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天的人,才能笑到最后
人物志

乐天的人,才能笑到最后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茉莉花开
2020-07-08 08:01
安史之乱,一把将繁华富庶的唐王朝从抛物线的顶端推了下去,百姓们流离失所。在这样的背景下,刘绪带着家人逃到了江南。

刘绪才华出众,在嘉兴任盐铁转运副使,功绩显著,而最令其欣慰的是,中年得贵子——刘禹锡。

刘绪的妻子说道,自己生孩子的前一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见大禹赐给她一个孩子,于是夫妇二人决定把孩子的名字命为“禹锡”(古代赐即锡),定字为“梦得”。刘绪对这个唯一的儿子寄予厚望,希望他长大后能够成材,光宗耀祖。

然而,刘禹锡的一生虽没有想象中的功成名就,但他却给世人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

每一步辛苦的路都算数

刘禹锡,772年生,他的到来让刘绪和妻子十分欢喜,家里也多了几分生机与活力。

可惜的是,刘禹锡身体并不好,常常生病。

刘绪一家毕竟是仕宦之家,孩子身体再弱,也万不会因此而搁置学业。

都说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刘禹锡的启蒙教育由父亲来开启。令刘绪欣喜的是,他发现儿子:

聪慧,学起知识来掌握得很快;听话,听从自己的教导;勤奋,在学习方面丝毫不懒散;虚心,乐于向别人请教。

据记载,在求学的过程中,一旦遇到在诗文方面比较厉害的长辈,他就会像个小尾巴一样紧跟其后,虚心请教,并及时记录。

刘禹锡的努力换来了他的幸运,当跟随父亲外出游历时,他得到了一代文宗——皎然与灵澈——的赏识,并拜他们二人为师。他在诗文上的突出成就,多亏了这两位高僧的指点。

刘禹锡求知的火焰正在熊熊燃烧,他像海绵一样不断地汲取诗书礼仪中的精华。

在父亲的严格教导下,他待人有礼,尊敬师长,举止得体,又因其勤奋好学,常常被人们夸赞。

刘禹锡就是那个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

才十多岁的年纪,刘禹锡就已经小有名气。

天道酬勤,多一份耕耘,多一份收获。只要付出了足够的努力,就一定会获得相应的回报。

刘禹锡少年时期那异于常人的勤学为他后来顺利科考及成功入仕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是金子,总会发光

在唐朝,读书人要想走上仕途之路,最为普遍的途径便是参加科举考试。

要想参加科举考试,除了生徒(官学出身,通过学业考试后,由学校选送),其他人都要经过地方官的举荐。对当时已有名气的刘禹锡来说,这简直就是最容易过的一个关卡。

经过地方官的举送,刘禹锡赴京应试,加入到了浩浩荡荡的科考大军中。二十几岁的他,一腔热情,豪情满怀,想在未来干出一番大事业。

首战告捷,刘禹锡考中了进士。紧接着,他又凭借自己出色的学识考中了博学宏词科,这又给了刘禹锡极大的信心,但他并不满足于此。两年后,刘禹锡考中吏部取士科。

三次考试,都是一考即中,充分展现了刘禹锡的盖世才华。

后来,他的官场路上一路晋升。

唐德宗贞元十六年(800年),刘禹锡受到了史学家杜佑的赏识,任掌书记一职;一年后,被礼部侍郎韦夏卿所青睐,任渭南主簿;两年后,受李汶举荐,在朝廷任监察御史一职。

此时,他31岁,正值大好年华,他期待在官场上大展身手。

是金子,总会发光。而刘禹锡闪闪发光的背后,是源于少年时期的勤学与努力,虚心与上进。



理想虽丰满,现实却骨感

公元808年,刘禹锡33岁。

当时对朝廷统治不满的官员有很多,当时,作为一颗“政治新星”刘禹锡被当成宰相来培养,希望有一天能够重振朝纲。

但每个人内心都清楚,孤掌难鸣,只有建立一个强有力的团队来凝聚力量,才能革除弊政,改变当时的糟糕现状。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以王叔文为首,一批有志之士被撮合到一起,其中就包括刘禹锡。

王叔文特别看重刘禹锡,遇到事情总是先找他商量。此时的刘禹锡可以说是王叔文的“谋士”,是革新集团的核心人物,这是他官场路上最风生水起的时候。

在王叔文的带领下,刘禹锡与柳宗元、韦执谊等人推行了不少新的政治主张,深得百姓的赞赏。

然而,改革的热情刚刚点燃,现实就无情地向他泼了一盆冷水。

当时,武元衡任御史中丞,算是刘禹锡的上司,但他与刘禹锡相处不和,外加他看不惯王叔文一派的作风,不久就被免去要职。

后来,不知什么原因,侍御史窦群再次弹劾刘禹锡,他再一次被免去要职。

除此之外,因出身微贱,一些官员并没有把刘禹锡放在眼里。

王叔文、刘禹锡一派与反对力量的矛盾一直存在,党派之争愈演愈烈。

当反对变革的太子李纯继承皇位后,保守派武元衡有了实权,刘禹锡的革新可以说是彻底失败了。

刘禹锡一直以来的“济世之志”化为泡影。



人生路上,坎坷总会不期而至

革新失败后,迎接刘禹锡的是什么呢?

他先是被贬为连州刺史,却不曾想,在前往连州上任途中又被改贬为朗州司马。

朗州位于湖南,朗州的冬天冷起来和长安没什么两样。自己怀才不遇,小人却洋洋得志,他的内心不仅苦闷,而且不甘。

担任朗州司马后,刘禹锡不再沉溺于苦闷,远离京城后,他发现有了大把属于自己的时间,“以诗抒怀”成了他生活的日常。

纵使有再多的不满,他仍旧初心不改。

同样被贬至湖南永州的柳宗元写下了“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而在朗州的他却写下了脍炙人口的名篇《秋词》: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
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古人悲秋,而他乐秋”,可见其积极乐观;“鹤冲出重围,排云而上”,可见其奋发向上。

是啊,人最宝贵的地方也许就在于——虽身处困境,眼里却依然有光。

两年以后,刘禹锡收到了回京的诏令,他盼这一天不知道盼了多久,听到这个令人振奋的消息,自然喜不自胜。

他期待能够报效国家,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然而,此时朝中仍是保守派把持政权,刘禹锡便借桃花抒发自己的傲气和不屈:

紫陌红尘拂面来,无人不道看花回。
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

武元衡看到此诗,认为这是对他们极大的讽刺,于是还没被正式安排官职,他再次被贬为连州刺史。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就这样,他带着年迈的母亲和三个孩子,又踏上了前往连州上任的路途。

此时,刘禹锡的母亲已至耄耋之年,她久居洛阳,对连州的生活环境很不适应。一年以后,母亲卢氏永远地离开了他,这对刘禹锡来说是巨大的打击。然而,在回家服丧途中,又听闻知音柳宗元的离世,更让他难以接受。

接连被贬、至亲故去、知音离世、被人陷害、得不到重用……

不幸的事情接连发生,这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致命的打击。能够从这里面爬出来的人,定是有着非同寻常的乐观与坚强。

刘禹锡把“生活虐我千百遍,我待生活如初恋”演绎得淋漓尽致!




世界以痛吻我,我要回报以歌
 
刘禹锡在连州任职五年,后来又辗转于四川夔州、安徽和州任职,到此时刘禹锡被流放到地方已整整23年。

 刘禹锡最美好的青春年华都在长久的贬谪生涯中悄然逝去,23年的光阴足以摧垮一个人的精神,消磨一个人的意志,可刘禹锡写下的依然是乐观向上的诗篇:

“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

“种桃道士归何处,前度刘郎今又来。”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这就是他面对生活给出的最好答案。屡遭打击而永远不屈,始终拥有着持续的生命活力。

在任和州刺史时,他的住房由“三间三厅”的规格降为“只能放一床一桌一椅的破旧小房”,这害得他短时间内三次搬家。在这样的情形下,他坦然写下了名垂后世的《陋室铭》,一句“何陋之有”,可见其安贫乐道的高尚情操。

这种虽身居陋室,但仍有着高尚品德和高洁志趣的人生态度令人艳羡,更令人钦佩!

现实条件不允许他施展自己的抱负,他也不会因此而虚度自己的光阴。

后半生,他虽不得志,但却在诗歌、辞赋、论说文的创作上彰显了自己的才华,实现了自己的价值。 

他的作品中虽有对掌权者的不满,但更多的是给世人传递了一种生生不息的精神力量。

被人冤枉,遭人陷害又何妨?

刘禹锡就像一颗耀眼的明星,闪闪发光,给人力量。他终其一生,历尽沉浮,却不改初衷。不负人,不负己,不负心。
 
在人生的长河中,没有一个人的一生会是一帆风顺的。我们会遇到坎坷,遭遇磨难,碰到挫折,经历失败。

当摔倒的时候,有的人一蹶不振,有的人则奋发向上。

其实,摔倒了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那颗有斗志的心也跟着彻底摔倒了。

一个人的心态里,藏着他的人生。

少些抱怨,多些动力。当我们鼓足勇气以乐观的姿态去面对所有遭遇到的“意外”时,终会绝处逢生,迎来柳暗花明。


*注:配图来自pexels



猜你还想看这些文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