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性格里,藏着他的运气
人物志

一个人的性格里藏着他的运气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菀彼青青
2020-07-10 08:01
诗圣杜甫曾说,“文章憎命达”,但他的诗坛前辈贺知章绝对是个例外。

贺知章是盛唐时著名的“诗狂”,他年少成名,36岁高中状元,在长安为官50多年,告老还乡时,不仅皇太子率百官为他送行,连唐玄宗也亲自写诗赐宴送别,给予他无上的殊荣。

贺知章是亲眼见证了整个盛唐的长寿诗人,他这一生富贵安乐、无波无澜、官居高位、福寿双全,是个十足幸运的人。

而在他这顺遂无忧的命运背后,是他豁达的真性情和绝佳的高情商。


耐得住寂寞,方得始终


贺知章出生在显庆四年,那正是大唐气度朗阔、日月恢弘的兴起时刻。
 
他在一个富足优越的家庭中长大,自幼便喜欢读书写诗、骑马游玩,欣赏故乡的好山好水,品读民间的风土人情。
 
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而幸运的人一生都在被童年治愈,贺知章无疑就是那个幸运之人。
 
童年舒适润泽的生活令他一生乐观而豁达,而这好性情又成为他后来行走官场最丰沛的底气。
 
武则天时期,朝廷重开恩科选拔人才,36岁的贺知章离开家乡,进京赶考,凭借卓然的才华在众多考生中脱颖而出,成了浙江历史上第一位记载在册的状元郎。
 
金科状元,人中龙凤,青年才俊,裘马风流,即便如诗人孟郊中举后那般“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也毫不为过,但贺知章没有。
 
他知道身为状元郎,朝廷会有无数双眼睛盯着自己,所以他始终谦和守礼、与人为善。
 
因为通诗词擅书法,朝廷赐予他国子四门博士的职位,这是贺知章的第一份工作,相当于是如今的大学教师。在这个岗位上,他乐天知命、兢兢业业,为大唐培养了无数的人才,并且一干就是27年。
 
在这27年里,他由一位朝气蓬勃的青年才俊变成一位鬓染尘霜的迟暮老人,但他自始至终都甘之如饴,既守住了自己的初心,也耐住了清寒的寂寞。
 
也许在世人眼里,这27年是对贺知章的消磨,但恰恰是因为清水衙门少了许多勾心斗角,所以才保全了他半生的顺遂与安宁,也成就了一个善良豁达的诗坛大家。
 
不过,是金子迟早会闪光。
 
在63岁那年,贺知章的才华和人品终于得到了认可,朝廷将他升为太常寺少卿,从此后他平步青云,每隔几年便高升一次,最后官至三品,成了太子最倚重的人。
 
身居高位20多年,官场凶险、满是血雨腥风,但贺知章却总能在世事沉浮中进退有度、明哲保身,因为他始终保持着乐观豁达的天性,坚守着藏拙守身的人生信条。
 
真正聪明的人,从来不会高调张扬,更不会锋芒毕露。木秀于林、行高于人,自然可以鲜花着锦烈火烹油,但却也更容易迷失本心,为世俗所折磨,唯有不忘初心、耐得住寂寞,才能善始善终,守得云开见月明。



豁达善良的人,运气不会太差


但是,如果贺知章是个只懂明哲保身的官僚,那么他不会在历史上有如此盛名,也不会有众多的拥趸者追随其后。
 
藏拙守身是一种为处世哲学,而他天性里的豁达洒脱与良善热切才是他受人尊敬的根本。
 
为官50年,他始终与人为善,不仅对朝廷尽心尽力,遇到有才华的后辈更是不遗余力的提携,因此,贺知章无论在官场或是诗坛,都有许多至交好友,其中最负盛名的便是“诗仙”李白。
 
李白才华卓然,是盛唐最丰姿俊逸的诗人,他对诗坛前辈贺知章早有耳闻,一直想与其结交,而贺知章也对李白早就存了惺惺相惜之意。
 
终于在公元742年,83岁的贺知章和41岁的李白相遇了。初次见面,李白将自己的诗《蜀道难》送给贺知章品读,贺知章读完后当场惊叹,“你就是被贬下凡的神仙!”
 
于是从此后,李白便有了“谪仙人”这个响当当的名号。
 
贺知章一生爱美酒,李白也是性情中人,他们一见如故,很快便成了忘年交。酒逢知己千杯少,他们在一起互诉衷肠,喝的酩酊大醉。
 
待到付账时,贺知章才发现自己钱袋空空,但是他天性豁达,立刻解下身上的金饰龟袋拿来换酒喝。
 
解金龟换酒,只因知己难求、良才难遇。后来,贺知章竭力向朝廷举荐李白,唐玄宗也很欣赏李白的才华,于是他亲封李白为翰林待诏,从此开启了“诗仙”在长安的黄金时代。
 
待到贺知章去世,李白回忆起他时,仍然忍不住热泪滚滚,他写了《对酒忆贺监》,深情的记下了他们之间深厚的友谊。
 
四明有狂客,风流贺季真。
长安一相见,呼我谪仙人。
 
除了李白,“诗圣”杜甫也对贺知章非常仰慕,也曾经到长安专程拜访过老人家。在他的诗《饮中八仙歌》中,第一句便写的是贺知章。
 
“知章骑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
 
一个酷爱喝酒的老人家,晃晃悠悠骑着马像在大海中颠簸的船一样,他眼神不好掉进了井里,索性就在悠哉安然的在井里酣睡起来。
 
那生动的画面即便隔了千年,读起来依旧有种盛唐恣意的洒脱。而这样的洒脱,是属于“诗狂”贺知章的。
 
贺知章喜欢喝点小酒,也喜欢广结好友,因为一生顺遂,所以他很愿意将世间的幸运传递给那些不得志的人。所谓赠人玫瑰、手有余香,也许这就是他人格中最高光的华彩。
 
心底无私天地宽,一个豁达开朗、热情善良、拥有着世间真性情的人,注定会拥有着顺遂无忧的人生。


人生最难得的是放下


因为官场顺遂、心性豁达,所以贺知章也极为长寿,一直活到了86岁。
 
贺知章在耄耋之年变得愈加通透,懂得了放下才是真正的拥有。在荣耀鼎盛的时刻,他生了一场大病,身体康复之后,他忽然觉得人生如梦,起了归隐之心,于是他向唐玄宗上书,请求告老还乡。
 
唐玄宗怜他年迈,不仅应允了他的请求,还亲自写下了离别诗。
 
当时的皇太子李亨多年来一直视贺知章为恩师,对他有着很深的感情,在贺知章离开长安时,太子亲自率领文武百官为他送行,给予他前所未有的待遇与殊荣。
 
混迹官场50多年,没有贬谪没有困厄,最终还能载誉而归,不得不说,贺知章是这世上最有智慧又最幸运的人。
 
他的晚年是在家乡度过的,那是一段“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隐居生活,也是他生命里最悠闲安宁的幸福时光。
 
当初怀着凌云壮志离乡时,他还是个风流倜傥的年轻人。那时,他意气风发的写下了“故乡杳无际,明发怀朋从”的诗句。
 
如今回乡,他已牙齿松动、白发苍苍,调皮的孩子们见了他陌生的模样,纷纷围拢过来叽叽喳喳问他从哪里来。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
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这首著名的《回乡偶书》,承载了贺知章对归乡的所有慨叹,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唯有故乡才是每个人心中永恒的归宿。
 
在山清水秀的家乡,贺知章终于可以远离官场的尘嚣,日出而起日落而息,享受着一生难得的悠哉与自在。
 
他热爱家乡的山山水水,哪怕是一株最普通的柳树,都可以令他满怀深情。
 
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
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
 
这首轻松明快近似儿歌的《咏柳》,谁能想到是一个86岁老人所写的呢。
 
他历经世事,童心未改,在故乡活成了一个顽童的模样,朴素生动的诗句里深藏着生命中最饱满的感悟,那是一个人在岁月沉浮之后才能拥有的释然与笃定。
 
人生迟暮,无论生命曾经多么璀璨繁华,最后都会痴恋那一方心灵的热土,异乡的风永远吹不到故乡的枕边,令我们魂牵梦萦的,不仅是那个地方,还是曾经年少单纯的自己。
 
人生最难得就是放下,放下官场喧嚣,放下荣华富贵,放下迎来送往,放下世事洞明,唯有放下,才能在红尘欲海里活成一个朴素而纯粹的人。



处世要精明、为人要厚道


在整个大唐诗坛,没有人的命运能与贺知章相比。
 
李白颠沛流离、杜甫饥寒交迫、王维仓皇被俘、白居易几经贬谪,唯有贺知章顺遂安乐、福寿双全,一生无波无澜。
 
其实这世间哪有那么多的幸运,不过是事在人为罢了。
 
贺知章虽为“诗狂”,但他的一生却极有分寸。在官场,对上他懂得婉转进言,对下他与人为善;在交际场,他既广结好友、提携晚辈,却又不结党营私、妄谈朝政。
 
他处世精明谨慎、为人厚道豁达,所以不仅皇室对他信任,连百姓都对他赞不绝口。
 
也许我们没有贺知章优越的出身,也没有他卓然的才华,但是我们能学着以豁达的心胸和乐观的态度去面对这世界的风风雨雨,在为人处世时多几分智慧,懂得共情、懂得进退、懂得分寸,做一个既有好性格又有高情商的人。
 
因为这样的人就如同一道光,会吸引这世间所有的好运气。


*注:配图来自摄图网



猜你还想看这些文章







如果您有好的原创作品欢迎投稿,请点击此处: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