钱也需要时间。

中介大姐说等你三天,三天不答复我就把你拉黑了靓仔。

挂了视频,我指着一张眼部打了码的男人照片问一二三能不能看出来是谁?

一二三定睛一看,激动得大舌头的毛病又犯了:张一灰(飞)!

那人确实是张一飞,我马上又检查了那几张打码的转账截图,其中金额最高的一张,银行卡号码虽然打了码,但是马赛克没覆盖全的几个尾号恰恰和张一飞的银行卡尾号一致!

而查到这里我也总算知道张一飞当时找李丹借钱是要干啥了,他是为了给这个中介交保证金啊。

我马上联系老K,让他查给张一飞这笔巨额转账的来源账号持有者的身份。

当老K把那个银行账号的身份信息发过来的时候,我又吃了一惊,因为给张一飞转账的这个人,竟然是个男的!

那人姓黄,我查了下他的背景,发现那是个很有钱的富豪,而当我继续调查这位黄土豪的社会关系时,一个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情况出现了。

这个老黄的爱人姓石,正是我跟老王之前见过面的石大姐!

我赶紧把这个让我惊掉下巴的消息告诉了老王,出乎我意料的是老王似乎并没有太惊讶,反倒是笑着跟我说记不记得他早就说这个石大姐不简单了。

我说你特么别卖关子,到底看出啥来了。

老王说那石大姐长了一双桃花眼,而这种女人从面相学上来看生性好淫,所以他当时就断定这个石大姐不简单。

我说你快别跟我这儿吹牛逼了,你要是真那么肯定为啥当时不说,非得事后诸葛亮。

老王哈哈一笑说我看相的本事的确不行,但对女人的直觉还是很准的,不是你这种单身狗能比的。

我懒得跟他计较,继续说我想好好查查这个娘们儿,因为如果真的是她包养了张一飞的话,张一飞至今下落不明,很有可能他的人身安全出了问题,而且这个女人的确是有些背景,查的话估计得费不少劲,你个老东西得全力配合我。

老王又是哈哈一笑说没问题,咱爷们儿在北京也不是白混的,别的不敢说,关系咱也有,你放心查,有啥搞不定的咱师徒俩一起上。

有了老王的全力支持,我对石大姐的调查虽然遇到许多障碍、费了不少功夫,但总的说还算顺利,经过半个多月的调查,终于真相大白。

7

原来张一飞真的是被石大姐包养的,而且石大姐也确实大方,一出手就把他欠的债全给还了。

至于为啥是用她丈夫老黄的账户转账,那是因为石大姐包养小鲜肉的目的不是满足自己,而是满足自己的性瘾老公。

张一飞本意是找富婆,结果却把自己给搭了进去,成了男人的玩物。

知道自己要满足一个老男人,张一飞作为直男完全不能接受,但在巨额的债务面前,他最终选择了屈服。

而老黄为了让张一飞达到对自己的完全配合,对他进行了不可言说的“调教”,但张一飞在被调教的过程中强烈反抗,结果不但让自己的身体受到了严重伤害,而且精神上也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变得有些精神失常了。

眼见情况变得无法收拾,石大姐就把张一飞关到了自己在昌平的一处工厂内,而我则是通过对她和老黄的秘密跟踪,最终发现了这两口子不可告人的秘密。

为了营救张一飞,我把自己调查的线索整理之后,通过自己在警方的关系报了警,石大姐和老黄最后也终于得到了法律的惩罚。

当然,故事还没有结束,接下来让我带大家再往前回顾一下,看看石大姐和老黄是如何走上这样一条道路的。

这个石大姐其实也是个性瘾患者,不过她年轻的时候并不是这样的女人,而是在认识了老黄之后,内心的淫欲之魔一点点被激发出来的。

石大姐和老黄是大学同学,上大一没多久两人就在一起了,很快就偷食禁果。

让石大姐没想到的是,老黄是个有着泰迪基因的性瘾患者,除了吃饭学习满脑子几乎都是那事儿,跟石大姐有了第一次之后,几乎天天都缠着自己的女友干那事儿。

而作为女生的石大姐,当时为了满足男友的欲望,只能不停地配合他,在那个没有监控摄像头的年代,学校的楼道角落、无人教室、楼顶天台到处都留下了他们的踪迹。

没多久石大姐就怀孕了,她惊慌不已,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老黄,然而让石大姐没想到的是,老黄却极力劝说她让她把孩子生下来。

其实当时的石大姐内心早已打定主意不要这个孩子,她跟老黄说这个也是为了试探老黄,看他是不是真的爱自己,见到老黄这个反应,石大姐认定老黄对自己是真爱,于是主动去医院里做了流产手术。

手术之后,老黄主动跑到校外租房,跟石大姐过起了两人世界。然而在女友短暂的休养之后,老黄在那方面的需求却变得更加旺盛,甚至连女友的生理期都不放过。

毕业之后二人结婚,老黄的性瘾变得更强烈,一般的性事已经不能满足他,加上工作后手里的闲钱多了起来,老黄开始在外面彩旗飘飘。

而为了让丈夫收心,石大姐却没有像其他老公出轨的女性一样一哭二闹三上吊,而是觉得是自己在丈夫面前没有了吸引力,于是她开始想办法满足老公的各种变态爱好。

像什么露出、调教、角色扮演、换妻、三P,不一而足,而石大姐的羞耻心和内心的性瘾也逐渐地被开发出来,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女性瘾者。

那段时间里,赶上高考培训班火爆,石大姐辞去工作开了自己的一个培训班,在授课之余,为满足自己的性瘾没少主动勾引前来参加培训的高中男生与其媾和。

而她的这个培训班也因为这个不可言说的秘密变得门庭若市,很快就靠此掘得了人生第一桶金,从此以后一发不可收,在财富道路上一路高歌猛进,两口子彻底实现了财务自由,成了真正的有钱人。

步入中年之后,石大姐和老黄的生活中还有另一个插曲。

因为老黄变态的性取向,他有段时间非常喜欢找单身男性来当着自己的面跟石大姐发生关系(这有个名词叫绿帽奴,是一种变态性心理),结果其中有个单身男爱上了石大姐,而她也对那个男人产生了好感。

然而当单身男向她表明心意,让她跟自己在一起的时候,石大姐又拒绝了他,因为她清楚自己终究跟那个不名一文的单身男不会有结果。

这让那个单身男产生了巨大的恨意,带着刀上门找老黄晦气,想用刀捅死老黄,危机时刻石大姐挺身而出,为老黄当了一刀。

这场风波过去,老黄收敛了许多,他也意识到自己两口子的这些灾祸其实都是因为他们的性瘾所致,于是开始寻找治疗的方法,并开始信佛。

然而狗改不了吃屎,经过一些年的所谓“治疗”,老黄非但没有戒掉性瘾,甚至连性癖也有了改变,他开始喜欢男性,尤其是身强力壮的小伙子。

而石大姐则在前些年体检时发现罹患子宫颈癌,手术摘除了子宫和卵巢,身体大不如前。

但性瘾不在,心瘾尚在,她无法再亲自与小鲜肉共享鱼水之欢,于是就主动给老黄物色小伙子,通过观看老黄的变态性行为获得自己内心的变态心理满足。

然而多行不义必自毙,这两个不停放纵自己欲望的性瘾夫妻,最终还是倒在了自己的欲望上,万劫不复。

后记:

都说色字头上一把刀,这个可怜又可恨的石大姐,因这色之一字,替自己的老公生生挨了三刀。

第一刀,大学时期的堕胎,算是第一刀。

第二刀,色欲迷心,替老公挨下的复仇杀人刀。

第三刀,宫颈癌手术时的手术刀。

然而这三刀并未能消减她身上所谓的业障,反而成了她一步步走向深渊的见证。

再说说出卖自己身体和灵魂的张一飞吧,他被救出后,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恢复,神智逐渐恢复了正常。

然而那段黑暗经历在他精神和肉体上造成的印记却再也无法抹去,注定要伴他终生。

李丹知道真相后,选择了和张一飞分手。

但分手其实是张一飞主动提出的,他在神志清醒的时候告诉李丹,她是自己唯一爱过的女孩,自己将她视若珍宝,所以才会她格外珍惜,认识那么久都没有跟她发生关系,就是想等自己有了真正的经济实力的那一天,能够给她真正的最好的生活。

说到经济实力,其实张一飞在同龄人当中来说已经是非常优秀了,但毕竟北京的房子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买得起,他的劳力士,只不过是他用来给自己撑门面的伪装而已。

只能说他的野心太大,做了许多与自己能力不相符的事儿,从而导致自己走上了这样的一条路。

说白了,这也是他太过放纵自己内心对于金钱欲望的结果。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故事里的人似乎都不是那种特别坏的人,但他们的作为,却是实实在在的恶行。

往小了说,是给身边的人带来直接或间接的伤害;往大了说,他们的作为也给这个社会带了了诸多不好的影响,无论如何,都不值得提倡。

最后,列位朋友切记万事有度,方能地久天长。


如果您有好的原创作品欢迎投稿,请点击此处: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