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截图_20200625164436
故事 真实故事

偷吃死人供品,十年后生了个女儿“没屁眼”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周明先
2020-07-11 13:26
 
一、穿过坟地去上学

故事得从二十年前讲起。

那时的我还是个小学生,住在老家太行山深处的小山村。

山里的村子往往都很小,人口也少,村子里适龄的孩子更少,所以很多村子里都没有村小,需要去临近有学校的村子就读。

我老家的村子就是如此,一共只有几十户人家,村里没小学,为了让我读书,又怕我那么小到邻村读书走路远辛苦,所以我妈就把我送到了姥姥家,三年级之前我都是在姥姥家的村小学读书。

从四年级开始,父亲可能觉得我已经足够大了,于是帮我办了转学,让我回到了他们身边。

这下虽然可以跟父母亲生活在一起了,但对我而言却是另一段难熬日月的开始,因为我们老家这边所有的四年级以上的学生,都要集中去乡中心小学上学。

从我家到乡中心小学要走五里路,但这五里路可不是平坦的柏油马路,而全都是崎岖难行的山路,因为如果直接走柏油大马路的话,那就更绕远了,十里路都不止。

走这五里山路上学,我每天都要起个大早,吃过早饭,然后背着装有干粮的书包,越过两条河,翻过一座山头,还要穿过三块田,最恐怖的是还要经过一片乱坟岗子。

夏天还好说,天亮的早、黑的晚,天光大亮的时候经过那片乱坟岗并不觉得害怕。

最要命的是大冬天,上午八点上课,我六点就得起床,六点半左右就得往学校走,出门的时候还是一片月夜星天,赶上阴天或没有月亮的时候,四下漆黑,伸手不见五指,每当经过那片坟地,要是再遇到夜猫子叫上几声,都能给我吓尿。



那个年代家长没有送孩子上学的习惯,除了上学第一天我父亲带着我去过学校一次、算是认路之外,从那以后我都得自己走。

于是我只能和同村的孩子结伴而行,但我从小不是在老家村子里长大的,跟同村的几个孩子都不熟悉,人家经常忽视我的存在,早早就结伴走了,剩下我一个人在后面寂寞而又无奈地追赶。

然而即便后来我与他们渐渐相熟之后,人家还是不愿跟我结伴同行。

一来他们嫌我走得慢,二来他们几个似乎完全不觉得摸黑从乱坟岗经过是件多么可怕的事儿——他们有时甚至还跑到某个坟堆后面躲着——为了吓唬胆小的我。

这让对我而言本就很不容易的上学路更添几分艰难,我甚至开始在内心埋怨我妈,为啥要把我送到姥姥家上三年的学?

看似让我少受了三年来回奔波的罪,但却也让我缺少了三年的锻炼,不但走山路跟不上别人,胆子也比别人小许多。

不过这样糟心的日子并没有过多久,我就找到了愿意跟我作伴而行的人,跟我同学校但比我高两届的一个邻村男生,三豹。

二、初识三豹

三豹是我们隔壁村子的,他上学的话走的路要比我更远,大概得有六里多。

我俩村子虽然不是一个方向,但快到学校时有一段路是同行的,中间正好经过那片乱葬岗。

我和三豹的相识也很有意思。

那是一个冬天的下午,放学后轮到我做值日,我知道做完值日肯定天就黑透了,于是提前找了本村的俩孩子,让他们等我一会儿,等我做完值日后一起走。

结果等我收拾好一切,锁好教室门出来,发现学校里除了几个值日生之外,早已是空空荡荡、了无一人。

那俩说好等我的家伙肯定是等不及我提前回家了。

我抬头看看黑漆漆的天空,心里全是对一会儿即将路过的乱葬岗的恐惧。

但是家总是要回的,我只能硬着头皮裹紧衣服,背上书包往家走。

从学校到那处乱坟大概两里多路,我是一路小跑着赶到的,当我远远看到黑暗中影影绰绰的一个个馒头似的坟包时,立刻开始加速狂奔。

我的想法是用最短的时间通过这吓人的鬼地方,结果刚跑出去没多远,突然脚下一个拌蒜,咕咚一声就摔倒在地。

那时候山里的冬天是真冷,冷到地上的泥土都冻得结结实实,跟铁板一样,这下把我摔的感觉全身上下都木了,又疼又麻,好半天都站不起来。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这时天上的云突然被北风吹开一个口子,露出一轮惨淡的毛月亮,整个坟岗子在惨白月光的笼罩下,越发显得阴森恐怖,偏偏这时夜猫子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叫了几声,吓得我哇的一下哭了出来。

一边哭一边想起同村孩子跟我说过的话,夜猫子叫是在数人的眉毛,等它数清楚了,听到叫声的人就会死掉,顿时心里的害怕更严重了,哭得也更大声,当然也没忘了用摔破皮的双手死死地把眉毛捂上。

正在这时,突然从离我最近的一处坟地后面传来一声悠长的叹气声,尽管那会儿我正哭个不停,但这叹气声在月光下乱坟岗子里听来,还是清晰无比。

我不由自主地扭头朝那个坟包后面望去,就看到一只手从坟包后面慢慢的伸了出来……

我吓得大喊一声,不知怎么突然就站了起来,两条腿完全不受控制地往前飞跑。

但我耳朵里却分明听到背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正在朝我迅速地追上来!

我根本不敢回头看,只能发疯一样的往前飞奔,可是背后追我的脚步声更快,很快就追上了我,紧接着我就感觉肩膀上一沉,有什么东西搭上了我的肩膀。

“你跑啥啊?是不是把我当成鬼了?哈哈哈……”

一个声音在我身后响起,听起来居然是个孩子,我止住脚步,回头一看,只见一张看起来很面熟的脸正盯着我看,一脸的坏笑。

我终于反应过来,这特么不是鬼,而是一个跟我一样的学生,不过他比我高一头,体型也比我壮很多。

我这才止住哭泣,问他你叫啥,为啥躲在坟地里?

他哈哈一笑说我叫三豹,你咋这么胆小呢,还被吓哭了?

我一听又哭了起来,不过这回不是吓的,而是觉得丢人。

三豹赶紧安慰我说别哭了,我刚才躲在坟地后面是拉屎来着,你叫啥?怎么这么晚了才回家?

我俩就这么认识了,一边走一边聊天。

三豹跟我说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鬼,那都是迷信,根本没必要害怕。他还问我书包里还有吃的没,他中午忘了带饭,现在饿得要命。

我打开书包,翻出中午剩下的我妈做的葱花饼递给他,他接过去三口两口就吞下了肚,抹抹嘴连说好吃好吃。


大半夜看到这个馋不馋

说着说着到了岔路口,这时早已经经过了那处坟岗子,我也没啥害怕的了。

三豹说他要拐弯回家了,我突然一把拉住了他,问他明天早上能不能在这个岔路口等等我,和我作伴过坟地?

三豹说行啊,不过他很喜欢吃我家的葱花饼,明天早上能不能给他带一点?

三、三豹其人

我那会儿虽然小,但也知道求人帮忙得付出对价的道理。

正好我那会儿很不喜欢吃葱,于是一口答应下来。

第二天一大早,我在带午饭的时候特意让我妈给我多带了两张葱花饼,害得我妈惊讶半天,还跟我爸说孩子长大了开始不挑食了。

当我赶到岔路口的时候,三豹已经早已等在那里了,我也言而有信,从包里掏出自己不爱吃的葱花饼给了他。

从那以后直到放寒假之前的整个冬天,我都和三豹作伴上下学,当然,我几乎每天都给他带吃的,什么葱花饼啊、煮鸡蛋啊、方便面啊、火腿肠啥的,俩人合作非常愉快。

一开始我以为三豹家里条件不好,时间长了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

三豹是家里的老三,他还有俩哥哥,老大叫大龙、老二叫二虎,他的俩哥哥已经不上学了,都在县里打工,他父亲是个木匠,家里条件还是很不错的。

说白了,三豹这个人就是爱占小便宜。

不是有点,而是特别喜欢占小便宜,这也是我跟他熟悉以后发现的。

那时候村子里条件好一些的人家冬天都烧蜂窝煤,我们学校的教室里冬天也生一个蜂窝煤炉子,三豹经常趁自己值日的时候,从他们班的教室里偷几块蜂窝煤装进书包里带回家。



我看到后觉得很不可思议,问他几块蜂窝煤能值几个钱?

三豹不以为然,跟我说你懂什么,学校的蜂窝煤是公家的,烧不完也是浪费,而且别看自己每次都拿几块并不多,但时间长了加起来也不少,他一个冬天下来,能往家里拿小一百块,够家里烧大半个月的。

我顿时对他刮目相看。

他还给我往书包里塞过几块,我拗不过他就背回了家,结果让我爸看到后大发雷霆,让我原封不动地给学校再背回去。

而且他知道这几块蜂窝煤的来历之后,让我以后不要再跟三豹一起上下学了。

我自然不乐意,跟他说三豹这人挺好的,同村的孩子都不愿意跟我一起走,只有他愿意跟我作伴保护我,

我爸就笑了,文绉绉跟我来了一段话:君子之交淡若水,小人之交甘若醴。君子淡以亲,小人甘以绝,彼无故以合者,则无故以离

我那会儿还小,根本听不懂什么意思,但“君子之交淡如水”我还是听过的,问我爸这话什么意思。

我爸摸摸我的头说这是庄子说的,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你只要记住,以后不要再跟那个三豹一起玩就对了。

他还告诉我,三豹爱占小便宜这点不可取,不能跟他学,但他说的世上没有鬼、不可迷信这话儿是对的,让我以后再路过坟地的时候不要害怕。

我还是很听我爸的话的,第二天早起,我早早的赶到了岔路口,在那里等了一会儿三豹才到。

他看见我,很惊讶地问我今天怎么这么早,然后就习惯性地来拿我的书包,问我今天给他带了什么好吃的。

我今天书包里带了一大兜我妈蒸的白萝卜猪肉包子,全都给了他。

然后我跟他说三豹,今天是我最后一回跟你作伴走了,这些包子是我妈专门让我带给你的,谢谢你这么长时间的陪我一起走路,你马上就要上初中了,我也不能一直让你陪,得试着自己锻炼胆量了。

这些话当然都是我爸教我说的,那一大兜包子也是他让我妈给我准备的。

三豹听了我的话,啥也没说,把包子往自己书包里一塞,对我说一声那你自己走吧,我先走了啊。

说完把书包往肩膀上一甩,大步流星地就往前走去。

我原以为他会陪我走最后一回的,他的这个反应让我完全没有想到,不由得心里很不舒服。而且我个子比他小,根本追不上他,不久就看不到他的人影了。

当我独自经过那片坟地的时候,对乱坟岗的恐惧早就被对三豹绝情的气愤所替代,一点儿也没觉得害怕。

从那以后,我每回经过乱坟岗的时候,都能想到三豹和那一大兜子我最喜欢的白萝卜猪肉馅儿大包子,不同的是我再也不会害怕了。

而且我还从别的同学嘴里知道了三豹的一个秘密——他经常去坟地里偷拿上坟的人放在坟前的供品吃,这让我想起和他初识的那个晚上,他说自己躲在坟头后面拉屎可能是假,而偷吃人家给先人摆在坟前的供品是真。

四、他乡重逢

从我主动向三豹提出以后不用他再陪我上学,一直到我四年级结束,他都再没跟我有过交集。

即便有时候我在学校里见了他主动跟他打招呼,他也表现得很冷淡,再没有了吃我葱花饼和煮鸡蛋时候的热情。

放暑假的时候我听人说,三豹考上了县一中,从此以后我和他算是彻底断了联系。

不得不说,三豹这个人脑子还是很聪明的,最起码在学习方面是把好手,能考上县一中就是证明。

多年之后,我远在千里之外当兵的时候,一天正在班里整理内务,突然有战友跟我说有老家来的人找我,我兴冲冲地来到营地大门口一看,居然是多年不见的三豹!

他见到我很兴奋,上前拍了我一下说还认识我吗?

我万万没想到是他,有些尴尬地说当然认识,你是三豹嘛,你咋来了?

三豹哈哈大笑着说我这不是到这出差来嘛,听我们村里跟你一届的人说你小子在这里当兵,于是找他问了地址过来看看你,你能出来么,当哥的请你吃个饭。

我那会儿虽然只是个穷当兵的,但也知道人家远道而来,我不能让人请我吃饭,正好那天赶上周末,于是说你等我一下,然后跑到连部请了假,换了便装带了钱包出来,跟他打车去了城里。

三豹一看就在社会上混久了,非常会说话,等上菜的功夫连连夸我有出息,考上了那么好的大学。

不过他同时也表示很不能理解,为啥我上了那么好的大学,却要半途出来当兵,熬到大学毕业找个好工作留在大城市不好么?

我只能打哈哈,说人各有志,我从小就想当兵,这也算是实现了小时候的理想吧。然后我问他现在做什么,他跟我说他大学毕业后靠关系花钱进了一家国企,效益很不错,工资也高,如今大小算个领导,还算是有前途,让我以后回老家有事儿一定找他。

毕竟我俩没太深的交情,加上多年不见,实在没啥好聊的,除了聊聊近况,翻来覆去说的都是些小时候上学的事儿,很快饭就吃完了,三豹跟服务员要了牙签,开始喝着茶水剔牙,丝毫没有去结账的意思。

我心里暗笑,心说这么多年了,你小子爱占小便宜的毛病还是没改,于是借口上厕所,跑去前台把账结了。

从饭店离开的时候,三豹装模作样地要去前台结账,我说我已经结过了,他脸上顿时露出生气的样子说你怎么能这样呢?说好了我当哥的请兄弟吃饭的,怎么能让你掏钱呢?

我说在这儿我算地东,当然该我尽尽地主之谊。

从饭店出来,我又打了台车,把他送回了住处,然后才返回连队。

这件事儿后,我又一次和三豹断了联系,除了过年收到过他的一条群发拜年短信,再也没有见过面。

而他的故事,是后来我回家探亲跟小学同学聚会的时候,听别人讲起的。

五、谎言终穿

聚会上有个和三豹同村的女生,她小学和我是一个班。

当大家聊起小时候往事的时候,她指着我笑着说真没想到你小时候那么胆儿小,如今还能当兵。

我不好意思地笑着说是你村的三豹跟你说的吧,他是唯一一个见我在坟地里吓得大哭的人,对了,他现在在哪个大企业上班来着?去年他去我们部队驻地出差,还去找过我,跟我一起吃过饭。

女生一脸惊讶,说别开玩笑了,他现在就是个骗子,哪里在什么大企业上班?他去找你没找你借钱吧?

我心里一惊,忙说没有,他怎么成骗子了?

女生叹口气,跟我说了三豹后来不为人知的故事。

他考上县一中后,学习一直都很好,顺利地升入重点高中,结果在高考的时候出了事儿。

女生说三豹这人聪明是聪明,但就是爱占小便宜,高考前夜,同宿舍的人凑钱买了几个西瓜吃,三豹为了不吃亏,数他吃的最多,结果当天半夜里就开始拉肚子,直接影响了第二天的考试,结果第一年就没考上。

高考结束后三豹作为种子选手进了复读班,筹备第二年的高考。

然而他还是没有改掉爱占小便宜的毛病,学校实验室进了一批器材没来得及放入仓库,摆在院子里,结果他觉得没人管就拿了一些去卖钱,事情败露后被学校开除了,取消了他的高考资格。

从那以后,他就开始在社会上瞎混,没多久就和一个县城的女孩子同居,搞大了人家的肚子。

那个年代还是相对保守,县城女孩的家长虽然气愤,但也非常无奈,只好让三豹家上门提亲,让两人结了婚,婚后没多久女孩就给三豹生了个女儿。

可是当了爸爸的三豹却并没有像双方家长期待的那样从此脚踏实地、努力工作挣钱,而是整日里游手好闲、眼高手低,挣钱的本事没有,普通的工作又看不上,时间长了竟然开始搞上了传销。

要说三豹也确实聪明,他居然靠着传销挣到了钱。

不但买车买房,而且还开始发展下线,我那同班女生说他是个骗子,就是从这时候开始的。

他在做传销初期,拉了许多亲戚朋友下水,借着他们的钱成就了自己,但他从那以后再也没敢回过老家。

看到这里可能朋友们会问了,三哥你不是要跟我们聊刷单的事儿么,怎么这么半天了也没提刷单一个字儿呢?

别急,三豹的故事还没结束,咱们接着往下聊。

六、贻害后人

自从知道三豹成了搞传销的骗子后,我就把他的联系方式给删了,真正意义上跟他彻底断了联系。

再次听到三豹的事儿,是我前年回老家过年的时候。

过年期间跟老家的同学朋友吃饭聊天,有人说起三豹,说他因为传销被警察给抓了,判了好几年。

我并无惊讶,只是觉得他传销害人这么多年,怎么才被抓呢?

朋友告诉我,其实三豹每年都会回老家过年,但他非常聪明,自己爱占小便宜,自然也知道人都有爱占小便宜的劣根性,于是他早在多年之前就通过一些小恩小惠把他村子里一些住得近的邻居都给买通了。

所以尽管警方通缉他很久了,但村子里知道他回家过年的那些个邻居一来得了他的好处,二来碍于乡里乡亲的面子,都没有人向警方通报。

直到后来他村子里好几个小媳妇儿被他骗了钱,这才有人向警察举报。

而他骗那几个小媳妇的手段,就是网络刷单。

三豹利用那些留守小媳妇们整日在家除了带孩子无所事事、又想挣点外快的心理,让自己的老婆加了他们的微信,并把她们都拉进一个网络刷单群,教她们如何通过手机和电脑刷单,然后一步步把她们带进套。

被他们夫妻骗得最多的一个妇女,足足损失了五万多块钱,几乎是她老公辛辛苦苦在外打工一年的积蓄。

这名被骗的妇女在知道被骗的钱追回无望之后,选择了服药自杀,幸好被婆婆及时发现,才没有酿成人间惨剧。

三豹尽管已经落网,但警方深挖之下,发现他还有更大的上线,涉及一个巨大的网络刷单诈骗团伙,而那些被骗的可怜妇女的钱,何时能够追回,仍然遥遥无期。

最可怜的,是三豹的女儿。

小姑娘从小就在这样的家庭影响下长大,早已成长为问题少女,在学校里飞扬跋扈、霸凌同学,几乎是人见人恨。

许多被三豹骗过的人都说,这都是三豹的报应,活该他生这么个“没屁眼”的闺女。

而在父母被捕之后、无人管教的她,未来更是一片晦暗。

三豹的村里人都说这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但在我看来,这分明就是三豹从小养成的恶习导致他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最终不但害了自己,也把最亲的人绑上一辆冲向悬崖的破车,一去不返、万劫不复。

而回想起小时候我爸跟我说的话,在感慨老爷子明智的同时,也只能一声叹息,无限惋惜。

后记:

接下来正式聊聊网络刷单。

刷单并不是什么电商时代才有的新兴事物,而是古已有之,乃是无良商家为了提高销量和营造虚假口碑而使出的卑鄙手段。

而那些从事刷单行当的人,说白了就是托儿。

比如一家新开业的饭馆,为了让顾客上门,一些精明的老板会花钱雇一些人假扮食客在自家店里吃饭,给门外真正的食客们营造“我们店太火爆了”的假象,吸引善良食客们的光顾。

来到如今的电商时代,所谓的刷单,无非就是借助网络的发达,找大量的托儿来为自己的店铺制造虚假繁荣而已。

然而随着电商之间的竞争越来越激烈,监管打击力度的越来越大,曾经只是小打小闹的刷单逐渐没有了市场,反而摇身一变成了许多骗子们剪羊毛、割韭菜的诈骗手段。

说白了,如今绝大多数的网络刷单大概可以总结为以下四个环节。

首先是高薪诱惑。

通过一些微信群或其他广告手段,告诉你刷单没有任何门槛,只是利用自己的空闲时间来进行操作,就能每个月轻轻松松挣到几千块的零花钱,搞得好的一个月上万都不是问题。

其次是获取信任。

介绍你刷单的,往往是你身边的亲戚朋友,或者微信好友里跟你有着类似生活经历的人,这些人的话,往往能够获得你的充分信任。

如果他(她)再截屏给你看到自己通过刷单挣到的钱,那你肯定是更加深信不疑。

然后就是施以小利。

当你内心的小贪念胜过了自己的理智,相信了上面的话,并决定开始之后,他们会给你试做几单,给你点甜头尝尝。

当你按照他们的要求缴纳了二百三百不等的入会费后,有人会给你派上几单,手把手教你如何操作,很快的,你的网络支付账户就会到账几块十几块的“佣金”。

你会感叹:哇,真的好容易啊!这样真的能够挣到钱耶!接下来你就会在内心计算自己未来的收入,假如按照这个速度和效率继续下去,那我一个月岂不是可以挣到多少多少钱?

真是想想就觉得有钱途,值得花点时间和精力去做。

然而你不知道的是,针对你贪念展开的骗术,也开始正式登场了。

最后,就是骗子实施诈骗、收割智商的阶段了。

当你做了几单之后会发现,按照当前的进度,你根本不可能挣到自己想要的那个收入。

为啥呢?因为你接下来会发现刷单群里对所谓“刷手”的限制简直太多了。

以某宝为例,想要接到更多的派单,对刷手的某宝账号会有诸如“三心”以上、注册需要两年以上、个人账单里代收代发不超过多少单、每周的好评数不能超过多少条等等严苛要求。

很多人到了这一步就放弃了,贪念不重的人甚至会意识到这是一个有去无回的骗局,放着自己入会时缴纳的几百元会费不要也要止损退出。

但也有很多的人不这么看,他们觉得我之前已经投了几百块了,怎么着也得把那些钱挣回来再退出;还有的人连这点都不会想,而是一心想着怎么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够挣到更多的钱。

毕竟介绍自己来刷单的那个谁谁谁给自己看过收入截屏的,他(她)能挣到那么多,凭啥自己就不行?

走到这一步的人,已经犹如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了。

至于那些刷单平台采用的具体手段,可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不一而足。

我简单举个例子,有的平台会给刷手承诺你刷够多少单就能结账,但你按照他们的要求去做的话或发现,这就是个连环套,一单套着一单,一个任务后面跟着许多你没注意的小任务,即便你拿到了一些提现,但还有更多的钱压在未完成的任务里。

更高明的是,平台还会不定期给你一些完成任务的超额奖励,用画大饼的方式,引诱你不断地往里投入。

根本就是个无底洞。

当你最终意识到自己已经被骗,想要撕破脸的时候,却发现你已经被对方给拉黑了。

于是你报警,可真正到了这一步你会发现,跟你有一样经历的人在警方那儿太多了,很多可能都是好几年以前报的案,至今未破。

最后你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只能选择自行消化这枚自己种下的苦涩果实。

当然,并不是所有刷单被骗的人的钱都无法追回的,然而那只是百里无一的极度幸运,我们有限的警力在面对这些无处不在、无孔不入的骗子时,真的太过捉襟见肘。

能够做到不被骗的,只有我们自己,断绝内心一切的贪念,把对钱的向往转化为脚踏实地的行动,而不是寄希望于刷单这样见不得光的旁门左道。

贪小便宜吃大亏,这是最朴素也最踏实的真理。


如果您有好的原创作品欢迎投稿,请点击此处: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