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们能够回到迷失之前……
生活

人贩自述“我和一个女性瘾者的故事”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胡疯子
2020-07-08 21:00
今天的二条,给大家带来一个曾经做过我线人的朋友写的故事。

这位曾经的线人朋友姓苗,从小被人贩子拐卖,后来养父去世,养母改嫁,他就成了流浪孤儿。

再后来,他被胁迫加入了人贩集团,不过那会儿他的岁数还小,从来没有做过拐卖人口的勾当,倒是出于天然对人贩子的仇恨,他后来找到机会举报了自己的“师父”,终于逃出魔掌。

但依据法律,他毕竟属于从犯,所以后来也被判了刑。出狱之后老苗干过很多营生,如今是一家“野生跑腿”公司的老板。

他命运坎坷,经历丰富,是个有故事的人,我们凑一块儿喝酒的时候常常讲一些他经历或是听闻的故事,非常精彩。 

虽然遗憾,但是老苗终于有个地方能够把他肚子里那些故事展示出来,也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儿。
接下来闲话少叙,大家还是看故事吧。

1

我是老苗,上回我写的故事受到很多朋友的捧场,我深表感谢,无以为报,只能用更多精彩的故事来回馈大家的错爱了。
上次的故事里,我提到做野生跑腿这些年,曾经有女客户提出让我陪睡的要求,没错,就是你想的那种得干点啥的陪睡。
然后就有很多朋友非常感兴趣,纷纷问我答应没有,甚至还有女性读者留言说希望我能“陪睡”。
既然这个话题如此“喜闻乐见”,那今天我就给大家讲一个我们跑腿小哥陪女客户睡觉的故事。
我有个跟我干了好几年的小兄弟,巧合的是,他也姓苗,故事里就叫他小苗吧。
小苗因为长得帅,曾经真的陪女客户睡过觉,这事儿被我知道之后,马上开除了他。
让小苗陪睡觉的女客户我也认识,她姓张,三十六七岁,是个离异少妇。
先说我跟她认识的过程,这位张姐在找我接过十几个单子之后,她开始主动向我提出了请求,给我两千块钱让我跟她发生关系

2

张姐离婚后没有正式的工作,于是跟随潮流在网上开了直播,反正她离婚时分了两套房子和一大笔存款,生活无忧,开直播也不图走红挣钱,就是为了消磨时间、图个乐呵。
她是通过朋友圈认识的我,知道我是干跑腿的之后,接连在我这儿下过好几次单子,头一回是让我帮她去海底捞排队,再后来是帮她带她养的猫去做绝育手术,一来二去就跟我熟了起来。
有一回她在我这儿下单,让我开她的车去4S店做保养。从4S 店出来,我看她的车实在太脏了, 于是就开到我一个开洗车房的客户那里给她洗洗车。
这也算是我积累客户的一个小窍门,时不时给客户提供一些“增值服务”,不给他们要钱,说白了就是提升客户的好感度和满意度,从而最终达到增加客户粘性的目的。
结果洗车的时候,可给我尴尬坏了。
我坐在洗车房门口抽烟,洗车房老板走了出来,一脸坏笑地看着我,问我开的是谁的车,车上的宝贝不少嘛。
我说我能开谁的车,当然是客户的车了, 然后问他什么意思。他笑嘻嘻地带我走进洗车房,拉开车门给我看他在车里发现的东西。
我一看就傻眼了,又是跳蛋又是女性仿真自慰器的,足足好几样,还有两条女性内裤,裆部位置脏兮兮的,皱皱巴巴的两团,散发着令人不愉快的气味,都是洗车行老板在车座下面发现的。
他笑着跟我说这车主可够骚的,该不会是一边开车一边用这些玩意儿吧?我锤了他一拳,说好好洗你的车得了,瞎操人家什么心,在哪儿发现的还给人放回哪儿去!
说归说,这些东西终究是吓到我了,以至于我开车回去的路上心里总是不得劲儿,想着我是不是该提醒下张姐以后这种东西别乱往车里扔,被人看到不好。可是转念一想,我这不是吃饱了撑的么?人家又没让我帮忙洗车,我不洗车就发现不了这些东西,要是给人家说了这不等于告诉人家我发现你的秘密了么?
瞎琢磨半天,车子开回了张姐的小区,我把车在车位上停好,坐那儿又犹豫半天,最终决定还是不告诉她了,就当那些东西我从来没见过,这事儿直接烂肚里就好。
上楼还张姐车钥匙跟保养车的发票, 她正在直播,捂着麦克风给我做了个微信转账的手势,然后就示意我可以走了。
我下楼换上我的小电摩,回到了公司,继续等待下一单的到来。

3

一忙起来就什么都忘了,等我想起张姐一直还没给我转账的事儿时,已经是晚上快十一点多了。
因为跟她已经比较熟了,所以这趟替她保养车的单子,除了我的跑腿费,保养车的钱她是让我先帮她垫付,然后拿发票回去找她报销,我想了想拿出了手机,准备给她发个微信催一催。
结果手机刚拿到手里,微信就响了,一看正是张姐给我转账的消息提醒。
我麻溜儿打开微信,顺手就点了领取。结果钱一到账我发现不对,我帮她保养车一共的花费是一千一百多,结果她给我转了一千五!多给了三百多块钱。
我马上把多余的钱给她转了回去,然后给她发微信告诉她多转钱了。结果张姐马上发过一个捂脸的表情,说没多转,那是给我的小费。
我说小费未免也太多了,都是老客户了,没必要。张姐又给我发了一个害羞的表情,然后意味深长地说谢谢我替她洗车,希望我不要多想。
我顿时不知道该如何回复了,只好打个哈哈说别客气,然后结束了对话。
从那以后,张姐找我跑腿的事儿更多了,而且让我感到非常难为情的是,好几次她都让我去成人用品店里给她买情趣用品。而当我买了给她送过去之后,她开门时都穿得特别清凉暴露,很明显有暗示的意味。
我当然只能装傻,给了东西就走,头也不敢回。终于又一次她让我给她买情趣用品送过去之后,我要走时她叫住了我,让我进屋坐坐,说有事儿让我帮忙。
隔着半米多远,我都能闻到她身上浓重的酒味儿,知道她肯定没少喝,而且看到她迷离潮湿的眼神,我已经隐约猜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了,于是借口说还有活儿,实在没时间。
可是她直接递给我一个信封,说这是两千块钱,买我一个小时行不行。
我一看她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知道不把话说清楚了我肯定走不了,于是跟她说钱我不着急要,得看看你让我帮你啥忙,能帮的我会帮,不能帮的您给再多钱我也不能干。
张姐一把拉住我的手臂把我拉进了屋里,然后飞快地关上了房门,接着背靠房门,当着我的面开始脱衣服!

4

我赶紧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结果她就势一倒滚进了我的怀里,然后一双手竟然开始不老实地去解我的裤腰带。
说实在的,我毕竟是个正常男人,说不动心那肯定是假的,但我深知规矩不能坏,于是费尽力气推开了她,把她摔进了沙发里,拉开房门狼狈地逃了出去。
回公司的路上,我有些心不在焉,结果没有看到红灯,跟一辆汽车撞到了一起,我直接被撞得飞了出去,落地的瞬间我就知道坏了,这回肯定得骨折。
果不其然,我的肋骨被撞断两根,接下来的日子里只能卧床休息。
结果张姐的单子又来了,她这次的要求是让我去家里给她抓老鼠。别说我不敢去,就是敢去身体情况也不允许,于是我跟她解释自己受伤了, 实在去不了,怕她不信还给她拍了张卧床的照片。
张姐迅速微信给我转了两千块钱,说她心里清楚这都怪她,这点钱让我买点营养品吃,然后主动跟我说都是她不好,是她喝多了之后没控制住自己,让我别往心里去,最后她说家里真的有老鼠,希望我能派个别的人去帮帮她。
当时公司里正好就小苗在,于是我就把这单子转给了他,让他去一趟。但其实我是很不放心的,因为小苗不但年轻健壮,而且长得也很帅,我很担心张姐会对他产生什么想法,毕竟三十多岁的离异女人,在那方面的需求可能确实比较旺盛,否则她也不会隔三差五让我给她买那些情趣用品了。

5

于是我把小苗叫到身边,把张姐的情况简单跟他说了一遍,让他有个思想准备。
小苗曾经因为打架斗殴时故意伤人被判过三年刑,结果在号子里的时候,眼看就要减刑了,脑子一热揍了一个新进去的强奸犯,结果减刑被取消,结结实实坐满了三年。
出狱后他到处找工作,但都没人愿意要他,后来通过朋友过来投奔我,我不但收留了他,还给他很多挣钱的大活儿,所以对我格外感激,像个弟弟一样听话。
听了我的话,他先是笑了一阵,然后说哥啊,你可能不知道,这大姐没准儿是个性瘾患者。
我那会儿完全没听过这个名词儿,问他啥意思?
小苗简单跟我解释了下,说这词儿也是他在号子里的时候听别人说的,就是对那个事儿特别有瘾的人,男女都有,而且不仅仅是心理上的,许多人可能是在生理上都跟正常人不一样,算是一种心理疾病。被他揍过的那个强奸犯就是个性瘾患者。
听了他的讲解,我瞬间觉得张姐还真有可能有这个毛病,否则正常人怎么可能在开车的时候都用那些玩意儿呢?
我的心里突然多了一种对张姐的可怜,真是大千世界,啥人都有。于是我拍拍小苗的肩膀,跟他说既然你这么清楚,那你去吧,记得千万别坏规矩。
小苗答应一声,说句放心吧哥,然后就骑电摩出门了。
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怕什么来什么,小苗不但真的跟张姐发生了关系,还触犯了法律。

6

我是无意中发现小苗不对劲的。
我的公司每个月都有一次大的聚餐,因为平时大家都很辛苦,聚餐的时候我会找个好点的饭店,请大家好好吃一顿,然后带着大伙儿去找个洗浴中心,洗澡足疗,好好放松一下。
那天吃完饭,我们打了几辆车去洗澡,我和小苗坐在后排,我突然闻到他身上有一种熟悉的香水味。虽然很淡很淡,但是我一下就想起这香水味我曾经在张姐的身上闻到过。
多年的江湖生涯,让我练就了许多常人不具备的技能,尤其是对细节的观察,所以当时我就猜到,这小子肯定是跟张姐有过亲密接触了。
但我没有证据,所以没有吭声,但是我留了个心眼,结果在洗澡的时候,我发现小苗的后背上果然有许多浅浅的伤痕,那应该是被女人的指甲挠的。
等洗完澡后,我留下了小苗,带他回到公司,然后很严肃地问他是不是做了不该做的事儿。
小苗一开始不承认,当我说出我的观察,他知道骗不过我,只好跟我说了实情。
原来他那次去给张姐抓老鼠,抓了半天老鼠没抓到,觉得挺不好意思的,于是主动跟张姐说下回他免费再来帮她抓。
第二次他去的时候,终于成功逮到了老鼠,张姐很高兴,拿了一瓶饮料给他喝,他推辞再三没拗过张姐,于是就喝了。
谁知道那饮料还没喝完,他就受不了了,欲火焚身,没忍住跟张姐滚了床单。按小苗的说法,张姐给的那瓶饮料是加了料的,目的就是为了拿下他。
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年轻力壮的小苗成了性瘾患者张姐的情人和救星,张姐甚至给了他一把家门钥匙,只要一没事儿就让他过去。
也是合该有事儿,有一天张姐接到前夫的电话,前夫说自己要出差,需要把女儿送到她那儿住几天,于是张姐就把女儿接了过来。张姐的女儿虽然还是个孩子,但是有点神经衰弱,晚上睡不着觉,得吃安眠药才能入睡。
张姐安顿好女儿,伺候她吃了安眠药,然后接到了小苗的电话,说想她了想过来找她。
张姐本就对那事儿有瘾,就是小苗不找她她也想找小苗了,不过女儿在家不方便,于是她在电话里跟小苗小声说去酒店开房吧,然后就挂了电话出门了。
可是小苗那天喝多了,迷迷糊糊的根本就没听清张姐说什么, 挂了电话也没有看到张姐给自己发来的微信定位,直接就去了张姐家。
他拿着张姐给的钥匙直接打开房门,径直走进张姐卧室,灯都没有开,直接就脱衣服上了床,等他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晚了。
小苗顿时吓出一身冷汗,酒也醒了不少,他看着熟睡的张姐女儿,狠狠扇了自己几巴掌,清醒过来之后,看着手机上那么多的未接来电,他毫不犹豫地清理了现场,装作从没去过的样子离开了。
一夜没睡的小苗,故意选择在第二天凌晨给张姐回了微信,说自己头天晚上喝太多了,跟她打完电话就睡着了,没有听到手机的震动。
但是,消息发出去之后,张姐一直都没有回复,而且从那以后,张姐也再没联系过他。
听完小苗的讲述,我马上意识到,张姐肯定是发现什么了,否则她不会不联系小苗的,但她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如果找小苗事儿的话,就意味着这事儿一定会被她前夫知道。
我狠狠地踹了小苗几脚,然后问他知不知道张姐女儿多大岁数,如果她不满14周岁的话,小苗铁定是强奸罪没跑了。
小苗瘫在地上捂着脸哭,说他好像听张姐说过一次,她女儿刚上初一。
我听完叹口气,说啥都别说了,你去自首吧,如果你不去的话,我亲自拿绳子捆你去。这事儿你必须自首,否则你一辈子都得背着良心债!你别怕,无论你坐多少年,等你出来只要我还在,你还来找哥哥我,咱们还在一块儿干!
最终,小苗还是去自首了,因为他心里清楚,自己已经成了自己最看不起的强奸犯。
警方介入之后,张姐前夫跟她大闹一场,张姐悔恨无比,选择了自杀。还好,她割腕后被人发现,送医抢救及时,没有继续酿成更大的惨剧。
后来,张姐再也没有在我的朋友圈里出现过,听人说她离开了北京,至于她去了哪里没人知道,如今说起她的故事,我只希望她能够好好活着,一切都好吧。
因为,对许多人来说,活着,才是最艰难的事情。
这个故事里,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评价张姐,因为,判断对错、评价他人,对我而言,是比活着更艰难的事。



上期苗哥的故事发布之后,后台收到许多留言,许多人都对他的经历和如今从事的职业非常感兴趣,并期待接下来他能带来更多的故事。
其实在苗哥的故事发布之前,我内心是很忐忑的,因为他毕竟曾经是个人人欲以诛之而后快的“人贩子”。
哪怕他从来没有直接参与过人口拐卖,甚至还不止一次冒着生命危险偷偷放走过他师父拐来的小女孩,并且最后在从人贩团伙里逃出生天后还向警方举报,一举捣毁了以他师父为首的犯罪团伙。
我想当然地觉着,没有人会接受有着这样一段不光彩历史的人写的故事,因为哪怕是在监狱里,人贩子的地位甚至都要比强奸犯的地位更低,所以发故事前我曾经跟苗哥商量是不是不提他当年是做什么的,只说他是个坐过几年牢的刑满释放人员。
但是苗哥没同意,他让我一五一十地介绍,他不怕别人痛恨、看不起自己,他说自己当年那段黑暗的经历即便不提,也是无法抹去的,与其藏着掖着,不如大大方方地展示出来。哪怕是对自己的客户,他也从来不避讳自己的过往,尽管为此损失了许多挣钱的机会,但他却活得坦荡和干净。
最让我感到欣慰的, 还是我们的广大读者,大家都非常的理性和客观,他们看到了苗哥不堪回首的过往,也看到了他奋发努力的当下,许多人还看到了他身处黑暗之中的时候那份正义之心和勇敢担当,觉得他是个男人。
当然,仍然也有人觉得像他这样的人不应当得到原谅和救赎,对此我也深表理解,毕竟人贩子这个行当,伤害的是人类情感中最宝贵的部分,说他们灭绝人伦、罪不容诛真的一点都不为过。
人人都有痛恨他们的权利,同时,我认为我们也应该有理性看待任何人和事的义务,仇恨解决不了所有问题,唯有包容与爱才能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
PS.
如果这篇故事打动了你,请点个在看或转发到朋友圈让更多人看到这个世界的不一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