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4章

沉鱼-第4章【老男人在深夜穷追我不放】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月落
2020-05-17 12:00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孟鱼觉得四周有些冷。

不光是气氛冷,身上也冷,看过来的目光更冷。

这些目光她曾经见过,有鄙夷有戒备有杀气。

孟鱼知道寨子里有规矩,不动筷子意味着是敌人。

按照约定的时间,萧潜目前应该在路上。她不确定如果自己这会儿掀桌子走人,能不能正巧遇到萧潜进攻蛊寨。

如果他晚了,或者出什么事,自己就当场完蛋。

孟鱼记得大哥说过,男人都是不讲道理凶巴巴的。

所以她只稍稍一顿,便捏起餐盘旁油乎乎的筷子,顺手朝刀疤脸男人掷去。孟鱼的功夫是父亲教的,但因为母亲尤擅飞刀,她也学过几招。刀疤脸男人躲避不及,一根筷子正中眉心,顿时流出血来。

“你想死——”

他捂住伤口大叫着起身,还未走一步,第二根筷子便到了。这次更是又快又准,直奔他的胸口。

“啪!”地一声,有人同时投掷酒杯击落筷子,正是微笑不语的寨主。

孟鱼却依旧不依不饶地挥动着拳头上前:“说谁没动筷子?”

她的动作粗暴又不讲道理,活脱脱一个街面上混日子的顽劣少年。

两人的拳头“轰”地一声击打在一起,孟鱼虽然用了巧劲儿,却仍觉得小臂发麻。好在刀疤脸比她更惨,险些跌跪在地。

“好了。”两人还要再打,一个沙哑的声音道:“客人尊贵,怎么如此没有规矩?”

“寨主,”孟鱼得理不饶人:“你们这寨子的规矩是欺客吗?”

“小兄弟别生气,”寨主说着话起身:“就由本寨主带你四处逛逛,顺便送一样东西给你赔罪。”

说完示意手下道:“去闻香苑。”

不知怎的,孟鱼觉得刀疤脸刚刚还一脸愤怒委屈的神情,此时竟有些幸灾乐祸。

 

门外护卫正慌忙调集可靠人手集结。

从这里到京城,就算连夜奔袭,也得到明日午后方可到达。至于平息二皇子叛乱还要多久,就不是萧潜说了算了。

他凝神站在门后,似没有看到贴身护卫一直跪着还未起来。

那是在求他速去京城。

萧潜轻轻叹了口气,正要抬脚,忽然一个瘦弱的人影跑进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正是被余猛救下的小舞。

“萧少爷,”小舞面黄肌瘦的脸抬起来,开口道:“听说少爷家里出了事,不能去蛊寨接余少爷回来了。请把图纸给小舞,小舞去接。”

她目光真诚,眼中毫无惧色。

萧潜神情微怔:“你懂蛊虫吗?不怕死吗?”

她摇头:“余少爷救了奴婢的命,且奴婢今日清晨曾欠下余少爷一碗米线钱,奴婢说了,等赚了钱一定还给余少爷。如今他遇到危险,万一死了,奴婢就还不上钱,说过的话就不作数了。”

萧潜惊讶地张了张嘴。

一个农家女人,一个样貌和心智连他的下等婢女都不及的女人,竟然守信至此,竟然知道不能食言。

他是骄傲的人。

却要被这样的女人比下去吗?

萧潜抬起头示意她起身,脸上的神情多了一些冷肃。
 
相比宴请时竹楼的灯火通明,这里光线很暗。

那个名叫飘飘的侍女打着灯笼前行引路,孟鱼跟在老寨主身后,走进了这个黑漆漆的院子。除了他们,还有默默跟随的护卫们。

刚进院落,便听到低低的惨叫声。

“是谁在叫?”孟鱼问。

“饲料。”老寨主道。

饲料怎么会叫?

孟鱼见过猪饲料、马饲料、羊饲料,从来没有见过会惨叫的饲料。

除非那饲料是——
大门推开,她见到了数十名被拴在木桩上的人。

男女老少都有,腥臭气味扑鼻,他们中大多数人已经失去知觉晕死过去,勉强能开口的,也没有意识,只是神情痛苦地低声惨叫。

孟鱼夺过飘飘手里的灯笼上前几步,微光之下,可见这些人口鼻出血。那么既然被称之为“饲料”,必然是在饲养蛊虫。蛊虫不在身上,也许是在肉里。

孟鱼努力压制住自己想干呕的感觉,转身看向老寨主。

“小兄弟,”昏暗的光线下看不到老寨主的神情,只听到他声音温和自然,似乎眼前诡异残忍的场景只是寻常:“我看你不像会养蛊的人,送你蛊虫怕你无法控制。但我这里有一种蛊,可由你服下,便强身健体。如何?”

孟鱼没有说话。

她的手探入衣袖把匕首取出,只想砍了眼前这糟老头子。

“小兄弟,”老寨主朝她走近一步:“你看这些人里,你随便挑一个过来。剖腹取出蛊虫便好。”

“我若不想要呢?”孟鱼冷冷道。

老寨主似没有听到,转身看向飘飘:“或许这客人喜欢你肚子里的,这样,本寨主亲自动手,帮你取出吧。”

说着便摸出一把匕首,向飘飘探去。

而飘飘的神情只是呆滞,一动不动没有半点反抗。
 

“住手!”孟鱼再忍不住,匕首递出格挡开老寨主手中兵刃,把飘飘护在身后。

“你果然有问题!”老寨主后退一步,护卫们连忙上前把他团团挡住:“如果你真是张员外派来的,就不会拒绝本寨主的好意。”

“你这糟老头子伤天害理!”孟鱼道:“遗言不必留了,现在便受死吧!”

她说着一脚飞踹走护住老寨主的护卫,纵身向老寨主刺去。

因为情况有变,四周火把燃烧起来,照得这里蓦然大亮。孟鱼看到老寨主向后逃跑躲藏,护卫们围上来。

他们手中拿着刀剑,显然来之前就知道或许要打起来。

孟鱼知道刀疤脸那时为什么会笑了。

这一仗打得辛苦。

倒不是寡不敌众,而是因为来之前把大刀放在竹楼里,此时只有匕首,打斗不便。

孟鱼抢过一把剑,往前拼杀出一条血路。她步步紧逼朝着老寨主的方向毫不留情砍杀,如剁肉泥如砍废柴。

这些人虽然知道她会些功夫,却不知道她如此了得。

似乎只过了一瞬间,老寨主身前就只剩下一个人护着,便是那刀疤脸男人。

孟鱼匕首递过去,好几次几乎要刺伤那老头。

她嘴角浮起冷笑,恨不得把这人碎尸万段。老寨主抱头鼠窜,惊慌失措地喊道:“快放虫!放噬骨虫!”



起初,孟鱼在打斗中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再后来那声音越来越大,之前被她打伤的人连滚带爬往竹楼上跑,孟鱼才转身看了一眼。

地上如白蚁群行进般,铺满了拇指大小、长着厚甲的银色蛊虫。

它们迅速朝孟鱼爬来,只要是遇到血肉之躯,便啃食殆尽。有一个躺在地上起不来的护卫,被银蛊虫覆盖,登时没了呼吸。

而当那些蛊虫靠近老寨主时,却犹如遇见一道看不见的屏障,迅速闪开,继而往孟鱼这边窜来。

速度之快,犹如飓风。

孟鱼知道若此时她转身便跑,或许是有一线生机的。但眼前老寨主的护卫已经倒地,她不舍得放弃。

于是不顾蛊虫已经快要蔓延至脚下,她飞身向前刀刺老寨主。老寨主微一低头,一个麻雀大小的东西从他肩膀上飞起。

一只粗壮的,却长着翅膀的蛊虫。

这虫子并没有直接攻击孟鱼,而是先冲下去,伏在一个倒地护卫身上,一口咬掉那人半边脸颊。似乎补充好了力气,才又向孟鱼飞来。

如此之近又如此之快。

地上是成堆的小蛊虫。

空中是飞来的巨蛊虫。

无论躲不开哪一个,都是一死。

此时此刻,孟鱼有些后悔自己小时候顽劣,没好好学本事。

如果她像大哥一般厉害就好了,眼前的事儿都不是事儿。

还好,虽然父母没有对她严加管束,但孟家也没养出一个白痴。

孟鱼清喝一声,长剑扫过匕首扬起。地上的银色蛊虫躺倒一片,空中的巨蛊虫被一劈两半。

孟鱼忍不住笑道:“你的戏份也太少了。”

这一剑由气息催动,不光蛊虫死掉不少,就连剑刃,都因为这非凡的真气片片碎裂。

剑是不能用了。

巨蛊虫虽死,却又有银蛊虫涌来。

正在此时,空中一道白光闪过,一个声音道:“余猛!你的刀!”

孟鱼跃起接住那道白光,正是她的大刀。这一接之后,孟鱼低头落地,长刀挥过。

老寨主闷哼一声,头颅滚在一旁。

他的眼睛瞪着,似乎不相信自己今日这么容易便死了。

当然如果他知道眼前的人是谁,或许可以瞑目。



“轰!”的一声,蛊寨四周冲天大火而起。

萧潜在火光中向孟鱼跑来,脸上的神情都是关切。

“你没事吧?”他问。

“你来得也忒晚。”孟鱼抱怨。

“对不住,有些事耽搁了。”萧潜道。

他说自己没有请动官兵,只带了亲信随从二十多人。来之后抓了个人讯问余猛的住处,结果见竹楼里只留了他的大刀。于是他们一边布置火药,一边找过来。

“幸亏你牵制了这么些人。”

原来为了捉住孟鱼,寨子门口只余一人把守。

萧潜感慨着,看到被蛊虫控制的百姓。

“见到蛊王了吗?”他问:“就是很大的那种。”

孟鱼指了指地上,萧潜立刻命人浇火油焚烧。

“滋滋”火起,地上银色的蛊虫尽皆不动,如同沉睡一般。

孟鱼收起匕首,握紧大刀站立。

萧潜看着她,轻声道:“你果然是最厉害的。”

孟鱼嘿嘿笑了:“别只顾说好听话,给银票!”


这一晚萧潜让孟鱼先去歇息。

他命人催出蛊虫、安抚蛊民,再把蛊寨焚毁干净。

凌晨时孟鱼听到他的脚步声走近她的竹楼,在楼下停了一会儿才离去。

第二日清晨的时候,小舞敲门进来,神色有些惊慌。

“余少爷,”她道:“不好了,外面来了许多官兵。”

“哦,”孟鱼懒洋洋道:“官兵了不起吗?是不是萧潜的人?”

“不是,”小舞道:“是萧少爷死敌的人。”

孟鱼推开窗户,果然看到苗寨外遍布官兵。有人击鼓喝道:“大梁五皇子萧潜,勾结蛊寨残害亲族,今得圣上令,羁押回京城待审。”

孟鱼转身看向小舞,叹息道:“你说我那五千两银子,能不能得到手?”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