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9章

沉鱼-第9章【送我男人一个技术好的女人】

作者:月落
2020-05-22 11:26
浏览次数:63598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宣成帝眼中藏不住淡淡的失落,忽然道:“拟旨下去,差废太子秦王出使梁国。当年昌平郡主带去梁国的秘密,也该拿回来了。”

郑君玥神情有些惊讶。

去拿那样东西,并不一定要废太子去啊。

可他随即又想到孟鱼,便立刻懂了。

 


大梁都城建康。

在楚王萧潜忙着扩建府邸、参政议政、扫清齐王余孽的半个月中,孟鱼泡过三次温泉,爬过一回紫金山,在西市跟人斗过殴,当街英雄救美一次,更是在月满楼上抢夺过一次花魁。

其余几次都很愉快,只抢夺花魁时,萧潜忽然出现扫了雅兴。事后小舞叹息了许久,说失去了比量那花魁是不是真的腰细如碗口的机会。

月满楼花魁香娥,有“楚王妃”的美称。这个“楚王”是指“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的那个楚王,跟如今的楚王萧潜没什么关系。

刚开始是因为小舞在街上买茴香豆时,听人说这个香娥腰细如碗口。她回去后告诉孟鱼,俩人就在王府中找了个口径最小的碗,跑去月满楼要比量一次。香娥每日只见一位客人,孟鱼跟十多个恩客相争,快赢时被萧潜拽走。

不光小舞失望,连她都有些气闷。

“你忙你的朝政,跑来管我干嘛?”孟鱼在街上脚步飞快,萧潜也只能放弃斯文追得满头冒汗。

“你为什么去月满楼?”他在她身后道。

“为了姑娘啊。”孟鱼说完这句忽然停下,萧潜几乎撞上她窄窄的后背。

他刚要开口说什么,眼前的少年却忽然扭头问小舞:“臭豆腐吃不吃?”

小舞正捏着鼻子抵挡从街角传来的豆臭味:“少爷要吃吗?”

看到孟鱼期待的神情,她只得继续捏着鼻子,往小贩摊位上走去。

“等等。”孟鱼忽然道。

以为孟鱼改了主意的小舞有些惊喜,却见她从衣袖里掏出一个碗来,递给小舞道:“用咱们自己的碗盛,多买些。”

这正是要拿来比量香娥的碗。

小舞无奈地笑着去买,萧潜更无奈。

“这是王府的碗吗?”他问。

小猛,你可真特别啊。

王府里到处都是值钱东西,还是第一次见有人偷碗。

孟鱼没搭理他,只抬起一根手指点住他的眉心,狠狠往后戳去。

“少管我啊……建康城小爷已经呆够了,见过香娥姑娘,就去更南边看看。”

说完便满脸期待地等她的臭豆腐。

“多放酱汁!”忍不住又对小舞加了一句。

也不管身前的萧潜从紧张到疑惑到哭笑不得到失落,神情变了好几回。

 

原来小猛喜欢女人,且喜欢香娥那样的女人。

萧潜彻夜难眠。

自己也应该喜欢女人,对,这才是他应该做的事。

可他见过不少士族贵女,并没有那种感觉。

但他不是魏安王,余猛也不是龙阳君,他们两个,一个是将会继承皇位的帝王,一个是江湖中自由自在的剑客。

既然他喜欢女人,喜欢香娥,他就应该成全了他。虽然母后说喜欢一样东西,得到手才是男人。

但是得到小猛?

萧潜觉得自己硬的来不了,软的又没用。对方软硬不吃,还是成全了吧。
 

九月廿五这一日是楚王萧潜的生辰。

一大早,小舞便说楚王府正在准备夜里的庆贺,提醒孟鱼该送一样礼物。

这倒是难坏了她。

如今孟鱼已经把萧潜看作极好的朋友。朋友生辰,当然是要送礼物的。可萧潜刚刚获封楚王,眼前正是炙手可热的人物。楚王府每日宾客络绎不绝,哪个来拜谒的人不带礼物呢?

孟鱼去王府库房溜达了一圈,发现街面上能送得出手的,府里都有。

“要不送一处宅子?”孟鱼嘀咕。

“少爷,”小舞立刻摆手:“王府里还空着几十间房子没人住呢。”

没人住……

是因为还未婚娶。

孟鱼恍然:“给他送个女人?”

说完一双眼睛把小舞上下打量一遍。

小舞退后半步:“少爷,奴婢绝不会高攀王爷。奴婢身份低微,才不要进王府受气。”

孟鱼赞许地点头。

旋即又纠结:“如果我大爷在就好了,大爷精通人情世故,必然知道该送什么。”

“你大爷——在哪里?”小舞仔细把头上孟鱼送得钗环扶正,问。

“忙着呢,带不出门。”孟鱼挺丧气,又惊喜交加地起身:“大爷说过,送人礼物当送别人需要的。”

萧潜缺什么?

武艺啊。

这一日孟鱼把自己关在屋里一整天,涂涂画画直到傍晚时分。雾蒙蒙的夜色初现时,府中丝竹声响,萧潜来了。
 

身边的少年人一袭白色锦衣,下摆绣着开放热烈的花朵,腰后挂着一把跟她的身量极不相称的大刀。

她走得快,走路时似恨不得一步便到,若不是萧潜刻意压着步子,恐怕她已经没了人影。

萧潜并不着急,他希望这条路长一些,走得再慢一些,这样他的衣角就可以时时擦过小猛的衣襟。

“沙沙”作响,像是爱人间的呢喃。

可道路总有尽头,很快便见前面灯火璀璨,宴会厅大门敞开,正中立着一个女人。

正是月满楼花魁,香娥。

“听说你喜欢她。”萧潜看着孟鱼的侧脸,希望在那张脸上看到不在意和无趣,像她经常露出的那样。

可孟鱼轻声赞叹了一声,立刻抬步进厅,笑起来。

像雨水灌入衣领,萧潜浑身不自在地也走进去。


为了避嫌,也为了孟鱼自在,萧潜只请了几个同窗好友。大家虽然身份有别,却因为都是年轻人,便闹哄哄地一团,没有高低尊卑之分。

香娥擅奏古琴,便在下首布琴而奏。

萧潜或者在跟人碰酒,或者在大声与人闲话,但他的目光总时不时看向孟鱼。

孟鱼的目光,总在香娥身上,且一边看,一边扭头跟小舞商量着什么。

待午夜时分众人散尽,香娥也看向孟鱼,深深屈膝道:“妾身这一夜,奏了许多曲子,唯有公子是懂音律之人,一直在倾听,从未喧哗扰乱。”

孟鱼微笑着上前,放了一锭银子在她琴上。

“金银俗物,给小姐添妆。”

香娥的婢女谢过收了,香娥的视线却在孟鱼脸上:“公子添妆之物丰厚,可是有什么要求吗?”

孟鱼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一眼小舞,得到对方鼓励后道:“小姐可以跟本少爷回一趟寝居吗?”

在她的身后,楚王萧潜一张脸红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