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论多孤独,还是要做自己
人物志

他不论多孤独,还是要做自己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云晞
2020-07-07 07:30
他是唐宋八大家之首,集文学家、思想家、哲学家等名气与声望于一身。

刘禹锡欣赏他,称他可与孔子并肩:“高山无穷,太华削成。人文无穷,夫子诞生。”

苏轼对他称赞有加,说他是“文起八代之衰,而道济天下之弱,忠犯人主之怒,而勇夺三军之帅。”

曾国藩夸他,说他无所不能:“韩公如神龙万变,无所不可。”

他就是韩愈,凭借一篇《师说》成为百代之师、万师之首,为后世众人传道受业解惑也。

苦难是强者诞生的摇篮
 
大历三年,韩愈出生于河南河阳。刚出生时,他的家境还算不错,祖辈曾在朝堂或者地方当官,他父亲韩仲卿官至秘书郎。
 
日子虽算不上大富大贵,但一家人也整整齐齐,衣食无忧。
 
只可惜好景不长,韩愈三岁那年,父亲骤然长逝,随之家道中落。
 
父亲去世后,韩愈由兄长韩会照料抚养。长兄如父,本以为兄长会陪伴韩愈直至他长大成人。
 
然而,命运善妒,吝啬赋予世人恒久的平静。
 
父亲去世的第九年,兄长韩会因故受牵连,被贬到韶洲当官,刚上任没多久,便病死于任上。
 
韩会早逝,韩愈先是随嫂嫂回到河阳老家安葬兄长,而后叔嫂二人又离开河阳,去到江南宣州定居。
 
从河南到韶洲,再从韶洲回到河南,而后又由河南去往江南,一波三折,这一时期韩愈都是在困苦与颠簸中度过的。
 
到底是怎样的终点,才配得上这一路的颠沛流离。
 
也许正是经历过这样的流浪生活,尝过别人没尝过的苦,走过别人没走过的坎坷,韩愈才越发体会到生活的不易,因而更加奋发图强,刻苦读书。
 
据史料记载,韩愈三岁便能识文断字,不到七岁便熟读诸子百家,他一度勤奋刻苦到无需旁人督促勉励就能自己专心致志。
 
世界以痛吻我,我要报之以歌。
 
竹杖芒鞋又何惧,只管吟啸且徐行,一蓑烟雨也可任平生。
 
也正因为有这种不惧苦难,敢于直视困难的勇气,才有了后来的人人有口皆碑,广交天下文人贤士,好友满江湖的唐宋八大家之首韩愈。



科举屡败屡战,强者不畏失败
 
贞元二年,韩愈离开江南宣州,只身前往长安进京赶考。
 
期间,他曾投奔于家族中的一个兄长,想以此获得当地官员的举荐,但最终一无所获。
 
第二年,韩愈在宣州取得乡贡资格后又去了长安。然而,偌大的长安城里,竟无他的容身之处。
 
落第长安城,韩愈生活无依无靠,就在举目无望的时刻,千里之外又传来族中兄长死于非命的噩耗。
 
真真是祸不单行,屋漏偏逢连夜雨。
 
此后的第三至五年,韩愈都在为科举考试废寝忘食,劳心劳力。
 
这三年间,他参加过三次科举考试,结果都败北而归。
 
屡次惨遭挫败,韩愈决定暂停学业,他从长安城返回宣州,在那里呆了三年。
 
贞元八年,韩愈从宣州出发前去长安,准备第四次参加进士考试。
 
皇天不负有心人,这一次他终于成功考上进士第,算是一只脚踏进了进士的大门。
 
可是,第二年参加吏部考试时,他又失败了。而且,那一年,他嫂嫂去世了。
 
接到消息,韩愈从长安返回河阳老家,为嫂嫂守丧五个月。
 
丧后第二年,韩愈再度去长安参加吏部考试。同以往一样,这次他又没考过。
 
贞元十一年,韩愈第三次参加吏部科考,结局仍然以失败收场。
 
期间,他曾三次上书宰相,都没有得到回复。
 
许是不堪重负,韩愈彻底离开长安这个伤心之地,回程途中折返去了洛阳。
 
四次科举考试,三次吏部考试,从19岁第一次参加科考算起,韩愈前后参加了十五次科举考试。
 
十五年寒窗苦读,最终在34岁那年,他才正式入仕。
 
他用了比别人多几倍的努力和时间,才终于得偿所愿。其中艰辛不必言说,光是这份坚持与毅力,就足以让人动容。
 
好在,世上也没有白走的路,你想要的一切答案,时间都会给你。



仕途坎坷,屡遭贬谪
 
贞元十二年,韩愈因受人推荐,得以担任秘书省校书郎一职,并出任当地的节度使观察推官。
 
在位期间,韩愈利用一切机会,极力宣传自己对散文革新的主张。
 
贞元十五年,举荐韩愈当官的人逝世,韩愈随其灵柩离镜。在他离开的第四天,当地突发兵变,军中大乱,韩愈因先行一步离开而免遭此祸。
 
同年秋天,韩愈应徐泗濠节度使张建封的邀请,出任节度使推官。年关将近,张建封派他去长安给皇帝拜贺,面圣时韩愈谈论直爽坦率,刚正不阿,却不擅长处理一般的人情世故。
 
第二年春天,韩愈便离开长安回到徐州,又在夏季离开徐州,回去洛阳。
 
贞元十七年,通过选举,韩愈被任命为国子监四门博士,而后又被晋升为监察御史。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任职监察御史没多久,韩愈就因被人谗害而被降职,贬为县令。
 
就职县令期间,韩愈凭借自己的努力很快就获得赦免,随后他又被召回长安,正式担任国子监博士。
 
然而,官位还没坐热乎,他又因直言不讳被贬了。
 
任职时长没几年,被贬的次数却数不胜数。韩愈认为自己才学高深却屡次遭贬斥,心有不甘,便创作《进学解》一书来自喻。
 
宰相看完他的创作,对他深表同情,觉得他有史学当面的才识,于是任命他撰修当时的史册史书。
 
好日子没安生几天,韩愈的仕途风波又起。
 
元和十四年,皇帝派使者前往凤翔迎接佛骨,当时长安城内掀起一阵信佛狂潮。
 
韩愈却不顾个人安危,毅然上书直谏,认为供奉佛骨实属荒唐之举,要求皇帝将佛骨烧毁,不能让天下人被佛骨误导。
 
皇帝听闻勃然大怒,想用极刑处死韩愈,幸而被朝臣极力劝谏,韩愈才免于一死。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皇帝将韩愈贬去潮州当刺史。
 
职场如战场,韩愈虽屡屡被贬,却依然不忘初衷,无论在哪里当职,都恪尽职守,兢兢业业。
 
正应了那句话:“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



巨星陨落,一切过往如云烟
 
韩愈对中唐时期的文学贡献,举世共睹。
 
从长安被贬到潮州时,侄儿韩湘前去送行,离京之际,他愤然写下《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这首千古留名的佳作。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州路八千。
 
欲为圣朝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
 
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
 
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
 
想来当时他是真的失望了,回首长安,这座他曾经奋不顾身想挤进来的地方,最终还是无法接纳他。
 
回头,没有落脚之地;远眺远方,前路生死两茫茫。
 
晚年的韩愈,他的生活依然起伏不断。
 
长庆二年,他任命吏部士郎,次年六月晋升御史大夫,时刻为朝廷奔走卖命。
 
只是很可惜,他刚任职不久,便因不参拜宦官而被同僚弹劾,随后又被宰相上书参奏他同事关系不合,接着被贬到浙西去当观察使。
 
长庆四年,韩愈因身体不适告假回家休养。本以为短暂休息过后,很快就能再次走马上任,回到官位。
 
然则没有,同年十二月,韩愈在长安靖安里的家中停止了呼吸,与世长辞,终年五十七岁。
 
兜兜转转,最终还是在长安的怀抱中离开人世,这对韩愈而言,或许是一种成全与慰藉。
 
韩愈死后,被追封为礼部尚书,赐谥号文。于次年三月,下葬于河阳。
 
巨星陨落,中唐文坛里从此又少了一份明亮的色彩,多了一份黯淡。
 
纵观韩愈一生,跌宕起伏不断,但无论面对何种遭遇与困境,他都始终不忘初心,上为朝堂下为百姓,如同蜡烛般尽情燃烧着自己的热忱。
 
做人当如韩愈,于苦难面前百折不挠,于困境之中砥砺前行,于迷惑之时坚守自我。
 
初心不变,始终方得。


*注:配图来自摄图网



猜你还想看这些文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