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52岁开始写小说,76岁获诺奖:人生,没有太晚的开始
情感 故事 生活

二婚嫁给旧情人,怀孕时我想前夫了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菲菲
2020-07-09 22:01
  01

林语在要不要离婚中来回挣扎。

倒不是老公郭兴做了对不起她的事,也没有对她不好,是她自己的原因。

她在外有人了,男人叫方明宇,是她的初恋。

她长这么大,就只爱过方明宇这么一个男人,轰轰烈烈,刻骨铭心的。

林语和方明宇是被迫分开的,她妈势利眼,瞧不上家境不好的方明宇,死活不让他俩在一起。

年轻时候的爱情,高于天,大于地,是天崩地裂的,两个年轻气盛的年轻人,哪会这么容易屈服大人的淫威之下。

求过,跪过,还是没让她妈点头,林语跟方明宇私奔了,她想,等生米煮成熟饭,木已成舟时,她妈终归会同意的。

哪想到,她还没跑出县城就被抓了回来。

她妈嘴巴跟插了刀子似的,又毒又凶,当着众人的面,骂方明宇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竟然敢拐跑她女儿,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被这么一气,她妈病了,跟林语怄气,不吃饭也不肯去医院检查,还放了话,如果林语要跟方明宇在一起,她就死在她跟前。

林语崩溃了,她是单亲家庭,从小和她妈相依为命,她妈这是把她往死里逼啊。

大哭一场后,林语忍痛和方明宇分了手,跟他彻底断了。

离了方明宇,她的世界失了颜色。

这种相爱不能相守的遗憾,成了林语锥骨的痛,也成了她没法走过去的坎。

她做梦也没想到,多年后她还能和方明宇再见面。

 02 

林语和方明宇再见,也就三个月前的事。

在一家饭店,俩人在并排的包厢吃饭,中途林语上厕所回来,一眼瞧见了倚在墙上抽烟的方明宇。

她嘴巴像含了核桃,发不出声,眼睛有一层薄薄的水雾升起。

方明宇先开口叫了她,一声好久不见蕴含了千丝万缕的情感,诧异的,震惊的,欣喜的,还有一丝难以察觉的苦涩。

久别重逢后的方明宇变了,变的成熟,变的自信,他现在是一家中型企业的经理,年收入几十万,手下管着几十号人,再咬牙拼一拼,前途不可估量。

贫穷,使人身子轻贱,而眼前的方明宇再也不是,被林语她妈戳着额头骂穷鬼青涩的男人了。

方明宇跟林语分手一年后,结过一次婚,那时他还很穷,老婆是个吃不了苦的,受不了无止境的苦日子,丢下他和两岁的儿子改嫁了。

这几年他一心拼事业,一直单着。

俩人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站着,聊了很多话,他看着林语手上的婚戒,问她是不是也结婚了,林语说是的。

他哦了一声,眼中有明显的落寞。

林语是结婚了,但她没直说,她心里还有他。

近在咫尺的恋人,彼此心里也都有对方,那些放在暗处的情感,经过时间发酵,酝酿,藏也藏不住。

孤男寡女,干柴烈火的,昔日的有情人又这么缠在了一起。

本来林语就一直惦记方明宇,旧情复燃后更离不开了。

林语和郭兴结婚两年,头一回觉得自己做的太过了。

她曾经试着不联系方明宇,就当他们之间是一场意外,可是太难熬了,没有希望她可能不会奢想,但是她想要的现在触手可及,她没法忽视。

她心底很清楚,自己不爱郭兴,也没办法对他产生爱,挺耽搁他的,这事不能耗一辈子。

 03 

林语回来在离家不远处的,一家西饼店看见老公郭兴的,正在下雨,郭兴挤在长长的人群中排队。

这家西饼店有一款芝麻酥,林语很爱吃,不过她嫌麻烦,人多懒得排队,郭兴却记在心上了,隔两天下班回来就会给她带点,雷打不动的。

林语心里有点堵,她别过头,叫司机车开快点,再多看一会,她怕她无法狠下心,开口说离婚的事了。

郭兴回来浑身湿淋淋的,额前的头发还在滴水,那盒芝麻酥被他抱在怀里,滴水未沾。

他进门冲林语笑了笑,把芝麻酥放在她面前说,“老婆,你先吃点,垫下肚子,等我换身衣服就做饭。”

林语盯着那盒芝麻酥没动,拧着眉头,想着接下来开口要说的事,心像火烧一样。

郭兴从房里出来,林语也没动那盒芝麻酥,他问她怎么了,是不是人不舒服。

林语说没有。

郭兴感觉到今天的林语有哪里不对劲,又说不上来,对她说了一句,你休息会,我去做饭。

在郭兴起身那瞬,林语猛地叫住了他,她声音很小说,“郭兴,我们离婚吧。”

郭兴身子一僵问,“你说什么?”

“我们离婚。”林语吸了口气,这下声音斩钉截铁。

“为什么要离婚?”

“我跟他在一起了。”

这个他,郭兴懂。

果然,空气一下静止了,只听见外面轰隆隆的雷鸣声,乌云黑沉沉的一片,室内的光线暗了几度,林语胸口有点闷,心砰砰直跳。

她看到郭兴面部肌肉僵硬地跳动着,双拳紧握,眼里有一团浮动的东西,比窗外的乌云还晦暗几分,她本能开口,“我......我什么都不要,愿意净身出户,郭兴,对不起。”

大概等了一分钟,林语面前的茶几被郭兴一脚踹的老远,东西七零八落散在地上,郭兴近乎咆哮,“林语,你还没和我离婚就和前任搞上了,你良心是被狗吃了吗?这么多年,我怎么对你,你都看不到吗?”

郭兴眼睛猩红,眼里透着股屈辱。

林语,眼泪直掉,一直说着对不起。

对不起,她还是不能喜欢他。

对不起,她辜负了他对她的好,背叛了他。

 04 

郭兴从高中就暗恋林语,没敢表白,林语自然也不记得有这号人物。

高考林语考上大学,郭兴落榜了,他家条件还算不错,给他送到一所私立大专,不过也因此和林语好几年没联系,不是没有联系的可能,等他鼓起勇气想要告白,林语身边已经有方明宇了。

他原本以为这一辈子也不可能跟林语在一起了,可是林语被迫和方明宇分手,等她妈病养好后,林语就跑到别的城市上班了。

不久后,有个同城高中同学聚会,郭兴就这么遇上了林语,得知林语是单身,他心里暗喜,在她身边狂刷存在感。

异地打拼,郭兴又是同学和老乡,林语和郭兴交往越来越多。

郭兴对林语好的没话说,随叫随到,只要她有任何需要,郭兴都会满足她。

时间久了,林语知道郭兴对她的心意,她拒绝过他,说自己这辈子可能不会再爱任何一个人,郭兴也不气馁,说自己愿意等她。

断断续续三年时间,郭兴还没放弃。

有一年,年三十,林语生日,郭兴捧了一束花来到她家楼下,被林语她妈看见了,找人打听知道郭兴家庭条件还不错,使劲撮合林语跟郭兴。

林语不肯,她妈整日在她耳边说,郭兴家庭条件不错,又是老乡知根知底的,对她还那么好,很难得,要她考虑下。

林语的心松动了,她想,就算不能和她爱的人在一起,找一个爱她的男人过一辈子也不会太差。

就这样她和郭兴结婚了。

婚后郭兴对她很好,林语不是没有感触,只是她是个死性子,内心深处还惦记着方明宇,没法很快对郭兴产生感情,也坦白说明了,自己这两年还不想要孩子,郭兴答应了。

如果方明宇没有出现,她可能会说服自己跟郭兴过一辈子,可偏偏重逢了。

 05 

林语和郭兴离婚了。

林语怎么都没想到,郭兴会答应的这么痛快,没撕逼,没闹开,更没有逼问她方明宇在哪,他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他去找他算账,什么都没有。

那晚,郭兴努力维持作为男人的尊严,对她说,“我以为你总有一天会看到我的好,会回过头看到我,可是,林语,你不配!你滚吧,我不想看到你。”

她声音哽咽,跟个复读机似的,不停地道歉,除了带了几件衣服,什么都没拿,拉着行李箱走到门口时,停顿下,给背对着她的郭兴深深鞠一个躬,转身消失在黑暗中。

这场婚离得无声无息,等双方父母知道,木已成舟。

郭兴给自己保存了体面,也给林语留了尊严,对他爸妈说,他和林语不适合。他父母也是识大体,比较开明的人,见儿子不愿意提,也没有追问到底。

林语她妈对这种说法明显不信,郭兴对女儿的好她都看在眼里,对这个女婿她相当满意,当即劈头盖脸骂了林语一顿。

娘俩很快起了争执,林语干脆破罐子破摔,朝她妈吼,“是我提的离婚,我在外面有人了,你去找他对质啊。”

林语对她妈是有怨恨的,当年要不是她棒打鸳鸯,用那点母女情分绑架她,她就不会和方明宇分开。

听了这番话,她妈僵着身子,指着她半天说不出话来。

郭兴对林语的好,她看在眼里,林语对郭兴始终不过分亲近,她也看在眼里。她以为时间会冲淡很多事,包括感情。

可是,她不知道,婚姻里有一种最容易出事的情况,叫意难平。

当初她用强硬的手段逼迫林语和方明宇分手,越惨烈,越深刻,林语想忘掉方明宇都难。

  06

林语和郭兴离婚不久后,就跟方明宇结婚了。

第一个跳出来阻止他们结婚的是双方父母。

林语她妈觉得林语就不该吃回头草,回头知道方明宇还带着个娃,自家女儿赶着上门给人做后妈,别提有多生气了。

方明宇父母记恨,林语她妈瞧不上自己儿子的事,有诸多不满,以他们儿子现在的条件,何苦去找离过婚的女人,也不赞成这门亲事。

父母的阻拦虽然能掀起不少水花,但林语和方明宇毕竟已经不是当年,年轻的少年少女了。

两个都是单身,还对彼此有爱意,这是多么难得啊,俩人不顾反对也要在一起,尤其是林语,她离婚图什么啊?不就是想跟方明宇再续前缘吗?

两边父母都松口,是因为林语怀孕了,孩子是方明宇的。

女儿死犟着性子也要嫁,如今的方明宇经济条件也不错,林语她妈答应了了。

而方明宇父母那边,全都是看在林语肚子里那块肉的面子上,离婚几年,儿子也没再婚,他们也挺急的。

这桩婚事总算敲定,林语觉得这一生也没什么遗憾了。

她和方明宇的结合虽然晚一点,但是没关系,她会好好经营这段来之不易的婚姻。

 07 

刚结婚林语和方明宇过了一段甜蜜的日子,仿佛又回到恋爱那会儿。

林语把想和方明宇一起做的事,要去玩的地方列了一张愿望清单。

前期方明宇都会满足她,后面变得力不从心了。

林语有点失望,但也能理解,还是分得清恋爱跟婚姻。

让她头疼的是和公婆同住。

公婆记恨她妈当初瞧不上方明宇的事,林语虽然成了他们的媳妇,心里却是堵的,经常会拿那些事还戳戳林语,任林语怎么放低姿态,公婆还是不待见她。

林语很委屈,和方明宇提了下,方明宇直肠子当即就和他妈说,过去的事别提了,又不是林语的错。

这一番话听到方明宇他妈耳里,变成了林语告状,搅合她和儿子的关系,发了好大的火,说方明宇有了媳妇忘了娘,林语也娇贵的很,还不能让人说了。

此后,林语的婆媳关系,到了水火不相容的地步。

方明宇夹在两头为难,又有工作上的问题处理,干脆不管了。

有一次,公婆要回乡下探亲一天,方明宇要出差,叫林语照看孙子,去幼儿园接他放学。

结果那天发生了意外,估计婆婆平常对林语冷言冷语的,方明宇的儿子也认为林语不是什么好人。

林语挺着大肚子去接他,他哭着喊着,死活要奶奶爸爸,不肯跟林语走,小身子溜的贼快,挣脱林语独自跑到马路上,差一点就被车撞了。

一家人接到消息,林语成了众矢之的,被轮番骂。

公公瞪着她眼睛像刀子,婆婆就差没戳着她脑门骂,她没安好心,心肠黑之类的话,方明宇也冷着一张脸,指责她这么大一个人怎么连个孩子都看不住,要是出了事怎么办。

林语的心凉成一片,不论她怎么解释,方明宇一家对她有消不了的芥蒂。

   08 

这次意外过后,方明宇对她越来越冷淡了。

以前她常常听人说,爱情到婚姻,到最后哪里还有什么爱情,都是在生活的琐碎和矛盾中度过。

一忍再忍,才是婚姻。

何况她和方明宇的结合,存在很多裂痕:公婆对过去的事耿耿于怀,不断的婆媳矛盾,二婚,中间还隔着一个和她没有血缘关系的儿子。

这些哪一个没有平衡好,她以后的日子都不会安宁。

林语怀孕期间,方明宇在经济上没有亏待她,但是却没有给她切身的温暖。

下班回来,倒头就睡,也不会顾及她的心情,就算怀孕期她脾气变得暴躁,方明宇也没有耐心谦让她,脾气来了,就黑着脸甩门出去了。

她生孩子那天,原本说好了,会一直陪在她身边的方明宇,因为一个关乎他竞升职位的会议,缺席她的生产。

躺在病床上的林语,努力咽下涌到喉咙的酸楚,安慰自己,没关系,他也是迫不得已的。

只是,眼泪还是忍不住流了下来。

她这段执着的爱情,最终也归于平淡,淹没在时间的浪潮中。

偶尔,午夜梦回时,看着身边鼾声如雷的方明宇,林语脑海中会闪过,那个在大雨中排队,为她买芝麻酥,笑得傻乎乎的男人。

很多时候,再美好执着的爱情,都会在生活的烟火中消失殆尽。


欢迎倾诉你的故事,请点击此处: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