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过,便是一生,转身,便是一世
人物志

错过,便是一生,转身,便是一世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奕默
2020-06-21 17:48
她是一生情痴的女子。

一首《钗头凤》,写尽一生情断,却引得后世无数人落泪,却也成就了她千古绝唱的爱情。

后人亦评价她:一滴清泪,缠绵悱恻了整个南宋文学史。

她,就是唐琬(也作婉)。

太过用力的爱情,是一场灾难
 
时间来到公元1144年,这一天,绍兴街头张灯结彩,锣鼓喧天。
 
19岁的陆游与16岁的唐琬正式结为夫妻。
 
看着这一对璧人,人们无不夸赞门当户对、天作之合。
 
唐琬出生于1128年,祖父唐翊是鸿胪少卿,父亲唐闳为六品郑州通判,自幼文静灵秀、才华横溢,追求者无数。
 
而陆游亦出生于名门望族、江南世家。他的父亲陆宰,精通诗文、颇具见地,他的母亲唐氏则是北宋宰相唐介的孙女,亦为名门之后。
 
两人彼此倾心,以一只精美无比的家传凤钗作为信物,最终喜结连理。
 
成婚后,两人久处不厌,情到深处,甚至一度沉迷,不可自拔。
 
这一切被陆母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在她看来,唐琬的出现,使得陆游放松了学习,耽误了前程。
 
更要命的是,婉和陆游一直没有生育孩子,这更加引起了陆母的不满。
 
终于有一天,忍无可忍的陆母,要求陆游休妻。一向孝顺的陆游不敢违抗母亲的命令,最终忍痛与唐婉离婚。
 
当初的爱有多深,离婚时就有多痛。
 
离婚后的唐婉,一度失魂落魄、黯然神伤。
 
而那边厢,陆游已另娶妻子王氏过门,没多久就生下了孩子。
 
有句话说:“过于浓烈的爱,有时是负担和烦忧,就像一场大火,快速燃尽一切,火光映天,当消耗殆尽时什么都不剩。”
 
任何事情都有一个度,感情同样如此。
 
当爱一个人用力过猛,就可能是一场灾难。
 
最终的结果,不是迷失自我,就是两败俱伤。


留恋于过去,就难再开始

 
离婚后的唐琬,在父母的安排下,改嫁丈夫赵士程。
 
赵世程何许人也?宋太宗玄孙赵仲湜之子,宋仁宗第十女秦鲁国大长公主的侄孙。
 
论家世、论地位,都不比陆游逊色。更重要的是,他深爱曾经遭受情感挫折的唐婉,甘愿包容她的过去。
 
按理说,遇到这样一个真心疼她、爱她、惜她的男人,唐琬应该感到知足。
 
但可惜的是,彼时的唐琬,总是沉浸在上一段感情中,没有办法再去迎接新的感情。
 
知道一切的赵士程却并不强迫,他希望用自己的真心去感化她。
 
公元1151年,陆游礼部会试失利后,到沈园去游玩散心,却不想碰到了唐琬夫妇。
 
“人生若只如初见。”
 
相见的两人,万千情绪涌上心头。
 
看到此情此景,心胸开阔的赵世程为让唐琬开心,允许她给陆游敬酒,一续旧情。
 
按理说,能遇到赵士程这样开明而又爱她的丈夫,唐琬该感到欣慰。
 
但可惜,彼时的唐琬,心里眼里都只有陆游。
 
张爱玲说:“有些人注定是等待别人的,有些人是注定被人等的。”
 
在唐琬的两段感情中,她爱陆游爱得死去活来,却惨被抛弃;她对赵士程没有深情厚谊,却被他捧在手心温柔以待。
 
总是留恋于过去的人,终究没有办法重新开始。
 
只有敢于让过去清零,才能拥抱新的幸福。



不懂得释怀,就会越陷越深

 
网上有人问:错过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高赞回答是:
 
“无论你遇见谁,他都是对的人;
无论发生什么事,那都是唯一会发生的事;
不管事情开始于哪个时刻,都是对的时刻;
已经结束的,已经结束了。”
 
可惜,生活中很多人,只知道“开始”,却不知道“结束”。
 
对于那些错过的人,总是念兹在兹,难以释怀。
 
1156年,唐琬再次来到沈园游玩,不想瞥见了陆游留在沈园的千古绝唱《钗头凤·红酥手》: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唐婉没有想到,当初的别离,居然让陆游如此感伤。
 
面对他的后悔、遗憾和自责,唐琬不由感慨万千,霎时间,往事涌上心头。那些曾经的甜蜜、离别的悲痛、再见的感伤……无不涌上心头。
 
她忍不住流泻下一阕《钗头凤·世情薄》: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世情凉薄,人心险恶。
 
想当初,明明是青梅竹马、相亲相爱的两个人,却不得不忍受别离;明明是你侬我侬、彼此珍惜的两颗心,却不得不渐行渐远。
 
这么多年来,有多少次,唐婉面对世人的眼光,都是一个人默默承受,假装活得很快乐,可是那些深埋在心底的痛苦,又有何人可说呢?
 
想到这些,唐婉就不禁神情恍惚、郁郁寡欢。
 
但她又何曾想到,她的这份伤感和悲痛,又让赵士程情何以堪。
 
他爱她、惜她、敬她,一直默默守护她,甘愿成为她的铠甲。
 
但从始至终,她的软肋却只有陆游。
 
人生若只如初见。
 
如果唐婉从一开始遇见的就是赵士程,该有多好?



及时止损,才是最高级的情商
 
亚科斯说:“人生中90%的不幸,都是因为不甘心,这是很多人不懂得及时止损的原因。”
 
人生苦短,越是害怕损失,越是损失变大;越是不懂放下,越是难以割舍。
 
自从那次沈园一游,唐婉的心结便再难以解开。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她的生命也如燃烧的烛火般,渐渐熄灭。
 
她终究是把自己耗尽了。
 
到了这一年的秋天,唐琬抑郁而终。
 
她的死,带给陆游多少感伤,旁人不得而知;但黯然神伤的赵士程,却是此后终身未再娶。
 
有句话说:“遇见了就好好珍惜,错过了就学会释怀。”
 
对于真心爱的人,要学会珍惜,敢于顶破重重压力,而不要等到事后再追悔莫及。
 
而对于已经错过的人,也要学会释怀,懂得放下。
 
如果总是沉溺其中,感到后悔、懊恼、悲伤,只会加剧自己的负面情绪,伤害真心爱你的人。
 
柏拉图说:“人生最遗憾的,莫过于,轻易地放弃了不该放弃的,固执地坚持了不该坚持的。”
 
人生下半场,难得的是放下。
 
及时止损,才是最高级的情商。
 
真正拎得清的女人,不会沉湎于过去无法自拔,不会把精力耗在不必要的人和事上。
 
只有懂得轻装上阵,才能活得更加通透,更加幸福。


如果您有好的原创作品欢迎投稿,请点击此处: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