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截图_20200625162959
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讨债(二)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微尘
2020-07-06 15:01
俗话说得好,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讨债公司的效率果然非同一般。刚开始,全然没有赵赖的消息,讨债公司费尽功夫也没用,他就像从人间消失一样,任何场合都找不到他的信息。但不到一个月,他们就找到消声匿迹的赵赖。

侦查到赵赖会搭乘本月21号晚上凌晨一点到达本市的航班,胜利财务代理公司作出行动布署,由魏前带队,组建一个二十人的行动队伍,全班人马各自领命伺机而动。这种布署有点像公安部门的收网行动,各色人员分工到位,只待时机一到,便迅速行动,精准合作,不给对方留下任何逃跑的机会!

同时,作为债主的李信接到讨债公司的通知,到时一起行动,并按要求在恰当的时候出现。作为整个事件的参与者,张诚也被李信邀请参加行动,当然,他主要是去见证一下。

张诚接到通知,有点期待,有点兴奋。他虽然当过侦察兵,部队的经验与社会实践还是不同,他正好借此机会好好学习。讨债公司不是公安部门,在行动的过程中,既要达到目的,又要不触犯法律。张诚参与行动,相当于群众演员,凑凑人数,顺便开开眼界是真。

行动的日子一眨眼就到了。按照约定,李信和张诚自己驾车,在当晚提前了一个小时到达机场接机处。当他们赶到的时候,讨债公司的魏前和他的团队早就已经到达,并提前部署好了。

魏前也向李信和张诚做了简单的介绍,并叫他只要在让他出面的时候配合,其它时候只要在旁边看着就行。

这个时候张诚才发现,在机场接机处的各处都坐着讨债公司自己的人:接机出口处的茶餐厅四个角落各有一个满身纹身的彪形大汉,魏前和另一个助手坐在餐厅中央,行李检票处的迎宾队伍里也有两个身材高大的大汉,其他人散布在接机厅的四处,这些人基本上围绕着接机出口成一个扇形。

张诚在心里默算了一下,参与行动的人至少有15人。这些人除了魏前和他的助手个子稍矮,其他人都身高1米8以上。他们有的假装着若无其事四处溜达,有的在看手机,有的在装着闲聊,他们的眼神都时不时地瞄向接机出口。

午夜的机场,灯火通明,霓虹灯不停地闪烁,但来回穿梭的人已经很少。偶尔有一架飞机降落,发出尖锐的刺耳的声音,轰隆隆的声音传出很远,声音消失以后,越发显得的寂静。

接机厅里,等待迎接亲友的人数大约有百多人,大家都在交叉接耳,有的在四处走动,等待广播通知。

突然,机场广播响起:“工作人员请注意!航班号SZ8916已降落,请工作人员各就各位……”。这时,准备迎接亲友的人都慢慢的涌向接机口。

不一会,旅客们陆陆续续地从机场里面走出来。两个负责盯住旅客出口的大汉翘首往旅客队伍中不停的来回地扫视,他们犀利的目光就像一只老鹰在天空盘旋寻找草丛中的田鼠。很快,他们就锁定了一个人,李信被叫过去确认此人是否是赵赖。得到最后的肯定后。他们就准备行动了。

赵赖一个小行李箱,很悠闲地往接机口走着,他并没有意识到,一场令他终身难忘的好戏,在等等着他。

赵赖刚走出接机口,进入接机大厅,两个彪形大汉,一左一右围上去。

“你好,你是赵赖先生吧。”

“是啊,你们是哪位?”赵赖有点意外,这么晚还有人来接机。

“哦,这样的,我们老板知道你今天回来,有一点生意要跟你谈一谈。”其中一个彪形大汉貌似温和的地把手搭在赵赖的肩膀上。

“你们是哪个公司呀?什么生意呀?”赵赖一头雾水,但是又不能反抗。

“噢,赵先生,我们老板在前面餐厅等着你,你去了就知道了。”

一左一右两个彪形大汉一边跟赵赖聊着,一边把他带向了餐厅。赵赖明知道这不一定是什么好生意,但是又不好表现出来自己很慌张的样子。就这样稀里糊涂,他被带到了餐厅坐下。

“赵先生,你好啊。有点生意,想跟你谈一谈。”坐在对面的魏前开话了,还正儿八经摆出一副谈生意的样子。

“你好,你们是什么公司的?什么生意?半夜三更的要跟我在这里谈。”赵赖有点不耐烦,又不好发作。

“是这样的,您先看一下这个条子。你就明白了。”魏前把随身带来的欠条展示在赵赖面前。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这个你们这里?你们想干什么?”做了一见到欠条就有点慌了。

“我们是什么人你不用管,你欠人家四十万,几年几年不还,电话也不接,你是想干嘛呢?”魏前的声音一下子变得严厉起来,把脸也拉得老长,眼睛也瞪起来了。

这时,坐在四个角落的彪形大汉也围拢过来,也在旁边恶狠狠的说:“欠债还钱,欠命还命,江湖规矩你不懂吗?”

此时的赵赖,感觉天上有一块万斤重的石头,从他的头顶上压了下来。这种场面他从来没有经历过。他的两个耳朵嗡嗡作响,额头上渗出了汗滴。

“我不是不想还钱……我没有钱……我还不起……”赵赖的声音有点发抖了,“你们这样是恐吓我,你们这样是犯法的。”

“我们没打你没骂你,犯什么法!你欠债不还,你才是犯法。你涉嫌诈骗巨额钱财,如果你不好好配合,你等着好日子吧!”魏钱恶狠狠地说。

此时的赵来已经彻底崩溃。他尖叫一声“救命啊!”就向门外跑去。这时,门外也有几个人向他围过来。他绝望地向四处不停地扫视,寻找救命稻草。终于他看到了前面不远处有一个警察。他两条腿有点不听使唤,他是拼了老命在逃,他一边跑向警察警察,一边喊:“警察,救命啊,救命啊!”。魏前的人也跟了过去。

“不要慌张。什么事情?”值班的警察说。

“有强盗!他们要抓我。他们要绑架我!”赵赖急得都要哭了。

“警察先生,这个人是一个诈骗犯,他骗了我们好几百万。还骗了其他人的钱,金额上千万。可是他居然还敢坐飞机旅行。”魏前说。

“我不是诈骗犯,我只是欠了钱还不起。”赵赖在反驳。

警察一看是经济纠纷,就把双方叫在一起。

“你们都不要吵了,涉及经济纠纷,你们各派代表坐到前面去好好的谈。不要造成混乱!”警察说。

“我们是想好好谈,可是他谈着谈着就跑掉。”魏前埋怨道。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们坐下去好好的谈。不要造成任何的混乱。如果再造成混乱问题,我就把你们带到派出所去。”警察不耐烦地说。看样子,警察对这种经济问题产生的纠纷,见怪不怪。

赵赖一看,警察并没有要袒护他的意思。他知道凭自己身上背的这些债,如果真的落在警察手里,恐怕也够他受的。他乖乖地跟着魏前,重新坐下来谈判。

“赵先生,我告诉你,你的情况我们已经摸得清清楚楚。你手下还有多少财产,我们都很清楚。你现在就老老实实的,写一份还债的计划表。如果你要耍滑头,既然我们有本事找到你的行踪,我们就会有本事治你。我们不是黑社会,我们是正常的财务代理公司。但是我们的实力,是你不可想象的。”魏前说。

“我现在没那么多钱还。而且我还欠了其他人的钱。你们得给我时间。我是还有一辆凌志小车,但是已经有10多年的车龄了,给你们也不会要吧。其他的房产呢,都已经抵给银行了。现在只能说,我愿意慢慢的来还。”从刚才的惊吓中缓过劲来,赵赖说话明显老实多了。

“废话就不用再说了,把你车子押在我们的公司,不允许再使用。所欠债务连本带息两年内逐月还完。债务还完,汽车钥匙还给你。这样处理,我们也没有给你最大的压力。签下协议,你如果再反悔,不按协议执行,我们就会走下一步棋,不会再跟你客气。如果告你诈骗,你少说也得坐5年10年的牢!再说我们也会有其他的手段。你的一切情况都在我们的掌握中,该怎么做,你要考虑清楚。”魏前说。

“可以,你说怎么写,我就按照你们的意思写。我也不想再节外生枝,毕竟我也有一个家庭。”赵赖这会儿说的话,似乎有点可信。

魏前把李信叫过来,把还债协议签好,双方在协议上签了字,按了手印。然后一行人来到机场停车场,准备带上赵赖,一起开车去他停车的地方,把他的车子押走。讨债公司一帮人开车在前,李信与张诚殿后。张诚数了一下,好家伙,他们这次来机场行动,派出五辆路虎,一辆兰博基尼。这个讨债的车队在午夜的马路上发出轰隆隆的吼叫声。

从这次讨债行动来看,胜利财务代理公司的实力,确实不是一般人能想象。魏前所说的少到几十万,多到上亿的债务,他们都能够接下来,所言非虚。

经过两天的考虑,张诚把电话打给了魏前:“魏经理,我很想加入你们财务代理公司,不知能否给个机会……”


猜你还想看


如果您有好的原创作品欢迎投稿,请点击此处: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