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截图_20200625155939
故事

喝马粪水、吃烤人肉,这群男人值得每个中国人尊敬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汉超
2020-07-09 19:19
今天要给大家带来的故事,咱们得从2200多年前讲起。

老带劲了。

老规矩,废话少叙,咱们书归正题。

一、帝国崛起

两千两百多年之前的中国,一个伟大的王朝在华夏大地上骤然崛起。

这就是大汉。

众所周知,打下汉家江山的人是汉高祖刘邦,但让汉朝变成一个真正伟大帝国的人,乃是刘邦的重孙子,汉武帝刘彻

一个国家的强盛,说白了四个字:文治武功

文治,包括了政治、经济、文化等方方面面,是一个国家的根本;而武功,也就是军事实力,则是保证这个根本的唯一手段。

大汉王朝在军事方面的功绩,纵观整个中国古代史,他要说自己是第二,没人敢说是第一。

然而可能在许多人的印象里,中国人尤其是汉族人的特点,就是重文轻武,文化牛逼、但打仗稀松,所以经常受北方游牧民族的欺负。

但事实其实并不是这样,最起码在汉朝,这些强悍的游牧民族自打汉武帝刘彻上台之后,可是一直都被收拾得服服帖帖的,甚至到了见到汉军就害怕的地步。

这让我们这些汉族后裔在两千多年后回望历史的时候,都得由衷地赞叹一句:大汉牛逼

而我们今天故事的主人公耿恭,就是这样一位汉家大将。

他在历史上虽然不如汉朝的卫青、霍去病、李广等人出名,但由他创造的军事奇迹,却丝毫不亚于这些名震天下的伟大将领们。

还是老规矩,在这位传奇人物出场之前,我们还是有必要先多了解一下基本的历史背景,方能对他有更为全面和深刻的了解。

正如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强大的汉家王朝,一开始也有不堪回首的过往。

刘邦和项羽争霸,最后在垓下(垓,音“该”,一声),也就是今天的安徽省灵璧县境内,刘邦包围了楚霸王项羽,逼得项羽四面楚歌,最后霸王别姬、乌江自刎。

灭掉项羽,刘邦终于尽得天下、定都长安,建立了伟大的汉朝,并成为汉朝的第一个皇帝。

然而当刘邦如愿坐上皇帝的宝座之后,却发现天下并没有完全太平,因为在汉朝版图的遥远北方,还存在着一群生活在马背上的游牧民族——匈奴。

匈奴人不事农耕,一生放荡不羁爱自由,牛羊肉吃腻了想吃大米白面了,就骑上心爱的小马驹,一路南下跑到汉朝的地盘上抢一回。

捎带手再抢点金银珠宝以及肥皂卫生纸等日用品,没媳妇的可能也会捡顺眼的汉朝女人抢上几个。

从某种意义上说,几乎整个的中国古代战争史,就是农耕文明与游牧民族之间的对抗史。

有汉一代,汉朝将士的终极使命,差不多就是四个字:抗击匈奴。

因为这帮骑马的家伙,实在太强悍了。

刘邦一看这不行啊,这帮没文化没教养的,得收拾!

于是在匈奴又一次官方抢劫活动开始后,刘邦亲自带领三十多万大军迎战,准备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之所以说是官方抢劫活动,是因为这次匈奴出兵是由他们的最高领导人冒顿单于(音:“墨毒”)亲自带队,选择的抢劫地点是晋阳,也就是如今的山西太原。

刘邦原以为这次针对匈奴的打击是王者对青铜,可他犯了一个错,就是把双方实力给搞反了,人家匈奴才是王者。

所以战役一开始,刘邦就被冒顿单于诱敌深入,最后围困在白登山,也就是今天的山西大同境内,整整七天七夜,史称“白登之围”,是大汉王朝最大的耻辱。

这是冻得要死的七天,因为这时候正是大冬天,大同的冬天有多冷呢,也就零下二十多度吧;这也是饿得要命的七天,因为刘邦轻装前进,没带啥吃的;这更是丢人败兴的七天,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掉,最后还是花钱贿赂了冒顿的老婆,才算逃了一命。

从此以后,刘邦终其一生再也不谈对匈奴用兵的事儿,可见这一场失败对他造成的心理阴影面积有多大。

刘邦死后,汉朝迎来“文景之治”,汉文帝和汉景帝这父子俩轻徭薄赋、与民休息,埋头发展农业和经济,让汉朝的国力大大增强,到了汉武帝刘彻登基的时候,整个大汉王朝早已经富得冒油了。

有多富呢?

《史记·平淮书》记载:京师之钱万巨,贯朽而不可校;太仓之粟陈陈相因,充溢露积于外,至腐败不可食

什么意思呢?

就是说国库里的钱多得都来不及花,时间长了串钱的绳子都烂了,无法计数;而国家粮库的粮食根本吃不完,一年又一年的陈米陈粟层层堆积都流到外面了,许多都烂掉而没法吃了。

这真是有钱人家朴实无华且枯燥的真实写照。

坐拥如此财富,汉武帝准备干点啥呢?

纵情享乐?

享乐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享乐,因为刘彻注定是要跟汉朝宿敌匈奴一辈子都过不去的那个人。

二、凿空西域

刘彻成为皇帝的时候,刚刚十六岁,但仍是少年的他已经下定了决心:要从自己这一代开始,彻底消灭匈奴,永绝帝国后患。

列位,想想你我十六岁的时候在干嘛?

好了我们不探讨这个伤心的话题,继续说刘彻。

作为刘邦的重孙子,我们有理由相信,刘彻从小就对曾祖父当年的“白登之围”耿耿于怀。而对于刘邦来说,虽然白登之围后他再也不谈对匈奴用兵,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事儿就翻篇儿了。

在那场差点让刘邦丢了命的败仗之后,汉朝对匈奴一直采取的都是消极防御的政策,说白了就是“打不过,我就暂时低头认怂”呗,将复仇的小火苗暗暗压制下来,等待合适的时机再一雪前耻。

在汉武帝刘彻之前的几任皇帝,为了让匈奴消停点,不是给钱给粮,就是选一些宗室女子送给匈奴的单于们当媳妇,这有个好听的说法,叫和亲

虽然到了刘彻登基的时候,汉朝已经富得冒油,但这些赔钱的买卖还是让他很不爽,用今天的话说,这不是钱的事儿,是面子,我大汉天子不要面子的吗?

我大汉朝细皮嫩肉、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凭啥到你们那风沙大漠之中牧马放羊?

所以刘彻自打一登基,就开始着手筹备对匈奴的讨伐。

然而谈何容易,汉朝虽然时常遭受匈奴的欺负,但说实在的他们对这帮北方游牧民族的情况并不了解,甚至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兵法云,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连对手住在哪儿、啥生活习惯都不知道,这仗想打都没法打。

即位没多久,汉武帝从一个投降汉朝的匈奴人那里得到一条重要情报:在匈奴人的西边有一个叫月氏(音:肉支)的国家,匈奴人杀了他们的国王,并把他的脑袋砍下来,将头盖骨做成酒杯给匈奴单于喝酒用。

武帝一拍大腿,我可以跟他们联手啊,东西夹击,匈奴必败!

可是这一切都是传闻,放眼整个大汉朝,没一个人去过月氏国,甚至连他们住哪儿都不知道,咋整?

要是换做普通人,面对这种无从下手的困难,可能就放弃了,但武帝不是一般人,他想好的事儿就必须办,于是在全国范围内发布公告,征召敢冒险去月氏给自己传话的使者。

然后陕西城固县人张骞就毛遂自荐了,他跟武帝说,我敢去。

于是武帝看着其貌不扬的张骞,然后……相信了他,并授予他汉朝的最高使节,还给他配了一个一百多人的豪华使团,随他出使西域。

在这个队伍里,有一个很重要的人,他是个归顺的匈奴人,名叫堂邑父,自愿充当张骞的向导和翻译。

站在两千多年后的今天,我们无法想象当年张骞内心是怎么想的,因为无论是从任何一个角度来看,这都将是一场形同自杀的冒险。

我们可以换位思考一下,在科技和交通极为便利的今天,你开着导航去一个陌生的地方都还有可能迷路,而且坐车久了还会觉得累;但在两千多年之前,张骞他们所能依赖的交通工具,就只有自己的两条腿而已。

而他们连自己要去的地方在哪儿都不知道,连个可以打听的人都没有,因为他们首先要经过的,就是匈奴人的地盘,一个不小心就可能被敌人抓住丢了小命。

比匈奴更可怕的,还有茫茫无际的戈壁大漠,要是在里面迷了路就只能饿死渴死,要是陷入流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事实证明,张骞并没有什么超能力和好运气,他们的使团出了汉朝国界,刚进入匈奴地盘没多久就遭遇了匈奴兵,死伤大半,剩余的全部被活捉,并被押解到当时的匈奴王庭所在地,也就是今天的呼和浩特一带。

匈奴的军臣单于看着眼前这个手持符节的汉人,并得知他是奉汉朝皇帝之命出使自己的死敌月氏,不由得哭笑不得。

他对张骞说你们太过分了吧?咱们换位思考下,要是我派出使者从你们汉朝的地盘上穿越,去找你们的敌人越国,你们会让我的使者过境吗?

张骞无话可说。

不过军臣单于并没有杀掉张骞,可能是这位匈奴最高领导人觉得杀掉他太便宜他了,于是将张骞软禁起来,而且为了软化他的意志,还给他娶了个匈奴的老婆,让他在匈奴住了下来。

这一住,就是十年。

想想我们一生能有几个十年,张骞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就这样一点点消耗在了匈奴的草原和牛羊帐篷间。

我们再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是我们是张骞,我们能够在这十年里保持头脑清醒冷静而不崩溃么?

张骞做到了,他在这十年里学会了匈奴的语言,充分了解了匈奴人的方方面面,甚至将自己都变成了一个匈奴人的模样。

然而在这十年之中,张骞一直没有忘记要逃跑,也没有忘记自己汉使的身份。

终于,在匈奴人对他的防范越来越松、机会合适的时候,张骞撇下匈奴妻子,带着自己的随从堂邑父,以外出狩猎为借口逃了出去。

不过,张骞这次出逃,并不是回长安,而是继续向西,去寻找月氏,去完成自己未竟的使命。

单凭这一点,张骞就能算得上一个绝对的猛人。

而整个汉朝的历史,几乎就是由像他一样数不清的猛人们所共同书写的。

要知道,对此时的张骞而言,他即便是掉头返回长安,他也将成为汉朝的英雄人物,而此时远在千里之外的长安城内,长达十年一直没有张骞任何消息的汉武帝,恐怕早已经接受了这支使团全军覆没的现实。

出逃成功之后,张骞他们克服了数不清的艰难险阻,先后经大宛(音:渊,就是出产汗血宝马的那个西域国家)、康居、大夏等西域国家,一路辗转后终于找到了月氏的下落。

但让张骞没有想到的是,月氏受到匈奴的攻打西迁之后,分裂成了大小月氏两个国家,而大月氏才是他要找寻的战略合作伙伴。

张骞继续西行,终于来到了位于如今阿富汗境内的大月氏,可十年过去,对于此时的大月氏而言,早已物是人非,先国王被匈奴斩杀的耻辱早已淡化,如今他们所居住的阿姆河流域土地肥沃、物产丰饶,人民安居乐业,再也不愿大兴刀兵,跟强悍的匈奴为敌。

张骞在大月氏住了一年多,反复劝说大月氏国王,充分尽到了汉家使臣的责任。

后来张骞看大月氏王实在没有和汉朝合作的意愿,不得已启程准备返回长安。

回程路上,张骞他们为了躲避匈奴人,故意选择了昆仑山北面的“南道”,准备从青海省回到长安。

结果老天爷似乎觉得张骞的劫难还没遭够,于是他们刚进入青海地区,就被当地已经臣服匈奴的羌人俘虏,重新绑到了匈奴王的面前。

匈奴的单于一看又是张骞,也没杀他,而是让他重回到他的匈奴妻子身边,派人继续软禁起来。

这一下,又是一年多。

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匈奴的军臣单于死了,他的子嗣们为了争权夺位,爆发了内乱,敏锐的张骞抓住这个机会,带着心腹随从堂邑父和他的匈奴妻子,趁乱奔逃,终于回到了阔别十三年之久的长安城。

当他们一行三人衣衫褴褛地站在长安城西面的山岭之上,隔空远望巍峨的长安城阙之时,张骞不禁思潮翻涌、涕泪长流。

长安!

汉使张骞,不辱使命,终于回来了!

十三年的时间,让张骞从一个雄姿英发的青年,变成了满脸沧桑的中年,但他此行的收获是巨大的,所以当他们三人甫一入城,就在长安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武帝听到张骞归来的消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甚至都连张骞的长相都记不起来了。

不过他还是亲自为张骞接风,并请来文武百官,一连几日听张骞讲述他的西域见闻。

虽然这次张骞并未能如愿说服大月氏,但这十三年的经历却让张骞彻底了解了神秘的西域地区,并充分熟悉了匈奴人的一切,此时的武帝踌躇满志,他想要消灭匈奴的梦想马上就要实现了!

接下来,在张骞的帮助下,由汉朝大将卫青霍去病等率领汉军将士,不断西征,彻底将匈奴赶出了他们的故地,让他们的草原变成了汉家的养马之地。

尤其是霍去病,年纪不到二十岁的他,带领精锐骑兵,经历河西、河南以及漠北三次大战,接连斩休屠王、降浑邪王,并攻陷了匈奴的祖宗之地狼居胥山,在狼居胥山举行祭天仪式,彻底宣告大汉的胜利,史称“封狼居胥”,这也是有史以来汉族将领所获得的最高荣誉。

从此以后,历史的天平出现逆转,凶悍的匈奴人边哭边唱着“亡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的悲伤歌曲,远遁漠北,整个河西走廊尽入我华夏版图。

而依托河西走廊、绵延千年之久的丝绸之路也宣告开通,大汉王朝的丝绸布帛、瓷器茶叶,都经由这条丝绸之路,绵延不绝地进入广阔的西域地区,而西域的各种珍稀物产,也经由丝路向东而来,一时间大开东西方经济和文化交流的繁荣盛景。

而这一切,全都因为张骞当年的一腔孤勇和建功立业的伟大抱负,所以后世史学家司马迁称赞他的西行壮举乃“凿空之功”。

从此以后,汉朝正式开始了对西域的管理和经营,为后世华夏子民创造了绵延无尽的福祉。

不得不说,汉朝的猛人实在太多,这里让我们快进一下,让我们今天故事的主人公正式登场。

三、主角登场

自汉武帝始,汉家王朝的历代皇帝都格外重视对西域的经略。

狭义上的西域,其实就是今天广大的新疆地区,在当时而言,西域地广人稀,有著名的西域三十六国之称。

这三十六国,就像是神秘的西域大地上的颗颗珍珠,串起了中原地区联通西域的丝绸之路。

而在这三十六国中,位于今日吐鲁番境内的车师国(音:居),乃是进入西域的重要门户之一,也是丝绸之路上的重要节点,地理位置非常重要。

说白了,要想维持丝绸之路的畅通,这远离中原的西域三十六国就必须牢牢控制在汉朝的手中。

所以从西汉宣帝开始,在如今的新疆轮台县境内设立“西域都护府”,最高长官即为西域都护,统一管理西域的军政大事。

所谓“都”,乃是全部之意,而“护”,按字面意思理解,即保护、看护,都护手握兵权,不但要为汉家王朝守境安土,还要驱逐匈奴游兵,确保丝路通畅和来往客商使者的安全。

然而在两千多年前,交通不便,加上西域地区太过广袤,即便是国力强盛如大汉,也无法做到全面兼顾,更不可能将所有的西域三十六国全都驻军镇守,所以针对幽灵般来去无踪的匈奴骑兵的频繁袭扰,也经常是按下葫芦浮起瓢,颇为捉襟见肘。

就比如丝绸之路上的著名小国楼兰,因为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所以成为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也成为了匈奴和汉朝的必争之地。

楼兰位于罗布泊湖边上,两千年前的罗布泊,乃是一片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汪洋,水草丰美、沙鸥翔集,乃是大漠之中一处天堂般的绿洲。

对于楼兰这样的小国而言,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正因为它是丝绸之路上的重要补给站,所以匈奴人对楼兰连年袭扰,经常是汉军刚来赶走匈奴人,楼兰人赶紧投降汉朝,然而汉军一走,匈奴又至,无奈楼兰人又只能叛变大汉,投入匈奴怀抱。

这样的情景,几乎在西域三十六国中的每一个国家都上演过无数次。

车师国也不例外,而且它几乎是墙头草中随着风向来回摇摆最快的那一个。

车师国的都城是交河城,位于如今吐鲁番西北方向,它和我所举例的楼兰国一样,因为关键且特殊的地理位置,一直以来都是汉朝和匈奴的必争之地。

西汉绵延二百余年,至王莽篡汉而终结,后光武帝刘秀建立东汉,光武中兴,重新恢复了大汉的国威。

虽然东汉相较西汉已经弱势许多,但有道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汉朝余威仍然震慑西域,维持着丝绸之路的繁荣。

刘秀死后,他的儿子刘庄即位,是为汉明帝。明帝深知西域地区的重要性,意图重新设立西域都护府。

然而此时的西域,因为汉朝长时间的政权动荡,已不复往日的平静和安定,车师国早已投降匈奴,并屡屡袭扰来往丝路的汉朝使节和商队,为了打击车师,重启西域都护制度,公元74年,汉明帝派出一支大军,由窦固为主帅、刘张为副帅,带兵攻打车师。

我们故事的主人公耿恭将军,就在这支出征的队伍当中。

史书上没有记载耿恭的生年,这不奇怪,因为此时的耿恭还年轻,尚未建功立业,官职也低,用今天的话说,还是个小透明。

不过此番出征,耿恭注定在汉朝的军事史上涂抹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为后世之人所崇敬。

四、不世奇功

耿恭是将门之后,他的父亲和叔伯都是为大汉流过血的将士。

不过耿恭的童年并不幸福,因为父母早亡,所以他很早就成了孤儿。

不过他的家族血脉带给他的,除了强健的体魄,还有将来为国报效的决心。所以他从小就苦练武艺、并熟读兵书,为人“慷慨多大略,有将帅才”。

这样的人物,在建功立业之前可能进入不了史官的视野,但在那些戎马倥偬的军人眼中,却不乏慧眼独具的伯乐。

此番征战车师的大将刘张就是耿恭的伯乐,他深知耿恭之才,同时也知道耿家一门忠烈,于是向朝廷请奏,让耿恭担任他的司马(相当于如今的参谋长)一职,同他一同出征西域。

耿恭随着这支汉朝的西征部队,从敦煌出关,一路西进,大破匈奴,一路打到新疆天山附近,轻取车师。

这一仗打出了汉朝的国威和军威,车师国王见汉朝强盛,马上归顺,宣誓效忠。

也因为此战的胜利,汉明帝龙颜大悦,马上重新设立西域都护府,并恢复了戊己校尉制度,也就是驻守车师国的屯田长官

耿恭在此次征讨之战中战功卓著,被朝廷任命为戊己校尉,驻扎在金蒲城(今新疆奇台县西北);同时任命为戊己校尉的,还有一名叫关宠的将军,他带兵驻扎在柳中城(今新疆鄯善鲁克沁),与耿恭互成掎角之势。

戊己校尉一职虽然重要,但朝廷给耿恭和关宠所留的兵士并不多,每个驻地仅有数百人而已。

耿恭上任之后,马上展现出除了军事才干之外,卓越的外交才能。

他派人送文书到附近的乌孙国,向他们显示东汉朝廷的威望恩德,乌孙国王慑于强汉之威,马上派遣使者向汉朝进贡名马,并献上汉宣帝时赐给乌孙公主的赌具,同时表达了希望派乌孙王子到汉朝侍奉的意愿。

说是侍奉,其实这是强汉时期西域诸国非常普遍的做法,因为汉朝无法时刻监管西域诸国,于是就经常让西域诸国国王献上他们的王子,来到汉朝的都城当人质,说白了就是以此作为防止他们叛变匈奴的筹码。

当然,匈奴也是这么干的。

所以更多的时候,这种奉子为质的做法就是一种形式而已,这些西域小国该叛变还是叛变,最主要的还是得看汉朝和匈奴谁的实力强,这也是作为小国的一种无奈和悲哀。

耿恭看乌孙降汉,于是奉旨派使者向他们赠送金帛财物,并迎接乌孙王子入朝侍奉,西域的天空,重新迎来和平的光芒。

单这一举动,就足以看出耿恭绝非一介武夫那么简单,确实不负史书上“有将帅才”的评价。

几个月后,西征大军奉昭班师回朝。

大军走后,汉军在西域的势力,仅剩下戊己校尉耿恭和关宠各自率领的几百驻屯军,以及西域都护府的少量驻军。

无他,以此时的汉朝国力,能够维持这样规模的军事驻扎,几乎已经是能够拿出手的最好水平了。

第二年的阳春三月,中原的春风尚未吹度玉门关外,度过一个寒冷冬天的汉军得到战报,北匈奴单于派左鹿蠡王率领两万精锐骑兵报复性攻打投降汉朝的车师。

情况十万火急,从中原调兵前来御敌根本来不及,耿恭马上从自己仅有的几百兵马中分出三百精锐骑兵,前往援救车师。

要知道,在此之前,他刚刚派出自己的军吏范羌,带领一队人马赶赴敦煌,领取今年冬天部队过冬的棉衣,这样一来,留给金蒲城的士兵就更少了。

三百汉军精骑虽明知此去乃是送死,但仍无一人后退,结果在途中遭遇北匈奴大军,力战至死、全军覆没,壮烈殉国。

北匈奴大军一举攻破车师国,并杀死了降汉的车师国王,继而调转矛头,前来攻打耿恭驻扎的金蒲城。

形势万分危急,假如金蒲城破,之前汉朝西征大军所获得的战果将付之东流,耿恭再一次展现出了他过人的胆识和才干,他亲自登上金蒲城头,迎战北匈奴大军。

在这一战中,耿恭祭出了他的秘密武器——独门秘制毒箭。

这种毒箭箭头上的毒药非常霸道,射中人体后伤口将会流血不止,状如沸腾。

耿恭高居城头,面对城下的匈奴精兵,神态自若,丝毫没有任何的惧色。

他让兵士中精通匈奴语的人高举手中的弓箭,向城下乌泱泱的匈奴兵喊话说:“此乃我汉朝神箭,中箭之人,伤口必出异状!”

匈奴人虽对耿恭颇有畏惧,但听闻汉军此时的喊话却无人相信,大声叫骂让耿恭投降。

耿恭一声令下,城头上的汉军强弩万箭齐发,北匈奴兵纷纷后退,而不幸中箭者查看自己的伤口,果然看到中箭的地方血水沸涌,一传十、十传百,不由得都认为这是汉军的神术,纷纷惊慌不已,军心大乱。

而恰在此时,春天的大漠之中突然袭来一阵狂风暴雨,耿恭见状,马上下令大开城门,率领仅剩的几百兵士倾巢而出,趁着大雨向匈奴大军发起反击,杀伤甚重。

先是有让人中箭后伤口血水沸腾的神箭,此时又是大漠之中少见的暴风雨,这让匈奴大军感到恐怖万分,纷纷对自己身边的人说“汉军神,真可畏也”!

军心一散,匈奴兵再难组织有效的攻击,顿时兵败如山倒,狼狈撤退而去。

故事讲到这里,列位读者老爷可能觉得这也太神了,神得都有些扯了。

但这确实是正史的记载,史官可能略有夸大,但绝对是真实的历史,而且在我看来,这其实一点也不神。

对于一个卓越的军事将领而言,绝不仅仅是武艺高超、兵法娴熟就行的,除了这些普通将领应该具备的基本素质之外,他更应该是个多面手。

耿恭就是如此,他行的这一招险棋,恰恰是建立在他对匈奴人的习性有着深刻了解的基础上。

匈奴人生性多疑,加上文化水平普遍不行,非常迷信鬼神之说,所以他才出此奇招。

所谓知己知彼,大抵如此。

至于突然天降大雨,这可能就是上天眷顾,单独赐给耿恭将军的运气了。

而更神奇的事情,咱们还得往后看。

金蒲城守卫战结束后,耿恭冷静客观地分析了当前形势,知道此番匈奴退却,只是暂时侥幸,他们肯定会卷土重来,而到时候自己将要面对的则是更加疯狂的报复和攻击。

自己仅凭这点可怜的人马,绝对难以抗拒来势汹汹的匈奴大军,只能据城坚守。

但金蒲城并不是个适合坚守的城池,于是他把目光投向了位于金蒲城西面的疏勒城(今新疆奇台县南石城子)。

因为耿恭精通地理,他知道疏勒城紧靠疏勒河,方便取水,而且靠近关宠驻扎的柳中城,也方便相互照应,于是果断带领人马放弃金蒲城,移守疏勒城。

等到耿恭部来到疏勒城,发现此城傍临深涧、地势险要,端的是一处易守难攻的所在。

于是耿恭马上带人组织当地的民众,日夜赶工,加强城防、储备粮草,做好了跟北匈奴大军长期拒守的准备。

短短两个多月之后,不出耿恭所料,北匈奴大军果然再次来犯,耿恭此时以逸待劳,而且他还在当地招募了数千名民兵加以短期训练,此时也成为了自己可以与匈奴一战的资本。

不等到匈奴兵临城下,耿恭率领汉军和民兵主动出击,打了匈奴人一个措手不及,大胜一场。

然匈奴兵人多,仅凭这样的一场胜利绝难对其造成根本性的打击,匈奴兵改变战术,将疏勒城团团围困。

匈奴之中也有高人,他们派出士兵,逆疏勒河而上,在河流窄浅之处筑坝,将疏勒河阻断,想靠断绝水源来困死耿恭。

耿恭发现水源被断,虽然心急如焚,但并未丧失斗志,他凭借自己的地理知识,带领士兵在城中找到可能有地下水的地方挖井取水。

这井一挖就是十五丈深,汉代一丈约为今天的两米左右,十五丈也就是足足三十多米深,然而挖了这么深的井,却仍然不见出水。

此时正值盛夏,新疆的夏天白日高悬、酷热无比,城中将士口渴难耐,几乎每天都有脱水而死的人。

耿恭见状,让士兵们收集新鲜的马粪,装入容器中,榨取马粪中的汁水,过滤后供大家饮用,又硬捱了数日。

然数日过后,马匹也都焦渴难耐,再也拉不出粪来,耿恭万般无奈,仰天长叹道:我听说昔日贰师将军李广利带兵讨伐匈奴,水源断绝之时拔佩刀刺山,飞泉涌出,今日我大汉天威,神明庇佑,难道要让我们命绝于此吗?

说完对着那口深深的枯井拜了三拜,说来也神了,耿恭拜井之后,不过顷刻之间,果然有飞泉从井底涌出,源源不尽。

众兵士见状,无不拜服于地,高呼万岁。

耿恭让大家痛饮泉水,然后抬着水桶来到疏勒城头,当着城下匈奴兵的面,互相用水瓢泼水,打起了水仗,玩得那叫一个高兴。

城下的匈奴兵此时也是酷热难耐,突然看到城头上的汉军士兵不但有水喝,而且还用水互泼,简直太浪费了,不由得又是羡慕、又是生气、又是惊惧。

古代之人远要比我们迷信,尤其是笃信神灵的匈奴人。

他们明知自己已经断了疏勒河水,城中早已断水多日,都喝上了马粪汁,可如今突然看到这般情形,不由得都认为这是有神灵庇佑,这城再继续围困下去也没多大意思,于是只好撤兵而去。

五、十三将士归玉门

就在疏勒城被团团围困的时候,西域都护府以及柳中城那边也没闲着。

在北匈奴大军卷土重来之后,西域小国焉耆龟兹(音:秋磁)马上投降,并为了向匈奴表忠心,联起手来攻打西域都护府。

可怜西域都护陈睦,靠着手下仅有的数百兵卒全力抵抗,最后寡不敌众、全军覆灭。

而由关宠驻守的柳中城也被匈奴重重包围,最要命的是,此时的车师国在新任国王的带领下,重新投入匈奴怀抱,并派兵加入匈奴部队,一起攻打疏勒城。

耿恭知道匈奴的这次反攻非比寻常,所以召集麾下士兵,展开了有效的思想政治工作,号召大家同仇敌忾,死守城池,与疏勒城共存亡!

士兵们受到主将的鼓舞,士气大震,全无二心,有效地抵挡住了匈奴兵一轮又一轮的凶猛攻势。

而这次支撑耿恭坚守的,除了身边的袍泽兄弟,还有一位神秘的外援。

这位外援就是车师国王的一位王后:王夫人,她是汉人之后,心念故土、体恤同胞,所以经常暗中向耿恭通报军情,并暗送他一些粮草。

可王夫人的冒死相助对于耿恭的疏勒城而言,只是杯水车薪,没过多久城中还是断了粮草,无以为食。

耿恭再次发挥他的领导才能,他让兵士们把铠甲弓箭上的兽皮牛筋等物剥下,用水煮了充饥,坚决不降。

看到这里列位读者老爷可能会问了,耿恭他们在遥远的西域坚守这么久,为啥汉朝皇帝不派兵相救呢?

原因是这时候汉明帝刚刚驾崩,国内忙于皇帝的葬礼,没有人下令,自然也就没有救兵。

而此时的疏勒城内,因为守城战事惨烈,而且没有粮食,每天都有大量的人死去,只剩下了几十人。

疏勒城内的惨状自然瞒不过匈奴人,匈奴单于知道耿恭已身陷绝境,但硬攻一时间也难以攻陷,于是派出了能说会道的使者,前去对耿恭进行劝降。

使者来到城下,向城头守军喊话说告诉你们耿将军,我们单于说了,只要他肯投降,单于就封他做白屋王,还给他我们匈奴最美丽的女人做妻子。

耿恭听到使者的传话,亲自登上城头,大声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使者一听有门,赶紧点头说君无戏言。耿恭冲他招招手说那我让人放篮子下去,你坐到里面上城里来,咱们好好谈谈。

匈奴使者被提上城头,高兴地去见耿恭,却不料刚到耿恭面前,就被他拔出佩剑,一剑封喉。

杀了使者,耿恭也不着急下城,而是让人城头架起火来,把匈奴使者衣服扒光,接着开膛破肚、洗剥干净,架到火上烤了起来。

眼看烤的滋滋冒油,耿恭拔剑割下使者的肉闻了闻,冲着城下匈奴兵大喊一声真香,你们要不要来点尝尝?

都说匈奴人彪悍,可他们哪里见过比耿恭更彪悍的人?不由得惊惧万分,纷纷“号哭而去”。

后世的名将岳飞,在他的传世之作《满江红》里写道:“壮志饥餐胡虏肉”,说的就是耿恭将军的这番惊人之举,同时也表达了自己对偶像的无尚崇敬。

北匈奴单于听说耿恭烤了自己的使者,勃然大怒,命令军士加紧围攻疏勒城。

然而疏勒城内仅存的几十名汉军将士深受天神一般的耿恭将军鼓舞,尽皆迸发出难以想象的意志力和战斗力,无论匈奴兵的攻势多么凶猛,都予以勇猛的还击,保全了疏勒城的周全。

此时汉明帝葬礼已经结束,新皇帝汉章帝即位,而之前由柳中城守将关宠发出的千里求救信也终于呈上了皇帝的案头。

汉章帝看到奏章,马上召集群臣,讨论是否应出兵救援。

以司空第五伦(人名)为代表的大多数朝臣都觉得不宜出兵,因为感觉没啥太大的价值,为了救区区数百残兵,而搭上成千上万汉军将士的性命,有些不值得。

然而司徒鲍昱却据理力争,他说:耿、关二将是在西域最困难的时候临危受命,镇守边城。而他们此时危在旦夕,朝廷如果放弃他们的话,对外就等于纵容了匈奴的残暴,对内也伤害了准备为国死难的将士们的感情,假如日后匈奴再来侵扰,陛下您还能派谁出征呢?谁又会发自内心为您征讨呢?

另外,耿、关二将本来就兵少将寡,却仅凭那点人马抗击匈奴这么久,这也足以证明咱的将士们个顶个都在为国拼命!陛下,您难道忍心放弃这些用生命捍卫我大汉的将士吗?

一席话铿锵有力、充满血性,说得年轻的汉章帝热泪盈眶,立即下旨在敦煌就近组建援军,由秦彭、王蒙等人率领,组织张掖、酒泉、敦煌三郡及鄯善(即楼兰)的七千余兵马,出兵相救。

公元76年正月,在耿恭他们坚守一年多之后,终于迎来了来自大汉的援军。

救援部队在柳中城集结,分头合击围困柳中城的匈奴,然而当柳中城终于解围的时候,援军部队方才得知守将关宠已经战死的噩耗。

汉军将士皆大怒,挥师突击车师国,大败匈奴,斩首三千八百级,俘虏三千余人,驼、驴、马、牛、羊等牲畜三万七千头。

这一仗,匈奴被打得军心涣散,狼狈逃出西域。而车师国王见势不妙,又一次归降汉朝。

大胜之后,战报传回国内,汉章帝大悦,乃下诏班师回国。

救援部队中的将领王蒙正打算撤军,突然有一位军吏求见,此人正是当初被耿恭派往敦煌领取过冬棉衣的范羌。

范羌哭求王蒙率军前去解救疏勒城的耿恭,但王蒙一来不敢抗旨,二来也觉得关宠已经战死,而耿恭所在的疏勒城远在天山北麓,路途遥远,等援军赶到,只怕是也跟关宠一样的惨状,所以犹豫不决。

范羌以死相求,对王蒙说耿将军待部下情同手足,而且他足智多谋、才干过人,一定还活着。

王蒙被范羌打动,于是分出两千人马交给范羌,让他前去营救。

此时正值严冬,天山白雪皑皑,深的地方积雪足有一人多深,道路非常难走。然而在范羌带领下的汉朝援军们都抱定营救耿恭的决心,顶风冒雪、不畏险阻地前进。

当他们终于赶到疏勒城下的时候,整支队伍几乎全都精力耗尽,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他们稍事休整,准备在夜间向围困耿恭的匈奴兵发起进攻,而在城内的耿恭在夜里听到城外突然多了许多兵马之声,以为北匈奴来了援军,大为震惊,以为这下自己肯定要殉国了。

但听着听着发觉不对,没多久居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远处喊道:“我是范羌!朝廷派部队迎接校尉了!”

疏勒城中仅剩的人们顿时泪如泉涌,齐呼万岁。

等匈奴兵被歼,耿恭令人打开城门,和范羌等援军将士互相拥抱,涕泪交流。

而范羌在激动过后,仔细的清点城内守军,发现加上耿恭在内,此时只余下了二十六个人。

次日,耿恭等人随同救兵一道向汉朝境内撤退,北匈奴派兵追击,汉军边战边走,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在又一个三月到来的时候,终于抵达了玉门关。

而此时从疏勒城中获救的二十六人,一路且行且亡,仅剩下了十三人。

史书中这重归玉门的十三勇士当时情形的描述,只有八个字:衣履穿绝,形容枯槁。

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十三将士归玉门”,乃是我汉朝军魂的生动写照。

玉门守将郑众带人亲自为耿恭等十三人沐浴更衣,然后给汉章帝写了一封充满感情的奏章。

奏章曰:耿恭以单兵固守孤城,当匈奴之冲,对数万之众,连月逾年,心力困尽。凿山为井,煮弩为粮,出于万死无一生之望。前后杀伤丑虏数千百计,卒全忠勇,不为大汉耻。恭之节义,古今未有!

好一个恭之节义,古今未有!

就连《后汉书》的作者范晔都说:后览耿恭疏勒之事,喟然不觉涕之无从

试问谁读到这里,能够不对耿恭将军和他的袍泽手足们的故事所感动,从而“涕之无从”呢?

壮哉耿恭将军!

壮哉我大汉将士!

壮哉我中华民族之魂!


后记:

耿恭将军回国之后,当初力荐出兵援救他的司徒鲍昱表奏耿恭“节过苏武,宜蒙爵赏。”

于是汉章帝乃拜耿恭为骑都尉,任命耿恭的部下石修为洛阳市丞,张封为雍营司马,军吏范羌为共县丞,剩下的九人都编入羽林军。

说实在的,耿恭等十三人虽然获得了封赏与荣耀,但相对于他们的功绩而言,我觉得这些奖赏还是太少太轻了。

然而封建社会就是如此,等级森严、万事皆需谨遵法度,而且耿恭将军最后的结局,在如今看来也是颇为令人唏嘘。

归国一年后,耿恭升职为长水校尉,同年八月被任命为代理车骑将军马防的副手,率军三万讨伐西部羌族叛乱,连战连捷。羌人勒姐部落、烧何部落等十三个部落共数万羌人,全部向耿恭投降。

然而因为耿恭曾因上书奏事冒犯过马防,马防便怀恨在心,找机会狠参了耿恭一本。

耿恭因此获罪入狱,并被罢官遣送原籍,最终郁郁老死家中。

一代名将,就以这样黯然的方式陨落于历史长河之中。

然而他的忠勇之魂,却和大汉王朝诸如张骞、卫青、霍去病等名臣宿将一起,化作最闪亮的星星,永远地高悬于华夏历史的天空,照耀后世。

PS:
最后再叨叨几句,谈写此文后的几点体会。

1、相信不仅是我,许多人都认为汉朝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最有意思的一个朝代,无他,实在是因为汉朝的猛人实在太多了。

比如刘邦、韩信、张良、萧何,再比如汉武帝、张骞、卫青、霍去病,以及说出“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陈汤……

简直太多了,数都数不过来。

2、我们中国有这么多英雄故事,可惜我们都是看着美国大片里的英雄长大的。

比如耿恭将军的故事,难道不比《斯巴达300勇士》、《拯救大兵瑞恩》精彩么?

就连我们的女英雄木兰,都得靠好莱坞才能精彩呈现。

不过话又说回来,真要把这些故事交给我们自己的编剧和导演来拍,我们也还是很难相信他们能搞出什么样的东西来。

就比如耿恭将军的故事里,车师国汉人之后王夫人私下给他通报军情的桥段,我们的编剧要是不给整出一段缠绵悱恻的感情戏来,我们的观众可能都不适应。

不过我还是对我们的文化产业有信心,因为我很高兴地看到,我们的近些年的影视作品的质量越来越好了,这说明我们的观众和市场越来越成熟, 影视工作者们也越来越用心了。


如果您有好的原创作品欢迎投稿,请点击此处: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