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不要直视两样东西“一是太阳,二是人心”
有声读物

永远不要直视两样东西“一是太阳,二是人心”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紫荆
2020-07-01 09:00
《失明症漫记》,这是葡萄牙作家若泽·萨拉马戈的作品。

这本书,写的是失明的怪病迅速在一个城市里蔓延,人们都莫名陷入失明的故事。

作者借着这个故事,毫不留情地揭露了人性中的的卑污和丑恶。

让我们一起更加深刻的认识人性吧。

今天,我们将正式开启《失明症漫记》的共读。

一天,人们像往常一样走在上班的路上,马路上依旧停满了车辆,等待继续前进。

世界正常运转着,日复一日,没有什么异常,然而,这一切的平静都被一个人打破了。

这个人也是上班一族,他坐在自己的车子里,等待着绿灯亮起的时刻。突然,他大喊一声“我什么也看不见了”,原来他失明了。
 
但没有人能相信他是一个失明的人,因为他的视网膜看起来再正常不过了,但他就是看不见了,于是泪水从他的眼睛里流了出来,他还在脑海里紧紧抓住最后一刻看到的图像。
 
一位好心人送他回到了家,却在下楼的时候动了邪念,他将这位可怜盲人的车子偷走了。
 
盲人在家等到妻子回来,什么也看不见的他不小心摔碎了花瓶,割伤了手指。

妻子陪他去看眼科医生,却被告知,从精密的机器里检验出来的结果显示,他的眼睛没有任何毛病。



原来,这是一场史无前例的传染病,人们似乎不用接触就会在无形中被感染。在医生上报国家之后,全国立刻召开紧急会议,研究治疗这种眼病的药物。
 
然而,还没等到研制出药品,医生也失明了,后来所有和医生接触过的人都失明了。
 
没有人能够解释到底发生了什么,也没有人能够回答这种疾病从何而来,人们只是一个接一个地感染。
 
世界并没有看起来那么正常,因为我们看的不够仔细。
 
失明症越来越严重,一个戴墨镜的姑娘正在酒店的床上“接客”时,突然失明了;那个偷车贼在偷来的车子里也失明了;交通警察失明了;小男孩也失明了……

政府发现了这场病的可怕之处,下令将所有失明的人全部隔离起来,隔离的地点就在一个废弃已久的精神病院。

医生妻子担心丈夫的安危,于是她假装自己也失明了,和丈夫一起被隔离起来。
 
关于为什么将盲人关押在精神病院里,这个问题一直受到很多人的关注。
 
其实,在西方世界的隔离传统里,精神病院一直是关押疯癫者的地方,政府将这些威胁社会治安的人们紧闭起来,以保持外界的秩序不被扰乱。
 
后来,罪犯和流民与精神病患者关在了一起,这个时候它就具有一个象征意味,那就是象征着理性世界对于非理性的驱逐和排斥。
 
而所有的不安定因素都被社会拉入了黑名单,并被永久隔绝。



可见,在小说中,失明是另一种形式的疯癫,在本质上都属于“非理性”。
 
政府立马召集全国的专业人士研制药物,以抵抗这次侵袭,然而他们采取的所有措施好像都失灵了。
失明者被运送到精神病院之后,政府派了士兵看守。
 
这些守卫都持有枪械,他们收到的命令是,这里只允许失明者进来,而不允许他们离开,只要有人试图走出大门,那么就会被无情地击毙。
 
狗死了,毒汁也就流尽了。
 
失明者被社会抛弃了,他们也终将被遗忘在精神病院里。

开始,失明者们还保持着作为人类的文明和尊严,懂得互相谦让,互相体谅,当不小心踩到了别人,他们会很礼貌地跟对方道歉。
 
不要以为,人们会将这份体面一直维持下去,直到这场病突然消失。
 
后来的情况完全超乎我们的想象。
 
好在有医生的妻子在一旁默默地帮助这些可怜的人们,她小心地照顾他们,不让他们被床脚绊倒,也不让他们踩到另一个人的脚上。
 
终于,这些人都在医生妻子的帮助下找到了自己的床位,也慢慢地安顿下来了。这时他们最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上厕所,但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个精神病院是如何布局的,他们找不到路。



医生妻子想出了一个办法,让后面的人把手搭在前面人的肩上,这样的话不容易迷路,也不容易走散。
 
但走在戴墨镜的姑娘后面的那个男人,也就是上文说到的偷车贼却乘机猥亵前面的姑娘。他的手几乎摸遍了姑娘的后背。
 
就在他要做出更过分的举动时,戴墨镜的姑娘突然用穿着高跟鞋的脚在他的大腿上狠狠地踢了一下。
 
然后,所有人都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
 
即使在最危难的情况下,人性中的恶依旧清楚地暴露在人们面前。
 
偷车贼倒地后,其他的盲人立刻问发生了什么事,医生妻子一看戴墨镜姑娘的表情,马上就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
 
她看到偷车贼一脸痛苦地倒在地上,他抱着自己的大腿不断地呻吟着,而戴墨镜的姑娘则表现出一脸愤怒。
 
偷车贼的大腿在流血,但在这个破旧的精神病院里,根本找不到可以消毒止血的东西,这让医生妻子开始犯难,该如何去救治眼前这个可怜的人呢?



后来医生妻子在自己的行李中找到了一块布,总算给偷车贼包扎好了。接下来,她带着剩下的人去找厕所,在前往卫生间的路上,她看到了其他宿舍的盲人因为找不到路,就随便蹲在墙角解决。
 
被隔离没几天,走廊里已经变得臭气熏天天了。
 
刚开始,人们还会憋着直到找到厕所为止,可是慢慢地,当盲人发现找到方便的地方实在很难时,就都放弃了,他们发现随便找个地方是最省事儿的,反正其他人也看不见。
前面说到,第一个失明的人和偷车贼在同一个宿舍里。
 
有一天,人们聊天互相问起了对方是怎么失明的,第一个失明的人就说自己坐在自己的车子里等红绿灯时,就突然看不见了。
 
后来,一位好心的人送他回家,这个人却在离开的时候偷走了他的车子。说到这里他感到气愤不已,嘴里不停地咒骂那个偷他汽车的人。
 
轮到偷车贼讲述自己经历的时候,他故意压低声音以防第一个失明的人听出来是他,然而他一张口说自己也是在汽车里失明的时候,车主就已经听出来了。
 
他就是那个偷走自己汽车的人。



于是第一个失明的人摸索着走向正在讲述自己经历的偷车贼的方向,一个拳头伸过去,同时嘴里咒骂着:你这个偷车贼,连盲人的车都偷,怪不得你也瞎了。
 
但因为两人都看不见,所以他们撞在了一起,很快两个人就互相扭打了起来,旁边的人都感到唏嘘不已。
 
有人说,放过那个偷车贼吧,上天已经对他做出了惩罚,让他也变成了盲人。
 
有人说,这种人就应该从社会上灭绝,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也做的出来,瞎了真是活该。
 
医生和医生的妻子都说,请放过他吧,他已经失明了,而且刚才大腿也受伤了,算是受到了惩罚。

让我们一起期待明天的共读吧!

本书回顾:

《失明症漫记》精读第1天:他52岁开始写小说,76岁获诺奖:人生,没有太晚的开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