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才是一个女人最大的底气
人物志

独立,才是一个女人最大的底气

作者:丫丫
2020-06-30 07:02
浏览次数:5286
绿珠,是西晋石崇的宠妾,也是中国古代有名的美人。

到生命最后,当大军压境,石崇叹息说:“我因你而获罪。”绿珠流泪道:“愿效死于君前。”遂跳楼而亡。

在那个社会,绿珠是当时女人命运的缩影,她们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她们的命运只能由男人来安排。

死,对于绿珠来说,是一种决绝,也是一种自由。

如果绿珠生活在今天,如果可以重来一次,我想,她一定宁愿不要那些如烟的繁华,因为只有靠自己努力而得的每一份秋收,才具有生命沉甸甸的重量和安稳。

姿容绝艳,美名远扬
 
白州境内,双角山下,有美人兮,名为绿珠。
 
古时候,越地的民俗是把珍珠看作最上乘的宝物,如果生了女儿,就称为“珠娘”,若生的是儿子,就称作“珠儿”。绿珠的名字,正是由此而来。
 
翠绿珠玉,如珍如宝,彼时青葱年少的绿珠,眉目如画,出尘绝艳。上天给了她这份绝色的姿容,不知道是她的幸运,还是不幸。
 
美貌如她,很快就被大富商石崇看上了,入了石府,成了石崇的姬妾。
 
石崇此人,背景不算强大,官职也不是很高,但却是出了名的有钱,常年霸占“富豪榜首”。他甚至还曾和当时的国舅爷王恺斗富,让对方丢了很大的面子,可以说是任性又狂妄。
 
石崇还有一个恶趣味:杀美人劝酒。
 
他经常在府上举办宴会,邀请很多人来做客。每个客人的身边,石崇都会安排美人劝酒,如果客人不给面子不肯喝,他就会当场砍下那位劝酒美人的头。
 
而就是这样一个任性又残忍的男人,却对绿珠宠爱有加。
 
绿珠擅长吹笛,歌舞也是一绝。石崇就将著名舞曲《明君》教给了她,还特地自己写了新的歌词:
 
“杀身良不易,默默以苟生。苟生亦何聊?积思常愤盈。愿假飞鸿翼,弃之以遐征。飞鸿不我顾,伫立以屏营。”
 
曲中写的是王昭君远嫁的故事,却又像是对绿珠命运的一种预言。
 
因为离开家乡,绿珠时常会感到难过,思乡之情最是难捱。而见不得心爱之人受委屈的石崇,就在自己的别馆“金谷园”里专为绿珠修建了百丈高的崇绮楼。
 

了珍珠、玛瑙、琥珀、犀角、象牙等奇珍异宝进行装饰,可谓是穷奢极欲。
 
男人爱极一个人的时候,往往想要把最好的东西都给她,纵抛千金,只为求对方一笑。
 
那时候的石崇和绿珠,恩爱非常。石崇每次宴请好友,都会让绿珠出来歌舞助兴。
 
而每一个见到绿珠的人,无不为之倾倒,她的美名也因此远扬。
 
彼时的绿珠,沉浸在被爱被宠的梦境当中,享受着甜蜜和追捧。或许她还曾经傻傻地以为,自己能够就这样幸福到老。
 
可是,依附于他人所得到的幸福,终究如镜花水月一场。命运若是无法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便只能面对不可预知的结局。


因美招祸,身似浮萍
 
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
 
人有身居高位、呼风唤雨之时,也会有登高跌重、一朝失势之祸。
 
当石崇在朝廷里的靠山贾谧倒台的时候,他的权势也就走到了尽头。
 
而身为石崇宠姬的绿珠,一身命运皆系于其身。他显赫时,她享受着常人无法想象的泼天富贵,而他落魄时,她便不得不面对屈辱和危险。
 
石崇的靠山倒台后,朝廷之中权势最盛的成了赵王司马伦。
 
在赵王手下,有个一直依附他的人,叫作孙秀。
 
早在石崇还有权有势之时,孙秀就对绿珠生了歹心,奈何畏惧石崇,所以不敢做什么,把自己的心思暗自藏了起来。
 
但当石崇失去了靠山,不再对他有威胁之时,孙秀便再也无法按捺自己对绿珠的那份心思,明目张胆地直接派人去问石崇讨要绿珠。
 
在当时的达官显贵眼中,如绿珠一般的美人,不过是桌台上的花瓶、墙壁上的字画,名贵又令人垂涎,但却终究只是玩物,可以被随意转手。
 
而让孙秀没有想到的是,石崇并没有交出绿珠。
 
最开始,他还是给了孙秀派去的人一些面子的,特意叫出了自己几十个婢妾让来人挑选,但其中唯独没有绿珠。
 
见石崇迟迟不肯交人,来人还暗自警告他,如今的他早已今非昔比,不要给脸不要脸,老老实实交出绿珠,不要惹事儿。
 
但石崇的回答却是一声怒吼:“绿珠吾所爱,不可得也。”
 
后世很多人都曾感慨,狂妄残忍如石崇,也会有这样“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时候,实在让人不得不赞叹一句爱情的力量,即便是恶人也无法抗拒。
 
但是故事里的女主角呢?又有谁曾问过绿珠的意见?
 
假如当时的石崇选择了审时度势,拱手将绿珠献出,她又能如何反抗?
 
身为石崇姬妾的绿珠,从一开始就无法选择自己的命运。
 
她的荣华富贵,她的安稳人生,全都来自于石崇。如若被放弃,她也只能无奈地选择顺从,去往另一个金碧辉煌的金丝笼,继续做一只供人赏玩的笼中鸟。
 
从别人身上得到的安全感,总有一天会失效。只有自立,才能抉择自己的命运,掌控自己的人生。


坠楼身亡,以死明志
 
没有被石崇献给孙秀,绿珠便能够有一个好的结局吗?
 
很显然,孙秀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他们俩。
 
被石崇驳了面子的孙秀大怒不已,转头就去劝赵王诛杀石崇。
 
没过几天,孙秀就带兵包围了石崇的府邸。
 
大势已去,被兵围困,此时的石崇犹如当年乌江河畔的项羽,“汉兵已略地,四面楚歌声”。
 
然而,他却没有项王自刎江边的豪气。在清楚自己命不久矣后,石崇对着绿珠叹息道:“我是因为你而死。”
 
闻听石崇此言,绿珠的眼泪已然决堤。
 
随后,她留下一句“当效死于官前”,便转身毅然决然地跳下了楼。
 
绿珠知道,石崇被杀后,自己必定会沦为孙秀的玩物。
 
或许是为了报答石崇多年来的宠爱,和没有在危难关头放弃自己,又或许是她早已厌倦了这样为人左右的日子。
 
她的这纵身一跃,大概是多年来唯一一次将命运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上。
 

无法选择怎样活下去,但可以选择以怎样的方式死去。
 
绿珠的死,死得轰轰烈烈,死得令人动容,引得后世无数文人墨客为她吟咏歌颂。
 
杜牧为她写下千古名篇《金谷园》:
 
“繁华事散逐香尘,流水无情草自春;日暮东风怨啼鸟,落花犹似坠楼人!”
 
其中的悲怆,其中的奋不顾身,感动了无数有情人。
 
白居易也写《洛中春感》:
 
“莫悲金谷园中月,莫叹天津桥上春;若学多情寻往事,人间何处不伤神。”
 
叹息着世间的爱情总多悲剧,处处皆是伤心人。
 
可无论传颂的诗篇如何动人,都换不回绿珠本可以安稳的一生。



独立,才是人生底气
 
如若绿珠没有绝艳的姿容,如若她没有遇见石崇,如若她没有成为依附于别人的蒲苇,或许她会籍籍无名一生,但却能够活得自由而幸福。
 
绿珠这一生,最大的幸运,是她的美,让她在前半生享尽了荣华富贵与追捧赞美。
 
而她最大的不幸,同样是那份美,让她沦为别人的附属品,无法抉择自己的命运。
 
从绿珠的悲剧中,我们看到的是:
 
一个女人最大的底气,来自于独立。
 
只有拥有了独立,能够靠自己过上想要的人生,才能够不为他人左右,将命运紧握在自己的手中。
 
想要去的远方,想要过的生活,想要享受的人生,只有靠自己得到,才不会如镜中花、水中月,空欢喜一场。


*注:配图来自《七剑》剧照


猜你还想看这些文章


悦己,是女人最高级的活法


如果您有好的原创作品欢迎投稿,请点击此处: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