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3章

沉鱼-第3章【苗寨蛊毒】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月落
2020-05-16 12:08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阿娘说,人若犯我,我不饶人。

所以当余猛迷糊着眼睛听到有人要杀了他时,瞬间便炸了毛。

“谁敢杀我?”他手中黑色瓷瓶往前一送:“小爷给你们吃虫子!”

瓶子是萧潜给的,听说是蛊虫饲养专用。

围着他的十多人顿时闪开,一个三十来岁的刀疤脸自人群中走出,眼睛如鹰隼般盯着余猛。

“张员外派你来的?”他问。

“不是派,”余猛撇嘴看他:“是请,若不是小爷我太闲,不会接这个生意。”

跟余猛接头的男人叫李四,他附和:“听说纳妾后累坏了。”

说完意有所指地笑,一群人便都笑起来。

“收起你的蛊虫,”刀疤男人的神情依旧有些不快:“下次再更换接头人,这生意就不做了。”

余猛“嘁”了一声表示无所谓,从袖袋里掏出一张三百两的银票。

刀疤脸仔细辨认银票上的票号印鉴,用了许多时间。

趁着这个功夫,余猛左右看看。这是坐落在丛林中的苗寨,竹竿和圆木搭就的竹楼高低错落、一个连着一个。身后的寨门此时开了,门旁两个高高的瞭望塔。塔上左右站着两个人,他们的视线看向寨子外,似乎时时准备示警。

萧潜说得不错,这里很隐蔽,且易守难攻。如果里面没有内应,纵使是朝廷都很难剿灭。

刀疤脸验看完银票无误,收在怀里道:“你来早了,张员外要的那只出了事情。如今换新的给他,三天后才好。”

余猛伸手:“没空等,银票还我!”

“别生气呀,”接余猛来的李四劝他:“咱们这里有吃有喝的,你就在这里休息三日。今儿晚上送给小哥两位美女开开荤,如何?”

余猛觉得作为一个男人,听到这话是应该开心的。

于是他笑起来。

众人都笑起来。

 

出门前大哥说过,想装作男人很简单,只要见钱眼开见色起意便好。余猛一直是这么做的,所以他觉得自己没有出过纰漏。

爬上专门为他安排的竹楼,余猛进屋后特意恶狠狠摔上门,以示不满。然后他先把舌头下垫着的药片取出,以恢复自己本来的声音。再迅速脱下短衣,右手探入亵衣中轻轻一扯,裹着胸部的细纱散开,终于不那么憋闷了。

为了防止有人突然闯进来,唇上粘贴的浅胡须是不能揭掉的。饶是如此,她也已经觉得很舒适了。

大咧咧走了几步栽倒在床榻上休憩,现在她的身份是孟鱼。

被太子李璧拒婚、河南道节度使孟长寂的嫡女孟鱼。

在孟鱼印象里,她见过太子一次。那时她还很小,被皇后抱在怀里说:“太子快来看,这是你的小太子妃呢。”

太子李璧冷傲地瞥了她一眼,抱起书本转身便走。

“呵……”想到此处孟鱼发出一声冷笑:“谁稀罕你啊?”

自从年初收到京都送来的厚礼,听闻钦天监占卜说太子今年完婚则大吉,孟鱼就准备逃婚了。还好长兄支持,而父亲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母亲虽然平素严厉些,这次倒似没发现她日日往马车上偷摸装东西。所以今年乞巧节还没到,孟鱼就一人一刀走天涯,径直往南而来。

一个月前,她为了摆脱狗皮膏药般偷偷跟着她的护卫,不带一两银子便从马车上跳下离开,这才惨兮兮开始接活儿干。

在一众金主里,萧潜是她觉得最靠谱的。

给钱大方,又好说话。虽然他给的活儿都有些危险,但孟鱼觉得照这个发展速度,她有望于建立江湖第一大帮派。

孟鱼一边想着帮派名称,一边起身从袖袋里抽出纸笔,按照记忆中的路线画了一张进入蛊寨的图。然后从另一个袖袋里拿出一只极小的信鸽,解开鸽子嘴上的绳子,把图纸装进信筒,打开窗户偷摸放出去。

这样便好了。

萧潜拿到这图纸,便会带兵剿灭苗寨。到时候她只用里应外合把寨门打开,这单便成了。

正暗暗高兴,忽然听到有人敲门道:“小兄弟,你交了好运,寨主有请。”
 


是请吃晚饭。

来之前萧潜交代过,说宁肯忍一时饥饿,不要动这里一餐一饭。

当然是要提防被下蛊。

虽然孟鱼见到的成虫都已经很大,但萧潜说了,有的小虫子肉眼根本看不到。那些蛊虫可以附着在肉类、菜叶、汤酒中,难以辨认。一旦下肚,便会被养蛊人操纵,轻者花费巨款驱虫,重则生不如死。

但是为免被怀疑,孟鱼立刻起身穿衣。大刀是不方便带的,便带着阿娘送的匕首。推开竹门,见天已经黑了,红色的灯笼在苗寨四处摇晃,颇有几分悚然。

跟着李四往苗寨最深处去,走约一炷香的时间,便见前面有一座最大的竹楼,里面灯火辉煌,再走近,丝竹乐音传来。

“有请客人。”门前护卫大声宣喝,便见门帘掀开,几个妙龄女子钻出,屈膝施礼之后贴在孟鱼身上引着往里去。

大哥说了,要见色起意。

孟鱼毫不客气地搂着一个珠圆玉润额头上贴着粉红花钿的女人,为了配合自己这动作,眼神也颇轻浮了些。

屋内众人呈环形坐在蒲团上,为首一个六十多岁的老者,正喝一杯清茶。看那做派,该是寨主无疑。

见孟鱼进来,寨主的眼神把她打量一遍,嘴角浮起笑意:“小兄弟,快坐。”

孟鱼抬手一礼道声谢,见空着一个蒲团,便走过去坐下。

“小兄弟口音似不是梁国人。”寨主又道。

“承蒙寨主下问,”孟鱼道:“小人大弘人。”

寨主点头微笑,神情自然和煦,倒像一个寻常的富家老翁。

这时酒菜到了,看不出分别的十多个餐盘被婢女呈上,摆放在众人身前。寨主抬手道:“请。”

其余七八个同座的男人也对着孟鱼道:“请。”

孟鱼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阿爹说过,若想假意喝酒,动作需要夸张,飞快把酒往嘴里送时,衣袖便自然飞起遮挡了嘴唇。只那一瞬的机会,可以把酒倒进提前缝了吸水棉帕的阔袖中。

然后配合恰当的表情,便天衣无缝。

孟鱼闲来无事练过几回,此时已经驾轻就熟。

寨子里的男人看到她已经干了酒,各个露出欣然的神情,也自顾自吃喝起来。孟鱼身边偎着出门迎她的那个女人,此时正为孟鱼夹菜。

孟鱼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飘飘。”女人眼神有些迷醉,缓缓道。

孟鱼点头:“不必为我添菜,你自己吃吧。”

飘飘迟疑地停住手,神情呆滞一瞬才恢复正常。

饭菜吃得差不多,不知谁轻轻击掌,立刻有歌舞伶人入场舞动。她们虽然动作有些迟缓,时时跟不上节奏。但因穿得极少又身材惹火,一时间室内燥热之气越来越多,有粗壮汉子解开衣襟,露出胸膛来。

孟鱼一个一个看了,觉得不错。

尤其是那个刀疤脸,虽然面容普通,但皮肤偏黑、露出的肌肤上有深浅疤痕,一看便是练过功夫且擅打斗的。只有他身前没有女人侍奉,其余人已经在跟女人们相互喂酒,更有放肆的,已看不到手钻去了哪里。

刀疤脸察觉到孟鱼的视线,向她看过来。

“小兄弟,”他的声音冷冷的:“怎么没见你动筷子,也没见你跟飘飘亲热,是这里的酒肉不好吗?”

乐声似乎一瞬间停了,所有人都向孟鱼看过来。

那寨主眼神清冷,不光看,还站起了身子。

不知道是不是幻觉,孟鱼看到寨主肩膀上卧着个麻雀大的蛊虫。

“信来了!”

永平县城一处宅院里,护卫把信鸽捉住,取了信筒内的图纸呈送进去。

萧潜小心地打开看,口中喃喃道:“原来要下悬崖,怪不得我们好几次都探不明白。”

护卫点头:“按照之前的计划,今夜我们就可突袭蛊寨,全歼蛊民,救出那里被蛊虫控制的百姓。”

萧潜收好图纸立刻起身:“走!”他冷然道。

正在此时,有人急冲冲撞进来。

“主人,”那护卫额头冒汗,身上有血迹沾染:“京城送来消息,说二皇子要起兵夺权,宇文先生请您速回。”

“什么?”萧潜道:“二皇子不是病重吗?”

“是假的。”护卫道:“听闻宫城已经被控制,几个摇摆不定的将领就等您的命令。永平县城是二皇子的人坐镇,此时不会给我们兵马去围歼蛊寨了。”

萧潜的手紧紧握着那张被描画清楚的图纸,身子顿在门口。

“可余猛已经进去了。”他说。

护卫劝:“不过是一个赏金猎人罢了,没了他,主人还可以找别人。况且他不会出事的,拿了蛊虫走掉即可。”

是这样吗?

可余猛并不会用蛊。

信上说要三天后才能拿那蛊虫,这几日一旦露馅便难逃一死。

萧潜往南边看去,那里有一个为他办事的小兄弟。

他往西边看去,那里有梁国朝廷最尊贵的皇权。



后记

【月落说:第3章,轻轻喘口气。今天,孟鱼终于露出了真实身份。之前怀疑她是男主的,可以去面壁了哈哈。

许多读者都是看过《江月年年》再看《沉鱼》的,会忍不住提起之前的人和事情。但这两本书无论是剧情还是人物,基本都独立。《江月年年》因为女主的遭遇,有悲愤的基调。但是孟鱼是在有爱且和顺的家庭长大的,她爱笑,她有些搞怪,她很善良,她很霸气。

她的梦想是建立江湖第一大帮派。这世界对她来说,最可怕的东西,或许是爱情吧。

捉摸不透令人心碎的爱情。】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