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故事
生活

人贩自述“该死的,不光是人贩子”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老苗
2020-07-05 21:00
大家好,我是老苗。
自从我答应我兄弟胡疯子写故事之后,他一直想让我讲一些关于人贩子的故事,跟我喝酒聊天的时候没少跟我磨叨这事儿。
他希望通过我的一些亲身经历,给广大的读者增长见识的同时,也敲响警钟,普及安全意识,
不过说实在的,我并不太想写,倒不是害怕向大家曝光我那不光彩的过去,而是每每想起过去被人贩子控制的经历,都会觉得不寒而栗。
那些经历就像是结了痂的伤疤,每回忆一次,就得把那层痂揭开,对我而言是特别痛苦的一件事儿。
不过我觉得我兄弟胡疯子说的对,我多痛苦几次,可能就会让更多人减少经历痛苦的几率,这事儿值。
今天的故事,发生在我的身边,虽然已经过去了好几年,但每次回想起来,我都感觉深深的遗憾,对人贩子的痛恨也加深几分。

1

我如今从事的是野生跑腿行业,说白了,这个行业出卖的是自己的时间和精力,挣的是辛苦钱。
肯来干我们这行儿的,基本上都是没啥门路也没啥一技之长的,只能卖一膀子力气。所以从业人员的层次都比较低,这是事实。
但我是很仰慕有文化的人的,很希望我的队伍里能多点读书人。后来我发现一个法子,那就是找放寒暑假不回家的大学生,让他们来我这里做短期工。
我给他们每一单的提成要比我这里的普通员工高许多,一来是因为我知道能来我这里的大学生,往往都是家庭条件差的,我能帮一把是一把;二来是我们这行儿本就属于底层行业,又辛苦,,给钱少了没人愿意干。
不过万事都有例外,前年暑假的时候,我这里就来了一个大二的男生小林,从头到脚一身名牌,用着最新款的苹果手机,妥妥的富二代。
我一开始很不看好这个小林,总觉得他家庭条件这么好,肯定是从小娇生惯养,没有吃过苦受过罪,绝对干不了我们这么辛苦的活儿,所以我判断他来我们这儿纯粹就是觉得好玩儿,最多干个三五天,新鲜劲儿过了一准儿走人。
可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自以为阅人无数的我这次却看走了眼。

2

让我对小林刮目相看的,是他来了之后接的第一单活儿。
那天下午,天热得要命,我们的一个老客户联系我,让我给他送一份文件去大西边儿,来回得有三十多公里。
我本来安排一个老员工去送的,结果他刚出门儿还没走一百米,骑得太急跟一辆逆行的电动车撞了,车子摔坏不说,人也受了伤。
我安排人把受伤的伙计送去诊所包扎,然后决定让新来的小林跑一趟。
其实这活儿不是很急,但我有心考验他一下,于是就把坐在门口沙发上玩儿手机的他喊过来,给他交代了送货的地址,并交代他说这是一份很重要的文件,务必今天给人家送到。
小林一听有活儿,显得很兴奋,跟我说放心吧老板,保证完成任务!
我拍拍他的肩膀,说以后别喊老板,喊苗哥就行,去吧,路上小心点,注意安全,别闯灯逆行。
小林走后不久,我就有些后悔了。因为本来骄阳似火的天气瞬间变得阴云密布,天上也开始传来一阵阵隐隐约约的打雷声,我看看天色,经验告诉我,接下来肯定会有一场大暴雨。
这孩子毕竟是个纯新手儿,我很担心他再被淋在半道上,出点啥事儿就不好了。可是天气变坏的程度大大超出了我的预期,随着天色越变越黑,开始刮了大风,很快铜钱大的雨点就疯狂地从天上掉下来,砸在地上冒出一阵阵白烟。
瞬间雨就大得连马路对面的公交站牌都看不清了,而且伴随瓢泼大雨下来的,还有鹌鹑蛋大小的冰雹,砸在路边的汽车顶上,发出一阵阵巨响。
小林走的时候连雨披都没有带,而且他也没有戴头盔,我赶紧掏出手机给他打电话,想着告诉他让他找个地方避避雨,要是没有走远的话就赶紧回来,单子可以等雨停了或者明天再送。
结果他的电话关机,联系不上,我不由得开始担心,既担心他的安全,又担心他送的文件,哪个出了问题,都是大事儿。
大雨下个不停,一直到天黑都还没有要住的意思,而小林也一直到八点多都没有回来,按照正常速度的话,这时间他来回跑两趟都够了。
我懊恼不已,骂自己真是闲得蛋疼,没事儿自己跑一趟呗,考验人孩子干啥,这要他有个三长两短,虽然都给他们买了意外险,那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正在我着急上火的时候,我突然听到门外传来电动车刹车时车闸的嘎嘎声,急忙冲出去一看,居然是小林!
他身上穿着一件崭新的雨披,脚踩一双新雨靴,正看着我面露得意的微笑。我赶紧上去问他:“你怎么才回来?打你电话关机,你这一下午跑哪儿去了?”
小林尽管冻得脸色发青,牙冠打战,但还是哈哈一笑:“老板,哦不,苗哥,我不但把你交给我的活儿干完了,还新接了仨单子,跑到现在刚结束。”

3

原来,小林刚出门没多久,就看到天色大变,预感到要下大雨的他,马上去路边的一家超市里买了雨披和雨靴,还有一个防水袋。
从超市出来,他一看手机快没电了,为了保存电量,他把手机开到飞行模式,然后把手机和文件放进防水袋,贴身背好,然后穿上雨靴雨披,快马加鞭往目的地奔去。
结果路上遭遇了冰雹,把孩子砸得够呛,他狼狈不堪地找了路边一个加油站,在里面避了会儿,等冰雹过去,继续去送单。
当他给客户送到的时候,客户看着他一副落汤鸡的狼狈样儿,非常过意不去,非要给他加钱。
这时候小林恰如其分地来了一句:“大哥,保证给客户安全准时送达是干我们这行儿分内的事儿,我不能收您的钱,您要是实在看我可怜,不如您看看您公司还有啥需要我跑腿儿的活儿,您给一单。”
客户一听这孩子这么靠谱儿,一拍脑门儿说还真有,说完又给小林派了两单活儿。
小林顶风冒雨跑完,又从客户那儿搞了一单,这才回来这么晚。
我说你这何必呢,送完第一单没事儿了就该早点回来,下这么大雨我又联系不上你,担心坏了。
小林又是哈哈一笑:“对不起苗哥,这是我考虑不周,我当时就想着说什么也得把买雨靴雨披的钱挣回来,否则今天岂不是要白干了嘛。”
听完他这一下午的经历,我心里不由地对这孩子暗暗佩服,不但有责任心,脑子也挺好使,而且身为富二代还这么能吃苦,对他的好感一下子大大增加。
给他找了我几件干衣服让他换上,我对他说今天接活儿的钱全归他,不用往账上交了,小林说那怎么行,非得坚持把钱给我。
我比他更坚持,坚决不要,然后带他去吃饭。
一顿饭吃下来,我俩聊得很尽兴,我也对小林有了更深的了解。
他是福建人,家里是开鞋厂的,从小就看他爸妈做生意,耳濡目染学到了闽商身上许多优秀的东西,所以虽然是个富二代,但是身上完全没有一般富二代纨绔子弟的不良习气。
从上高中开始,除了正常的吃穿用度,他自己平时所有的零花钱都是靠自己挣来的,上大学之后,更是如此,连学费都是自己交的,再也没有从家里拿过一分钱。
而他之所以来我这里干跑腿儿,是他想将来毕业回到家乡后,自己也搞一个类似同城跑腿闪送的公司,所以想来我这里好好体验一下。
“毕竟将来我是要接手我爸妈的家业的,但我不想自己坐等,我也想自己创创业,替我爸妈分担一点辛苦。”
小林很郑重地对我说道。

4

我愈发喜欢这孩子了,毕竟这年头像他这样的年轻人太少了,所以那晚我喝了不少,也跟他聊了一些自己的过往。
当小林知道我从小被人拐卖,并且长大后被人贩子控制加入人贩团伙儿、后来被判刑坐过牢的经历后,他非但没觉得我是个坏人,反倒掉下了眼泪,说非常同情我的遭遇,也觉得我是个爷们儿,值得他学习。
整整一个暑假,小林都在我这里打工,甚至假期结束开学之后,他还在我这儿做兼职,不过那时候已经完全不是为了挣钱了,纯粹就是愿意跟我这个所谓的大哥打交道。
而我平时没事儿也经常和他一起吃饭,他出于好奇的心理,也总是缠着我给他讲一些关于人贩子的故事。他跟我说他们老家那里香火观念重,听他父母跟自己说当地早些年有很多人因为不孕不育或生不出儿子,就通过各种地下渠道从人贩子手里买孩子。
我当时喝了点酒,跟他开了个玩笑,说你总让我给你讲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该不会你担心自己也是你爸妈从外面买回来的吧?
小林笑着说当然不会,要是那样话的我爸妈怎么会主动跟我讲这些?我就是觉得那些买孩子的家庭真的很残忍,就因为自己家里没有儿子,就要去搞别人家的孩子,他们难道不知道自己的行为会给丢孩子的家庭带来多么大的伤害吗?
我叹口气,说人贩子是个很古老的职业,就像那句话所说: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这个职业之所以一直存在,正是因为存在着永远无法禁绝的市场需求,而且除了我们在网上、电视上看到的那些个灭绝人性、通过坑蒙拐骗把孩子从人家父母手里搞来卖掉的那些案例之外,其实还有很大一部分的孩子,是他们的父母主动卖掉的。
小林听了表示非常惊讶,问我说苗哥难道当今社会还有这样的情况么?那些父母怎么会这么狠心?
我说不但有,还很多,有的是因为他们生下来之后根本养不起;有的是计划外生育,怕挨罚或者是不想要了;有的是非婚生子,见不得光;还有最令人不能接受的,就是有人就是为了钱,专门生孩子来卖的。而且这种由孩子父母主动进行的人口贩卖也是最为隐秘、最难追查的,因为根本不会有人报案。
小林连连摇头说太令人难以置信了,这样的父母完全不配生孩子,他们简直比人贩子还可恨。
说完似乎是觉得怕我脸上挂不住,顺着我的玩笑说还好我不是被我爸妈买来的。
谁知道,一语成谶。

5

我组织公司的员工义务献骨髓,发了条朋友圈,小林很快就赶了过来,非得也要献血。
我说那就献吧,反正是做好事儿。
结果献完血后不久的一天,我从外面送单回来,看到门外停了一辆警车,有俩穿着警服、操着一口川普的警察正在对店里的员工进行询问。
我心里骤然咯噔一下,顿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跟我想的不差,这两位警官来自四川,是来调查一起十八年前的儿童被拐案件的。
而他们要找的人,就是小林。
因为献骨髓的话,会将个人的DNA数据上传到官方的数据库,这是警方打拐部门非常重要的一条比对失踪人口DNA,寻找被拐人员的渠道。
小林的DNA就是进入警方数据库之后被比中的,他其实是在十八年前,他刚满两周岁的时候,被人贩子从四川老家拐卖,然后辗转卖到福建的。
很快,小林也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而他远在四川的亲生父母,也在得到消息后迅速前来认亲。
DNA数据是不容置疑的,经过再次抽血验证,证明小林确实是多年前被拐的那个可怜的孩子。
但接下来的故事,并不像电视或网络上那些成功被找到的被拐儿童和失散多年的父母大团聚、皆大欢喜、温情一片。
当年的人贩子已经找不到了,小林的亲生父母决定起诉小林的养父母。
他们经历这么多年撕心裂肺的痛苦,这样的作为无可厚非。
但最难的人,其实是小林。
首先他的整个世界崩塌了,他二十年的人生历程骤然间遭遇这么大的变故,一切都回不去了。
他对自己的养父母是爱恨交集,毕竟他们辛辛苦苦养了自己十八年,给了自己最好的生活,教给自己那么多做人的道理和技能;但同时善良的小林又深深地痛恨他们,如果没有他们的话,自己的亲生父母不会经历这么大的痛苦,还不到五十岁的年纪,就衰老得像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一样。
另一方面,他虽然认了亲,但跟亲生父母没有任何的感情和共同语言,他试着去走近两位可怜的爹妈,但总是感觉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隔阂,而且多年的寻亲生涯,让小林的亲生父母性情大变,有些偏执和认死理儿,说得不好听点就是有些不正常。
这一切,让一个年满二十岁的小伙子完全无法承受,小林抑郁了。
我看在眼里,非常心疼他,于是约他来我这儿吃饭,想安慰安慰他,给他宽宽心,可他一直没有理我。
后来,在我的坚持下,他终于答应了我。多日不见的小林看起来很憔悴,一到吃饭的地方,从来不喝酒的他竟然主动给我要酒喝。
我想喝点也好,于是就陪他喝了起来,小林几杯酒下肚,开始又哭又笑,我看他不胜酒力,就劝他不要喝了,然后要送他回去。
结果小林突然之间就爆发了,他瞪着血红的眼睛,抄起桌上的酒瓶就砸到了我的头上,鲜血瞬间流了下来。
他边打边骂我,说你这该死的人贩子,你不配活在这世上!
其他员工赶紧去拉,我阻止了他们,说让他打吧,我该打,而且只有让他把心里这口气出了,他才可能真正走出来。

6

我被小林打掉一颗牙,还被他踹得一根肋骨出现了骨裂。
后来他是打累了,才终于停了手,哭得昏天黑地。
再后来,他向学校提交了休学半年的申请,跟着亲生父母回到了四川老家。
好在他最后走了出来,他的父母也在小林的影响下,走出了阴霾,一家人终于完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团聚。
小林的父母也受到了相应的法律惩罚,但他们向小林表示,他们永远吧他当做自己的亲儿子,只要他愿意,他随时可以回来福建,接手属于他的家业,如果他不愿意的话,他们老了之后就会将家产全都捐出去,一切都尊重小林的意愿。
看起来一切都像是最完美的结局,但实际上发生的一切都永远无法被抹平。
他们的生活也永远再也回不到过去的样子,而他们中间经历的那一段相当于第二次拐卖的痛苦,只有他们自己内心最清楚。


故事讲完了,至今回想起来,还是觉得分外沉重。
人口贩卖是个永远都绕不开的话题,因为只要市场需求存在,人贩子这一古老的职业就不会消亡。
我在网上找了几张人口贩卖地图,大家感兴趣的可以点击查看。
以下图为例,桔色表示儿童买入的数量高于卖出的数量,颜色越深表示买入与卖出的比率越高;蓝色表示儿童卖出的数量高于买入的数量,颜色越深表示卖出与买入的比率越高。



下面这张图,是儿童被拐卖后的网络路径图



下面的这张图,则是各省份每100万人口中,被卖出(蓝色)及被买入(绿色)的人数柱状图。

 

愿我们的医疗技术继续发展,早日彻底解困扰人们的不孕不育病症,因为只有彻底斩断了市场需求,才能让悲剧越来越少。
再有一点,真的是生男生女都一样,他们都是上天派来的精灵天使,那些陈旧的观念,早已该被扔进太平洋了。

PS.
今天的故事就是这样,大家觉得喜欢的话,请不吝点击在看或者转发朋友圈,让更多的人能够看到。
谢谢大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