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截图_20200629200421
故事 散文 生活

那届我们班没有毕业照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张晓燕
2020-07-11 10:30
今年的毕业季,许多高校没有毕业典礼,没有毕业照。触景生情,我不由得想起,我们高中毕业也没有毕业照。

那是1981年,高中是两年制,从高二下学期开始冲刺高考。预考后,一半的学生落选;剩下的才有资格参加高考,天天模拟考试。老师中有好几个老婆孩子在农村,学校规定高考前不许回家。高考结束当天下午,学校租的运输公司拉猪的货车,把我们像猪一样拉回学校,顿时狼突豕窜,一片混乱,狼藉一地。

班主任是七八级山师本改专的汤老师,有三个孩子,老婆常年有病,那天他推着自行车,站在教室门口喊:“都先回家,半个月后回来看成绩,回去注意安全啊,大学不要死尸。”

一个女生问:“不照个毕业照?”

汤老师:“还毕业照?!我家的麦子都烂在地里啦!”抬腿骑车一溜烟儿。

半个月后来学校看成绩,有的笑,有的哭……

一同学又提议毕业照的事。汤老师说:“组织不起来啊,咱班四十三个人,预考下去了十个,回不来了。你们自己组织,去下面照相馆照个吧。俺爹摞麦秸,把腿摔断了,我去医院啦。”同学们面面相觑,只好三三两两去了照相馆,留了几张珍贵的合影。
  
人们总是追求完美,完美是理想的丰盛。而生活总是残缺的,现实是破损的。没有毕业照的高中,是个残缺和遗憾。你无法体会那一刻的开心,或是难过的心情。而在这遗憾中,那青葱的岁月,那飘着苹果花清香的校园,那排排高大法国梧桐树下的落叶,那通向西南山顶的小土路,那所有关于校园的记忆,温暖的苦涩的扑面而来,我们的青春啊,就在这里生根发芽……
  
同学杰长得短小精悍,那眯着的小眼睛,一转就是一个鬼点子,是班里出名的淘气鬼。一天晚自习,汤老师讲完课,前脚刚走,同学杰后脚就起来嘚瑟。啪”的一个响亮的耳光声响起,同学杰捂着脸,睁着惊恐的小眼睛,不知所云看着眼前的汤老师。你可不知道,那一个个窗户,门缝都是汤老师的瞭望哨。挨了汤老师一巴掌的同学杰好像变了一个人,发愤地学习。也是这一巴掌把同学杰打到了洛阳军校,前几年同学聚会,一同学调侃,要是当时汤老师再踢上一脚,可能就踢到北大了。
      
我们学校的大操场是我们这一届的学生,辟山填土建成的。男同学赃活,重活抢着干,女同学只管给男同学拉车。空车的时候,一男同学推着车,女同学英坐在车顶上,张开双臂,小辫子迎风飞舞,嘴里发出欢快的“啊……”外班的女同学羡慕地说“看英语班的气氛多高涨,男同学一个个像绅士!”时隔三十九年,我们英语班的女同学们欠男同学们一声,谢谢。谢谢了男同学们!
   
没有毕业照的遗憾,以另一种方式,婉约成一幅幅画卷,落墨在每一个同学的脑海,弥久历新,永不褪色!


【作者简介】张晓燕,女,1963年出生,高中,山东省荣成市人。喜欢读书写作,在国内报刊及网络发表各类文学作品数十篇首,华文原创小说签约作家。生活格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