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攻略21
情感 故事 生活

骗婚(下)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 白小夭
2020-07-11 14:00


苗严欣平安顺产了一个男孩,只是生完也没见席岭。
 
孩子被护士抱走了,自己的爸妈放了些东西也回去了。
 
只剩下在一旁不说话的席岭的父母,苗严欣躺.在病床.上,默默地流着眼泪。
 
“妈,席岭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了?”
 
良久,苗严欣才开口问,嘴巴已经干的黏住了。
 
“没有,你别多想。”
 
“那他为什么失踪了,你说要告诉我,是告诉我什么,我真是命大,竟然能够平安地生下孩子。”
 
苗严欣抬起沉重的手,把眼角的泪水擦干,“我生完了,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是什么?”
 
“你好好养身体吧,等出了月子,我再告诉你。”
 
席岭的父母没有再说什么,也没有顾什么,便离开了。
 
又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在医院。
 
专门有人伺候她,饮食也有人提供,在医院的待遇是一级的好。
 
只是,冷清,没有一个人来问及自己的寒暖,而自己的丈夫也不知道在哪里。
 
孙茜茜去了外地工作,也只能打个电话问问近况,一天到晚躺.在病床.上,像一个傻傻的人。
 
而自己的孩子早已被席岭的父母接回了家。
 
到了满月那天,有专门的人接自己回了别墅。
 
一推开门,里里外外整洁光亮,只是冷清地没有人情味,留给自己的只有几个保姆。
 
“夫人,你回来了。”
 
“席岭呢?”
 
“不在。”
 
“爸妈呢?”
 
“也不在。”
 
苗严欣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就去找了席岭的父母。
 
她想知道,席岭在哪里,席岭为什么会失踪。
 
来到席岭父母家里的时候,他们正带着自己孩子,一脸乐呵呵的模样。
 
见到自己,却立马收束了起来,把孩子给保姆抱走啦。
 
他们不知道席岭在哪儿,也没有找席岭,只是安慰了自己几句。
 
当提出想带孩子的时候却被告知孩子睡着了,苗严欣想想也没执着。
 
现在席岭不见了,自己一个人没有父母也不好带孩子,还是先放在爷爷奶奶这边。
 
从席岭爸妈家无功而返,又回到毫无人情的房子里。
 
保姆给自己准备餐饭,吃着吃着,想起来席岭留给自己的那张卡。
 
卡里面还有很多钱,或许可以找到席岭。
 
在请了人调查之后,苗严欣得知了一个事情,原来席岭从婚后就一直没有去工作了。
 
那么每天早出晚归的又是去干什么。
 
想到这里,苗严欣只觉得心头一痛,她相信自己的丈夫,可是又害怕现实。
 
更为过分的是,虽然他失踪了,却给自己递来了一份离婚协议。
 

 
苗严欣怎么甘心,在金钱的大力支持下,终于在一所医院内找到了席岭。
 
苗严欣一个人去了医院,找到了病房,还没进去的时候透过玻璃小窗看见了席岭。
 
他很憔悴,正呆呆地看着躺.在床.上的女孩子,女孩子没有任何反应,可疲惫的。
 
这是苗严欣跟他这么久从未见过的模样,他不再是高高在上冰冷冷的。
 
他是有温度有感情像一缕阳光,只是这束阳光并未照在自己身上。
 
生产完后的疲惫,加上无人关心的孤独,在看到这一场景的时候苗严欣再也不能欺骗自己了。
 
直勾勾地盯着席岭,眼里是怒火还有恨意,不久后,席岭发现了自己。
 
苗严欣看着他,他也看着苗严欣,他的眼里有愧疚和躲闪,但还是出门了。
 
“你怎么来这儿了?”
 
“为什么一直躲着我?”
 
席岭略有顾忌地看看病房里面,又转过头,“我们出去说。”
 
“在这里说挺好的。”
 
苗严欣看着自己的丈夫。
 
这个曾经被当做自己的神一样喜欢的男人现在看起来竟然如此冷酷无情。
 
“我......对不起......”席岭把头埋得很低,似乎在面对一件有违良心的事情。
 
“你爱我吗?”
 
因为在医院,苗严欣的声音压得很低,可分量未有减少,这一句话把两个人都问木讷了。
 
苗严欣想着自生产到出院的日子,全是好的服务。
 
但是没有任何的关怀温暖沉默了好一会儿苗严欣才又开口。
 
“我知道了,那你能告诉我真相吗,我很想知道是什么让你不履行一个做丈夫的责任。
 
是什么让你在妻子分娩疼痛之际消失匿迹。
 
是什么让你这么多天不闻不问用暧.昧温.情的目光去守着别的女人。”
 
苗严欣一句句逼问着他,这个文质彬彬的男人是为什么这么狠心。
 
“你的心是冰吗,你为什么这么冷酷无情?”
 
“事到如今我只能给你物质上的赔偿,房子车子都可以给你,钱你随便开口。”
 
“为什么?我甚至都不了解这场婚姻的始末我就要承担这个结果,你现在把我弄得云里雾里。
 
还有,我连自己的儿子都没有抱过。”
 
苗严欣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下来了,这一场过于甜美的婚姻一下子变得灰暗恐怖。
 
“你现在是要跟我谈离婚吗?”
 
“好,我告诉你。”
 
这是一个很久远的故事,席岭有自己爱的女孩。
 
那个女孩在他的记忆里是纯洁之美的精灵,是他最美好的岁月,但是他们没能走在一起。
 
一场车祸,那个女孩剩下的一辈子只能躺.在床.上。
 
全身唯一能动的只有那对眼珠,可是席岭爱她呀。
 
就守着她,一直守了她五年,五年来她丝毫未有气色,身体机能也在逐渐衰弱。
 
只能靠着医院里插满全身的管子维持生命,他感觉到了生命的无望。
 
只是逃避这个世间永永远远地陪着她,哪怕是跟着她一起死去,可是他还有父母,以及父母强烈的反对。
 
爱情与孝义不能两全,他失魂落魄地在城市中乱走。
 
遇到了大雨,躲进了菜市场,然后遇见了苗严欣。
 
席岭说遇见苗严欣是个偶然,看着自己站在那里卖菜,那样青春的面孔脸上却写满生活的无奈。
 
心里忽然生起一个想法,娶这个女孩,带她脱离这种市井贫困。
 
跟她生一个孩子,自己的父母或许有了孩子也不会因为自己而活得痛苦。
 
所以,生产那天席岭忽然失踪他的父母才会那样惊慌,以为自己的儿子想不开了。
 
后来联系上了自己儿子,知道那个躺.在医院的女孩有好转才放心。
 
只是一直没有通知苗严欣,让她一个人在医院坐月子,而那几天,席岭一直在陪着她。
这个故事很动人,但是对于苗严欣来说确实残忍无比。
 
他自私地将自己拉扯到这场婚姻中,给了自己一个悲剧的结局。
 

 
“疯子,你们这群疯子!”苗严欣感觉自己站不稳了。
 
只得扶着医院走廊的墙,“你还留着她的照片,还爱着她对吗?”
 
席岭点头,没有多余的话。
 
苗严欣忽然大声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又哭了,一旁的护士来提醒,她也不听。
 
自己就这么成为了别人孝心的牺牲品,那些所谓美好的生活忽然间支离破碎。
 
“你冷静一点,你可以再开始一段新的生活,不用再回答嘈杂的地方继续斤斤计较的生活。
 
我可以给你一笔丰厚的费用,房子车子都可以给你。
 
但是,孩子留给我的爸妈。”
 
席岭压低着声音努力劝着苗严欣。
 
“凭什么,你骗婚,你还要抢走我的孩子,因为你有钱吗?”
 
苗严欣苦笑起来,“我嫁给你从来不是因为你有钱。
 
对,我原生家庭不好,我生活在嘈杂的环境,我居住的房间昏暗潮湿,满屋子的菜。
 
我甚至连完成教育的钱都没有,但是我从来不感到失望。
 
我喜欢你,爱你,只是因为我仰慕你,你的才华,你的气质。
 
我每天像对待神一样对待你,把你捧得高高地。
 
在今天之前我一直都没明白你这样的人为什么会娶我,我想不出答案,只能认为是运气。”
 
“对不起,可是此刻除了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了,你不要再说了。”
 
苗严欣看着席岭,他是那样文质彬彬,对自己那么冰冷不近人情。
 
“不,我要说,你知道我为了能配得上你做了多少努力吗。
 
你每天只是看见上下班为你准备餐饭的我,却没有发现我为了配合你学的每一句话。
 
走的每一步,甚至连眼神的范围都计算好了。
 
我希望你能够带我去酒会,去见你的朋友,可是你一次都没有。
 
我一直在反省自己,是哪里做的不好,还是没有体会到你的辛苦。
 
可是我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你竟然是骗婚。”
 
苗严欣说得太激.动了,有些缺氧,扶着额头,恍恍惚惚地看着席岭。
 
“你以为钱可以弥补一切吗,那是我付出心血的爱情啊,我对你的全部期望,都被你无情地摧毁了。
 
既然你现在好好站在这里,你心爱的人也还没死,你能不能把我的孩子还我。
 
我什么都不要,我现在连看你一眼都觉得后悔不已,是我傻,相信了天上掉馅饼。”
 
苗严欣狠狠地咬着牙指责着自己的面前这个曾经深爱的人,终于在过分激.动之后晕了过去。
 
 
 
醒来之后,自己已经躺.在病床.上了,围绕在苗严欣身边的是自己的母亲。
 
“欣儿,你醒了。”
 
“席岭呢?”苗严欣站起来,只想找到席岭,把所有的话说清楚,把孩子要回来。
 
母亲拦着了自己的去路,一脸慈眉善目,“欣儿,我都知道你们的事情了。
 
男人呢就是靠不住,外面有人就有人了,女人啊要实实在在拿在手里的东西才最可靠。”
 
“什么意思?”苗严欣看着自己的母亲,其实心里也能猜个七八分,“我是你的女儿,那是你的外孙。”
 
“那也是别人的亲孙子啊,不会薄待他的。
 
你住着这房子拿着钱下半辈子就不用愁了,你要是缺男人再嫁就是,还怕没孩子?”
 
苗严欣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一位母亲能说出来的话,“我这辈子所有悲剧的开端就是有你这样的父母。”
 
苗严欣没有再理她,只是自顾自地走了出去。
 
几日之间,没有了爱情,没有了婚姻,只剩下那口头上丰厚的赔偿。
 
苗严欣从席岭的屋子里搬了出来,为了能够得到孩子的抚养权她分文未要。
 
她经常去席岭爸妈家,可却总是大门紧闭。
 
苗严欣一遍一遍地拍打大门,希望能见到孩子,可是却从未见过。
 
她要寻回自己的儿子,席岭的父母再怎么闭门不见也要每天去找。
 
法律的武器,媒体的力量,但凡能用的上的全尽力,哪怕再回归贫苦的日子也在所不惜。
 
直到半年之后,孩子的抚养权才到了自己的手里。
 
自己在手术台上见过一眼的小婴孩,如今一见已经是一个胖乎乎可爱的小孩子,长得像席岭。
 
她知道,是席岭最后心软了,不然怎么可能拿到养育权。
 
两个人顺利地离了婚,她带着孩子分文未要脱离了席岭。
 
这一场荒诞的婚姻,最后已一场伤心结束,席岭还守着病床.上的那个女孩。
 
至于苗严欣已将所有的爱寄托在自己的孩子身.上。
 
那个自己仰望爱着的男人,始终不肯也永远不会对自己笑。
 
他的一时错想给了自己一场虚幻短暂甜蜜的梦。

如今,梦醒了,她又回到了那个菜摊。


猜你还想看:骗婚(上)


欢迎倾诉你的故事,请点击此处: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