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传400年的“桃花扇”,藏着秦淮八艳之一的风骨人生
人物志

流传400年的“桃花扇”,藏着秦淮八艳之一的风骨人生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苏沫
2020-06-13 19:36
她是秦淮八艳之一。论美貌,她不如陈圆圆;论情深,她不如柳如是;论才情,她不如马湘兰。然而她却是最有情有义有风骨的刚烈女子。

她就是李香君。她倾其一生之力抗争,也未曾在爱情中圆满,然而这铮铮风骨却震撼了无数人。

明末清初的剧作家孔尚任经过十余年的搦笔研磨,将这段南朝遗事形诸笔墨,终于把李香君的这段传奇故事写成了《桃花扇》。

这个弱女子的硬风骨,随着一曲《桃花扇》活成了400年的传奇。

生逢乱世落红尘
秦淮河边遇知音
 
明天启四年,苏州阊门枫桥的豪门望族吴宅诞生一个女孩子,这个女孩就是李香君。
 
虽生在乱世,但在繁华的江南,日子过得倒也安稳,父亲是一名武官,上有两个哥哥,人人说她是金枝玉叶,生来就有万千宠爱。
 
然而造化弄人,后来父亲与阉党抗争时落难,家境逐渐败落,李香君便开始了漂泊的一生。
 
八岁的李香君被送给了秦淮名妓李贞丽作为义女,这座秦淮河边的小巧红楼,就是李香君的所有童年。
 
一个千金小姐,就这样流落成烟花柳巷的女子。
 
庆幸的是养母李贞丽也是清雅仗义之人,她结交的多是文人雅士,李香君自然也养成了一股不与俗世共沉浮的冰心之气。
 
李香君聪慧灵秀,所习的音律诗词、琴棋书画无一不精通,而且特别擅长南曲,一曲《琵琶行》就能迷醉秦淮两岸,就这样李香君成为了媚香楼里的头牌。
 
李香君和风雅的养母一样,结交的多是文人墨客,所以迎来送往中,也能在泥中自洁。
 
出淤泥而不染,太平时是高洁,动荡时却可能是靶子。
 
这个误堕章台的弱女子,虽然身世做不了主,却渴望如岳飞般精忠报国,所以注定会有坎坷的一生。
 
16岁的时候,一个桃红柳绿的暮春三月,李香君遇见了来南京参加会试的河南尚书之子侯方域,一段情就这样慢慢开始了。
 
侯方域初识李香君的时候,被她房间里的一幅水墨画吸引,后来才知道是香君所画,当时就被她的才艺吸引了。
 
少年也是才华横溢的公子,香君也有了心动的感觉,两人之间就暗生了情愫。
 
一个是风流倜傥的多情少年,一个是娇柔多情的怀春少女,两个来自不同阶层的年轻人就这样一见倾心。
 
然而当时青楼女子要出嫁,需要一个“梳拢”的仪式,也就是侯方域要出一笔重金给媚香楼,同时还要举办一场典礼。
 
当时的侯方域并没有那么多钱,幸好朋友杨龙友出手相助替他出了这笔钱,两个有情人才终成眷属。
 
大婚之时,侯方域将一柄系着祖传象牙镂花骨的白绢面宫扇做为定情信物,送给了李香君。
 
十里桃花红,不如香君粉面艳。
 
可惜乱世中,国家尚且风雨飘摇,怎能保个人的岁月静好。


秦淮儿女自多情
同心白首伤别离
 
沉醉于新婚之喜的他们,并不知道一场阴谋诡计正在背后酝酿。
 
后来侯方域终于想到,家境并不富裕的杨龙友是怎么拿出这么一大笔钱,再三追问下杨文龙这才说出了实情。
 
原来是当时阉党余孽阮大铖想要笼络侯方域以及与他交好的江南义士,这才想借机收买人心。
 
得知此事后,侯方域不知所措:
 
若收下这笔钱财,不仅名节有损,也与本心不符;若退了,不仅会与那帮阉党结怨,还有可能要离开香君。
 
这个时候,反倒是李香君干脆利落地脱下了身上的罗衫,摘掉了头上的珠翠,决然地对侯方域说:“脱裙衫,穷不妨;布荆人,各自香。”
 
女子坚决起来的时候,有令人难以置信的强大力量。
 
命运似乎是一个轮回,李香君做出了和父亲一样的选择,宁愿布衣荆钗,也不愿接受有污之人的施舍。
 
她把自己所有的积蓄都拿了出来,又变卖了很多首饰,终于把钱给凑齐了,退还给了阮大铖。
 
这样一来,阮大铖就怀恨在心,处处找机会以解心头之恨。
 
正巧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大事,李自成造反了,崇祯皇帝在景山自缢,一群阉党拥护着福王在南京建立了弘光小朝廷,阮大铖很快被重用。
 
都说“宁得罪君子,不结仇小人”,自然是有它的道理。
 
阮大铖大权在握,开始大肆报复反对他的人,侯方域为了逃命,不得不与李香君分别。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何况是新婚燕尔。
 
李香君却强忍着不舍,劝他快走,并且嘱咐他:“愿你肩挑国家任,须当爱惜有为身。”
 
命运对于这个有骨气的女子,从未偏爱过。
 
乱世中无法剑仗烽烟的女子,唯有将希望寄托在心爱的男子身上。


血溅诗扇风骨存
万点桃花朵朵红
 
侯方域走后就再也没有消息,那悲苦没有希望的日子,就如同秦淮河的流水一般日夜不停。
 
如若香君选择和侯方域撇清关系,就凭这秦淮八艳之一的名头,在南京也是能活得很好。
 
然而虽万人仰慕,独钟情于一人。
 
李香君选择了洗尽铅华,不再接待任何客人,只是日夜与琴棋书画相伴,等待侯方域安全归来。
 
她本以为守住一日日的寂寞,就能等来如桃花灼灼的芳华。
 
可是她没有等到爱人,却等到了小人阮大铖的黑手。
 
为了讨好弘光帝面前的红人田仰,阮大铖利用权势逼迫李香君给田仰做妾。
 
很多人劝李香君忘掉生死未卜的侯方域,嫁给田仰,乱世中也能保证过上好日子。
 
然而刚烈如李香君,怎么会为锦衣玉食低了头颅。
 
抢亲时,柔弱的李香君一脸决绝地转身跳下了媚香楼,殷红的鲜血从额头汩汩流出,点点血迹溅落在侯方域送她的宫扇上,非常刺眼。
 
好友杨龙友深深为李香君的贞烈品质折服,捡起了地上的扇子,就着扇子上的血迹,画出朵朵桃花,并题名为桃花扇。
 
李香君命大,捡了一条命,然而阮大铖依然没有放过她。
 
阮大铖一计不成,又想拿李香君到皇帝面前献媚,打着皇帝圣谕的幌子,强行李香君征入宫中当歌姬。
 
一个青楼女子怎能有力量和朝廷抗衡,李香君只能揣着桃花扇进了南明皇宫,仇人歌酒欢宴,她却想着自己亡命天涯的情郎。
 
高高的宫墙中,李香君只能唱着言不由衷的曲子,靠着心中的爱情撑过这深宫中的度日如年。
 
世人都说戏子无情,可她们一旦缘定,那便是一生。
 
她可以为爱脱罗衫,也可以为爱洗铅华,可以为爱生,也可以为爱死。
 
桃花扇上的点点血迹,就是一个青楼女子忠贞的祭奠。
 
李香君这一生的苦难,都脱不开她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风骨。



金陵往事如烟散
乱世佳人风骨存
 
命运可能会在走投无路时,又出现一丝转机。
 
南明朝没支撑多久就要灭亡了,李香君在清兵攻下金陵城的时候,趁着混乱随着宫人逃了出来,等她回到媚香楼的时候,周围早已经是火海一片。
 
茫茫天地间,李香君握着一把桃花扇独自在桥头边,看着这个金陵城淹没在一片火海之中。
 
国破家亡情人散,哪里还有可退之路。
 
孤零零的李香君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当她绝望到晕倒的时候,教她戏曲的老师救了她,两人一起逃到苏州避难。
 
此时的李香君不知道,侯方域也趁金陵城混乱之时逃回了府邸,人生如戏,两个有情人就这样错过了。
 
李香君逃到苏州后,躲进栖霞山的葆真庵,青灯古佛度过了几个春秋之后,终于等到侯方域辗转找来,并且跟着他隐藏身份回侯府做了名正言顺的妾室。
 
那几年的时光是香君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乖巧懂事的她与公婆和正房夫人相处的很好,日子总归是温暖安定的。
 
即便刚烈如李香君,这一生所求的也不过是平常人的日子。
 
然而人如浮萍的年代,幸福的日子总是很短暂。
 
侯方域后来替香君寻找亲人时,身怀六甲的李香君也因为名妓的身份暴露被赶出侯府,被安置在一个荒废的柴园。
 
等侯方域回来时,李香君早已积郁成疾,临终时,香君留下一柄桃花扇和一句遗言:“公子当为大明守节,勿事异族,妾于九泉之下铭记公子厚爱”。
 
几年后,侯方域思念成疾,也随香君而去。
 
关于李香君这个奇女子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
 
本应该是一段才子佳人的风花雪月,只可惜生逢乱世,变得支离破碎。



不管结局如何,这段前尘往事里的悲欢离合也将随秦淮河的流水湮没在历史中。
 
李香君一生爱得痴迷,却从未在爱情中迷失自己,不管是面对权势的迫害,还是战乱中的颠沛流离,她都始终坚守自己的道义。

就如张爱玲所说:“普通人的一生,再好些也就是桃花扇,撞破了头,血溅到扇子上,就在这上略加点染,变成一枝桃花。”

这浮华世间,能按自己的意愿过一生,就是最好的人生。
 
愿你余生也能不卑不亢,始终做自己。


*注:配图来自摄图网


如果您有好的原创作品欢迎投稿,请点击此处: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