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攻略21
情感 故事 生活

骗婚(上)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白小夭
2020-07-11 10:50


苗严欣嫁给了席岭,邻居,同学,好友都说自己是走了大运,能嫁给这么一个帅气多金且文化高的人。
 
对于苗严欣来说,心里也是这么认为的。
 
自己虽然住在大城市,但从小跟着父母在菜市场卖菜,甚至没有体验过城市的繁华。
 
在高二学业考之后家里为了培养弟弟不得已停止了自己的学业,跟着父母在菜市场卖菜。
 
爸妈常说那方菜摊就是自己的嫁妆,可是自己知道,那方菜摊所有的菜都是弟弟美好未来的垫脚石。
 
而自己,不过是铺路人。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遇见席岭,一位文质彬彬满身魅力的男人。
 
他带着大雨的落魄和伤感误入了这一方浑浊吵闹的菜市场,两人的缘分就此开始。
 
席岭是苗严欣的初恋,两个人从相识相知到相恋相爱最后结婚只用了一年半的时间,没有任何人反对。
 
连席岭高文化的父母都欣然地接受了自己,而自己的父母就像捡了黄金一样高兴,要了一大笔彩礼。
 
自己带着些许嫁妆成为了席岭的妻子,通过一.次婚姻改变了阶级。
 
嫁给席岭之后,苗严欣和他住在了一栋别墅里,过着二人世界。
 
这样的日子就像电视里的那样,每天只要做两个人的饭菜,剩下的时间可以随便干什么。
 
围绕在自己身边的不再是做不完的活儿,而是用不完的钱。
 
没有菜市场的哄闹和腥臭,取而代之的是房门前后的花香。
 
早上七点,席岭出门上班。
 
苗严欣在门口为他整理衣服,又给他拿出鞋子,递过去公文包。
 
“你今天几点回来?”
 
苗严欣整理着席岭的领带,抬头看着他,他很高,每次看着他就像仰望。
 
是啊,他是那样一个优秀的人,值得自己去仰望。
 
“六点钟到家。”席岭回答自己的话,文质彬彬又温柔,嘴角还挂着笑意。
 
“就是我要独处十一个小时,你今天晚上想吃什么?”
 
“你定,无论什么都可以,我不在的时间你可以约小姐妹们一起逛街吃饭美容。
 
我给你的那张卡就没见你动过,不必省着,好了,我走了。”
 
席岭拍拍眼苗严欣的肩膀,一个微笑,便走了。
 
苗严欣看着偌大的房子疲惫地叹了口气,把吃剩的早餐碗筷收拾完。
 
打开电视七十集的连续剧已经看了六十多集。
 
今天晚上吃什么呢,一日三餐似乎已经成为了苗严欣最大的困惑。
 

 
环境高档优雅的餐厅内。
 
“你老公不好吗?”一个打扮小资的女人边说着往自己嘴里塞了一口肉。
 
“好,”苗严欣嘟着嘴呆呆地看着前方,也不知在看什么,“就是说不上的感觉。”
 
“什么感觉?”
 
“就是那种我们刚认识的感觉,文质彬彬,温柔体贴,那么的美好,结婚之后一点都没变。”
 
“这不挺好的嘛,别人说婚前婚后两个样,你这没变,是表里如一啊。”
 
对门的女人一脸不解,仿佛是在看一个人炫耀。
 
“不一样,就是那种他永远在云端,而我只能仰望他,每次想接近他的时候我总感觉到自卑。”
 
“他又不嫌弃你,他爸妈也不嫌弃你,你自己嫌弃自己什么啊,他再怎么优秀,那也是你的老公。
 
还怎么有上下尊卑了,我说你啊就应该嫁给你隔壁菜摊的儿子,每天为了几毛钱拼死拼活。
 
然后有个恶婆婆,就不会有这种矫情的毛病了。”
 
那个女人牙尖嘴利的,皱着眉头,“哎,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我要是你,早就偷着乐去了。”
 
“哎,孙茜茜,你怎么不懂我呢。”
 
苗严欣用手托着下巴,嘴里嘟囔着。
 
“跟他结婚至今就像一场梦一样,那么遥不可及。”
 
“像他这样的男人,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能娶你,也不会是图什么。
 
或许就是爱你,一见钟情,一个出于菜市场的清秀美人,一个误打误撞的公子哥,有什么不可以?”
 
“是啊。”苗严欣说不出什么疑问。
 
“可是多亏了你,我才能在这里吃饭。”孙茜茜在她眼前打了个响指,一脸笑意。
 
跟孙茜茜吃完饭之后两个人又逛了街,看着时间,掐点回去给席岭准备晚餐。
 
不过今天席岭提前回来了,看样子也是到家不久。
 
“我刚刚逛街去了,你怎么不提前打个电话,你一个人在这儿等着。”
 
苗严欣见席岭在家里,有些后悔自己去逛街,走到席岭身边想为他整理一下东西。
 
“没事的,你也有自己的事要做,不用事事迁就我。”
 
席岭解着领带,苗严欣伸出手准备帮忙,不过被制止了,“这个我可以自己来。”
 
苗严欣只得笑笑作罢,然后围上围裙去厨房,洗着菜,侧身看见躺坐在阳台藤椅上看书的席岭。
 
温暖的阳光打在他的脸上,他就那么安静地像一副画一样。
 
隔绝着身边繁杂的一切,甚至有时候觉得隔绝了自己。
 
苗严欣边准备着晚餐时不时看看席岭。
 
在她心里,这样一个男人犹如一块上天赐给的美玉。
 
他学识渊博,谈吐不俗,最令自己羡慕的是他一屋子的书,囊括古今中外。
 
而自己,离开学校之后就再也没有碰过书本了。
 

 
与席岭婚后的日子,脱离了繁杂的事物,生活是富裕的金钱围绕的温暖的大棚。
 
席岭对自己对所有人都是那样温柔体贴,关怀备至,两个人的夫妻生活也很融洽。
 
在婚后一年,苗严欣怀孕了。
 
“你说,你命怎么这么好!”
 
好友孙茜茜一脸羡慕地看着苗严欣,手悬在半空想去碰她的肚子。
 
苗严欣一脸沉浸的笑容,低头看看肚子又想想未来,笑得更灿烂了。
 
“席岭对我真的很好很好,特别爱我,尊重我,现在我们有了孩子我真的很开心。”
 
苗严欣说着,将孙茜茜的手拉过来放在肚子上,“你看,虽然现在还不是很显怀。
 
但是过几个月之后,他就是一个鲜活的生命,我和席岭的孩子。
 
以前我总远远地看着他,仰望他,有了这个孩子,我觉得我们更近了。”
 
“我就说叫你别乱想,这就是你命好,”孙茜茜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肚子。“
 
受过高等教育,父母也是知识分子,培育出来的孩子要气质有气质,要素质有素质。
 
又会尊重人又会疼人,还有钱,哎,我怎么没那么好的命。”
 
苗严欣听她这么细细数着,心里乐开了花。
 
“对了,严欣,孩子的爷爷奶奶呢?”
 
“都知道了,不过他们身体不好只是买了东西寄过来。
 
说是等月份大了再请阿姨照顾我,预产期之前会来我这边。”
 
“那你爸妈呢?”
 
谈起自己的爸妈,苗严欣脸色一变,满不在意。
 
“他们现在只知道钱,菜摊也摆一天不摆一天了,一联系他们就是要钱。
 
我要是跟他们说,他们就会又提着大包小包过来,然后捞一笔。
 
每次这样我都挺内疚的,虽然席岭待人好,从不说什么,但是我心里过不去。”
 
“算了算了,你那父母也别管他们了,心里眼里只有那儿子。”
 
孙茜茜弹起苗严欣的父母也不自觉地叹了口气,“你现在是守得云开见明月。
 
对了,你怀孕了,跟你老公的夫妻生活怎么样?”
 
说起这儿,苗严欣脸又微微泛红,“挺好的,知道我怀孕后我们就分房睡了。”
 
“分房睡?这可不行,再怎么也得睡.在一张床.上。
 
你老公那么优秀,但也是个男人,要是这么长期分房睡,万一......”
 
“不会的,”苗严欣听着心咯噔了一下,但还是先否认了,“他是一个做事负责有分寸的人。”
 
“你能保证他却不能保证。”
 
苗严欣沉默了,她的话像一根刺埋在了自己心头。
 
怀孕后的日子里每每想起,不由地害怕。
 

 
过了前三个月,苗严欣提出要睡在一起的意愿,但是被席岭拒绝了。
 
“为什么,怀孕九个多月,岂不是要分房九个多月?”
 
苗严欣在席岭房里收拾着床单,想给他搬过去。
 
“你怀着宝宝,别搬东西,”席岭制止了自己,“我晚上对着电脑总是要到很晚,影响你的睡眠。”
 
“没关系的,我睡的比较踏实,不会打扰的。”
 
苗严欣以一种期盼的眼神看着他,希望他不要拒绝自己。
 
“严欣,听我说,你好好安心养胎,要什么就买什么,喜欢什么就吃什么,别想太多啊。”
 
“我要的不是吃的穿的,我只是心里感觉很孤独,我一个人 睡感觉很害怕。”
 
苗严欣的话越说越小,仿佛是个犯了错的小孩,紧紧地抓着被子,不想再听到拒绝的话语。
 
最终,挨不过苗严欣的再三请求,席岭搬回了房间。
 
但也只是安安静静地躺.在一张床.上,两个人之间好像隔了冰冷的界限。
 
自从上次听了孙茜茜的话之后,苗严欣的心里始终有一份危险感。
 
她开始关注起席岭的私事,怀孕之后席岭似乎越来越晚归了。
 
问起来也没个详细的回答,但是对自己态度一如往昔。
 
一日,苗严欣闲来无事趁着席岭不在家逛了他的书房,也不是多想从书里汲取什么知识。
 
是很想知道席岭平时在干些什么,想更了解他,贴近他,更害怕的是失去他。
 
没想到书房里还有些女生的青春读本,看起来有点旧,有些年份了。
 
里面还有一张他和其他女生的合影,那个女生很漂亮,照片里的席岭很阳光很温暖。
 
看这照片里的席岭自己有些发呆猛然回过神,急急忙忙把照片藏好,书本放回原处,逃出了书房。
 
脑子嗡嗡作响,心脏砰砰地跳,想起照片了他笑得那个模样对比如今冰冷冷的礼貌,苗严欣一下流起泪来。
 
可是最后还是要装作不知道地过日子。
 
以前的爱情就算了,只祈祷着现在不再有新的难题。
 
 
 
两个人就这么过了好几个月,临近预产期,席岭的父母都赶了过来,自己的父母也闻声而来。
 
可是,客厅里只听见自家父母的抱怨声,抱怨自己没告诉怀孕的事情。
 
苗严欣懒得跟他们解释,寻了个由头回房睡觉了。
 
躺在床上,看着吊灯,不自觉地流了泪。
 
这被金玉堆砌的生活在外人看来何其羡慕,只有自己知道,这种孤独的清冷。
 
低头,摸摸自己的大肚子,苗严欣才感到一丝安慰。
 
“宝宝,你以后要听妈妈的话,也要听爸爸的话,你爸爸是个很优秀的人。
 
但是你不要学他,虽说对每个人都好,但是在感情方面......
 
他对妈妈好,但是妈妈觉得很孤单,他只知道工作,永远是高不可攀的冷冰冰的公子爷的样子。”
 
几天之后,在医院待产的苗严欣肚子开始痛起来,医生说要生了,可是这时候却不见席岭。
 
所有人都开始联系席岭,没有一个人知道他在哪里,他的父母也急了,急的哭了起来。
 
“席岭人呢,我老公人呢?”苗严欣紧紧抓住身旁的护士,一遍遍问着。
 
“他不来我不生,他为什么不来啊!”
 
苗严欣的眼泪和汗水和着流出来,又看见那边急慌的席岭父母。
 
“爸妈,你们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
 
“孩子,你先去生,生完我告诉你。”
 
席岭的妇女已经劝着苗严欣,泪水却流个不停。

到底是什么事,什么事情瞒着自己,什么事情让他失踪。


未完待续

欢迎倾诉你的故事,请点击此处: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