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人
人物志

人,要么孤独,要么庸俗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梁小小
2020-07-11 08:33
柳宗元,少年成名,志得意满,一心为国为家改良革新,奈何世道艰难,一腔抱负被浇灭。

远离故土的途中,又遭亲人接连离世,孤单是他人生的注脚。

但此后短短二十年内,他与孤独和解,寻得一片内心的安宁,游历山川,吟诗作赋。

于世俗的庸常中安于当下,在那片贫弱之地默默而为,终在思想与文字创作上实现超越。

敢想敢做,为理想甘愿执着


柳宗元出生于官宦之家,家族在当地颇有名望,父亲柳镇曾经官至御史;母亲卢氏来自书香门第,一直潜心信佛。
 
他出生时,父亲在外地当官,他跟着母亲住在长安西郊,从小,母亲常教他背诗、吟诗。
 
9岁那年,朝廷爆发了因藩镇割据而起的建中之乱,为了躲避战乱,他来到父亲的任地夏口。在这里,他亲眼目睹了地方割据与藩镇之间的战火,百姓的流离苦难给了他深深的印象。
 
后来,父亲调任江西,他随父亲从湖北前往,一路上拜访交友,畅谈时局,年仅12岁柳宗元微露锋芒,受到许多人的好评。
 
公元793年3月,年仅21岁的柳宗元考中了进士。同年,娶了京兆尹的女儿为妻,可谓双喜临门。
 
然而这份喜悦只持续了短短两个月,那年5月,父亲去世,柳宗元要为父亲守孝三年。
 
正所谓,人生喜乐无常,得失只在须臾之间。
 
三年后,柳宗元被安排到秘书省任教书郎,在这里,他跟曾经同时考中进士的刘禹锡一起共事,两人相见恨晚,常在一起谈古论今。
 
刘禹锡比柳宗元大一岁,也是少年怀志,才华横溢。两个年龄相仿,经历相似,又有共同理想抱负的青年人很快成了至交好友。
 
千金易得,知己难求,投缘只因有共同的目标和追求。
 
彼时,柳宗元跟随刘禹锡一起结交了许多志同道合的好友,特别是太子侍读王叔文,三个人分外投缘,常在一起谈论朝廷的黑暗,宦官的贪腐等等。
 
渐渐地,三个人的改良决心越来越坚定,机会也很快来到。
 
公元805年,唐顺宗继位,王叔文受到重用,柳宗元也被提拔为礼部员外郎,掌管礼仪、享祭和贡举等事务。
 
在皇帝的信任下,柳宗元积极参与了王叔文主导的一系列改革措施,加强中央权力,罢黜宦官的五个小坊,贬斥贪官污吏、整顿税收,并试图收回在宦官和藩镇手中的兵权。
 
为了完成这一系列改革措施,柳宗元三人常常通宵达旦谋划思量,可谓是殚精竭虑。
 
这些政令,得到了老百姓的欢呼,也遭到了宦官等人的强烈反对,加上唐顺宗病情的加剧,各方势力的争斗下,改革仅仅维持了三个月就宣告失败。王叔文被赐死,刘禹锡和柳宗元被贬。
 
纵然,在现实的巨大洪流面前,理想常常脆弱得不堪一击,但为了理想而去努力奋斗过的人才是真正的勇士。



不惧得失,寻一方自己的乐土


改革失败后,新上任的唐宪宗对柳宗元等九人极为不满,加上柳宗元才气逼人,曾在朝廷做官时,兢兢业业,十分仔细较真,得罪了不少人。
 
9月,柳宗元被贬为邵州刺史。他只得带着年迈的母亲前去赴任。哪知,走到半路,又接到消息,别贬到更为偏远的永州任司马。
 
这一年,柳宗元32岁,身边只有母亲一个人,妻子也在婚后不久因难产而死,孩子也没有留下。
 
刚过而立之年就从顶端坠入谷底,一腔抱负被浇灭,家庭生活也倍加凄凉。此时,他的内心是惆怅伤感的。
 
也许,所有经历都是财富,过往的伤痛,在某一天亦会成为内心最坚硬的茧。
 
赴任路上,舟车劳顿,加上水土不服,母亲孱弱的身体也越发不好;来到永州,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在一位僧人的救济下,寄住在龙兴寺。
 
永州湿热火辣,与长安气候差别很大,半年以后,母亲不幸离世。母亲去世前,曾对柳宗元说:“过去的事情不必再耿耿于怀,我也从没有觉得过得不好。”
 
柳宗元的一生,母亲对他的影响最大,年少时耳濡目染母亲的仁厚,有了明辨是非的能力,养成了怜悯善良的本性,才有了此后的改革决心。
 
被贬之后的落寞孤寂,母亲又劝导他“明者不悼往事”,并细心照料他。
 
在母亲的影响下,柳宗元渐渐走出了伤痛。虽然依旧孤独,但内心比之前多了一些洒脱和淡然。
 
那首著名的《江雪》就在此时写下: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这首诗,虽然孤独冷清,但在诗歌水准上已远远超过了他之前的作品。从此时开始,柳宗元的文学造诣日渐出色。
 
永州多山、多水。除去繁忙的工作,柳宗元开始把目光放在山水田园之间,一有空闲就游历四方,很多人熟知的《小石潭记》就在这时诞生。
 
当时的永州,很多农民以捕毒蛇为生,同时也可免除赋税。但经常有人丧命蛇口,甚至一家人都不能幸免。
 
柳宗元不忍农民遭受这番苦难,了解前因后果之后,愤笔写下了那篇痛斥“苛税猛于虎”的《捕蛇者说》。
 
其实,此时的柳宗元也并不好过,经常生病,居住条件恶劣。但他的内心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经历的苦难,一心为民操劳,受到很多人的喜爱。
 
顺境可以滋养一个人,而逆境更能成长一个人。
 
当一个人经历伤痛,从苦难走出来,一定会看见另一种可能。



哪管他人笑我痴,一蓑烟雨任平生

 
在永州这些年,柳宗元时常给曾经的同僚好友写信,但大家都爱莫能助,一转眼,过了十年。
 
公元815年,终于迎来转机。
 
柳宗元的文章诗词传到长安,唐宪宗读罢,终于再一次想起柳宗元的才华,加上百官的劝说,朝廷终于决定召回柳宗元和刘禹锡等人。
 
经过一个月的跋涉,2月份回到长安。又一次看见了曾经的知己好友刘禹锡,老友见面分外热烈。两人相约一起逛长安,走到郊外,刘禹锡随性作诗一首。
 
不曾想因为这首诗,朝廷起了疑心,决定再次贬谪两人。
 
这一次,刘禹锡被贬至播州(贵州遵义),柳宗元被贬至柳州。当时的播州非常贫穷,只有五百户人家。
 
柳宗元得知刘禹锡要去到这么差的地方,不由伤心大哭起来,说,刘禹锡还有老母亲,实在不忍看他去那如此偏远之地。
 
为了帮助好友,向唐宪宗提出请求自己愿意跟好友交换地点。
 
但是,昭命已下怎能收回。最终,唐宪宗将刘禹锡改为连州(广东)。
 
两个老友又一次踏上了远去的路程,一路相伴来到衡阳,即将分手,想到此生两人的际遇和将来,柳宗元十分感慨,作诗《重别梦得》:
 
二十年来万事同,今朝岐路忽西东。
皇恩若许归田去,晚岁当为邻舍翁。
 
这首诗,没有一丝曾经的孤单和伤感气息,有的只是对友情的不舍和怀念,还有对未来的憧憬。
 
十年的永州生涯,已经让柳宗元超脱了过去痛苦和孤寂,又一次获得平静和喜悦。
 
来到柳州任刺史,官职提升后,柳宗元的一腔抱负终于有了施展的可能。
 
彼时柳州盛行不公平的奴婢抵押制,他着手废除了这一制度。还大力兴办学堂,提倡教育;

在当地打下了第一口水井,让农民有了干净的水。同时,大力推广医学,倡导农民讲究卫生。
 
为了增加农民的收入,他带头开荒垦地、植树,人们纷纷效仿,到处一片繁忙的景象。
 
这些举动,极大的改善了当地居民的生活。
 
真正勇敢的人,不仅接纳身边的一切,更懂得与过去和解,重寻新的希望。




于庸碌世界里,觅内心的自由


彼时,柳宗元的身体已大不如前,加上一路的奔波,来柳州不久越发孱弱。
 
纵然拖着病体,他还亲自种下了两百棵柑橘树,大力提倡农民种植果树。然而,最终他没能亲自品尝到这些果实的甘甜。
 
来柳州4年之后的一个腊月,柳宗元病逝。柳宗元去世后,他在永州生的三个孩子都被刘禹锡收养。
 
幸运的是,在病逝前几个月,唐宪宗在裴度的劝说下,准备召柳宗元回长安。
 
其实,早在几个月前,柳宗元就已预感到自己将很快离世,他将自己的作品整理好,从山水游记、寓言故事,以及骈文、诗词等等共有3000多篇,寄给了老友刘禹锡,请求他代为保管。
 
除此以外,柳宗元的思想作品还有很多。受母亲影响,柳宗元积极向佛求善,他认为“佛之道,大而多容,凡有志于物外而耻制于世者,则思入焉。”
 
并且,提出了物质与精神之间是相互作用和影响的这一初步概念。
 
苏轼曾这样说柳宗元:“所贵乎枯谈者,谓其外枯而中膏,似淡而实美,渊明、子厚之流是也。”
 
柳宗元的后半生,从孤寂伤感中走出,在山水与民生中渐渐趋于平静和淡然,求得了一方安宁。
 
人生,除了要懂得选择,还要学会接受选择带来的后果,如果落差太大,那就绝处逢生,把目光看向别处,自然能找到新的希望。
 
更多的时候,我们无法决定自己的方向,但一定要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两个人一起相伴,定能抵挡岁月苦寒。
 
当然知己难求,所以,我们更要学会辨别身边真正的朋友,并珍惜守护。
 
所谓命运的坎坷,其实都是自己的选择,强大的人,哪怕跌落深渊,也能走出新的大道。


*注:配图来自pexels



猜你还想看这些文章






如果您有好的原创作品欢迎投稿,请点击此处: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