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截图_20200703212115
生活 真实故事

厕所里的灰色产业“出租子宫,一次十万”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钱三
2020-07-05 15:00
在开始今天的故事之前,我先带大家做个昨天故事的前情提要

我的一个线人朋友带着他的朋友江涛来找我,让我帮江涛一个忙。

江涛最近先是丢了公司的钱,差点连工作都丢了,后来又发现家里接连丢东西,晚上还能听到小孩儿笑。

而且他还感觉自己被人跟踪了,所以希望我帮忙调查一下。

我叫上我师父王五五一起分析案情,老王说晚上小孩笑很有可能是古曼童。

我不信鬼神,于是就和他展开调查,结果真的在江涛家里发现了一个婴儿模样的雕像,看起来正是泰国古曼童。

而这只古曼童,很有可能来自江涛分手一年多、音讯全无的前女友刘畅。

没看过昨天故事的朋友,请点击下方蓝色文字链接观看



接下来,咱们闲话少叙,书归正传

2019年12月21日

从接受江涛的委托到现在,转眼一个礼拜过去了。

我和老王兵分两路展开调查,我负责找刘畅,他负责调查江涛单位的出纳小姐姐。

但是,我俩的调查都很不顺利。

先说我这边,江涛虽然和刘畅在一起两年多,但他手里居然没有刘畅的身份证号,而身份证号恰恰是我们找人最重要的信息之一。

当今社会,几乎做任何事情都是实名制,比如搭乘公共交通工具、住酒店等等,都得登记身份证信息。

我有个技术支持叫老K,是个大神级别的黑客,基本上只要掌握了一个人的身份证号码,老K就能够通过技术手段找到他(她)的活动轨迹。

不过刘畅之前使用的手机号码已经注销一年多了,老K告诉找起来有难度,好在后来江涛给我提供了一份网银流水,上面有他和刘畅的转账记录。

根据这份银行流水,老K查到了刘畅的银行卡号,并根据卡号找到了刘畅的身份证号码。

据此,老K调出了刘畅银行卡号下面的存款和转账记录。

我仔细看了一遍,发现刘畅存款最多的时候,也没超过两万块钱,个人经济状况确实非常窘迫。

一方面,我感慨这个刘畅确实有骨气,这么穷的情况下还能做到不花男友的钱;另一方面,我也愈发对她向江涛借十万块钱的动机感到好奇。

当然,刘畅也并不是一直都这么穷的,最起码在她跟江涛分手之后,她竟然还有过十多万的进账。

这是我在刘畅的银行流水里发现的,她和江涛分手之后,账户曾经有三笔比较大额的入账记录,有两次是四万多,还有一次是五万,前后相隔三个多月。

不过这三次给她转账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三个不同的账户。

而这些钱入账之后,很快就全都被取了出来。

我把这事儿的调查交给了我徒弟一二三,让他查一查给刘畅转账的到底都是些什么人。

接下来,我决定去找刘畅之前工作的旅行社碰碰运气。

江涛跟刘畅闹掰后,曾经多次去旅行社找过她,可是旅行社的人告诉他,刘畅一直都没有来上班。

但对我而言,哪怕是有一丝的希望也不能放弃,于是我按照那家旅行社的地址找了过去。

这家旅行社规模不大,我去的时候尽管赶上了周末,但屋里也没几个人。

只有几个导游模样儿的年轻人穿着厚厚的羽绒服,正坐在柜台里面聊闲天儿。

一见我进门,有俩人赶紧放下手里的瓜子儿,热情地迎上前来问我想去哪儿玩。

我说我是来找人的,然后提了刘畅的名字,让我没想到的是,几个人竟然全都摇头说不认识,而且热情程度马上直线下降。

其中一个看着年纪最大的导游看出了我有些不悦,从柜台里走出来给我递了根烟。

他说哥们儿你有所不知,我们这儿挣得太少,留不住人,很多人都是干一段时间就不干了,您找的那个什么畅我估计她离开的时间比较久了,我们都是新来的,刚干了没几个月,确实不认识她。

我没接他的烟,说了声谢谢就准备走。

这哥们儿竟然还不忘做我生意,顺手从柜台里抄起一份印有他们旅行社经典旅游线路报价的彩页追了出来。

他说您留个电话吧,回头我找我们这儿的老员工问问,有消息我也好通知您,这份报价您拿着看,将来想旅游的话您直接找我,照顾下哥们儿生意。

我微笑接过,随手一翻,装进了衣兜。

从旅行社出来,我给老王打了个电话,问他那边进行得如何。

老王的语气听起来也很失望,说他接连跟了那个出纳小姐姐好几天,她基本就是每天单位到住处两点一线,并没有什么异常发现。

我叹了口气,说还是见面说吧,找个地方边吃边聊。

我俩约在我工作室附近吃饭,说着说着就聊起了古曼童的事儿。


别看老王岁数大,吃肉真是把好手,这份烤牛骨几乎一人包圆了

老王说他找一个泰国的朋友看过了,江涛家的那只古曼童是真的,是在泰国寺院里找高僧给加持过的,确实拥有法力。

我说屁,除非你带我去一趟泰国,让我亲眼见识见识古曼童的神奇,否则我是不会相信的。

老王说你小子咋这么轴呢,行,为师答应你,等这事儿查完了,我带你去趟泰国,非让你开开眼。

我说不用等那么久,现在就能预定,省得到时候你说话不算数。

说完我就把旅行社导游给我的那份彩页摸了出来,拍到了老王面前。

老王拿起那份彩页翻了起来,边翻边乐地说你小子是越来越坏了,都学会算计为师了啊。

突然,老王的表情愣住了,眼神儿都变直了。

我问他看到什么了,老王有些激动地把彩页倒过来,放在桌上,指着上面说你看看这是谁?

我低头看去,只见这页上印的是关于旅行社的简介,页面下方是一张标有“优秀导游”的合影照片,刘畅赫然身处其中。

我说这有啥大惊小怪的?这是我从刘畅之前工作的旅行社拿的,上面有她的照片不是很正常么。

老王摇头说不是刘畅,我说的是她左边那个女生,知道她是谁么?她就是江涛单位的出纳小姐姐!

2019年12月24日

我让江涛约了出纳小姐姐,在亦庄的漫咖啡见面。



出纳小姐姐没想到除了她跟江涛之外,竟然还有别人,顿时一脸不快,整个人充满了警惕。

我简单做了个自我介绍,让她别紧张,就是想找她了解点情况。

小姐姐说我又不认识你,有什么可说的。

我说不认识我没关系,你认识刘畅就行。

话音一落,江涛最先惊着了,转过脸问出纳小姐姐说你竟然认识刘畅?

小姐姐脸上掠过一丝慌乱,不过很快安定下来说我不认识她,我还有事儿,没时间跟你们磨叽。

说完起身就想走。

我说别急啊,说完顺手拿出了旅行社的彩页,指着那张优秀导游的合影,继续问她说这照片你怎么解释?

出纳小姐姐瞬间愣住了,重新坐回了椅子里。

江涛从我手里拿过那份彩页,有些激动地对出纳小姐姐说原来你们真的认识!你能不能告诉我她现在在什么地方?

小姐姐的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但她仍然保持缄默,一言不发。

正在这时,我手机响了,拿起一看,是一二三给我发来的信息。

他查到了。

给刘畅的那三次转账的个人账户,竟然都是干非法捐卵的黑中介。

地下捐卵生意一直存在,只不过这两年随着媒体的曝光增多,才为人们所熟知。



说白了,就是一些因为各种原因急需用钱的年轻女孩子,轻信了那些无良黑中介的广告,利用自己身体每月都产生的生殖细胞来赚钱。

确实有人可能会通过卖掉自己的卵子挣到钱,但这一做法的风险是非常大的,没有任何的安全和卫生保障。

黑中介们往往说得云淡风轻,用像是什么“根本不痛啊,就像蚂蚁叮一下一样”,还有什么“你每个月都会产生卵子,不受孕的话也会排出体外白白浪费”之类的话来欺骗那些女孩子。

正常的女生们可能会觉得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会有人会相信这些骗人的鬼话?

但是对于那些身负还不上的债务,或者是急需用钱但又借钱无门的女孩子来说,一念之差往往就让她们放弃了所有的理智,把自己的身体当成了提款机。

甚至有人会觉得卖卵虽然有一定风险,但只要自己多加小心,总比去借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各种套路贷来得安全。

然而取卵的风险远比她们认为的大得多,因为它毕竟是一项侵入性的操作。

说白了就是用一根金属制成的长长的取卵针,从女孩的下体插入,刺破阴道壁后,穿透卵巢,插入卵泡中,将卵子一颗颗取出。


取卵针

另外,这些黑中介绝对不会按之前承诺的,只取一颗,而是尽可能多取。

取得越多,需要穿刺的次数就会越多,时间长了,那些女孩子可怜的卵巢就会被扎成马蜂窝一样。

而且黑中介给安排的那些黑诊所的操作,往往是不会采取麻醉措施的,因为他们不具备那个条件。

听起来就让人倒吸凉气儿,痛是肯定的,至于到底有多痛,谁取谁知道。

我叹了口气,对出纳小姐姐说看得出来,你和刘畅是好朋友,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愿承认,但我希望你看看这个,你知不知道干这个搞不好会出人命的?

说完我把手机递给了她。

她的脸色瞬间变了,流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喃喃地说原来她给我的钱竟然是这么来的,她怎么可以这么傻!

突然她把手机往桌上一拍,情绪激动地质问江涛:你个抠门的渣男!你知不知道畅畅为了你都做了什么!你对得起她么?

眼看她越说越激动,我赶紧出面制止,安慰了好半天才算让她平静下来。

接下来,她跟我讲了她和刘畅的故事。

原来,三年多之前,她和刘畅都在一家旅行社当导游,二人的关系非常好,可以说是亲如姐妹。

但后来出纳小姐姐觉得干导游没有什么前途,于是就私下里考了会计证,后来就跳到了江涛的单位里,成了出纳。

她也曾劝刘畅跟自己一起考会计证,但刘畅坚持了没几天就放弃了。

放弃的原因按刘畅的说法,是她根本对数字不敏感,一点儿也看不下去那些枯燥的会计学教材。

这位出纳小姐姐是南方人,对东南亚的那些巫文化非常感兴趣,之前在当导游的时候,经常去泰国,找过许多“大师”,对古曼童颇有了解。

后来她就给自己请了一只,养在家里。

按她的说法,古曼童真的是很灵验的,否则自己也不会打定不干导游的主意之后,顺风顺水地考到会计证,并进入现在这么好的单位上班。

因为她经常给刘畅说养古曼童的好处,渐渐地刘畅就动了心,也想着自己养一个,保佑自己和江涛。

但是古曼童非常昂贵,刘畅没有那么多钱,负担不起,所以为这事儿整日发愁。

出纳小姐姐家庭条件优渥,眼看自己的闺蜜为此犯难,于是慷慨解囊,借了十万块钱给她,刘畅就拿着这笔钱,借着去泰国带团的机会,也请了一只回来。

刘畅非常了解江涛,知道他从来不相信鬼神之说,她如果说明实情的话,江涛肯定不会让自己养的,所以这一切都是瞒着江涛进行的。

回来之后没过多久,江涛突然有了晋升trainer的机会,刘畅看在眼里,心里格外高兴,觉得自己这古曼童总算没有白养。

再过了一段时间,出纳小姐姐突然有事儿要急着用钱,这下彻底打乱了刘畅的计划。

按她俩约定好的,这十万块钱刘畅是按揭还的,可这下事出突然,刘畅不愿让自己姐妹为难,无奈之下只好找江涛借钱。

再后来的事儿大家都已经知道了,江涛问不出刘畅拿这笔钱的目的,于是就没给。

刘畅急火攻心,就跟江涛吵了一架,然后俩人就彻底闹掰了。

三个多月之后,刘畅找到出纳小姐姐,还上了她的钱,而这笔钱,就是她去卖卵获得的,只不过当时出纳小姐姐根本不知情。

真相虽然明了,但我心里还是有些疑问。

刘畅都跟江涛吵成那样儿了,为啥她宁肯卖卵还钱,而始终不告诉男友实情?

还有,她分手之后,为啥不把自己的古曼童拿走?

对此,出纳小姐姐的解释是,刘畅这个人,性格有很大的问题。

她特别的没有安全感,而且也特别敏感,属于那种你对我好,我就掏心掏肺、十倍百倍报答,而你要是对我不好,我就会处心积虑报复的极端性格。

所以她明知道江涛就和自己闺蜜一个单位,但愣是从没有跟江涛说起过。

而出纳小姐姐知道刘畅分手之后,明白她心里其实放不下江涛,曾经劝她要么放下面子,跟江涛重归于好,要么断个干净,找到他跟他说明情况,要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但是刘畅任何建议都没有采纳,而是选择了在江涛的生活里消失。

从那之后,刘畅也再没有跟出纳小姐姐联系过。

听到这里,江涛早已经哭得稀里哗啦了。

我递给他一张纸巾,把江涛找我帮忙寻找刘畅的动机告诉了出纳小姐姐,并跟她说江涛其实也是爱刘畅的,无论如何,我们应该给他们一个机会,他们自己的事情应该由他们自己去解决。

出纳小姐姐沉吟一会儿,给我提供了一个刘畅的QQ号码。

这个号码刘畅平时不怎么使用,就连江涛都不知道,在注销自己手机号码之后,再联系出纳小姐姐她都是用的这个QQ号。

我马上把这个号码发给了老K,让他帮我定位。

2019年12月28日

刘畅找到了。

她并未离开北京,而是一直都在。

然而当我和江涛还有出纳小姐姐见到她的时候,却都格外吃惊。

因为她怀孕了。

尽管她住在北京东四环附近一个高档小区内,房子里还有一个保姆在照顾她,但是她的情况看起来却非常糟糕。

剧烈的妊娠反应让她不停呕吐,整个人瘦得要命,简直就是皮包骨头的感觉。

而且,我们并没有看到孩子的父亲。

江涛和她久别重逢的场面就不细表了,总之俩人都哭得跟什么似的,平静下来之后,经过江涛反复追问,刘畅终于告诉了江涛她怀孕的内幕。

原来,刘畅跟他分手后,先后卖过几次卵,后来就得了病,不过她还算是幸运,经过治疗总算没有了大碍。

她决定以后再也不卖卵了,但这时候黑中介又找上了她,问她是不是能够给人代孕。

说白了就是用她的子宫,替别人生孩子。

刘畅一开始是不同意的,但是架不住黑中介的反复心理攻势,加上给她承诺只要代孕成功后几十万的收入,最终让她动了心。

于是在黑中介的介绍下,刘畅见到了想要代孕的那对夫妻。

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那个女人她竟然认识。

她叫程虹,是刘畅曾经的高中同学。

当江涛听到程虹这个名字的时候,情绪突然表现得格外激烈,他拿起手边的一个玻璃杯,狠狠地砸到了墙上,碎渣飞溅。

他厉声质问刘畅:为什么要答应她?就因为她家有钱么?

刘畅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情绪又崩溃了,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出纳小姐姐让我跟江涛都到客厅,由她来安慰刘畅。

我和江涛在客厅抽了几支烟,他的情绪终于稍微稳定下来,告诉了为什么他一听程虹的名字会变得如此激动。

原来,他跟刘畅在一起之后,发现刘畅的身上有很多烟头烫出的伤疤,经过他反复追问才知道,那都是刘畅在高中时期被一个横行校园的问题女生霸凌所致。

而那个女同学的名字,就叫程虹。

听到这里我突然激灵了一下,把烟掐灭,对江涛说你一回儿再跟刘畅交流的时候,无论如何都不要激动,一定问清楚她到底为什么答应给程虹的老公代孕。

因为我猜测,刘畅答应代孕的原因,大概有两个可能。

一是她被程虹欺负惯了,出现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所以再次遇到她的时候,非但不会仇恨,反而会有一种不由自主的亲近,愿意为她做任何事儿。

另外一个,也是最可怕、最让担心的。

刘畅之所以怀程虹老公的孩子,是为了复仇。

之前出纳小姐姐说过,她们俩都对古曼童很感兴趣,在泰国的时候曾经找过一些巫师,详细问过古曼童的制作过程和掌故。

另外,我方才在刘畅卧室里,看到了一张私人诊所人流的广告,就放在她的枕边,从上面的折痕看来,她已经反复翻看这份广告很久了。

如果她怀这个孩子就是为了流产,然后利用未足月的婴尸制作害人的小鬼呢?

不敢想象。

事实证明,我并不是脑洞开得太大。

刘畅真是这么想的。

那天我们在刘畅的住处整整待了一夜,经过江涛苦口婆心地开导,刘畅终于跟他说了实情。

跟我猜想的一模一样。

这个极端而变态的想法,是她当时能想到的对曾经霸凌自己的人最邪恶、最解恨的复仇方式。

可是后来,随着受孕成功,孩子在她的体内越长越大,天然的母性使她开始后悔。

而剧烈的妊娠反应带来的身体不适,也被她理解为未出世的孩子对她邪恶想法的报复。

时间越长,她越难以下定决心。

如果不是我们找到她,她的精神都快要崩溃了。

2019年12月29日

这天早上,刘畅洗漱完毕,经历了难熬的一夜,她显得格外平静。

她很郑重地告诉江涛,自己决定好好保胎,把孩子生下来。

江涛什么都没有说,走上前默默地抱住了她。

过了良久,他才缓缓地说:我答应你,不过我要和你一起见程虹,跟她做一个了断。

2020年1月3日

我带着江涛刘畅,还有程虹和他老公,找到我的一个催眠师朋友,给程虹做催眠。

因为两天前江涛刘畅和程虹见面之后,程虹听江涛说自己曾经在高中时期霸凌刘畅的时候,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断然否认。

她说自己其实跟刘畅虽然是一个学校的,但是并不熟悉,甚至找代孕的时候第一次见到刘畅,她都没认出来。

我在旁冷眼观瞧,觉得程虹的微表情反应不像是在说假话,可刘畅身上的伤疤却是实实在在的。

这让我意识到,程虹可能出现了情节性失忆的症状。

我曾调查过的案子里,就有类似的案例。

所谓的情节性失忆,就是对曾经发生过的一些事件完全记不得了,这听起来玄乎,但其实很多人都有。

而针对这种失忆症状最好的唤醒方式,就是通过催眠。

当然这需要催眠师的手段特别高超,不是随随便便一个心理医生就能胜任的。

催眠的过程我们没有见到,但是当程虹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她的脸上挂满了眼泪,整个人也仿佛一下老了几岁。

她蹒跚地走到刘畅的身前,缓缓弯下腰去,哭着请求刘畅的原谅……



后记

故事到这里就告一段落了,剩下的事情,无论爱恨情仇,就交给当事人们自己去解决吧。

哦对了,江涛丢失的那五百美金也找到了,就是他自己拿出来的。

这一发现得感谢我的那位催眠师朋友。

我在跟他聊天的时候,说起了江涛丢钱的事儿,说我百思不得其解,那些钱怎么就会不翼而飞呢?

催眠师朋友笑着说其实真相可能没有那么玄乎,而很有可能是江涛在无意识的情况下作出的行为。

然后我突然想起在江涛家里睡觉那晚,沾枕即着的事儿,我当时怀疑是他卧室里放的那盆绿植的缘故。

结果我把那绿植的形状给朋友一描述,他马上就说出了那植物叫什么勃罗特花,能够散发一种特殊的物质,有很强烈助眠效果。

江涛长期在这种植物作用下,很有可能会有梦游的状况产生。

我觉得有意思,专门去江涛家小区查看了监控,还真发现他发现丢钱那天之前的一个半夜,从楼上下来,径直上了车,在车上待了一阵子后下车回家。

如果不是知道他这有可能是在梦游,我还真看不出他有任何的异常。

我把这情况告诉了江涛,他后来果真在自己车里的座位底下发现了“丢失”的五百美金。

而至于所谓的古曼童,我自然还是不相信。

首先我觉得这种巫术一样的东西可能真的存在,但它绝对不会像很多人描述的那样神奇。

更多的,可能就是那些想借助这些巫术来实现自己愿望的人们,内心的一种心理暗示吧。

毕竟人心是最复杂、最难揣摩的。

永难参透。

PS:

故事到这里就彻底结束了。

将一篇一万五千来字的故事分为两期更新,真的不是我故意为之。

实在是太忙了,时间不允许啊。

不过昨天我说了今天更完,那就得言而有信。

马上就要到年终岁尾了,其实有很多的心里话想跟列位唠叨唠叨。

奈何真的是忙,有心而无力。

尤其是连着两天更新故事之后。

期待下次更新吧,我一定抽出些时间,跟列位新朋旧友好好聊上一聊。

甭管您爱不爱听,这是我的态度。

爱你们。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