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须尽欢,诗酒趁年华
人物志

人生须尽欢,诗酒趁年华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晨夕
2020-07-05 08:01
杜牧出生于官宦世家,是标准的官三代,但不曾想,十几岁时家道中落,他也从大少爷沦为普通百姓。

虽说日子拮据,举步维艰,但杜牧才华绝世,二十几岁就凭借《阿房宫赋》拿到了进士的头衔,金榜题名后,他发誓要做出一番大事业。

不幸的是,此时的大唐是日暮西山,大厦将倾,他有心,却无力,在政治腐败的背景下,他仕途并不如意。

许是如此,他干脆放任自己,常年流连于青楼妓院内,最终成为“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的主人公。


家道中落,成落魄公子哥
 
公元803年,即唐德宗贞元十九年,当朝宰相杜佑家新添一男丁,家人为他取名为杜牧。
 
杜牧是名副其实的官三代,祖父是三朝宰相,父亲是朝廷高官,京兆杜家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当时有这样一句话“城南韦杜,去天尺五”,意思是城南的韦家和杜家,高得离天只有一尺五寸。
 
不过,虽然出生于豪门贵族,但杜牧身上却没有纨绔子弟的恶习,他自幼酷爱读书,文采斐然,而且政治才华出众,十几岁就自注《孙子兵法》十三篇。
 
杜牧的人生开端是让人羡慕的,按照正常轨迹发展,他长大后定会子承父业,成为朝廷中的核心人物,但世事无常,往往世人会猜中开头,却无法猜到结尾。
 
杜牧十岁时,其祖父杜佑因病离世,几年后,父亲杜从郁也病逝在任上,正所谓树倒猢狲散,显赫的杜家就七零八落,分到杜牧名下的有三十多处房产。
 
杜牧唯一的特长就是读书,完全没有养家糊口的概念,一家子坐吃山空,最后连三十多处房产也抵押了,一度沦落到食不果腹的地步,家中的仆人竟然也有饿死的。
 
无奈之下,杜牧只能将仆人全部遣散,自己带着母亲和弟弟寄宿在家庙里,靠吃野菜度日,勉强不被饿死。
 
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十年,其中酸楚,外人不足以体会。
 
那时,虽然家族中尚有富裕之人,但肯接济他们的却寥寥无几,也正是这场变故,让杜牧知道了什么是世态炎凉。
 
人生匆匆数十载,如若一直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大概永远不会体会什么是“断崖式”的落差。
 
有时候,若想看透世事沧桑,只一次变故就够了。


时来运转,是金子总会发光
 
杜牧到底是名门之后,虽然命运急转下滑,但他并没有颓废,在流落荒庙、又无蜡烛的日子里,他坚持读书,就在那段暗淡无光的岁月里,他背诵了《尚书》、《毛诗》。又熟读通史与兵法。
 
当时的杜牧,满腔热血,期待自己长大成人后可以力挽唐朝的颓势,做一个济世救民的大人物。
 
星光不负赶路人,25岁那年,杜牧遇到了改变自己命运的贵人,此人就是当朝出了名的狂士吴武陵。
 
当时,吴武陵偶然读到了杜牧的《阿房宫赋》,瞬间对他有了好感,能写出此等好文章的人,配得上状元的头衔。
 
于是,吴武陵直接找到了当年的科举主考官崔郾,将《阿房宫赋》交到他手上,直言:“讨个状元。”
 
崔郾也被《阿房宫赋》吸引住了,但当时前三甲已“内定”,最终,杜牧以第五名的成绩,“考”上了进士。
 
不难看出,当时唐朝的官场已黑暗到极致,科举考试直接内定,这样的朝廷不亡才怪。
 
金榜题名后,杜牧喜笑颜开,随即作诗一首《及第后寄长安故人》:
 
东都放榜未花开,三十三人走马回。
秦地少年多酿酒,却将春色入关来。
 
青春及第,一举成名,意气风发的杜牧终于告别了往日落魄的日子,一脚踏入了仕途.
 
杜牧的逆转,也应了那句话,只要你不放弃自己,总会迎来生命绽放的一天。


官场无大作为,情场又失意
 
初入官场,杜牧成为弘文馆的校书郎,虽然并非要职,但比起以往的日子,杜牧很知足了。
 
在没有踏入仕途时,杜牧一心想报效祖国,但身处其中,他发现自己错了,他虽然满腹才华,时常谈兵论道,但却生不逢时,仕途奔波几年,也只是一个小文书。
 
郁郁不得志的杜牧,空有一腔抱负却没有施展的舞台,只能依靠写文章抒发自己内心的悲愤之情,先后发表了《原十六卫》、《站论》、《守论》等文,每篇文章都见解独特,若遇明君,他的见解定会受到重视,他也会身居高位。
 
可是在江河日下的晚唐,有谁会在意他的怒吼呢?
 
在京城没有发挥余地的杜牧,后来跟随旧交沈传师来到了江西,成为他门下的幕僚,也是在这里,杜牧遇到了心动的女子。
 
此女子名为张好好,是沈传师府内的歌妓,虽年仅十三岁,却出落得亭亭玉立,杜牧对她可谓是一见钟情,诚如诗中所言:
 
自此每相见,三日已为疏。
龙沙看秋浪,明日有东湖。
 
面对玉树临风的杜牧,张好好也心花怒放。一位是风流才子,一位是貌美如花的歌妓,他们若是能缔结百年之好,自然也会成为一段佳话。
 
不曾想没等杜牧表白,沈传师就接到了朝廷的调令,杜牧也只能尾随主子一起奔赴异地,这一走就是一年。等他回来时,张好好已被沈传师的弟弟纳为小妾,此时的杜牧,心里忧伤不已,但也只能认命了。
 
一转身就是一辈子,说的就是杜牧和张好好。
 
多年后,杜牧和张好好在街头重逢,可怜的张好好已被丈夫抛弃,沦落街头靠卖酒为生,年老色衰的她,脸上都是岁月的痕迹,眼里盛满了风霜。
 
看着昔日爱慕的女子,竟过着如此不幸的生活,多情的杜牧心中自然难过,随即提笔为张好好写下了五言长篇《张好好诗》。
 
可怜的杜牧,混迹官场多年,并没有什么建树,又错过了了心爱的女子,人生悲苦不过如此吧。
 
此时的杜牧,早已消耗了所有的政治热情,人人都说杜牧风流薄情,却不知是国家、是命运薄情他在前。


终其一生,没有实现
政治抱负,只留下个风流名
 
杜牧在沈传师门下做了几年幕僚,尔后又被牛增孺拉到扬州做了监察御史,在浪漫多情的扬州,杜牧的风流发挥到了极致。
 
在青楼遍地的扬州,杜牧几乎没有一日是闲着的,日日夜夜泡在温柔乡里。
 
两年后,京城来了一张调令,要将杜牧调回京城,临别前,牛增孺好言相劝:“你回到天子脚下,行为检点一点,不然会影响你的仕途。”
 
杜牧赶紧为自己辩解:“我哪有那么荒唐。”
 
不料,牛增孺拿出一个匣子,里面的纸张上记载着杜牧这两年的行踪。原来,牛增孺一直派眼线跟着杜牧,将他两年的行踪都一天不差地记录下来了。
 
铁证面前,杜牧哑口无言,后来提及扬州岁月,杜牧写了一首《寄扬州韩卓判官》:
 
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木凋。
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回到京城的杜牧,看大唐依然如故,他想努力也找不到方向,又开始荒唐起来,开始游戏人生。
 
虽然杜牧风流,但他并非无情,在江南时,他曾爱上了一个十三岁的船家女子,因女子年幼,杜牧就和她母亲约定,十年后定会回到这里,娶女子过门。
 
但世事难料,等杜牧再回到江南时,已是十三年之后,当年的女子已嫁作人妻,还生了两个孩子。
 
苦等十三载,到头来只时一场空,杜牧心里苦啊,于是,写了一首《叹花》:
 
自恨寻芳到已迟,往年曾见未开时。
如今风摆花狼藉,绿叶成阴子满枝。
 
纵然他满腹深情,也没有抵挡住命运的捉弄,纵然生命中来来往往的女子并不少,但可携手余生的人却难求,走过万花丛,别人都说他风流,却无人懂他的无奈和深情。
 
仕途上,杜牧更是一生不得志,那时的唐王朝早已千疮百孔,朝廷内乱,党政浑浊,看着风雨飘摇的大唐,杜牧伤感地写下了那首流传千古的《泊秦淮》:
 
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此后余生,他辗转多地,却从未受到重用,大多时间以酒为伴,且度年华。



人生最后的岁月里,杜牧预感到自己大限将近,于是写了一篇墓志铭,但自感太差,又将其焚烧,留下来的只有十之二三。
 
公元852年,杜牧病逝于长安,终年49岁。
 
《遣怀》有云:“落魄江湖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
 
人间游走49载,世人只知杜牧风流成性,却不知他内心其苦。
 
他是名相之后,自幼博览群书,不仅文采斐然,且精通兵法,因注释《孙子兵法》,被后世评为曹操之后的第二大注家。
 
他本立志高远,想为国尽忠,哪怕征战沙场也无所畏惧,但他却生在了宦官专政的时代,虽胸怀天下,心系苍生,却报国无门。
 
时代面前,个人犹如沙漠中的一粒沙,任你在挣扎也无法改变时局。
 
最终,杜牧在诗酒泼墨中,蹉跎半生,在浩瀚如烟的历史上,留下“风流”名,却也成就了其千古的才华。
 
人生到最后,不就是来过,活过,然后不悔吗?
 
我来过,我活过,我不悔。
 
所幸,杜牧做到了!


*注:配图来自摄图网


猜你还想看这些文章




如果您有好的原创作品欢迎投稿,请点击此处: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