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截图_20200630182457
故事

中国乡土版的狼人传说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钱三
2020-06-30 17:26

轶事者,奇闻也。

以春秋笔法,写常人所不知、述天下之秘闻,或曲折离奇、或诡异惊悚。
总之,要你好看。



今儿个跟大伙儿聊个特有意思的故事,这事儿发生在解放前,三十年代的直隶省顺德府

顺德府往西一百二十里,靠近山西的太行山区,有个百十口人的小村子。

这一年刚入冬的一天早上,村子里一户人家的男主人胡老三出门倒尿盆,看到自家房后的粪堆上卧着一条狗。

所谓的粪堆,其实就是村里人倒垃圾的地方,那个年代老百姓家里最多的垃圾,主要就是烧火做饭产生的草木灰或炉渣。

这些草木灰和炉渣堆在一起,时间长了日晒雨淋,会产生一系列有机化学反应,土话讲就叫“沤了”。

沤好的这些灰土是可以往田里撒的天然有机肥料,所以也叫沤粪

话说那狗的个头挺大,卧在那里颇有几分威严,只不过看着没精打采的,一双眼睛直勾勾看着早起出来的胡老三,不动也不叫。

胡老三倒完尿盆后回家招呼他的婆娘做早饭,吃罢饭后,胡老三掏了炉膛里的炉灰去往粪堆上倒,结果发现那条狗还在粪堆上卧着,除了把眼睛闭上之外,连姿势都没变。

这让胡老三觉得挺稀罕,因为这条狗他在村里从来没见过,也不知道是从哪儿跑来的野狗。

那个年代的乡下不像如今,有人见了野狗野猫啥的还会从家里拿吃的投喂,那年代野狗命贱,而且常有野狗偷吃老百姓家里养的鸡鸭,所以一般人见了野狗都会下意识地驱赶。

不过胡老三这人心肠软,见那野狗一副皮包骨头的瘦模样,动了恻隐之心,于是在倒炉灰的时候招呼那狗道:“你往边上挪挪,当心热灰烫了你。”

那狗翻开眼睛看了胡老三一眼,像听懂了他的话似的,起身往旁边卧了卧。

就在那野狗起身的瞬间,胡老三看到它的尾巴居然只有短短的一截,像是让啥东西给咬断了,断茬的地方还有些流血的样子,而已经干掉的血迹黑乎乎的,伤口周围的毛粘了灰土,形成一绺一绺的,脏兮兮、秃了吧唧的非常难看。

胡老三叹口气,心道看来这野狗也是个倒霉蛋,我喂它一顿吃的就把它撵走算了。

他把筐里的炉灰倒掉,回到家里拿了两个高粱面的饼子出来,结果发现那狗竟然卧在了他刚才倒掉的热炉灰上,闭着眼睛一副挺享受的模样。

胡老三嘿嘿一笑说你倒是不傻,挺会找暖和地方,俺给你俩饼子吃,吃了就不要在这里待着了,哪儿来的回哪儿去吧。

说完他就弯腰把饼子扔到了那野狗面前,可让他没想到的是,那狗看着面前的饼子,虽然嘴里直淌哈喇子,却迟迟不肯下嘴。

胡老三越发觉得这狗有意思了,他突然觉得莫非这狗是当着他的面不好意思吃?

于是他就对那狗笑笑,说了句:“咦,难不成你还觉着害臊哩?吃吧,俺走了。”

胡老三说完扭头就走,当他抬腿迈进院子大门的时候,猛地回头看了一眼,就见那野狗飞快地叼起一个饼子,像个人一样用两只前爪捧着,三口两口就下了肚。

看到这里胡老三心里更觉得这野狗不得了,它不但能听懂人话,而且动作举止也都跟人有八九分像,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邪性劲儿。

他有些后悔喂它了,心想万一这东西要是赖着不走可咋办,总不能天天喂吧?毕竟自己家的粮食都还不够吃呢。

于是这天接下来的时间里,胡老三没事儿就出大门往粪堆上瞧两眼,然而每次都看到那狗保持一个姿势卧在粪堆上,都不带动地方的。

随着天色渐黑,转眼就到了掌灯时分,胡老三心里总是惦记着那野狗,终于在吃罢晚饭后再也忍不住了,左手提着煤油风灯,右手在院子里柴垛上扯了根硬柴当棍子,准备去把它撵走。

结果一出屋门发现外面是明月高悬,白花花的月光把整个村子照得通亮,根本用不着点灯。

他把油灯挂在大门上,拎着棍子就朝粪堆走去。结果近前一看,那狗早已不见踪影,他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拎着棍子回到院里,锁上大门放心回屋睡觉。

谁知道睡到后半夜,胡老三突然被一阵嘈杂的狗吠声惊醒,他一骨碌坐起来,侧耳一听,发觉几乎整个村子的狗都在叫。

能让所有的狗叫成这样,胡老三意识到村子里肯定是出事儿了,于是赶紧披衣下炕,到院子里抄了把粪叉,打开院门冲了出去。

等他出来的时候,村子里到处都是明晃晃的火把,他跟邻居一问才知道,村子里进了一只狼,把村西头老贵家的一只羊给咬死叼走了。

那个年代太行山里野兽还多,而最害人的就要属狼了,不过狼一般都是在下了雪后没吃的才进村子祸害人,但这会儿刚刚入冬,天还不是太冷,按理说狼不应该这么早就在村里出现。

胡老三心里这么想着就随口说了一句,结果就听他家房后的邻居说道:“就是今儿白天在你家粪堆上卧着的那条秃尾巴畜生,俺白天看见的时候也以为它是条狗哩,谁知道居然是匹狼。”

胡老三闻言心里咯噔一下,早知道那野狗是只狼,自己说啥也不喂它饼子吃。

村里的男人们打着火把,手里拎着家伙什儿在村里追了半夜,最后在距离村子五六里地的后山上找到了被吃得只剩下骨架的那只死羊。

不过那害人的秃尾巴狼却不见踪影。

闹腾了大半宿,等大伙儿回到村子里时,天色已经开始发白了,这时走在最前面的胡老三就看到从村头来了一个穿着道袍、发髻高挽的老道士

那道士走得飞快,片刻就来到众人面前,他向胡老三等人打个团揖,问道:“诸位乡亲,你们为何这番阵仗?”

胡老三叹口气,跟那道士说他们村里半夜进了一只狼,吃了村里的一只羊。

那道士拂尘一甩,惊问道:“那畜生可是秃尾巴?”

大家纷纷点头,问老道士说道长你是如何得知?

老道士一听面露喜色,说道:“果真是那孽畜,终于让我追上了,你们众人速速回家,那孽畜不是凡物,你等不是它的对手,且待我前去会它一会。”

说完问清秃尾巴狼逃窜的方向,老道士把拂尘往后脖子里一插,一溜小跑就朝后山的方向追去。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这老道士说的是什么意思,互相议论了一会儿后就都回家去了。

转眼三天时间就过去了,村里人差不多都把秃尾巴狼的事儿给忘了。

然而就在第三天的日落时分,胡老三突然听到有人在院门口喊他的名字,赶紧出来一看,发现竟然是三天前见到的那个老道士。

只见他身上的道袍变得破破烂烂,头上的发髻也散了,脸上身上不少地方还有血,看起来十分狼狈。

胡老三赶紧把老道士让进院里,问他这是咋了。

老道士让胡老三给自己倒了三碗水,就着第一碗水吞了一颗丹药,接着又掏出一枚丹药化在第二碗水中,然后用这碗药水擦拭了身上和脸上的伤口。

最后他又掏出一张符箓,举在手中嘴里念念有词,接着在火上点燃扔进了第三碗水中,并让胡老三把这碗符水喝下去。

胡老三被老道士的举动搞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忙问老道士这是咋了,为啥要让自己喝符水。

老道士说你要是不想死就赶紧喝,否则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你了。

胡老三看着那老道士一脸严肃的表情,觉得他不像坏人,于是心一横,端起碗就咕嘟咕嘟喝了下去。

喝完之后片刻不到,胡老三就觉得肚子里一阵绞痛,忍不住地一阵恶心,赶紧跑到院外,蹲在粪堆边上吐了起来。

只见他吐出来的都是些暗绿发臭的液体,吐了好半天才停。

吐完之后,胡老三感觉肚子不疼了,身上好像也比之前有劲了不少,心道这是老道士的符水起作用了,赶紧就向老道士拜谢。

老道士说不用谢,这都是缘分,你可知那秃尾巴狼是何等妖物?

胡老三摇头不知,说还请道长指点。

老道士给胡老三讲了个故事。

距离胡老三村子往东一百里左右,顺德府县城西郊,有个村子名叫大石头庄,村里有户人家,这家人一家四口,分别是老父亲、儿子儿媳和小孙子。

这家的儿子名叫赖成,为人老实能干,只不过有个怪癖,经常在月圆之夜偷偷从家里溜出,一夜不归,早上才回家。

而他每次回家的时候,身上衣服经常有血,时间长了媳妇觉得既奇怪又害怕,更担心他在外面惹事儿,但每次问他他都不说。

于是媳妇儿多了个心眼儿,等到又一个月圆之夜的时候,偷偷跟着赖成出门,就看到他一路往村外走去,一闪身进了村口的土地庙。

他媳妇没敢跟进去,远远地躲着看,只见没多久就从庙里出来一个黑影,等那黑影到了月亮地儿之后,她惊讶地发现那居然是一只大尾巴狼!

赖成媳妇吓得够呛,捂着嘴怕自己叫出声来,等那狼跑远之后,她才大着胆子走进土地庙,只见庙里土地爷塑像前散落着几件衣服,正是自己丈夫赖成的。

这下他媳妇反应过来,那只大尾巴狼竟然是自己丈夫赖成变的!

她吓得跌跌撞撞回到家里,把自己的公公叫醒,跟他说了自己见到的一切。

公公起初不信,但跟着儿媳来到村口土地庙见到地上的衣服后,不由得信了九成。

回到家中,公公让儿媳切不可跟任何人提起,而他则等到下一个月圆之夜,提前出门,爬到土地庙前的大槐树上藏好,等着自己儿子现身。

他藏好没多久,就看到赖成从村子里出来,进了土地庙。

借着雪亮的月光,赖成老父亲就见自己儿子跪在土地爷像前磕了三个头,然后在地上打了个滚,倏忽间就变成了一条大尾巴狼。

等赖成变的狼走远了些,老父亲赶紧从树上爬下来,远远地跟了上去。

他一路远远地坠在后面,一直跟了十几里路,最后来到了附近的一个村子。

而赖成变成的狼进村没多久,村里的狗就开始狂叫起来,不出片刻,那狼就叼着一头小猪仔从村里出来,边走边吃,不一会儿就把小猪仔吃得只剩骨头。

老父亲见状痛心不已,想不到自己的儿子竟然会变成狼祸害人,于是他决定找个高人,救救自己的儿子。

说来也巧,老父亲回到家的第二天,赖成出门干活儿的时候,村子里来了个云游道士(也就是给胡老三讲故事的这位),他在村子里见到赖成的老父亲,眉头一皱,走到他近前说这位老哥身上好重的妖气!

赖成父亲闻言扑通就给老道士跪下了,说老神仙你既然能看出我身上有妖气,肯定知道是咋回事儿,求求你救救我儿子吧!

老道士赶紧将赖成父亲扶起来,说他正是为最近祸害十里八乡的一只狼妖而来,然后给赖成父亲面授机宜,让他按照自己的说法如此这般。

老道士教给赖成父亲的法子,乃是给他一张隐身符箓,让其贴在身上,这样赖成就不会发现他的踪迹。

当下一个月圆之夜道来的时候,他提前贴好符箓,拿上一把铁锹跟着赖成出门,等赖成在土地爷像前磕完头在地上打滚的时候,手起锹落,往那狼头上斩一锹,这样他就变不成狼了。

赖成父亲按道士的交代,在又一个月圆之夜到来之时,贴好符箓、手拿铁锹跟着赖成出门,但是他在赖成磕完头在地上打滚的时候,心里却犯了嘀咕——他毕竟是自己的儿子,这一锹要是斩在他的头上,会不会把他给斩死了?

心里一犹豫,手里的铁锹就斩偏了方向,结果一锹斩在赖成的尾巴上,把他的尾巴斩掉了大半。

赖成变成的狼痛叫一声,人立而起,飞快地扑向老父亲,但是就在它的爪子即将搭上老父亲的肩膀时,它认出斩了自己一锹的人是自己老爹,于是头也不回地跑掉了。

那一晚,整个村子都能听到村南的山上凄惨狼嗷彻夜不绝。

故事讲到这里,老道士告诉胡老三,他家粪堆上的那只秃尾巴狼,就是赖成。

只不过他的尾巴被斩,已经不能再变回人形,所以他一路西逃来到这里,在胡老三的粪堆上养伤。

而且也正因为没了尾巴,他不能控制自己的妖气,所以接近他的人就会被妖气侵体,如果不及时救治,将会变成半人半妖的怪物。

胡老三听后说声好险,然后问赖成现在咋样了,是不是已经被道长给斩杀了。

老道士咳嗽一声,告诉胡老三凭他的实力实在无法斩杀赖成,只能是趁他受伤废了他的大部分神通。

如今的赖成除了跑得快,其他的本事都没有了,跟条狗也没啥太大区别。

老道士还告诉胡老三,他在打败了赖成之后,赖成跟他谈了一个条件,那就是让它在胡老三家的粪堆上住下,今后他保证不再害人,而且还会在冬天狼群下山的时候,保护村民的家畜。

如果不答应他的话,它就继续为害当地,反正凭老道士的本事也拿它没办法。

胡老三虽然觉得让一个狼人住在自己家房后有些别扭,但他也知道老道士都杀不了它,自己更是无可奈何,于是只能答应下来。

从那以后,赖成就在胡老三家的粪堆上“定居”了,而且它还确实言而有信,真的再也没有祸害过村子里的家畜,并且在下雪后山里的狼群进村的时候,咬死了几只狼。

而胡老三村子里的人也逐渐接受了赖成这个“外来户”,并约定俗成地叫它“秃尾巴赖成”。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赖成就真的改邪归正了。

它毕竟是个妖物。

村里人后来听那老道士说,秃尾巴赖成实在想吃活物打牙祭的时候,就趁着夜色一路南奔,越过黄河去河南境内害人,吃饱后在天亮之前再赶回村子。

这也是它唯一剩下的道行了。

时间飞快,多年之后胡老三去世了,正好赶上一九四二年的大灾年,河南饿殍遍野、民不聊生,秃尾巴赖成可能许久没有吃到活物,于是竟然对人动起了心思。

胡老三的儿子有天起五更下地干活儿,走到半道总觉得背后有什么东西跟着,他借着天上的月光往身旁看去,发现自己背后有个四脚着地的动物影子,而那畜生只有半截尾巴。

他马上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被秃尾巴赖成给盯上了,搞不好它想吃了自己。

胡老三的儿子也是胆大心细,他突然停下脚步,没有回头,而是对着地上的影子笑着说道:“赖成叔你老跟着俺干啥呢?你在俺家住了那么久,俺家可没对不住你的地方吧?”

话音一落,就听身后的秃尾巴赖成叹了口气,然后就见它的影子瞬间消失不见了。

从那以后,秃尾巴赖成很长时间没有在村子里出现过,大家都说那是胡老三儿子的一番话让它臊死了,觉得没脸见人出去躲着去了。

村子里的人最后一次见到秃尾巴赖成,是在1966年。

那一年,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著名的社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见到过它的身影。

也是从那时起,神州大地再也没有了任何怪力乱神的事情。

多年之后,村子里有从河南回来的人说,六六年夏天有人在黄河边上见到过一只秃尾巴狼,跳进黄河准备游过去,但是却被湍急的黄河水给冲走了。

绵延几十年的狼人传说,就此画上了句号。


后记:

列位,今天这个故事来自于我的一位朋友,而他就是故事里的主人公胡老三的后代。

胡老三是他的太爷爷,从他记事儿时起就听他爷爷跟他讲秃尾巴赖成的故事。

而这个故事在他们老家一带流传甚广,版本甚多,但大都万变不离其宗。

而在他们老家的村子,你随便找个上岁数的人去打听秃尾巴赖成,老人们都能跟你说得有鼻子有眼。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这个故事就是真实的,只能说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我们权当个故事一看,消遣一番也就罢了。

关于狼人的传说在西方神话故事里比较常见,欧美也有许多有关狼人的影视作品,但是在我们中国的神话里,有关狼人的故事就很少,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

在我们中国传统神话里,有一种叫地狼的妖怪,是传说中居于地下的狗。《尸子》记载:地中有犬,名曰地狼。

它的外形像狗,跟其他怪物一样,修行到一定程度就可以拥有人型的外表,古代传说里视其为凶兆,遇者不吉,倒是跟我这位老乡老家的“秃尾巴赖成”的传说颇为相符。

至于这位秃尾巴赖成是不是地狼,已无法可考,但它的故事作为我们中国乡土版的狼人传说,却不该被埋没。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