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截图_20200625162531
未分类

二十年前的悲剧,霸奸亲生女儿的禽兽父亲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戴小研
2020-07-14 13:01






















所谓的沼气池,就是将庄稼的秸秆以及人畜的粪便堆沤进一个密闭的空间内,在厌氧的环境内产生发酵,靠一系列复杂的有机化学反应,产生以甲烷为主的可燃性气体,既可以为村民提供做饭、照明的燃料,池底剩余的废渣也可以成为肥田的有机肥料。


农村的沼气池

可以想象,沼气池内有多脏多臭,而且广大的农村经常会有儿童老人不慎跌入沼气池而丧命的案例,李文忠将自己的结发妻子推进沼气池,足可以想见他的残忍和暴虐。

这哪里还是夫妻间普通的矛盾,分明就是恶意的谋杀。

好在村子里有好心人及时看到,将廖某救了出来,否则后果难料。

而这些暴行,村里人也只是看在眼里,却敢怒而不敢言。

因为这个李文忠一旦发起凶来,连自己的亲爹亲妈都打,他有一回就曾经用家里一根茶碗粗细的木棒子,生生把他那弱智老娘的双手给打断。

而李文忠同村的邻居们也经常能够看到他老爹老娘这对可怜的老夫妻身上,经常是旧伤未愈、又添新伤。

终于,在和李文忠结婚将近11年后的1991年,廖某再也难以忍受李文忠对自己虐待和殴打,她下定决心要和李文忠离婚,逃离这个对她而言丝毫没有任何温暖和感情的地方。

然而可怜的是,她辛辛苦苦为这个家操劳十余年,却连50块钱的离婚诉讼费都拿不出来。

最后还是在娘家人的帮助下,她才借到了50块钱打官司。

这场离婚诉讼没有任何的悬念,法院经过调查,作出了强制离婚的判决。

对廖某而言,她终于逃离了这个令她生不如死的魔窟,开始新的生活,但对她和李文忠年仅9岁的女儿玲玲(化名)而言,真正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二、暗无天日

李文忠在和妻子离婚后,女儿玲玲被判给了生父李文忠。

谁也没有想到,这对玲玲而言,即将是她人生里最为黑暗和屈辱的一段历史的开始。

母亲离开这个家一个多月后的一天晚上,和痴傻奶奶一起睡的玲玲突然被惊醒,她揉着睡眼看清,闯进来的人正是自己的父亲李文忠。

只见他红着一双眼睛,手里拎着一把砍刀,强行将自己抱起,叫嚷着要带自己跟他一起睡。

奶奶虽然智力不及常人,但也意识到李文忠这么做不合适,于是拼命地叫喊和拦阻,但李文忠扬起手中的砍刀,硬生生将老母亲的床砍坏,吓得她连连后退,任由李文忠将自己的小孙女抱回了他的房间……

我们谁都无法想象,那个黑暗的夜晚对于一个年仅九岁的小女孩有多么难熬与可怕,而9岁的女孩也根本不懂得父亲对自己所做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出于肉体痛苦而她拼命地哭喊。

李文忠则拼命地捂着女儿的嘴巴,威胁不准她哭,再哭就用刀砍死她。

这一夜李文忠的老父亲彻夜未眠,他清楚自己的这个孽子干了什么畜生不如的事儿,于是壮着胆子斥责李文忠的兽行,而灭绝人性的李文忠却毫无廉耻之心,他的反应是抄起菜刀,一刀剁掉了老父亲的手指。

老父亲惊愤交加,神智失常,而后过了没多久就自杀身亡。

然而多年过去,当李文忠被警方逮捕之后,记者采访他向问起老父亲的死因时,他却非常平静地告诉记者,老人家是因为高血压,自己失足摔死的。

老父亲的死并未唤回李文忠丝毫的悔意与人性,相反对他而言,父亲死后,家里再也没有人可以阻拦他继续性侵自己的女儿了。

当然,李文忠并不是那种不能控制自己行为的精神失常之人,相反的,他在干坏事儿的时候非常小心谨慎,生怕被村子里的人知道自己的兽行,这从他以下的行为可见一斑。

他先是拆掉了自己房间的窗户,用砖和木板将自己房间所有的窗户彻底封死,让自己的房间成了一个关起门后漆黑一片的魔窟。


李文忠居住的魔窟

对外他宣称这是自己手里没钱,窗户坏了修不起,只能简单堵死来挡风遮雨,而实际的目的则是为了隔绝光线和声音,不让屋里发生的兽行以及玲玲的哭叫声被周围的邻居所听闻。

另外,李文忠也从来不让玲玲跟村子里任何成年人来往,只准玲玲和比她小的孩子玩耍。

为此他经常在手里拎着一把大砍刀,像个瘟神一样在村子里游荡,一旦看到有大人和玲玲靠近,就上前挥刀恐吓。

时间一久,村子里的人只要一看到李文忠手拎大刀在村子里逛游,就知道他这是在寻找女儿。

从此谁也不敢主动靠近玲玲,而这样一来,却是从另一个层面确保了李文忠对玲玲身体和精神的彻底控制。

玲玲有时候会去妈妈娘家的村子里找妈妈,但李文忠担心女儿将自己的兽行说破,几乎从来不允许玲玲在妈妈家里过夜。

曾经有一次,玲玲去找妈妈,因为天晚了就在妈妈家里住了一夜,结果第二天一大早醒来,就看到李文忠手里拎着一把大刀在妈妈家门口的场院上游荡,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李文忠还经常威胁玲玲,要是敢将自己对她做的事告诉她妈妈,他就用刀把玲玲和她妈妈都砍死。

这种威吓,别说对于玲玲这样涉世未深、善良单纯的小女孩,就是对于一个成年人而言,都是十足令人恐惧的,所以玲玲哪怕心里有再多的恐惧和痛苦,却从来不敢跟妈妈提起只字片语。

而正是这种对于李文忠的恐惧,导致玲玲被强暴的悲惨遭遇,一下就持续了八年多之久。

三、罪恶曝光

常言说纸里包不住火,但烧透李文忠非人暴行的这团火,来得未免太晚了一些。

15岁之前,玲玲并不知道父亲对自己做的那些让自己痛苦万分的事儿意味着什么,而在她15岁后,当她朦朦胧胧懂得这一切意味着什么的时候,强烈的羞耻心和对父亲的恐惧更是让她对谁都不敢提起半个字。

但李文忠的兽行在继续,玲玲也逐渐开始反抗,可她毕竟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孩,某一次强烈反抗的结果,是让李文忠操起一把菜刀,狠狠地砍在她的头上,顿时血流如注,昏倒在地。

李文忠砍伤女儿后不管不顾,还是玲玲那神智不清的奶奶将她从血泊中抱起,用剪刀剪掉她的头发,从屋里墙角扯下蜘蛛网按在伤口上进行止血……

黑暗不会永远笼罩,再弱的光线也终将会透入,玲玲的这一切遭遇,终于被她妈妈发现了。

玲玲稍大一些以后,每月都会去找妈妈一次,妈妈会给她一点钱,供她买卫生纸,应对每月的例假。

然而1999年的7月,不满17岁的玲玲出乎意料地没找妈妈要钱买卫生纸,这让身为过来人的妈妈起了疑心。

没有人比她更了解自己曾经的丈夫是个什么样的混蛋,他是什么样的坏事都干得出来的,只不过自己从来没有把他往那个最可怕、最难以置信的方向去想而已。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8月玲玲还是没要钱买纸,9月也没有。

玲玲妈妈发现,女儿不但一直没有来例假,而且自己给她的裤子也穿不进去了,此时这个可怜的女人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而当她问过自己女儿才知道,玲玲几个月前就开始有了妊娠反应,经常呕吐,不明所以的她居然被父亲喊去喝难以下咽的药酒,而且还被他拿着木棒打双腿、打肚子,目的就是为了让那个畸形的小生命早日流产。

在从女儿口中得到确定的答案之后,这个可怜母亲脆弱的神经再也受不住这残酷的打击,彻底疯掉了。

她整日在屋里疯喊,吃卫生纸、趁人不备跳进村里的堰塘求死,还带着女儿买老鼠药、卧铁轨自杀,但最终都被村里的好心人搭救,只是村里人不明白的是,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说疯就疯了呢?

然而谁又能想到,这一切都是盘踞在他们不远处村子里的一个灭绝人伦、丧心病狂的恶魔所造成的呢?

四、迟来的正义

虽然受到巨大的刺激而精神失常,但身为母亲的天性让玲玲妈妈并未丧失为女儿讨公道的念头。

她在神智稍微清醒一些的时候,经常拉着邻居的手跪倒在地,哀求着邻居的帮助,最终好心的邻居在玲玲妈妈断断续续的哭诉中听明白了这一桩人间惨剧,难以置信且愤怒异常的他们决定,替这对可怜的母女讨回公道、严惩恶魔。

1999年11月,玲玲在好心人的鼓励下,同好心人一起来到了成都市成华公安分局报案,揭露了亲生父亲李文忠的兽行。

听闻玲玲的哭诉,所有的办案人员也都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们实在无法相信,这世界上竟然有这样非人的父亲。

警方马上立案,检察机关也迅速介入,不久之后李文忠就被缉拿归案。


禽兽真容

经由检察院的工作人员要求,警方带玲玲到医院针对腹中的胎儿进行了DNA鉴定。

当鉴定结果出来后,本就已经对这桩案情难以置信的办案人员再次愤怒不已,因为DNA检测的结果显示,玲玲腹中胎儿的生物学父亲确属李文忠无疑。

证据确凿、无可抵赖,李文忠终于受到了法律的严惩。

2000年4月,由成都成华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法院判决犯罪人李文忠犯强奸罪,判处13年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2年。

然而,这一切并不是善良的人们所乐见的,相信许多人和我看到这起惨绝人寰的罪行时的心情一样,都恨不能将这个强奸亲生女儿的禽兽父亲手刃而后快。

而对于受害人玲玲而言,这一切距离她的愿望却相距甚远。

她虽然不会希望这个伤害自己多年的禽兽去死,毕竟他还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但她希望父亲永远不要被放出来,关得越久越好。

因为假如他将来刑满出狱,肯定会恨死她们母女,还会拿刀到处去找她们,把她们杀死。

案件尘埃落定之后,玲玲远走他乡去打工了,谁也无法感受和体会她的痛苦与创伤,谁也无法想象她的绝望和恐惧。

而在那个装满了她悲惨回忆的老家村子里,只剩下了可怜的疯子奶奶。

我们可以试着去想象老奶奶那模糊不清的神智里的困惑和疑问,为什么作恶多端的儿子不见了,自己那相依为命的可怜孙女也不见了?

但我们无法想象的是,李文忠这个禽兽不如的人给这个家庭、给几代人所带来的灾难和毁灭。

而这一切,无论如何也不是十几年的牢狱之灾就能抹平和消弭的。

也许,只有神话中的阿鼻地狱,才是这种人最终的归宿。



后记

许多年前,在我看到关于这个真实而残酷案件的纪录片之时,我落泪了。

而自从开始写马路故事以来,我不止一次想把这起案件写出来,然而每次我都控制住了自己的这个念头。

无他,主要是我觉得这案子太过黑暗、太过沉重了。

给大家呈现这起案件,除了激发大家的愤慨和怒火,甚至是眼泪,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什么。

因为在我脑海中关于那些人性以及世界黑暗的记忆中,类似这样的案件还有许多,而能够被我们所了解和知晓的,到底是少数,还有更多的黑暗,注定要埋藏于更深的黑暗中,暗无天日。

只要人性中的黑暗不灭,这样的罪行就永不会消亡。

果然,最近网上关于烟台那个身为上市公司高管的禽兽养父恶行的曝光,再一次引起了善良人们内心的愤怒和对受害少女的同情。

这也是促使我将这一犹豫多次却始终没有写出来的案件,下定决心呈现给大家的动因。

关于烟台的这起案件,我不想发表什么评论,一来已经有太多的媒体和个人在网络平台对此大书特书,赚取流量和关注;二来这起案件的走向如今并不明朗,还需我们静观其变。

我只是想结合今天给大家呈现的这起发生在二十多年前的罪行,来跟列位剖析一下它们的共同之处,以为我们所有人警惕和规避。

首先,这种禽兽都是寻找年龄幼小、心智不全的小女孩下手

因为这种年龄的小女孩涉世不深,既不懂得男女之事,更不了解该如何保护自己,非常容易就能达成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控制。对于这样的禽兽而言,她们是最佳的猎物。

这一点,无论是二十多年前的成都案,还是如今的烟台案,皆是如此。

其次,这些小女孩都缺失了母亲的关怀照顾以及保护

每个母亲都是伟大的,但不意味着母亲的伟大能够庇佑到每一个需要母爱的小女孩。

在这一点上,两起案件不差分毫。

二十年前的成都案里,受害者玲玲的母亲是因为跟丈夫离婚,而将女儿判给了禽兽前夫;而如今的烟台案中,女孩的生母只是因为一些迷信的说法和对人面兽心养父的信任,而将女儿错付狼吻。

也许两位母亲都有自己各自的苦衷和缘由,但无一例外地,她们都缺失了自己应该担负的对女儿的关照,让女儿远离自己的视线,最终酿成惨剧。

第三,无论犯罪分子是何种样人,他们的内心始终是担心自己罪行暴露的

这一点尤为重要。

恶魔再灭绝人性,它们也深知自己的行为见不得光。

成都案里的李文忠,凶残暴虐,属于底层的渣滓,但他也知道自己的事儿绝对不能被村里的人知道,否则没有自己的好果子吃;而烟台案中的鲍某明,身为上流精英,有着更高的智商和社会地位,更加精通法律,但他也是处心积虑地为自己的罪行规避了许多风险和障碍,留好了后路。

说白了,鲍某明这个人渣,早知道纸里包不住火,自己的罪恶迟早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于是早早就做好了完全的谋划,即便是将来对簿公堂,自己也能最大限度地逃脱法律制裁。

从这一点上而言,他要比李文忠更加卑劣和可恨。

而综合以上几点,生活中有着和这两起案件有相类似家庭情况的妈妈们,都要打起十二万分的警惕和精神,时刻关注孩子的身心健康,将孩子的行踪置于自己的视线之内,尽最大可能规避风险。

而一旦发现有任何的不对劲,千万不要害怕,更不要顾忌什么“家丑”和“面子”,那些东西跟孩子的安全和未来相比,一钱不值。

而且一定要清楚,那些作恶的人,内心一定比你更加害怕和恐惧。

只要你足够勇敢,他们必将会像暴露在阳光下的吸血鬼,无所遁形、灰飞烟灭。

PS

最后,我还想多说几句。

因为我已经能够料到,这篇故事发出之后,留言里肯定会有许多朋友好奇玲玲腹中的那个胎儿怎样了。

这不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相信人性使然,许多人一定会有这样的好奇。

所以我要提前打消列位的这种念头。

首先,我想说的是有这种念头的朋友,你们的关注点有些歪了。

我们更应该关注和考虑的,是受害者玲玲的将来,以及对于人性黑暗的反思和对法制走向更加健全的思考,而不是去猎奇探幽,揭人伤疤。

虽然我理解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人之常情的好奇心,但大家反思一下,这么做是不是未免有些残忍。

另外,对于那个胎儿的结局我也并不知道分毫。

这个案子来源于我所看过的一部真实案件纪录片,片中对此并未有任何的披露,我认为,二十多年前的媒体在这一点上表现出了应有的克制,还是很有良知和职业操守的。

毕竟,将这样的人间惨剧披露出来,并不是为了满足人们的猎奇心理,而是敲响警钟,既震慑那些心存黑暗的不法分子,更引起世人的警觉。

因为,黑暗不会因为我们的善良而消灭,而是作为光明的对立面,长久存在。

我们要学会的,是知晓黑暗的边界,同时更能望得到光明的方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