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位失明的老人,却用音乐感动了所有失去理智的人
有声读物

他是位失明的老人,却用音乐感动了所有失去理智的人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紫荆
2020-07-02 06:30
《失明症漫记》,这是葡萄牙作家若泽·萨拉马戈的作品。


在昨天的共读中,我们了解了第一个失明的人和偷车贼的矛盾,也看到了偷车贼的丑恶。
 
刚来精神病院的这几天,盲人们几乎已经处于一种生活难以自理的状态,幸好医生的妻子一直悉心照料着他们。
 
那么,新来的这位老人会是谁呢?
 
他的身上又有着怎样的故事呢?他的到来会给这个宿舍现有的盲人们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的变化呢?
 
让我们一起走进今天的共读。

就在盲人们终于安置下来的时候,门口出现了一个老人的身影。
 
只见老人戴着眼罩,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他是一个真正的盲人。



在很早之前他就失明了,眼前一片漆黑,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因为真正的失明反而躲过了这场席卷全国的奇怪的失明症。
 
听到老人的询问,宿舍里的人们都默默不语,他们不清楚自己的宿舍里是否还有位置,也看不见门口的老人到底长什么样。
 
这时,医生的妻子高兴地说“这里正好有一张床位,您可以在这住下”,老人礼貌地道谢,然后就拿着简单的行李走了进来。
 
大概是很久没有看见这么举止有礼的人了,医生的妻子对老人充满了好感,她帮助老人走到自己的床位上,帮他收拾好行李,老人不断地道谢。
 
只有见到这位老人时,医生的妻子才意识到他们还都是活着的人类,是理智正常的人类。
 
这场失明症已经剥夺了人们的理智,回看那些别的宿舍的盲人就可以发现,没有看得见的眼睛照看的盲人,早已过着动物的日子。

人性和兽性往往就在一念之间互相转换,甚至人性永远堕入兽性之中无法复原。
 
前文所说的那个偷车贼,自从他的大腿被戴墨镜的姑娘踢伤之后,因为没有得到及时的处理,伤口一直在恶化。
 
即使医生妻子一直细心查看他的伤势,为他换上干净的布也无济于事,他的腿越来越肿,每天晚上在所有的盲人都睡着之后,他依旧痛苦地呻吟着。
 
与此同时,精神病院也越来越拥挤了,因为又来了一批新的盲人,这些盲人互相吵嚷着,推搡着向看不见的门口走去。
 
然后就像看得见那样抢夺床位,互相谩骂、言语攻击。



要说这些人变了,最明显的变化就是他们不再像平常那样彼此谦逊有礼,互相礼让,也不像以前那样维护着自己作为人的尊严。
 
他们变得像动物一样失去了廉耻之心,然而自私、冷漠的缺点却一点儿都没变。
 
慢慢的,吵嚷的盲人们都找到了各自的床位,这才安静下来。

医生所在的宿舍里,也住进来了新的人。
 
在这场看不见的床位争夺战中,有的人抢到了床位并沾沾自喜,有的人没有抢到,则在走廊的随便什么地方住了下来。
 
也有的人被台阶绊倒,被其他盲人踩成了重伤,这一切都随着夜晚的来临而慢慢的安静下来。

然而白昼与黑夜的界限,对于盲人来说是无用的。
 
首先是宿舍的白炽灯永远亮着,其次是盲人们的眼前始终是一片雾蒙蒙的白光,黑夜从未像现在这么遥远。
就在精神病院越来越热闹的时候,偷车贼的伤势也越来越严重。
 
他整个人已经瘦的不成样子了,受伤的大腿也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每天晚上医生的妻子还是一如既往地去查看他的伤势。
 
这天晚上,她又过去的时候,偷车贼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说到:我知道您看得见,很早之前我就知道了。
 
医生的妻子吃了一惊,示意他不要说出去。

偷车贼对她一直以来的照料表示感激,并对自己以往的罪行表示悔恨,医生妻子从他身上闻到了一股腐烂的味道,后来她就去睡觉了,并跟医生说了偷车贼的现状。

等宿舍所有人都睡着之后,偷车贼被钻心的疼痛折磨的难以入眠,他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那就是爬出宿舍,爬出精神病院,去医院让医生救治自己。然而他想错了,一旦进入这个精神病院,是不可能出得去的。
 
只见偷车贼缓慢地向精神病院的门口爬行,然而当门口的士兵看到有人逃跑时,他们顿时慌了,立刻警告偷车贼停止前进,否则就要对他不客气了。
 
然而偷车贼继续向前,他本想跟门卫说什么,却被受惊过度的士兵一阵疯狂扫射,然后凄惨地倒在地上。

第二天一大早,门口的守卫就用喇叭通知了这件事情,并警告其他的盲人,如果再做出逃跑的行为,也会和偷车贼落得一样的下场。



医生妻子发现死去的偷车贼,他的头和脸被子弹打得不成样子了,这样一个血腥的场景让她直接跪在地上呕吐。
 
其他看不见的盲人还在问: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谁死了?
 
医生提议宿舍的人一起将死者埋葬起来,这是他们作为他的同伴所能给予他最后的尊重。
 
就在医生妻子向守卫要求拿到一把铁锹时,守卫却拒绝提供帮助,他甚至让盲人们自己用手挖土。
 
盲人们挖了一会儿后,发现用手实在太慢了,加之到了中午,大家都饥肠辘辘的,根本没有力气继续下去了。
 
于是有人提议吃完饭后再去埋葬死者,其他的人都同意了。



医生和妻子没想到的是,饭后盲人们都不想动了,他们似乎早已忘记了还有一位死者需要他们去埋葬。
 
或者他们觉得,就这样将尸体丢着好像也无妨。
 
就在所有人都懈怠的时候,医生和妻子始终坚持挖着土,他们认为如果连死者都不尊重的话,怎么还配称得上是人类呢!
 
这一行为让其他的盲人感到羞愧,于是他们一起加入医生夫妇的行列,终于将死去的偷车贼安置到了泥土里。
 
这时,天上飘起了小雨,仿佛在为死者送行,又仿佛在感伤盲人们的不幸遭遇。
宿舍里,上次还未互相介绍的盲人,这次接着讲述自己的经历。

这次宿舍新来的一位女人说回到家里时发现丈夫失明了,然后她陪他去看医生,医生却束手无策,丈夫很快就被带走了。
 
不久后,她就发现自己也失明了,也被带到了这里。
 
还没等她说完,第一个失明的人就激动地喊起来,你是我的妻子,我终于找到你了。
 
女人瞬间流出了眼泪,没想到在最艰难的时刻,还可以和丈夫一起。
 
两个人互相摸索着找到了对方,然后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这一幕深深地感动了医生的妻子,也就是这一幕让医生的妻子决定无论多难,她都要帮助这群可怜的看不见的人。



也许,解救一个人的往往是一刹那的人间温情,人性中的善意和真诚。
 
接着,一位女人说起了自己的经历,她原本在酒店当女佣,在她失明的前一刻,她还看见一个女人赤裸着身体躺在酒店的床上哭喊着自己看不见的事实。
 
她不知道这位酒店床上失明的女人此刻就在眼前,她就是戴墨镜的姑娘。
 
于是,轮到戴墨镜的姑娘讲述自己故事的时候,她很快就含糊其辞的糊弄过去了,剩下的就是那位抓获了偷车贼的警察……
 
讽刺的是,在失明以前,这里的每个人或者毫无交集,或者处于一种对立的状态,但这场失明症,却让他们一下子变得平等了。
 
当轮到老人讲述自己的故事时,人们立刻被吸引了过去,他说话的方式总让人感觉如此亲切,也让人怀念以前的日子。
 
戴眼罩的老人似乎象征着人类的文明,其他的盲人对他充满一种不由自主的尊敬,只有看到他时,他们才会想起自己也是一个人啊
 
老人打开自己的行李,拿出了一台小型的收音机,他摸索着打开开关,人们立刻听到了一阵音乐声传来。



这声音让在场的盲人都感到奇特无比,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听到外界的声音了,音乐和艺术已经远离他们很久很久了。
 
戴墨镜的姑娘沉醉在音乐中,其他的盲人则要求换个台试试,于是他们听到了国家新闻报告,听到了天气预报,听到了从前习以为常却从不珍惜的事物。
 
接着,盲人中的一个哭了,然后是另一个,最后是所有人都流出了眼泪。
 
音乐唤起了他们对以往生活的记忆,唤醒了自从失明后就跟着一起沉睡的人们的情感和理智。
 
是啊,人们偏离正常的生活轨道已经好远了,他们会变好吗?
 
戴眼罩的老人身上又有着怎样的传奇故事呢?

让我们一起期待明天的共读,我们明天见。


本书回顾:

《失明症漫记》精读第1天:他52岁开始写小说,76岁获诺奖:人生,没有太晚的开始
《失明症漫记》精读第2天:永远不要直视两样东西:一是太阳,二是人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