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为爱所困,这就是女人最好的姿态
人物志

她不为爱所困,这就是女人最好的姿态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瑜蔚
2020-06-29 07:01
鱼玄机本名鱼幼薇,自幼乖巧好学,聪颖可爱。

父亲曾是一位落魄秀才,尽管早逝,但家中对她读书写字格外支持。

五岁时,她就能诵读上百篇诗词,七岁时就能“出口成章”,成了街坊邻居口中的“神童”,在长安城小有名气。

然而,正是这样一位才华横溢的姑娘,成也爱情,亡也爱情,一生在爱情的枷锁里逃脱不能。

她因爱灿烂,为中国女性在灿若星河的唐诗历史里,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她又因爱癫狂,自暴自弃,堕落不堪,最终使自己走向了死亡。

放下即是过往
 
十岁那年,鱼幼薇遇见了温庭筠,一个对她来说至关重要的男人。
 
彼时,温庭筠早已以辞藻华丽和秾艳精致的文风,声名远扬。
 
当听闻一个十岁的小姑娘能吟诗作赋时,他便找上了她。
 
“我们以‘江边柳’为题对诗,如何?”温公笑意盈盈。
 
鱼幼薇思索片刻,缓缓吟诵:
 
翠色连荒岸,烟姿入远楼。
影铺秋水面,花落钓人头。
根老藏鱼窟,枝底系客舟。
萧萧风雨夜,惊梦复添愁。
 
听罢,温庭筠发现,无论平仄音韵,还是诗情意境,眼前这位眉清目秀的姑娘早已拿捏有当,令人好生欢喜。
 
于是,他立即决定收她为徒。
 
一个才华横溢,但已年过半百,貌似钟馗;一个初出茅庐,但青春无敌,亭亭玉立。
 
四年里,两人频繁对诗,携手创作了一篇又一篇经典;温庭筠更是在她母亲离世后,百般照顾,倾囊相助。
 
毫不意外,婷婷少女情窦初开了,对象正是她的老师,那位比她大了四十多岁的男人。
 
爱了就是爱了,她从不遮掩,也不羞怯。
 
少女浓烈的情感,让温庭筠一时不知所措。
 
她的心思他全懂,但无奈年纪相差过于悬殊,中间又隔着师生身份,他始终不敢越矩半步。
 
于是,他从长安去了襄阳,避而不见。
 
她也没有放弃,一连写下《冬夜寄温飞卿》、《寄飞卿》,以表相思之苦。
 
疏散未闲终遂愿,盛衰空见本来心。幽栖莫定梧桐处,暮雀啾啾空绕林。
 
书信寄出,石沉大海,杳无音信。
 
更令她难以接受的,是几年后,温飞卿从襄阳返回了长安,又见了她。
 
既已无意,为何还要见面?
 
他说,要为她寻觅一个好人家,弥补自己的亏欠。
 
字字戳心,就像伤口上撒了一把盐。
 
鱼幼薇的初恋,彻底结束了。

初恋虽迷人,但很少能经得住考验,亦无需为了它而自怨自艾。
 
更多时候,你放不下的,只是存在于时空滤镜里的想象,那种自我麻醉的幻觉让你欲罢不能。
 
其实历尽千帆后,会发现它只是生命中美好的一刻,珍藏心间,偶尔想起,足矣。


懂得“止”,是一门学问
 
温庭筠介绍给鱼幼薇的,是金科状元李亿。
 
李亿时年22岁,已高中状元,且官至左补阙,可谓前途无量。
 
两人第一次见面,李亿便对她一见钟情,更是为她的诗文所倾倒;
 
鱼幼薇也对眼前的状元不抗拒,觉得他看着端庄健硕、温文尔雅。
 
于是,两人你来我往,感情进展迅速。
 
李亿不止一次对她说:“嫁给我,我会好好保护你!”
 
三个月后,她终于同意了他的求婚,自愿当起了他的侍妾,认定对方就是自己值得厮守终身的男人。
 
只不过这一次,她又错付了。
 
李亿的正妻裴氏出生名门,家世显赫,怎能容忍一个小姑娘来霸占丈夫的爱?于是,一场“正室打小妾”的戏码上演了。
 
裴氏先处处刁难鱼幼薇,轻则辱骂,重则殴打,后来,又仗着自己家族势力庞大,威胁丈夫将她扫地出门,否则“不会在仕途上给予任何相助”。
 
当初那个信誓旦旦的男人,此刻慌了神: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功名利禄,哪能因为一个女人放弃?
 
于是,他二话不说写了一纸休书,将她送入了城郊的咸宜观。
 
那时,他还在骗她:“我心中只有你,你为了我忍一忍,三年之后我就来接你。”
 
她又相信了。

三年里,她日日思,夜夜念,盼着两人能够重逢,双宿双飞。
 
她始终没能等来一面。
 
有一天,道观里的师傅告诉她,她的爱人已携妻赴扬州做官多日,再也不会回来了。
 
尽管已预感多时,但知道真相的那一刻,她还是哭了。
 
千古名作《赠邻女》应运而生:
 
羞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妆。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枕上潜垂泪,花间暗断肠。
自能窥宋玉,何必恨王昌。
 
只有她自己明白,以前那个多才多情的鱼幼薇已经死了,留下的,只有满腹仇恨的鱼玄机。
 
她自己把自己装进了情感的桎梏,一生都未走出来。
 
“上”字加一竖为“止”,“止”上加一横为“正”。
 
懂得“止”,是一门学问,它需要你豁达坚韧,不去纠缠。
 
面对那些恶人、烂事,既已至此,你再怎么纠缠,也无法改变。
 
还不如放过自己,及时止损,按照自己的步调继续过自己的人生,否则,受伤的只有自己。 


爱恨分明,却敌不过世事难料
 
温庭筠的无意,李亿的无情,让鱼玄机深深陷入了自我怀疑。
 
她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彻底崩塌了:不再相信爱情,不再追求爱情,崇尚及时行乐和随心所欲。
 
她写诗,句句香艳;她谱曲,夜夜笙歌。
 
她甚至在咸宜观前,挂出了“鱼玄机诗文候教”的告示,告知天下风流才子以文会友。
 
如果谁的诗文能入她法眼,则会主动留对方共度良宵,否则,无论对方给再多赏赐,也会被赶出观门。
 
一时间,咸宜观门庭若市,车水马龙。
 
无数人文雅客、富商巨贾纷纷赶来,一睹当代才貌双全奇女子的风采。
当外界都认为她声名扫地,放荡不羁时,她反而有种报复的快感:
 
这些自命不凡、道貌岸然的男人们已被自己主宰,她想他们俯首称臣,他们就俯首称臣,她想让他们扫地出门,他们只能滚。
 
曾经被践踏的自尊,通过这种极端的方式,慢慢找了回来。
 
她可以同时光明正大地同两个男人“长相厮守”:
 
一个像自己曾经的爱人,文采出众,如精神伴侣;一个是世俗的多金老板,大腹便便,似她的提款机。
 
她也无所谓他们爱上别人:反正也不是爱情,洒脱一点又何妨?
 
但,她容不得周围亲信的背叛。
 
她的贴身丫鬟绿翘,生得格外俏丽,常年伴随左右,耳闻目染,也有吟诗作对的才情。
 
一日,她发现,与她交好的陈姓公子竟然与绿翘有私情。
 
面对质询,绿翘不觉不妥,反而讥讽道:“你欲求三清长生之道,却未能忘解佩荐枕之欢。”
 
一时间,愤怒,不甘,失落全都涌上了鱼玄机心头:自己也曾拥有诗情芳华,如今竟落到被丫鬟取笑的田地!
 
于是,她失控了。
 
举起鞭子,狠狠抽打,直到对方断了气。
 
随后,她将丫鬟埋在后院,继续推杯换盏,直到东窗事发。
 
其实,鱼玄机罪不至死。
 
在唐朝,奴婢有罪,主人没有通过宫府而擅自杀了的,仅仅打一百大棒;奴婢没有罪而擅自杀了的,把主人充做奴隶一年。
 
但唏嘘的是,处理此案的京兆尹温璋曾死缠烂打追求过她,因一直被拒而怀恨在心。
 
最终,温璋以妒杀婢女之罪,判她极刑。
 
人生本过客,何必千千结。
 
苦难多为人生常态,滑铁卢亦常有,何必纠结于此,愤懑不满。
 
如果一味唉声叹气,只会让自己裹足不前;一味一蹶不振,只能让自己沉沦堕落。
 
让自己为他人的过错买单,真是最愚蠢的事情。



不困在情感中,是保持明智的途径
 
鱼玄机14岁时,曾和温庭筠一起到长安城南的崇贞观游览,遇见了一群新科进士,正在观壁上题诗。
 
见他们个个意气风发,她只恨自己不是男儿身:
 
云峰满月放春晴,
历历银钩指下生。
自恨罗衣掩诗句,
举头空羡榜中名。
 
不知道十二年之后,她在刑场上,是否会想起那个也曾有过壮志的自己。
 
在那个女人努力迎合男人的年代,她用及其惨烈的方式,报复着伤害她的人们,与整个世界为敌。
 
不可否认,在一定程度上,她确实是中国女性自我觉醒的先驱。
 
但悲就悲在,她依旧没能挣脱自己的心魔,直到死都还未对过往的旧情释怀。
 
毕竟,困于爱情,是女人一生最愚蠢的事情。


*注:配图来自摄图网


猜你还想看这些文章


一个女人的格局,就是她最好的风水


如果您有好的原创作品欢迎投稿,请点击此处: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