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最高的境界“以出世之心,做入世之事”
人物志

人生最高的境界“以出世之心,做入世之事”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淡淡翠
2020-07-04 07:30
说起盛唐诗人,人们大都会想到“诗仙”李白,“诗圣”杜甫。

但还有一位唐朝诗人,他的诗句遒劲有力、笔意苍远,对李白和杜甫都形成了深远的影响。

杜甫评价他:“有才继《骚》《雅》,哲匠不比肩。公生扬马后,名与日月悬。”

韩愈也对他赞叹不已:“国朝盛文章,子昂始高蹈。”

这个人,就是陈子昂。

后人认识他,多从这首“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开始。

其实,拨开浩瀚的历史长河,真实的陈子昂,是一个胸有天地,且极具智慧的人。

有志不在年高
 
公元661年,梓州射洪县的一个小院落里,传出一阵婴儿的啼哭声,陈元敬的儿子出生了。
 
他给孩子取名为陈子昂,希望儿子成为一个无所畏惧、精神昂扬的男子汉。
 
陈元敬虽然官文林郎,但是他更爱好研究神仙之术。在家的几十年里,他行侠仗义,洒脱不羁,不为浮世名利所累。
 
这一切都对幼小的陈子昂,产生了极其重要的影响。
 
作为标准的富二代,陈子昂虽然从小就聪明伶俐,但是他自幼体弱多病。为了让儿子强身健体,陈元敬找来了师傅教他剑术。
 
这一学不要紧,陈子昂彻底爱上了舞刀弄枪,至于诗书礼仪,那是半点也提不起兴趣。
 
在儿子的教育问题上,陈元敬不像一般的父亲那样严格,看着儿子确实不爱读书,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他去了。
 
在这样的放养环境中,陈子昂愈发胆大起来。他交往了一帮纨绔子弟,整日不是聚众宴饮,就是到山林里狩猎,日子过得好不快活。
 
如果按照这个路子走下去,陈子昂大概会顶着“纨绔子弟”的名头,浑浑噩噩度过一生。直到后来发生的一件事,彻底改变了他的认知。
 
17岁那年,陈子昂与人格斗,不小心误伤了那人,差点有牢狱之灾。
 
这件事对陈子昂的触动很大,他第一次发现,原来一味地舞刀弄枪崇尚武力,虽然可以满足自己仗剑走天涯的愿望,却更是一种年少无知的放任。
 
于是,他扔掉长剑,决定弃武从文。
 
这个决定一出来,所有人都觉得他在异想天开。毕竟,在那个时代,立志走仕途的人,哪个不是从小就启蒙读书,寒窗十年,才能取得一点成就?
 
但是陈子昂却不管旁人怎么说,他把自己关在家里,谢绝了与狐朋狗友的往来,发奋读书,仅仅四年功夫,就把经史百家全都读了个遍,学业大有长进。
 
为了提升自己,他还出门游历,遍访名师,在途中写下《度荆门望楚》:
 
遥遥去巫峡,望望下章台。
巴国山川尽,荆门烟雾开。
城分苍夜外,树断白云隈。
今日狂歌客,谁知入楚来。
 
这几年的学习、游历,不仅让陈子昂在诗书上进步神速,也让他见到了更广阔的的天地,打开视野,有了更高的人生抱负。
 
老话常说:“有志不在年高,无志空长百岁。”
 
对任何一个不甘于平凡的人来说,不管你年龄多大,不管你现在身处何种境地,不管你的梦想被多少人嘲笑。
 
只要自己立下决心,向着一个目标前进,就一定可以像陈子昂一样,凭借过人的毅力和坚持,脱胎换骨,逆风翻盘。


大丈夫何惧风霜
 
有人曾说,如果不经历挫折,你就永远不会知道,自己的潜力到底有多大。
 
也许是20岁之前太过顺风顺水,当陈子昂带着满腔自信和理想来到长安,准备一展抱负的时候,现实却给了他重重一击。
 
公元681年,陈子昂离开四川前往长安参加考试,本以为可以考取功名光宗耀祖,没想到名落孙山。
 
但是第一次失败没有击垮他的信心,他留在国子监继续学习,努力为来年的应试做准备。
 
万万没想到,等到第二年考试,陈子昂还是落了榜。
 
陈子昂心里不服气,但是也隐隐觉得,除了坚持学习等待再次考试,他必须还要通过别的方式来打开知名度。
 
很快,这个机会来了。
 
有一天,当他在街上闲逛,遇到一个人在卖古琴。这个人的古琴要价奇高,吹嘘自己这把琴是稀世珍宝,“索价百万”。
 
围观者议论纷纷,没有一个人傻得出这么多钱,去买一把不知道真假的古琴。
 
陈子昂见了,知道这是一个宣传自己的好机会。他豪气地买下这把琴,还对现场围观的人说:“我是蜀中人陈子昂,这次来京巧遇此琴,请诸位朋友赏光,明日光临宣德里,听鄙人弹奏古琴。”
 
第二天,很多人都按捺不住好奇心,前往陈子昂说的地方观看。此时,陈子昂却再做惊人之举——
 
他把高价买来的古琴一把摔到地上,说:“蜀人陈子昂,有文百轴,不为人知,此乐贱工之乐,岂宜留心。”
 
紧接着,又把早已准备好的文章分发给众人,众人看了他的文采,无不交口称赞。
 
后来,这件事一传十,十传百,陈子昂的大名很快便传扬出去。当时的京兆司功王适读了他的诗文后,忍不住惊叹:“此子必定是天下的文宗啊!”
 
不久,陈子昂第三次参加考试,这次终于榜上有名。
 
在人生的道路上,没有谁的路是一马平川,每个人都要披荆斩棘,才能抵达自己想要去的远方。
 
唯一不同的是,有的人遇到困难就打起了退堂鼓,但是有的人却越挫越勇,不让自己以任何理由退缩。
 
唯有蹚过磨难,才能活得闪闪发光。
 
就像陈子昂,不管是面对失败不放弃,还是抓住一切机会推销自己,都为他后来施展政治抱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孤独,是一个人的清欢
 
初入官场,陈子昂的才华,和敢于直言劝谏的风格,得到了武则天的赏识。
 
公元686年,金徽洲都督仆固始起兵叛乱,左补阙乔知之、护左豹韬卫将军刘敬奉命率军北伐,26岁的陈子昂,第一次随军出征。
 
风餐露宿,金戈铁马,唤醒了他心中的侠义之气。
 
一路上,陈子昂提出了很多有用的建议,为这次评定叛乱贡献了不可磨灭的力量。
 
同时,在边陲之地的所见所闻,也让陈子昂对朝政有了更为深刻的认识。回到洛阳后,他就连写几篇奏章,给出了自己对朝政的建议。
 
但是自古官场如战场,陈子昂的敢于直言,让他得罪了不少同僚,甚至因为“逆党”株连,两次下狱。
 
而朋友乔知之的死,更是让他深刻见识到了,官场争斗到底有多可怕。
 
在狱中,陈子昂写下《谢免罪表》,并申请去边塞,将功折罪。
 
公元696年,营州契丹松漠都督李尽忠举兵叛乱,武则天命侄子武攸宜带兵征讨,36岁的陈子昂也作为参军随军出征。
 
陈子昂以为,这次自己还能像第一次出征时一样施展才华,没想到,武攸宜是一个没有领兵才能且心胸狭隘的人。
 
对于陈子昂提出的行军建议,他不仅拒不采纳,还把陈子昂降为军曹,撵出了指挥部。
 
陈子昂心中愁闷无处排解,他走出军营,登上蓟北楼,极目四望,悲从中来,创作出了那首流传千古的《登幽州台歌》: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这几年的仕途起伏,让陈子昂对自己的事业追求产生了怀疑。
 
战争结束后,他回到洛阳。
 
不久,陈子昂以父亲年迈为由,上表请求回乡侍奉,离开了官场的纷纷扰扰,回乡过起了植树菜肴、读书写诗的田园生活。
 
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而孤独,是一个人的清欢。
 
对陈子昂来说,官场的沉浮早已让他看透了名利带来的苦,所以最后,他选择离开那些纷纷扰扰,回到最本真的自己。
 
正如台湾作家林清玄曾写的那段话:
 
“孤独是人生的常态,孤独之前是迷茫,孤独之后是成长。而清欢是一种寻找自我的方式,亦是一种至高的人生境界。”


以出世心,做入世事
 
公元701年,陈子昂为自己父亲的守孝期满,父亲的离世,虽让他过了几年安生日子,但他还是被招回做官,重返仕途,身不由己,这一去竟是永别。
 
官场的争斗向来是血腥的,可陈子昂不愿同流合污,因此得罪权贵,同年,武三思指示射洪县令段简,以莫须有的罪名,将尚在病中的陈子昂关入狱中。
 
陈子昂悲愤交加,以绝食抵抗,最终含恨而终,年仅42岁。
 
纵观陈子昂42年的人生,前半生鲜衣怒马、恣意张扬;后半生跌宕起伏,看透世事冷暖。
 
让人敬佩,也让人惋惜。
 
或许对于今天的我们来说,陈子昂离我们太过遥远。但是在他身上,却有着太多太多值得我们学习的闪光点。
 
对于学习,他是积极的。发现自己的错误就及时改正,哪怕别人质疑也毫不动摇;
 
对于事业,他是自信的。一次又一次的失败没有打倒他,反而激发出他那股不服输的志气,抓住一切机会让自己发光发彩;
 
对于人生,他是豁达的。虽一心想要实现抱负,却不为名利所累,拿得起,放得下。
 
以出世之心,做入世之事,一身傲骨,满心正气。
 
最终,名垂千古。


*注:配图来自摄图网



猜你还想看这些文章




独立,才是一个女人最大的底气


如果您有好的原创作品欢迎投稿,请点击此处: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