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生活中的不如意
未分类

我的明星前男友被“封杀”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夏尔
2020-07-14 10:01
晚上十一点的时候,我洗漱好准备上床睡觉,手机里突然弹出了几条微信消息,我点开一看,是我们大学时代有名的“交际花”发来的。

“天啊,我今天晚上居然在欢乐岛碰见李迁了,他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啊,妈呀简直就是个中年油腻男。”

交际花发完消息后,下面还附了一张照片,照片里的李迁正在和同桌的人碰杯,他脸上习惯性的表情还是和从前一样,但不知是打了过量的玻尿酸还是水肿太过严重,他的整张脸都显得极其不自然,体形也变得微胖,丝毫没有了当年中戏校草的影子。



欢乐岛据我所知是沿海的一处私人岛屿,几年前被一名神秘的富豪低调买下,富豪将岛上装修得如同皇帝的行宫一般,每当有行业盛世或者聚会的时候,富豪的手下都会安排一些小有名气的艺人和嫩模来到岛上与众人共同玩乐。

传说那位富豪的身份很不一般,为了掩人耳目,无论是谁每次上岛前都会被蒙住眼睛,避免有人泄露富豪行踪。

“交际花”出现在那里我并不感到奇怪,让我没想到的是李迁居然也出现在了那里,虽然自从被“封杀”后他就一直游走于各种酒局饭局之间,但从照片上来看,我们分手后他不光没有及时改掉自己的习气,反而在错误的泥潭中越陷越深。

没错,我的前男友是一个明星。在外人眼里,明星们整天打扮得光鲜亮丽,无论走到哪里都能感受到无数粉丝们的追捧,随随便便出席一个活动,几十上百万的报酬就能轻轻松松赚到手,没有生存压力,没有职业挑战,每一个瞬间都是高光时刻。但很不幸,这些都只是外人臆想出来的,明星这个职业,是我迄今为止见过最无可奈何的一条道路。



我和李迁是大学同学,他大我一届,刚认识的时候我总是“学长学长“地叫他,而他本人也确实很像是青春校园小说中的男主人设,他人长得又高又帅,无论是基本功还是文化课门门都接近满分,在大二的时候就已经有剧组找到他希望能邀请他进组拍摄。

大学四年期间,已经有不少迷妹自发性地组成各种李迁粉丝后援会,而他好像自带吸粉体质,无论走到哪里总是能轻易吸引别人的视线,这其中当然也包括我,和其他人一样,那时的我飞蛾扑火一般义无反顾地爱上了他。

我们在一起的那年,他大三我大二,说起来还是我倒追的他,为了打动学长芳心,我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将他的宿舍成员们逐一攻克,在建立了完善的情报系统网后无论他去哪里我都能准时出现,我厚着脸皮制造了一场又一场的偶遇,什么卖惨装可怜那都是我玩儿剩下的招数,为了试探学长心意我不惜在柏油马路上假摔过,我不知道我的这些小把戏他有没有看穿,但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菩萨保佑我最终还是追上了男神成功上位。

许是因为这段感情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是我求来的,所以在一起后我总是习惯于看他的脸色,在这段关系中,他的分量始终比我要重。

在他大四那年,经过一个学长介绍,他被选进了一个大型电视剧的剧组,当时的主演是两位一线明星,李迁在那部剧中扮演女主的弟弟,虽然他当时还是个没什么表演经验的新人,但好在导演十分欣赏他,给他提供了相当长的一段试错时间,后来随着经验的慢慢积累,他开始慢慢适应了在镜头前表演。

由于那段时间李迁的拍摄时间不固定,所以我不敢轻易给他打电话,有的时候他要拍夜戏我就守着手机整晚不睡等他电话,有一次他夜里一点才收工,我就抱着手机一个人蹲在宿舍阳台上陪他聊到他睡下。

还有一次他收工后忘记回我消息直接睡着了,那头不明状况的我以为他拍摄的时候出了什么意外所以连夜收拾好了行李准备去横店看他,然而等到我第二天早上杀到火车站的时候他的电话才打了过来,他向我说着抱歉让我担心了,我嘴上说着没事儿,心里却觉得委屈。

李迁的第一部戏拍了两个多月,那段时间里他总是神采飞扬地跟我分享一些在现场发生的趣事,比如导演再拍一场戏的时候跟群演说“你们一直沿着这条街向前走,什么时候我喊cut你们什么时候停”,结果群演因为离得太远没有听到导演喊“cut”硬生生地走出去一里地,有时他也会跟我分享一些他在表演上的进步,比如怎样快速进入表演状态,怎样为饰演的那个角色设计细节。

不可否认的是,李迁确实有表演天分,而且他很热爱表演,他愿意为了一个角色跟导演争论半天,也会为了纠正历史错误而查阅无数资料,他比现在很多流量明星都要刻苦,如果他运气再好那么一点点,或许他真的可以成功。

拍完那部戏后,李迁正好回来参加毕业典礼,那时的他意气风发,他站在台上作为优秀毕业生代表讲话的时候台下掌声尖叫声不断,那一刻我作为家属来讲是自豪的,我甚至恨不得站起来向所有的人宣告:看,台上那个未来的明星是我男朋友。



毕业后,李迁在学校附近租了一个两居室,一个月的租金能抵得上我两个月的生活费,为了能经常见面,我将自己的行李搬去了他那里。有人说同居是检验两个人性格是否合适的最佳方法,虽然平日里我总是刻意忽略我们两个人之间存在的问题,但是随着我们距离的拉近,我们在生活中的摩擦也渐渐增多。

李迁从剧组回来后,莫名其妙地多了一堆好朋友,他经常和那些朋友出去聚会,每次都是喝得醉醺醺的后半夜才会回来,我曾经劝过他少喝点酒,他却告诉我这就是圈子里的“规矩”

我习惯于质朴的生活,我喜欢早睡早起,我喜欢周末钻进厨房给自己做些好吃的边追剧边享受美食,他却总是想要带着我出去应酬;我习惯于买些能够提高生活幸福感的小物件,他热衷于收集几千上万块钱一双的球鞋,这对于有钱人来说叫兴趣,但这两个字放在他的身上,未免有些过于奢侈。

后来在第一部戏的演员副导推荐下,李迁去了一个网大剧组,这次演的是男二号。怎么说呢,作为一名观众来讲,那部戏打着软谍战的旗号贩卖软色情,在我看来有点low,我曾经试图阻止李迁接那部戏,他对我说作为一名演员,真正需要的是“流量”,只有不断地曝光自己,才能更好地经营自己。我不懂什么所谓的曝光,也不懂他们圈子里的经营,我隐约的感觉有些东西变了,但是却又说不上来。

这次拍摄前,李迁怕我一个人在家害怕,特意买了一只柯基犬陪我,那半个月里他只要一有空要么就回酒店补觉要么就跟我视频一起逗狗。我们给小奶基取名叫吧唧,两个幼稚的成年人经常扮演爸爸妈妈的角色,每次看着他一本正经跟吧唧说话的时候,我心里都在想,喜欢小动物的男生运气一定不会太差。

网大的拍摄进度比电视剧要快得多,在上海待了一个月后他就飞回了北京,那天我为他做了满满一桌子的菜,在气氛正好的时候,他送了我一个蒂凡尼的戒指。当时我脑子里的第一个想法是他要跟我求婚,可没想到他却说让我以后戴着它陪他出席饭局,原来,他是嫌我土了。




某次,我陪李迁一起参加了一个饭局,那个饭局里有一个是电影投资人,一个是影视公司的老板,其余的几个人里有两个演员,两个做音乐版权的。

我在陌生人面前一向话少,加上我很少参加这种场合,所以全程还是以吃为主,而李迁呢则像是酒场老手一般,三句两句就将那个电影公司的老板哄得喝了不少酒,其他人也都积极努力地营造出一种相见恨晚的愉悦氛围,我看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你一杯我一盏地喝着,脸上强颜欢笑,心里酸涩难受。

回到家后我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李迁,李迁却笑着说我傻:“你知道那个影视公司的老板北京有多深吗,把他喝美了,以后不愁没我的好处”。李迁话刚说完,头粘枕头上就呼呼地睡着了,我帮他擦了把脸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心里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大概又过了一个多月,李迁兴冲冲地回到家告诉我张老板准备签他,并有意向将他作为公司的头号艺人来培养,“张老板是谁啊?”我问他。

“张老板就是上回你陪我一起去吃饭时见的那个”李迁自顾自地说着“以后我就不愁没戏拍了,这个张老板跟很多大导演都合作过,他们公司之前有个小艺人演了贾导的戏没几天就火了,这有资源的就是不一样”

“哦”我默默地应着,但是心里却是一种馅饼从天而降被砸蒙了的感觉,我不知道自己现在是高兴还是害怕,看着李迁手舞足蹈的样子,他开心我就开心了。




李迁顺利地成为了张老板公司的艺人,公司对他进行了全方位的形象包装,那段时间李迁很忙,上午他要进行体能训练,下午有时要上表演课和形体课,有时则会去影棚拍摄形象照,晚上多数的情况下是陪张老板一起参加饭局。

签约公司后,李迁就更不着家了,我们之间的沟通越来越少,他甚至连我的毕业典礼都没有出席,难得有一天晚上我们能坐在一起吃个饭,但只要老板的一个电话,他马上又要出门应酬。

张老板带着李迁见了一些有名的投资人和导演,大家相谈甚欢,李迁似乎马上就能一跃成名,可就在某个醉酒的晚上,李迁将张老板送回酒店,一切都打点好后他正准备离开,可没想到原本已经烂醉躺在床上的张老板却突然醒了,他拉住李迁的手将他拽到了床上说:“我想你......”

李迁气喘吁吁回到家的时候脸色煞白,我从来都没见过那么慌张的李迁。

“你怎么了?”我走到李迁跟前问。

李迁愣住了,眨了眨眼睛,顾左右而言他地问我怎么还没睡,我直觉他可能有事情瞒着我,但看他那副架势,我选择了沉默,那天我睡在了李迁的屋里,凌晨三点,我听着他翻来覆去和不断叹气的声音,心中不好的预感更加明显。

第二天早上,李迁一反常态地留在了家里,以前的这个时候他要么去公司上课,要么出门见朋友,今天实在是太过异常。我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去厨房煮了早餐,他吃完饭后回到了屋里看ipad,手机则一大早被他仍进了抽屉里。

在家待了几天后,李迁的经纪人找上门来,他们两人在书房聊了很久。第二天,李迁和往常一样上班去了。我后来才知道,经纪人通过软硬兼施的手段让李迁不得不又回到公司,一方面经纪人解释说那晚的事情只是个意外,另一方面如果李迁继续这样下去只能面临解约的局面,而这违约金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李迁本以为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可没想到半个月后张总故技重施将李迁又反锁在了房间,这次的事情闹得比较大,张总似乎是铁了心要得到李迁,最后李迁无计可施之下只能拨打110对方这才罢手,而这件事情的直接后果就是因李迁单方面解除合约需赔付公司三十万元违约金,并且张总撂下狠话,要在整个行业中封杀李迁。

不知是不是张总真的动用了人脉封杀李迁,还是李迁的自我暗示太过强烈。从那以后,李迁的事业就开始走了下坡路,没人愿意找他拍戏,之前的朋友要么因为工作繁忙渐渐疏远要么因为改行混别的圈子而断了联系,李迁就像是一个泄了气的皮球整个人都无精打采,每天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玩游戏,我则拼命加班找兼职一个人默默地支撑着两个人的花销。

某天我下班回家后发现李迁正站在穿衣镜前捯饬自己,这可是个难得一见的场面,我问他发生什么事情了,他告诉我之前的一好哥们儿约他晚上去工体组局,到时候会有投资人到场,说不定自己今天晚上就能东山再起了,我不知该哭还是该笑,看着他兴冲冲地出门,我的心里彻底地空了一块儿。

那天我等了他一晚上,他第二天早上六点才到家,到家以后就躺床上呼呼大睡,跟他说什么也不理,好容易等到他傍晚睡醒了,捯饬捯饬又出门去了。

半年的时间过去了,他仍然没有一丝丝的改变,“你今天几点能回来?”我站在李迁的身后问他。

“不知道呢,得看情况,昨天那投资人说挺看好我的,我今天得好好表现”我不知道外面的那些投资人都跟李迁说了什么能让他每天跟打了鸡血一样,我只知道为了维持我们两个人的生活我已经尽了全部的努力。

之前的违约金加上房租水电和他每个月的奢侈品,我已经负债累累。

“李迁,你最近晚上能不能不出门啊?”我试探性地问他。

“为什么啊?”李迁坐在沙发上拆快递,即便是在我俩即将交不起房租的时候,他仍然花了2000块钱给自己买了一块假手表。

“我没钱了,信用卡额度不够了”我心乱如麻,眼前的生活已经远远地偏离了原本的轨道。

“信用卡没钱了就再开一张呗,你等我把这部戏谈下来要多少钱没有啊?”李迁似乎根本没有理解我的意思,他将那块手表戴在手腕上反复地欣赏着,嘴角是掩不住的喜悦。

“你那部戏还要多久才能谈下来?咱们这个月底就该交房租了,我现在一个人要还两个人的信用卡,实在是没办法了”我小声地问着他,仿佛我才是做错了的那个人。

“你什么意思?”李迁的脸色瞬间变了,“这就嫌我没钱了?”

那天我们爆发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也是最后一次的争吵,他说我变了,说我不再是以前那个单纯善良的小女生,现在的我只是个眼里全是钱的世俗女人;

我看着面前那个声嘶力竭的人心中莫名哀恸,我明明已经很努力了,每个月的信用卡欠款还是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我苦苦支撑着这个我们两个人的生活,可是这种生活却让我每天晚上都喘不过气来。

我的男朋友为了他的明星梦让我负债累累,我再也背负不动两个人的生活了。



分手是我提出来的,李迁的这种白天睡觉晚上混局的生活让我看不到希望,或许有一天他会东山再起,但是我肯定是等不到那一天了。

我从家里搬出来的那天,他还在为了晚上的饭局做准备,他送给我的名牌我一件都没有带走,我只带走了吧唧和我自己的行李。后来过了很久,我从其他同学口中得知他还是和以前一样,沉溺于混各种各样的局,每天虔诚祈祷能出现一位伯乐投资人帮助他东山再起。

我不知道是这个圈子本就是如此,还是单单因为李迁选错了路,如果他始终坚持演戏不求捷径是不是现在也会过得不错?

在每一个寻求出路却得不到答案的夜晚,或许李迁也曾经反问过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或许他也知道这条路最终还是走错了,只不过他没办法重头再来,所以只能一错到底吧。


如果您有好的原创作品欢迎投稿,请点击此处: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