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5章

沉鱼-第5章【妻子的胜算】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月落
2020-05-18 12:01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女儿要逃婚,还要去闯天涯。

能怎么办?当然是支持咯。

孟长寂觉得他做得还行。首先是偷摸在孟鱼要乘坐的马车上塞了不少银票,然后交代听命于夫人的“雀听”消息组织,务必随时传回孟鱼的消息。最后还是不放心,干脆派了十多个人暗中护卫。

如何护卫他也交代清楚了。

算好孟鱼要住的客栈,提前去包圆客房。所以孟鱼入住的时候,想住哪间都可以,而且烧菜的倒酒的住在隔壁的,都是自己人。

推断好孟鱼要走的路线,提前在官道上清障。那些二流子三混子偷鸡摸狗不着调的,提前打扫干净。这样孟鱼一路走来不会影响心情,也省得拔刀血溅五步。

孟长寂本来还想为孟鱼画张肖像,由画匠描摹百份下发沿途州府。但是因为画技不行,涂抹半天也画不出女儿的美貌,便只能叹气作罢。

女行千里父担忧,终于到九月初三这一日,又盼来千里之外的消息。


 

一刻钟后,江琢快马加鞭,在城门口拦住正要冲出去的孟长寂。

“阿年!”她大喊一声,丝毫不顾忌这是府宅之内的昵称:“你先回来。”

“为何?”孟长寂转过身来。

江琢跟他并骑而立:“鱼儿已经十四岁,你不要还把她当做孩子。”

孟长寂收缰怔怔。

才十四岁,他心里想。

“阿年,”江琢继续道:“你十四岁时在做什么?”

孟长寂立刻道:“在沿海平叛。”

江琢微笑,神情里几分轻松:“我们一样,我十四岁时,已经随父亲去了西境战场。”

孟长寂看了看城门方向,终于松弛了些。

“唉,”他叹口气:“那时我每次出门,母亲都偷偷在战甲上多系一层护心镜。我只觉得她太过小心,没想到……”

没想到有朝一日为人父母,才知道为儿女牵肠挂肚时时担忧的心情。

江琢笑着牵了牵他的手:“文儿在江南道剿匪,已经知道这个消息。”

孟文是孟长寂和江琢的长子,正领圣命率军剿灭海匪。江南道距离孟鱼失去消息的南境近很多。

“有他在,鱼儿无虞。”江琢轻轻拍了拍孟长寂的肩膀:“看你急的,当初我出事时,也没见你急成这样。”

她说着佯装生气,拍马回府。

“文儿在南边啊……”

“看我这记性,差点忘了……”

孟长寂跟在江琢身后喃喃,虽然心中仍然焦虑,但已觉宽慰许多。
 

“其实咱们可以逃走。”孟鱼看着苗寨中的情形,萧潜的部下已经准备提刀对抗,这一战在所难免。

小舞心中惴惴不安。

孟鱼又道:“但是本小爷决定救他一命。”

小舞看向孟鱼,少年的脸颊红润好看,长长的睫毛下洼着一双清澈的眼睛。

果然是重情重义之人。

想到此处,便听到孟鱼继续道:“如果他死了,这一单就白干了。”

还未反应过来,便见孟鱼背着大刀从竹楼纵身跃下。飒爽的身姿犹如蛟龙入海。

 

一个时辰后,孟鱼和萧潜坐在马车上,车门上锁,此乃囚牢。

孟鱼白净的脸上几道子黑灰,气鼓鼓地看着萧潜。

“为什么放弃抵抗?又不是打不赢。”

当时她跑得快,提刀抢先,准备先取那官兵中将领的项上人头。结果斜刺里突然窜出萧潜,他俩撞在一起滚落在地。

孟鱼衣服脏了,脸上也没好到哪儿去。

萧潜耐心解释:“他们有父皇手谕,如果在苗寨里打起来,等同抗旨谋逆。”

孟鱼哼了一声,不想搭理他。

小舞缩在马车的角落,因为第一次身陷牢笼,脸上惨白一片。

“姑娘不要怕,”萧潜开口劝慰:“我说过会让你们有惊无险同去同归。”

孟鱼又哼了一声,肚子忽然也跟着响起来。

自晨起进入这个牢笼,已经半晌没有吃饭了。

小舞深吸一口气,从怀里拿出半个烧饼递给孟鱼。

“少爷,这是昨晚奴婢留的烧饼,你饿不饿,吃吧。”

孟鱼看着她枯黄的头发,和因为营养不良过分瘦弱的身子,忽然想起那次一起吃米线,小舞就留了烧饵块藏进怀里。这个烧饼也是特意留下的,看来这姑娘因为从小吃不饱,总会留一些干粮以防不测。

她对小舞笑了笑,把烧饼推回去:“你吃吧,”咳嗽一声道:“喉咙太干,没有水喝,我是吃不下饼子的。”

小舞缩在马车一角开始吃饼。那半张饼被她掰开,一多半重新放回怀里。留下的已经是很小一块,可她细嚼慢咽,像是吃到了人间美味。

离开永平县城,马车在距离大弘国境颇近的官道上缓缓前行。

押送他们的将领姓秦名威,年近四十,方脸窄眼,蓝衣黑裤,墨色甲胄。

萧潜告诉孟鱼说,他是二皇子的手下。

孟鱼浑不在意地点头:“哦。”

“之前隐瞒了身份,请小猛你不要介意,本王是梁国五皇子。”他郑重道

孟鱼波澜不惊地点头:“哦。”

萧潜脸上有些挂不住:“小猛果然非比寻常,并不因为本王的身份而产生隔阂。”

有什么好隔阂的?

孟鱼看了他一眼,敲敲车板:“什么时候造饭?”

萧潜有些尴尬。

虽然他的身份是已经封王的皇子,但如今却被怠慢至此。

他往窗外看了一眼,孟鱼迅速打起车帘。

这下不开口都不行了。

“秦将军,”萧潜唤道:“是准备饿死本王吗?”

“不敢,”秦威在马匹上拱手:“前行五里,立刻便会埋锅造饭。”

“五里啊,”孟鱼微微皱起眉头,心中惊雷响起。

果然五里后车马停下,官兵喧嚣声阵阵。有人打开马车引萧潜和孟鱼下车。

“让那姑娘也下来。”孟鱼怕饿到小舞,特意吩咐道。

官兵点头,示意小舞也跟出来。

孟鱼向前走了几步,忽然顿住脚,有些疑惑地看向萧潜。

“喂,”她开口道:“你知不知道,这里是大弘境内。”

萧潜神情疑惑地看着她。

今晨她的黑色衣裤换成了天青色,白皙的皮肤、微微发红的脸颊,眼睛里似倒影着雪山。若不是个男人,这小伙子必然绝冠天下。此时她微蹙着眉头,神情里带着警惕和聪慧,让萧潜心中一惊。

“你怎么知道?”他下意识问。

孟鱼唇角含笑:“因为我聪明,而且我鼻子很灵。这里没有饭,这里只有杀气。”

话音刚落,一个粗犷的声音忽然传来道:“好聪明的小兄弟!可惜要命丧此处了。”




再次出现的秦威带着数十名弓弩手,他们显然早就埋伏在此处,此时现身,只是为了把萧潜和孟鱼穿成刺猬。

孟鱼看一眼小舞,见她脸色苍白神情怔怔。

而萧潜什么也没有说,剧烈变换的神色表明他正在想办法。

“喂!”孟鱼却先开口道:“你们杀他可以,为什么要在我大弘国境?”

“这还不简单吗?”萧潜冷声道:“如今已经很明白,他那手谕是伪造的,把我们骗来这里杀掉,好嫁祸给大弘官兵。”

原来如此。

虽然大弘跟梁国已数十年未有交战,但两国之内都有不少好战派,只等重燃战火好从中渔利。

二皇子让秦威拿假手谕把萧潜骗来此处杀掉,真是一石二鸟的好计策。

“殿下好聪明,”秦威看着他们笑道:“梁国已蛰伏数十年,早就兵强马壮恨不得开战。你的死很有意义,二皇子因此可以顺利即位,咱们也好跟大弘打上一仗。这沃野千里,以后都是咱们梁国的土地了。”

孟鱼本来觉得,这不关她什么事。

虽然对方人多,弩箭速度也快,但她躲开顺便救出小舞并不难。

但如今,这些人竟然觊觎大弘土地?

“你!”孟鱼抬刀对准秦威。

这姿势小舞很熟悉,她在心中默念:你是现在死还是说完遗言再死。

但她听到孟鱼的声音传来:“想得美。”

几乎就是在同一瞬间,秦威举起手,数只弩弓齐发。

闪电般快速的弩箭朝着他三人飞来。

与此同时,一个青色的影子也跳起。

她手上刀光变幻,护住了身前的土地。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