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截图_20200625153955
真实故事

一个烂赌鬼,虐杀了两个亲儿子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钱三
2020-07-07 19:18
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故事,是一桩关于幼小生命陨落的惨案

惨案就发生在刚刚过去的五月份,当我听闻这桩人间惨剧之后,一连好几天都气得吃不下饭。

如今几周的时间过去,我最终还是决定把这故事写出来,以警世人。

具体怎么回事儿,我们闲话少叙,书归正题。

1

因为疫情的影响,我很长时间都没接到什么像样的案子。

好在从四月下旬开始,我国的疫情防控工作取得了极大的成果,各行各业纷纷开始复工复产,而我的本职工作也逐渐开始恢复。

虽然还没有完全恢复到往年的正常水平,但好在不会像疫情初期那样一直赋闲在家了。

不过仍然受到疫情防控的制约,我们的足迹也只能局限在京津冀地区,所以这段时间以来我和徒弟一二三跑的最多的地方就是河北了。

而今天要讲的这个故事,就发生在河北南部的太行山地区,一个靠近山西的村子里。

具体的地点,考虑到当事人的隐私以及惨案给他们带来的痛苦,我还是不提了,也请列位理解。

五月上旬,我和一二三因为一桩案子的调查,来到了河北南部的某个城市,我在这里有不少朋友,所以没有住酒店,而是住在一个朋友的家里。

这位朋友的老家位于西部山区,不过他在市区有房子,因为跟我一样是条单身狗,所以房子一直空着没人住,知道我来之后,他就把房子的钥匙给了我,让我随便住,代价是帮他把房子好好打扫一遍。

我欣然同意,只要不花钱,打扫个卫生算什么?

于是我把打扫房间的任务交给了一二三,自己则跟我那朋友找了家足疗店,享受一次足底马杀鸡。

从足疗店里出来,朋友说你有点太过分了,让你徒弟撅着腚在家里打扫卫生,自己却跑出来偷懒。

我说你不懂,难道徒弟是白养的么?要知道旧社会的时候给人家当徒弟可不就得在师父家里鞍前马后、洒扫庭除嘛,关键还不给钱,如今我每月还得给他发钱,已经是相当仁慈了。

朋友听了哈哈大笑,说你小子真有地主老财的风范。

我说我要真是地主老财就好了,你见过我这么善良的地主老财么?而且你不了解我那徒弟,他只要是能不动手的事儿,绝对不会亲自动手,不信咱们现在回家去看,他一准儿找了个保洁大姐,自己则是抱着薯片坐沙发上看电视。

我俩打了个赌,赌晚上谁请吃饭,然后就打了个车回他的房子,结果进房间一看,俩人都傻眼了。

2

只见一二三果真撅着屁股,手里拿着扫把簸箕,正猫着腰扫地呢。

我一看打赌要输,赶紧上前几步想问一二三怎么回事儿,结果他头也不抬地冲我猛摆手,让我不要过去。

低头一看,原来地面上到处都是碎玻璃碴子,从那些块头比较大一些的残片看,摔碎的东西像是原来摆在博古架上的一尊琉璃工艺品。

我们刚来我朋友家那会儿,他跟我们介绍过那件东西,是当年他去台湾省旅游的时候带回来的,听他说花了大价钱。

我一看就要发火,让你小子打扫个卫生,你却把主人家的东西给打碎了,真是笨得要命!

朋友一看赶紧拦我说不碍事不碍事,谁都有失手的时候,碎了就碎了,碎碎平安嘛。

话是这么说,可我分明看出他也是心疼得要命。

也难怪,如今这两岸局势,要想再去宝岛一趟买东西,怕是得等到我人民子弟兵强渡海峡、武力统一之后了。

一二三这才抬起头来,一双眼睛红红的,像是刚刚哭过,跟我朋友说大哥您放心,这东西多少钱我赔给您,都怨我,是我故意给摔了的。

我一听他竟然是故意给摔了的,不由得更加来气,抬起手就要给他来个脖儿拐,朋友赶紧拦住我说别动手别动手,你也不问问他为啥故意摔东西就乱教训他,当心你徒弟记仇。

我说他敢,然后让一二三跟我讲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竟敢拿人家东西乱摔。

一二三擦擦眼睛,说师父你别生气,我刚才是跟保洁阿姨聊天,从她那里听说了一个特别气人、特别惨的事儿,她走后我越想越生气,一个没忍住顺手就从架子上拿了个东西摔了,结果摔完我就后悔了。

我说亏你跟了我这么久,连自己的情绪都不能好好控制,你说吧,保洁阿姨跟你说的什么气人的事儿?

一二三稳定一下情绪就开始跟我俩讲了起来,可是他越说越激动,而且一激动大舌头的毛病又犯了。

不过最后我还是都听明白了,结果听完之后我也气得怒火中烧,顺手就从朋友的博古架上拿了一样东西狠狠摔到了地上。

我朋友倒吸一口冷气,也想找样东西来摔,不过左右看了一圈,哪样也舍不得,只能在地上狠狠地跺了几脚解气。

让我们三个大男人气愤非常的这桩惨案,恰好就发生在我朋友老家的隔壁村子。

给一二三讲这件事儿的那位保洁大姐,则是在她的一个同事那里听来的。为了确保故事的准确性和可靠性,我的那位朋友还专门回了趟老家,听惨案发生地村子的老乡仔细讲了一遍。

那个村子坐落于太行山腹地,是一处风景优美、民风淳朴的小山村。

但人性的罪恶是不分地域的,一桩令人发指的罪恶行径,就在这座山村的一个夜晚上演了。

3

靠近村子最西边的一处院落,住着在外人看来幸福美满的一家四口。

丈夫大军(化名)今年三十来岁,非常能干,常年在外打工;妻子小燕(化名)则留守家中,照顾家里的田地果园、辛勤操持这个小家,平时没事还爱拍个抖音,尤其是他们的两个儿子,大的上六年级,小的才四五岁,个顶个的虎头虎头脑、活泼可爱,一家人的日子过得虽不十分富足,但也说得过去。

然而只有熟悉他们家庭情况的当地人,才知道这家人的实际情况远不像表面上那么波澜不惊、风平浪静。

大军有个最大的毛病,就是嗜赌如命

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一个赌鬼的已经没人知道,当地人相传多年之前,他在和没过门的媳妇筹备婚礼那会儿,从家里拿了钱进城买新衣服,结果衣服还没来得及买,他就拿着钱走进了当地的地下赌场,将好端端一笔钱输个精光。

当小燕知道自己的未婚夫一夜之间把买新衣服的钱全部输光,还欠下别人一大笔钱之后,气得七窍生烟,一气之下回了自己娘家,跟家人说这婚不结了。

大军自知理亏,回到老家后赶紧去了未来的丈母娘家,又是赌咒发誓、又是各种保证,最后是在媒人和双方父母的劝说下,将大军好一阵骂,并重新筹借了买衣服的钱,这场婚礼才算是尘埃落定。

结婚之后大军确实也老实了一阵子,后来孩子出生,小家庭的经济压力一下就重了不少,大军觉得仅凭老家山里的几分薄田和果园的收入,实在捉襟见肘,于是就收拾行囊到外地打工。

毕竟是农村出来的人,吃苦耐劳没问题,加上脑子好使,大军的打工生涯也算顺利,几年下来手里积攒了不少闲钱。

可是不知何时他又开始重操旧业,混迹赌场,将这些年积攒的本钱输个精光。

当地村里人都传,大军最风光的那几年,正好赶上免费的“港澳游”大行其道的时候,他没少跟随那些旅游团远赴香港澳门,在国际化的大赌场里一试手气。

结果自不必说,肯定是输多赢少。

村里熟悉大军的人都说,他的老父亲就是被他常年赌博、不思悔改而气死的。

而他这嗜赌的毛病,也一次又一次地让夫妻之间爆发冲突和战争,也导致他们的婚姻关系常年行走在濒临崩溃的边缘。

可能有朋友会问,摊上这样的赌鬼老公,为啥不跟他离婚呢?

其实这是当今很普遍、但也令人很无奈的一个问题,尽管现如今都提倡婚姻自由、离婚手续也并不复杂,然而在现实生活中,人们的婚姻观念还是相对保守的。

每当有小两口闹离婚,总会有双方父母、亲戚朋友出来劝说,还会加上孩子的筹码,说到底“劝和不劝离”,每一次的离婚闹剧,最后往往会以和平妥协而收场。

日子飞快,大军夫妻的生活在一天天的鸡毛蒜皮中度过,但他嗜赌的毛病却一直没改。

因为在真正的赌徒心目当中,他们总认为自己能够有重新翻盘的机会,不是这一次,就在下一次。自己要做的,就是不断积攒本钱、一次次愈挫愈勇地踏进赌场,坐上牌桌,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而对于小燕而言,我猜测她已经在大军一次次的谎言和赌咒发誓中麻木了——只要他还能挣钱,不要跨过底线,把给孩子的钱输光,搞得家里无法生活,那就随他去吧。

然而这一切,都因为今年来势汹汹的疫情彻底改变,而他们千疮百孔的生活,也因此戛然而止。

4

2020年春节之前,大军在廊坊干活儿,尽管他平时滥赌,但毕竟能干,一年到头多少还是攒下了一笔钱。

随着年关将至,他跟着春运大潮返乡过年,并把这一年的收成全都交给了妻子,踏踏实实过了个年。

然而年关刚过,大年初二开始新冠疫情突然而至,全国上下封城封村,大军老家的村口也架上了路障、支起了帐篷,村干部轮流值班,不让外面的人进村,村里的人没事儿也不让出门。

原本以为跟非典一样,封上个把月疫情也就结束了,然而一个月过去、两个月过去,紧张的疫情防控一直没有解除,这下对于大军而言,影响极大。

要知道在往年,过了正月初六他就出门干活儿了,可如今一直待在家里不能出门,就意味着没有收入,于是等村里的疫情防控稍微放松一些之后,他就开始频繁往外面跑,至于他去干啥了,不说大家应该也能想到——赌博。

据惨案发生后当地村里人说,其实大军早在外面干活儿的时候,就已经欠下了将近百万的赌债,如今受疫情影响,人人的日子都不好过,所以那些赌债的债主频繁催他还钱,这才让他这么着急地想通过赌博翻盘。

然而运气并没有眷顾他,他一连又输了好几场,无奈只能回到家里跟妻子要钱。

妻子知道他的德行,坚决不给,说这些钱早已经存下了,是留着给孩子的,不能给他拿出去赌。

为此,夫妻二人之间不知道爆发了多少次冲突。

然而,让小燕万万没想到的是,她的一次次拒绝和苦口婆心的劝说,非但没有让大军浪子回头,反而激发了他对自己的无穷抱怨和愤怒。

5

2020年5月11日这天,大军再次向妻子要钱,被拒接之后他终于恼羞成怒,动手打了妻子。

据知情的当地村民说,那天他打了妻子三次。

妻子小燕再也受不住,收拾了东西就要带着孩子回娘家,说不跟他过了。

大军拦住不让,说你走可以,但我的孩子一个都不能带走。

妻子拗不过已经赌红了眼的丈夫,她身心俱伤,独自一人带着行李、流着眼泪离开了。

这个四口之家爆发的冲突也引起了周围邻居的关注,尤其是大军家族里一些叔叔伯伯和堂兄弟们,他们得知这个赌鬼又要去赌钱,还下狠手打了媳妇,于是在家族中一位男性长者的主持下,家族的一些成员赶到大军家,先是对他进行了一番口头的教训,结果大军非但不听,反而还辱骂那些亲朋多管闲事。

他的态度彻底激怒了一众亲朋,几位男性族亲忍不住动了手,也用拳脚教育了大军一顿。

打完之后,这些亲友带走了两个孩子,让大军留在家里好好冷静一下,以后彻底戒赌。

没人知道这些热心肠的亲友们走后,独自一人留在家里的大军都想了些什么,他的心态又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只是在那天天快黑的时候,有邻居看到他绕了个远路,将两个儿子从亲戚家里接了回来。

后来有人分析,那天他之所以绕远路,而不走平时经常走的近路,是因为他的一个亲戚就住在近路旁边。

那天的夜晚对于村子里的其他人而言,平凡而又普通,然而对于大军这个四口之家而言,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而第二天一大早,大军的同村的亲戚去他家接孩子,结果发现他们父子三个都不见了。

6

亲戚给大军打电话,没人接听。

据村子里早起的人说,有人看到大军一大早就坐了开往市里的班车走了,估计是进城去了。

亲戚问看到大军的人说见没见他带着孩子,被告知就见到大军一个,并没有带着孩子。

亲戚虽然觉得不对劲,但也没有深想,毕竟农村不同于城市,村里人的孩子们都比较“野”,兴许是大早上就跑哪儿玩儿去了。

时间转眼就到了午后,大军的妻子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电话那头的人自称是公安局的,他们在市区某家宾馆的房间内发现了一具自缢而亡的尸体,经过身份认定后确认了他的身份,并联系了他的配偶。

小燕一听大军死了,惊讶之余自是难以相信,反复确认后才知道这是事实,她马上联系了婆家这边的亲戚,让他们帮忙找找俩孩子在哪儿。

听到大军噩耗的亲戚们内心也都开始忐忑不安,联想起大军一大早神秘兮兮地进城,而俩孩子一直到这时还不见踪影,他们不由得感到事态严重,马上就发动身边的人都开始满世界找孩子。

很快村委会也知道了大军自杀和孩子不见的事,于是通过村子里的大喇叭开始广播,发动全村群众寻找两个孩子的下落。

村民们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儿,只当是俩孩子玩得太疯跑丢了,然而当大军家隔壁的隔壁的邻居一位老大爷来到他们的家里,来回犄角旮旯里搜索的时候,发现屋内的一口水缸有些异样。

水缸好好地盖着盖子,但上面还压着一口箱子。

老大爷下意识地将那口箱子搬下,顺手揭开了水缸的盖子,水缸的水里赫然浸泡着一具蜷缩的男童尸体!

正是大军家的大儿子!

大爷吓了一跳,赶紧去院子里喊人,并马上报了警。

如今村子里的百姓们保护现场的意识还是比较到位,他们一直等到公安局的法医到场才将男童的尸体从水缸里取出来。

然而让现场许多人都没想到的是,在老大的尸体下面,是年仅四五岁、被狠狠蜷成一团的老二的尸体。

经过法医的尸检,年幼的老二是被机械性窒息而死,他稚嫩的脖子上,还残留着被人掐过的痕迹;而上六年级的老大,则是被钝器击打头部后,再被掐脖子而死的。

尽管所有人都不愿意相信,但铁的证据表明,两个可怜的男童的死,都是被他们的亲生父亲大军所致。

并不复杂的案情也真相大白——头一天的夜里,失去理智的大军不知道受到了什么样的刺激,导致他对着自己两个毫无反抗之力的亲生骨肉下了毒手,先是用钝器打晕了老大,然后狠心掐死了老二,并把老二的尸体蜷成一团塞进了水缸底部,接着把老大掐到断气,接着蜷起来塞进水缸,盖上缸盖,并在盖子上压了一口箱子。

太惨了,简直惨无人道。

做完这灭绝人性的一切,已经变成人间魔鬼的大军待到天亮,搭早班车进了城,并找了一家宾馆开了房间。

没人知道他生命最后的时刻心里想的是什么,只知道他将绳子拴在宾馆房间的门把手上,勒死了自己。

一个罪不可赦的灵魂,就这样走向了灭亡。

然而他给整个家庭带来的灾难和毁灭,却远远不是他这一条充满罪恶的生命所能补偿的。

后记:

知道了这个故事的细节之后,我一连好几天都吃不下饭。

虽然我没有孩子,但每当想起这件事,脑子里总是那两个可怜的男孩的惨状。

两个无辜的小生命,本来应该是最天真烂漫、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因为摊上这么一个烂赌鬼父亲,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原本属于他们的美好未来,也变成了一场泡影。

即便事情已经过去几周的时间,但当我敲下今天这些文字的时候,还是好几次都气到浑身发抖,不得不停下来深呼吸,平复自己的心情。

我犹豫很久要不要写这个故事,经过深思熟虑最终还是决定将它呈现给列位。

无他,就是想告诉大家真实存在于我们身边的人性黑暗。

这种惨案,注定不会见诸媒体,不会为广大世人所知,即便是在案发当地,随着时间流逝,日子久了也逐渐会变成当地人不小心聊起时唏嘘不已的往事。

但这种人间惨剧却注定不会是最后一桩,因为像赌博和毒品这样的人间遗毒,最能损害人善良的性灵、吞噬人应有的良知,最终让沉迷此道的人变成灭绝人性、畜生不如的存在。

别相信什么“小赌怡情”的鬼话,只有赌和不赌,根本没有中间选项,一旦沾染赌博恶习,再好的人也会变得为常人所不齿。

假如你身边有这样的人,切记远离他们,不要顾忌什么陈交故旧,因为在这些人的眼里,只有钱,没有人性,为了钱他们可以放弃和牺牲一切,只为满足自己的心瘾。

这样的人,与魔鬼无异。

远离黄赌毒!

远离瘾君子!

与列位共勉!


如果您有好的原创作品欢迎投稿,请点击此处: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