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女人,永远不会输
人物志

有一种女人,永远不会输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陈星空
2020-06-28 08:13
词论家王鹏运有云:“满洲词人,男有成容若,女有太清春而已。”

“成容若”是写下“人生若只如初见”的纳兰容若,而“太清春”是清代女性文人顾太清。

能和大文豪纳兰容若齐名,顾太清具备相当了不起的才华。

她作词了得,晚年写成小说《红楼梦影》,成为“中国小说史上第一位女性小说家”。

她半生坎坷,因爱被治愈,然而,她在晚年失去爱人的庇佑后,却再遭驱逐。

看过顾太清沉浮坎坷的一生,终于发现:才华,才是对抗命运的最强武器。

半生酸辛,以才抵御
 
顾太清本来并不姓顾,她本姓西林觉罗氏。
 
西林觉罗家是满洲镶蓝旗人,属于清代八旗之一。
 
顾太清的曾叔祖父鄂尔泰,是清朝中期名臣,他历经三朝,与田文镜、李卫并为雍正帝心腹。
 
顾太清的家族本该威武显赫,可后来因为文字狱,祖父鄂昌受到牵连,从此家道败落。父亲鄂实峰,因为在京城再难容身,便以漂泊游幕为业。
 
顾太清一出生,就是罪人之后。因为家族的没落,她不得不在颠沛流离中度过童年时光。
 
12岁时,父亲带着她到了江南,之后还到过福建等地,最后,她被姑父姑母收养。
 
顾太清的姑父是大名鼎鼎的荣亲王永琪,他是乾隆皇帝的第五子,我们熟知的“五阿哥”。她的姑母是荣亲王的嫡福晋。
 
荣亲王府再雍容华贵,姑父姑母待她再好,江南也只是第二故乡。寄人篱下的苦,只有顾太清自己心里清楚。
 
每到深夜里,回想起那段漂泊无定的童年时光,顾太清还会心悸地做噩梦。
 
从梦中醒来,顾太清写下这样的词句:
 
事事思量竟有因,半生尝尽苦酸辛。望断雁行无定处,日暮,鹡鸰原上泪沾巾。
 
顾太清把自己比作居无定所的大雁,每当日暮降临的时候,不住泪洒衣襟。
 
但,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顾太清依旧出落成才华横溢的闺秀。
 
对于书香的浸染,她格外珍惜。
 
她自幼起就跟着祖母学习,到了六七岁时,家里又为她专门请了老师。因为她是女儿,不为科考赴试,可以专攻诗词歌赋。
 
顾太清用诗句把郁结在心中的苦闷全部排解出来,用诗句把颠沛路途中的风景全部记录下来。
 
她把逆境中的辛酸酿成了诗意,用半生坎坷的风尘增加自己生命的厚度。
 
想起《红楼梦》中的林黛玉。
 
即使她不是贾家的女儿,但她不卑不亢,凭借风流才华在大观园中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赢得众人的欣赏。
 
才华,是一个人最强大的底牌。
 
行走于天地间,才华能给我们强大的力量,把遇到的苦难慢慢消解成养分,能让我们有足够的勇气,敢于抬起头迎上他人质疑的目光。
 
顾太清终成为一个自信而自持的才女。


复原力决定了一个人能走多远
 
住在荣亲王府的那段日子,是顾太清少女时代里最清闲安稳的。
 
一次宴会上,容貌清丽的顾太清偶然吟咏起诗词,她的才华牢牢吸引了一个人的目光。这个人就是荣亲王的孙子奕绘。
 
一个是清秀温婉的佳人,一个是风流倜傥的才子。
 
顾太清和奕绘两人一见倾心,相互唱和诗词,便知道对方正是自己在等待的人。
 
他们的自由恋爱,注定要谱写一段佳话。
 
可就当两人已经许诺共度一生的时候,最大的阻碍出现在了面前。
 
原生家庭带来的桎梏,并没有锁住顾太清成长的步伐,却让她很难和相爱的人在一起。
 
顾太清是罪人之后,宗人府和皇帝都不会批准她嫁入荣亲王府。不可改变的出身,让顾太清黯然神伤。
 
好在,她的真心没有错付。
 
回到京城后,奕绘想尽办法,动用了各种关系。在王府护卫顾文星的帮助下,奕绘让太清假冒顾文星之女,以顾太清的名义上报宗人府,终于顺利得到批准。
 
道光四年,顾太清成为了奕绘的侧室。
 
婚后,顾太清和奕绘甚是恩爱。最甜蜜的,是两人通过诗词来相互交流,在精神上的契合相通。
 
从题画诗名中,就可以看出奕绘对顾太清的爱。
 
顾太清有《题唐寅麻姑像》,奕绘和《唐寅麻姑,次太清韵》;太清有《辛卯正月同夫子题邹小山画册十首》,奕绘亦有《邹小山花卉,同太清作》。
 
他们一起登山游湖,吟咏山间鸟虫;一起访遍京郊名胜,共赏庭中之花。一唱一和,可谓琴瑟和鸣。
 
在丈夫的疼爱和自己的坚持下,她的才华不仅没有被繁杂生活所磨灭,反而上升到了新阶段。
 
在那个充满桎梏的年代,能成为一名才子妇,能得一人钟情与欣赏,是顾太清的福气。
 
势均力敌的婚姻,成就了顾太清。
 
顾太清和奕绘本该相守到老,可是,好景有限,天妒良缘,奕绘突然一病不起,不到一个月时间,就抛下了爱妻顾太清和一双儿女离开人世。
 
老天可能还觉得顾太清不够悲伤,为丈夫守丧百天后,顾太清连同她的儿女被婆婆赶出了家门。
 
她用诗句写下对亡夫的思念:
 
陋巷数椽屋,何异空谷情。
呜呜儿女啼,哀哀摇心旌。
几欲殉泉下,此身不敢轻。
贱妾岂自惜,为君教儿成。
 
为了生存,顾太清卖掉自己的嫁妆才换来一处安身之地。纵使顾太清心中有万分悲痛,可为了一双儿女,她选择独自承担。
 
不过,最让人感到慰藉的是,顾太清并没有像一般丧夫后的女人那样悲悲戚戚。既然余生再没人伴她左右,那就一个人好好走下去。
 
她逐渐恢复了旧日的朝气,依然同一些名士文人们论书谈词,自信展现自己,赢得他人的欣赏与注视。
 
复原力,是她从诗书中获得的额外嘉奖。


不畏流言,以才正名
 
步入中年的顾太清,本打算以清闲平淡的方式度过余生,可流言蜚语找上了她。
 
清代龚自珍写过一首《己亥杂诗》,里面有一句“一骑传笺朱邸晚,临风递与缟衣人”,后面还加了一句备注:“忆宣武门内太平湖之丁香花一首”。
 
怪就怪在荣王府就在太平湖畔。又是太平湖,又是穿白色丧服的女人,人们很容易就把龚自珍和奕绘的未亡人顾太清联想在一起了。
 
龚自珍不久后又写了一阕记梦的“桂殿秋”词,有心之人认为这首词写的龚自珍与顾太清的月夜幽会。
 
对于流言,顾太清选择一笑置之。她大大方方地和男性文人交流诗词,展露出的才情甚至让他们都甘拜下风。
 
最重要的是,即使她离开了荣亲王府,她也没有选择依附于任何男人。
 
就是这样一个自信自立的女人,让流言不攻自破。
 
闺蜜沈善宝曾在《名媛诗话》中是这样描写顾太清的:

才气横溢,援笔立成。待人诚信,无骄矜习气,唱和皆即席挥毫,不待铜钵声终,俱已脱稿。
 
在清代,女子结诗社蔚然成风。顾太清因为绝对出众的才华,成为一代女性文学盟主。许多有才的女子,都视她为榜样。
 
后来,顾太清干脆邀请满汉的才女集结联吟诗词,并把诗社命名为“秋红吟社”。
 
在她的带领下,一群志同道合的女子们走出深闺。她们彼此神交、相互唱和,开设社课,为中国古代女性文学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顾太清的晚年,因为有诗书墨香的濡染,有闺秀姐妹的陪伴,她没有那么孤单。
 
正如顾太清在《静坐偶成》这首诗中写到的:
 
一番磨炼一重关,悟到无生心自闲。探得真源何所论,繁枝乱叶尽须删。
 
经历过越多磨难,闯过更多的关卡,顾太清才懂得书籍里的哲理,悟出古人澄澈的心境。



20年后,奕绘的嫡长子载钧病逝。因为没有子嗣,只好由顾太清的长孙继嗣。
 
这样,59岁的顾太清又得以回到荣亲王府,颐养天年。
 
光绪三年,79岁高寿的顾太清得以而善终。
 
回看顾太清的沉浮一生,她因罪人之后的身份尝尽酸辛,又得遇良人,收获美满的婚姻。即使惨遭放逐,也不依附于任何人。最后,她带领闺秀们吟咏出自己的声音。
 
顾太清之所以能成为这么一个通透的女人,全凭她把书读得透彻。
 
就拿《红楼梦》一书来说,前有曹公增删五次、批阅十载,后有西林春续写传奇。
 
顾太清晚年自署“云槎外史”之名,著《红楼梦》小说续集《红楼梦影》。她定是沉醉于《红楼梦》中难以释怀,才决定给宝玉、宝钗续写人生。其文采见识,非同凡响。
 
顾太清,一个充满自信魅力的女人。
 
才华,是她对抗命运的最强武器。
 
用才华征服命运,让无数男性文人叹服,活出了无数女人理想的模样。


*注:配图来自摄图网


猜你还想看这些文章


一个女人的格局,就是她最好的风水

忠厚纯良,是女人一生的底牌 


如果您有好的原创作品欢迎投稿,请点击此处: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