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截图_20200703210752
生活 真实故事

亦庄白领半夜听到小孩笑,高人说他家有只古曼童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钱三
2020-07-04 21:00
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故事,是2019年底我帮朋友的朋友调查的一桩小活儿。

原本以为就是非常简单的帮朋友一个忙,结果万万没想到这事儿就是个大坑,其复杂程度远远超乎我的想象。

最近这段日子没跟列位见面,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在忙这桩活儿。

查到最终真相大白之后,这整件事儿也彻底刷新了我对复仇人类记忆的认知。

闲话少叙,咱们书归正传。

2019年12月14日  北京  我的工作室

这天是周六,一大早我的一个线人带着他的一个朋友来找我,求我帮个忙。

他的这个朋友姓江,名字里有个涛字,就叫他江涛吧。

江涛二十八岁,在亦庄一家科技公司上班,是个trainer(培训师),他最近遇上一件麻烦事儿,差点把工作都给搞丢了。

事情是这样的,一个多礼拜之前,江涛接到公司的指派需要赴美国参加一项培训,于是他向公司申请了一万美金的费用。

去中国银行取了现金之后,他就开始做出差的其他准备,结果两天之后,公司总部那边通知此次培训延后,也就是说暂时不用去了。

于是江涛就将那一万美金交给了公司财务,结果出纳小姐姐没有收,因为经过她的清点,发现这钱少了五百美金。



江涛原本为了到美国花得方便,取的这一万美金不全都是一百面额的,所以当时他反复点了好几遍,确认无误之后就放到了一个信封里,之后再没有打开过,实在想不通那五百美金是如何不翼而飞的。

他一开始以为可能是自己不小心在什么地方给搞丢了,但是他仔细回忆了自己从银行取钱后一直到家的过程,发现并没有这种可能。

他从银行柜台拿了钱,清点完毕后直接装进了自己提前准备的大信封,封好了口,信封也仔细检查过,完整无缺,没有破损,不小心掉出来的可能也不存在。

然后他就将信封直接放到了包里,开车回家,全程都没有拿出来过。

直到他准备将钱还给公司财务账上的那天,这钱一直都封在信封里,装在包里,而包则一直都放在自己车里,动都没动过。

所以当出纳告诉他钱数不对的时候,他先是觉得很诧异,加上出纳小姐姐跟他说话的时候有点阴阳怪气,让他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于是就跟出纳吵了一架。

出纳小姐姐不干了,闹到了公司领导那里,结果领导把江涛批评了一顿,让他先给出纳小姐姐道歉,再把丢的钱补齐,要不然就滚蛋别干了。

江涛后来才从单位里那些八卦同事那儿知道,这个出纳小姐姐私下跟他们领导有一腿,所以领导才会对他说那么重的话儿。

当然这并不重要,对于江涛这样收入的白领来说,区区五百美金也算不了什么大事儿,他之所以来找我,是因为这事儿之后,他开始发现自己家里最近也老丢东西。

而且除此之外,他还遇到了许多难以解释的怪事儿。

先说他最近丢的东西。

江涛是个模型控,家里收藏了不少限量版的汽车模型以及手办之类的东西,这些东西对于爱好者而言,可能自有它的价值所在,有的甚至千金不换,但对于普通人而言,这些玩意儿充其量就是些孩子玩具,没什么值钱的。



江涛在南六环外住,自己买的一个两居室的房子,面积不大,但专门有一个房间摆放他的那些收藏,他是在丢钱那事儿之后,才开始发现自己的一些手办或模型不翼而飞的。

一开始他以为是家里进了贼,于是报了警,可一来丢失的物品价值不高,另外警察现场调查后并没有发现门锁有被撬的痕迹,屋里也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于是这事儿就不了了之了。

江涛只好把家里的锁换了,可是并没有用,东西该丢还是丢,而且他最近这几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家里开始发生一些令人毛骨悚然的怪事儿。

什么怪事儿呢?

他告诉我说他经常在后半夜的时候,听到屋子里有动静,啪嗒啪嗒的,就好像是小孩儿光着脚在地板上走路的声音。

最可怕的,有时候他还能听到隐隐约约的“咯咯咯”,像极了小孩子的笑声。

不是有句话说“宁听鬼哭,不听鬼笑”么,大半夜的听到孩子的笑声,怎么想怎么瘆人。

江涛虽然被这些半夜出现的怪动静搞得睡不着觉,但他并没有往那些怪力乱神的事情上想。

一来是他是个理工男,并不信鬼神之说,二来是他最近总觉得好像有人跟踪自己,所以他觉得自己可能是被什么人给盯上了,而发生的丢东西的那些事儿,包括晚上的鬼笑声,应该都是有人搞的恶作剧。

这事儿对他最大的影响就是,让他好几次早上睡过了头,赶到单位的时候迟到,错过了两次非常重要的视频会议,让领导对他非常不满,放狠话说要是工作上再犯错,就滚蛋走人吧。

所以他找我帮忙,就是想让我帮他调查一下,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在针对自己。

我详细问了他的一些社会关系,发现他这个人除了同事之外,并没有什么朋友,也没有什么仇人,社会关系非常简单,所以最大的可能就是他在无意中得罪了什么人。

然而经过我的询问和他的仔细回忆,他说除了最近跟单位的出纳小姐姐吵过一架之外,没有得罪过任何人。

我之所以答应帮江涛这个忙,一是我欠带他来的那个线人一个人情,二来是觉得这事儿挺有意思,符合我师父王五五的口味,因为他最近闲得没事儿干,就想着拉上他一块儿,省得他天天出去祸祸大姑娘小媳妇儿。

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这个师父老王是个坚定的唯心主义者,说白了就是迷信,什么风水术数、五行阴阳,就没有他不感兴趣的。

这回江涛这事儿,听起来就透着那么一股子邪乎劲儿,再加上我也不挣啥钱,就觉得把这老东西拉上我心里才平衡一些。

2019年12月15日

不出所料,老王一听江涛这案子,马上就来了兴趣。

他告诉我,江涛半夜听到的小孩笑声,很有可能是古曼童

古曼童我是知道的,但是没有往这方面想。

说起古曼童这种东西,主要是在东南亚地区比较流行,尤其是泰国。

如今市面上比较常见的古曼童都是制作成婴儿的雕像,经过高僧或法师加持,使堕胎或意外死去的小孩子的灵魂入住其内。


古曼童

制作古曼童雕像的材料,据说主要坟地里或者是蚂蚁穴的土,而且得是来自于七处不同的坟场或蚁穴,这些古曼童的作用,主要是被人请回家后供养,用来保护自己和家人,或是祈福求财,号称非常灵验。

其实在泰国,真正的古曼童是来源于一种古老的巫术,而制作原料正是早夭的婴儿。

在泰国的古老传说里,第一个古曼童来自于一个叫坤平的将军,他杀死了背叛自己的情人,并将她的肚子剖开,取出其体内的胎儿,然后将死去的胎儿放在火上烤干,最后变成了金黄色,成为了拥有能够保佑他的神秘力量的古曼童。


泰国坤平大将军塑像

后世的古曼童,都是参照这一古老传说,由巫师利用早夭的婴儿尸体制作,只不过后来随着社会发展进步,利用婴尸制作古曼童属于是违法行为,后来才改为用蚁穴土或坟场土来制作,并由得道高僧的佛法加持。

但其实在东南亚地区,很多古曼童其实还是巫师利用婴儿尸体来制作,所以泰国经常有坟墓被盗的新闻,丢失的都是婴儿尸体,最不济也得是利用婴儿的骨灰。



随着社会发展和文化交融,尤其是受到香港等地区许多明星都养古曼童的传说影响,最近这些年国内养古曼童的人也越来越多,尤其是一些深受东南亚巫文化影响的明星们。

一个上好的古曼童,据说能够价值几百万泰铢,合人民币几十万,不是一般人养得起的。


某著名女明星的微博截图

古曼童一般被认为是善良的,所以很多人才会去养,而与之相对的就是养小鬼,这里的小鬼其实就是婴灵的一种,也是利用婴尸制作,但被巫师植入了邪恶的怨念,经常和降头术结合在一起,是专门拿来害人的。

扯远了,咱们回到正题。

我听到老王说江涛遇到的怪事儿是古曼童作祟,自然是不信,觉得他是瞎扯淡。

本身我就不相信这些神鬼之说,更何况我在曾经接过的活儿里,也曾遇到过有当事人养古曼童的,其实当今有很多人养的所谓古曼童,都是骗人的,并没有什么神奇之处,说白了就是个娃娃雕像,根本不值钱。

不过老王坚定地认为这就是古曼童作祟,他的理由也很充分,说江涛什么值钱东西都不丢,偏偏丢的都是些孩子喜欢的玩具,说明偷东西的人就是小孩儿嘛。

而且丢钱那事儿也是,信封封得好好的,钱就没了,一般人也做不到,而且那么多钱,偏偏就少了五百美金,这也很符合小孩子恶作剧的情形。

这顿哔哔,听得我脑袋大,我说这样吧,咱们兵分两路,你去江涛家里调查,看看他家到底有没有古曼童,而我则去跟踪他们单位的出纳小姐姐,看她有没有可能是背地里整江涛的人。

老王一听,马上说不行不行,跟踪小姐姐这种事儿,还是让我来,你去江涛家盯几个晚上,破除迷信、宣扬科学的这种事儿,还是交给你更合适。

2019年12月15日夜

我带着老王让我提前买好的一些小孩儿吃的零食饮料之类的东西,来到了江涛家。

他之所以让我买这些吃食,是为了让我验证是否有古曼童。

老王说如今养古曼童的人,都是把它当做自己的孩子对待,除了给它起名字,还得给它买各种孩子喜欢的吃食,而且根据那些养古曼童的人说,它是真的会吃的。

比如你头天晚上打开一瓶饮料,第二天再看的时候,里面就会明显地下去一大截,那就是被古曼童给喝掉了。

我觉得这纯粹都是扯淡,不过好奇心还是有的,也想试试看,顺便打老王的脸。

来到江涛家的时候,他已经离开了,电话里他跟我说好几天没有睡好,所以准备去公司附近找个酒店好好睡几晚,他给我留了一把家门钥匙,就放在家门口外面墙上的消防栓柜子里。

我按他说的,打开消防栓柜门,在盘成一盘的消防水带后面找到了钥匙。


江涛将钥匙藏在消防水带后面

开门入室,我先是吃了一惊,不愧是单身汉的家,简直太特么乱了,衣服、袜子、揉成一团的烟盒还有吃剩的外卖扔得到处都是。

卧室里也是杂乱不堪,被子估计是从来没叠过,就那么随意团在床上,倒是床边摆着一盆我叫不上来名字的绿植,给这间不大的卧室平添了几分清新之感。

来到另一个房间,就是江涛专门用来摆放他那些藏品的地方,屋子里几面墙壁都是定做的亚克力材质的展示架,汽车模型和手办分门别类,摆放得整整齐齐,跟房内的其他地方形成鲜明对比。

也难怪,如果这房间里的摆设要不是这么整齐的话,估计按照江涛这个不爱收拾的懒劲儿,就是丢了他怕也是发现不了。

我是最见不得屋子里脏乱的,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动手收拾一番,否则我一会儿都不愿意在这房里多待。

足足收拾了一个钟头,我才把屋子里收拾干净,垃圾整整装满了三个大塑料袋,而我也累得额头冒汗,于是就从包里摸出自己的隔脏睡袋,上床睡觉。

2019年12月16日

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一觉居然睡得非常踏实,可以说是沾枕头就着,而且一觉睡到大天亮,什么动静都没听到。

要知道,我平时睡眠质量非常差,经常大半夜睡不着觉,这让我欣喜的同时,还感觉有些不大对劲。

于是我连忙来到客厅——昨天晚上收拾房间的时候,我打开了一瓶水喝,正喝的时候,突然想到验证古曼童的事儿,于是又打开了一瓶养乐多放到了茶几上。

当我看到茶几上的情况时,顿时不淡定了。

首先是我那瓶水的盖子是开着的,而我记得很清楚,我喝完水之后,剩下的大半瓶水是拧好盖子放的;其次就是那瓶养乐多,里面少了足足有三分之一!



我自然是不信这是什么古曼童半夜趁我睡着来偷喝的,但疑问和惊讶还是不可避免的,于是我马上掏出手机给老王打电话,让他赶紧过来一趟。

一个多小时后,老王赶到。

我原以为他会跟我嘚瑟,说什么“姜还是老的辣,不听老人言之类”的淡话,结果他一进门就让我和他一起仔细把江涛屋里都检查一遍。

我说你不说是什么古曼童么?怎么上来不先烧香跪拜,反倒是一上来就先检查房间呢?

老王说你别哔哔了,我这就是找古曼童,要是没有它,酸奶少了半瓶你又该如何解释?要是这房间里真有古曼童存在的话,那它的雕像一定在某个角落里,找找便知。

说干就干,我头天晚上收拾房间,充其量也只是把能看到的地方都打扫了一遍,像是床底下、沙发底下等看不到的犄角旮旯都没有清理。

随着这番仔细的翻找,我和老王先后在沙发底下发现了一些江涛丢失的玩具车模型和手办。

老王啧啧不断,跟我说你看到没,这肯定都是古曼童半夜出来玩的时候拿的,然后就藏了起来。

我说你快别叭叭儿了,我还说这特么都是老鼠干的呢。

老王呵呵贱笑,说你咋就不见棺材不掉泪呢?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三儿你得有敬畏之……哎呦我去!

这时我们正好挪到最后一截沙发,老王正好边说边弯腰去抬,但话未说完,就看到有一条黑影如离弦之箭一般从沙发后面窜出,直扑老王面门!惊得他大呼一声,一屁股坐倒在地。

我也大吃一惊,本能地往旁边一闪,就看到那条黑影嗖地落在客厅当中,竟然是一只半尺多长的大老鼠!

那老鼠的一双漆黑眼珠滴溜溜乱转,精光闪烁,我反应过来,顺手抄起茶几上的烟灰缸,使出全力向那只老鼠砸了过去。

老鼠飞身躲开,吱溜一下窜到了客厅角落的空调后面。

我赶紧追过去把空调挪开,只见那只大老鼠早就通过墙角通向室外机的管道空隙,消失得无影无踪。

惊魂稍定,我看着仍然坐在地上、脸色发白的老王,不禁哑然失笑。

我说这就是你说的古曼童吧,好神奇耶!边说边走上前去,准备将他拉起来。

可是老王眼睛死死盯着我身后,眼神中尽是惊讶之色,还冲我连连摆手,示意我回头看。

我白了他一眼,转过身去,不由得也吃了一惊。

只见方才被我们挪开的最后一截沙发后背的布面上,赫然破了一个大洞。

从那个大洞里看进去,居然金光闪闪,隐约是个婴儿雕像的形状。

我赶紧上前,掏出随身携带的瑞士军刀把沙发背后布面彻底割开,就见沙发底部赫然躺着一尊拳头大小的金色婴儿雕像。

古曼童!

老王也凑了过来,嘿嘿直乐,脸上尽是得意之色,说为师说啥来着?这不就是古曼童嘛,三儿你还有啥好说的?

我没理他,而是把手伸进满是黑黢黢老鼠屎的沙发里,把那只古曼童和沙发里的东西全都掏了出来,发现除了几只多美卡的小车模型之外,还有一张已经残破不全的拍立得照片。

照片上是江涛和一个面容清秀的女孩子,看照片上俩人亲密的模样儿,这女孩子应该是他的女朋友。

这些发现超乎了我的预料,我摆弄着那只古曼童,问老王说接下来该咋办?

老王说能咋办,把那个江涛叫回来问问不就知道了?

我掏出手机,录了一段古曼童、破损沙发以及合影照片的视频,给江涛发了过去。

接着给他发送了一段语音,让他赶紧回来一趟。

江涛单位离家不算太远,很快他就赶了回来。

我先是拿古曼童给他看,问他知不知道这是什么,江涛摇头说不知道,他从来没见过这东西。

问话的过程中,我一直盯着他的眼睛,从他脸上的微表情看来,他并不是在说谎。

老王说你最好跟我们说实话,这东西邪性得很,你要是藏藏掖掖的话,我们可没办法帮你。

江涛叹了口气,指指那张照片上的女孩儿,说这东西应该是她的。

“她是谁?”我问江涛。

“她叫刘畅,是我的前女友。”

“她去哪儿了?之前你为什么没有跟我提起过她?”

“我俩早就分手了,得有一年多了,后来再也没有联系过。”

江涛说完,从茶几上拿过那张照片,拿在手里仔细摩挲,眼神中流露出一丝难过和不舍。

我说你跟我说说你女朋友的事儿吧,还有你俩为啥要分手?

江涛又叹了口气,跟我们简单讲了讲他和刘畅的故事。

刘畅原来是个导游,之前经常带团去泰国。

我和老王对视一眼,这就能解释这个古曼童的来历了。

一年多之前,江涛和刘畅因为一些他不愿意说的事儿,大吵了一架,然后刘畅就趁着在气头上离家出走了,那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

气消了之后,江涛试着联系刘畅,想给她道个歉,可是发现自己早已不知何时被刘畅给拉黑了,打她电话发现号码也注销了。

我问江涛怎么没有去刘畅家里找找呢?

他说自己虽然跟刘畅在一起两年多,但是还没有做好结婚的准备,所以没见过双方家长,他也不知道刘畅父母的电话,不知道该到哪里去找。

再后来他为了晋升trainer,工作越来越忙,想着刘畅是彻底不原谅自己了,就放弃了对她的寻找。

但是这一年多过去,自己也一直没有再找新女友,因为他发现自己还是忘不了刘畅。

这时他突然站了起来,郑重地跟我说三哥,您能帮我找找刘畅么?我按规矩付您钱,您开价儿。

我说你俩都这么长时间不联系了,怎么现在反倒又要找她呢,你俩到底有啥恩怨情仇?

江涛神色一黯,说我当年亏欠她的,想补偿她。

在我的继续追问下,江涛终于说了实情。

原来,当初他们俩吵架分手,归根到底是因为钱。

刘畅不是北京人,而且她家庭条件不好,干导游也挣得不多,但她是个特别独立的女孩子,在跟江涛咱一起两年多的时间里,几乎从来没花过江涛的钱,反倒是去各地带团的时候,经常给他买礼物。

吵架那次,是刘畅第一次跟江涛开口借钱,而且一开口就是十万。

其实江涛那时手里十万块还是有的,但是他正准备拿那笔钱买车,因为刘畅上班的地方比较远,每天通勤非常辛苦,所以他想买部车给刘畅开,每天早上正好顺路把自己放到单位,然后她继续开车去上班。

所以江涛问她拿这么多钱干什么,可刘畅死活不说,只告诉江涛说她拿钱要办一件大事儿,而这件事儿是对他们两个人都有好处的,如果他相信自己的话就别再问了。

一个不让问,一个偏要追根究底,于是俩人就吵了起来,刘畅当时非常失望,骂了江涛几句,江涛一个没忍住,动手打了刘畅一巴掌,刘畅这才一气之下离开的。

一年多时间过去,江涛车也买了,职也升了,收入比之前一下高了几倍,现在手里有钱了,所以就想找到刘畅,跟她道个歉,然后给她一笔钱作为补偿。

我跟老王合计了一下,决定接下他这桩委托。

2019年12月17日

活儿是接下了,但是之前江涛找我帮的忙还没有彻底解决。

因为整件事儿还有许多疑点尚未解除。

我们从头理一下。

江涛找我是为了调查他最近遇到的怪事儿是谁在搞鬼,我和老王都怀疑是江涛之前得罪过的出纳小姐姐。

但老王还没有正式展开对小姐姐的调查,我这边就发现了江涛家里的古曼童。

还有,虽然我们在他家里发现了那只大老鼠,可以进行合理的推断——即那些莫名其妙消失不见的玩具都是大老鼠拖到沙发里的,再大胆一些推测,我头天晚上喝过后拧上瓶盖的水瓶包括那瓶消失了近一半的养乐多都是大老鼠干的。

甚至江涛半夜听到的那些怪动静和小孩的笑声,都可以归到大老鼠的头上——有可能是它在活动时发出的声音。

但仍然有几个疑点根本无法解释:

一、那只古曼童是谁放到江涛家的?

二、江涛总觉得自己被人跟踪,到底是他的幻觉还是确有其事?

三、他放到信封里的五百美金又是怎么丢了的?

其实这些疑点我大可不必理会,直接帮他找刘畅就是,但我这人有时候就爱犯较真儿的毛病,尤其又是涉及到古曼童这种巫术传说的情况下,更是觉得如果不查个水落石出,心里永远不会舒服的。

相信各位看故事的朋友也是如此,不过这里要跟各位说声对不住,因为时间的关系,故事的后续我还没有写完(整个故事写完大概需要一万五千字左右)。

欲知故事真相到底是何番究竟,咱们明天晚上不见不散,待我为大家剖白分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