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10章

沉鱼-第10章【他太快了】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月落
2020-05-23 11:27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待午夜时分众人散尽,香娥也看向孟鱼,深深屈膝道:“妾身这一夜,奏了许多曲子,唯有公子是懂音律之人,一直在倾听,从未喧哗扰乱。”

孟鱼微笑着上前,放了一锭银子在她琴上。

“金银俗物,给小姐添妆。”

香娥的婢女谢过收了,香娥的视线却在孟鱼脸上:“公子添妆之物丰厚,可是有什么要求吗?”

孟鱼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一眼小舞,得到对方鼓励后道:“小姐可以跟本少爷回一趟寝居吗?”

在她的身后,楚王萧潜一张脸红了。

 

花魁香娥今日的笑颇多些。

她一边笑一边屈膝,轻轻搭上孟鱼的手,对孟鱼耳语道:“妾身可不轻易宿在外面。”

孟鱼有些莫名:“无需小姐宿在这里,本少爷很快的。”

身后的小舞“噗嗤”一声羞红了脸笑出来,推了孟鱼一把。

她三人便往孟鱼歇息的小院里去,连招呼都没有跟萧潜打。

很快……

萧潜的脸红如火炭,热得他想钻进冬日的秦淮河里泡一泡。

却不知道小猛是这样的人!

年仅十五岁,就已经深谙男女之道。

可就在一个月前,小猛还因为在假山后路见不平要杀掉惹得女人轻声哀叫的浪荡子,被那女人用树枝追打呢。

自那以后,小猛再听到女人哀叫,总要问一句:“你爽不爽?”才敢下手主持公道。

如今这是怎么了?

萧潜觉得,必然是建康城风气不好,短短这些日子,愣是把小猛带坏了。

 

夜色已经深了,府内上下点着灯笼。

萧潜不远不近地跟着他们,看到婢女打灯关窗离去,看到孟鱼和香娥的身影映在窗纸上。他再走近几步,听到香娥娇嫩软糯的声音。
“少爷的趣味好特别……”

“当然要脱了……”

“少爷碰得我好痒……”

萧潜转过身去,想快速离开这里。正在此时,却突然听到孟鱼的声音传来。

“弄成这样疼吗?”

那声音带着试探和愉悦,似要做的事情非常有趣

萧潜再也忍不住,他猛然转身快走几步,抬脚踹开了门。

 

“咚”地一声,房门几乎要掉下来。

门内三人惊讶地看着他。

小舞抱着香娥的外衣,孟鱼趴在香娥腰间,手里——拿着一个大碗,正在香娥腰间比量。

那神情分外认真,眉头微微蹙起,唇角含着恶作剧般的笑意。

这是……

很明显在量香娥的腰有多细。萧潜旋即想起那个传言来。

可既然已经踹开了门,总得交代是为什么吧。

他只得快步冲进去,也不管屋内目瞪口呆的三个人“唉唉唉”地乱叫,把孟鱼从香娥身上扯下,拉着她的手臂便往外走。

“快!”他神情故作慌张道:“朝中出了大事,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孟鱼有些不舍地向后看去,对着小舞喊:“你来量,量仔细些!”


 

“出了什么大事……”

“我可告诉你,上次救你一命的帐还没有算呢,这次不能白救……”

“你能不能停下来,放开我的胳膊!”

孟鱼微一用力,手腕在萧潜的手下不知如何一扭,就从他手里逃脱。

萧潜转过身来。

他的额头遍布细小的汗珠,脸有些红,一双清亮的眼睛看着孟鱼,许久没有说话。

“你哑巴了?”孟鱼道:“再不说我回去了。”

天阶夜色凉如水。

萧潜感觉到那凉意正一点点浸没他的额头和鬓角,身上的汗退了。

那句话却堵在喉头,不知道该怎么说。

孟鱼转身欲走。

他猛然抓住她的胳膊,嗫嚅道:“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病了吗?”她问。

其实她想说你是不是魔怔了,但今日是他的生辰,显然不能说不吉利的话。

“对,”萧潜如抓到救命稻草般:“本王病了。”



原来是病了啊。

孟鱼吁了一口气,却又有些紧张。

“很严重吗?”

“对,”萧潜道:“若我这病需要一种很名贵的药材,你愿意为我去采吗?”

眼前的少年爱笑,总是漫不经心的样子,似不知何为疾苦何为难过。

萧潜第一次见小猛时,她说自己只是一个赏金猎人。

原本他以为他俩之间只是生意,他掏钱,小猛去做。可后来,他发现她不光做事干净利索,人也分外有意思。

他开始惦记着想见她。

再后来,小猛几次三番救了自己的命。

“当然,”孟鱼道,随即话锋一转:“得给钱。”

以前在家时,阿爹总告诉她钱很重要。那时候她不信,等出门后为了摆脱暗卫弄丢了钱饿肚子,才知道钱果真很重要。

孟鱼觉得自己这不算趁火打劫,毕竟梁国富庶,萧潜更是很有钱。

萧潜神情却依旧紧张:“若这病需要你时时在我身边,年年月月在我身边,你愿意留在建康城吗?”

“那不行,”孟鱼摇头:“我阿娘阿爹在北方,我玩够了是要回去的。你这病奇异得很,怎么会需要我在你身边?”

“总之就是需要。”萧潜口舌干燥,心中似燃着一团火,眼中却隐隐露出乞求的神色。

他恨自己生在九月二十五,这一日月亮永远是残缺的。不然他就可以在这月光之下,更仔细地看清孟鱼脸上的神情。

看她对自己是否心存眷恋。

萧潜认为自己是一个骄傲的人,无论是朝堂谋算还是兵法学问,从未输给过任何人。可如今眼前这个人,他害怕自己输,却又不想小猛输。

他希望他们两个是平等的。

希望在自己惊觉对她的爱慕时,她也是这么想的。

许久,他听到了孟鱼的回答。

“你这人颇不错,死了似乎很可惜。那如果我要回大弘,干脆就带上你好了。”

萧潜心脏狂跳手脚发麻地看着孟鱼,猛然把她搂进怀里。




她的身子比自己意料的还要瘦一些,却很软,看来她结实的只是手臂和腿。这身子被他拥着,热乎乎暖洋洋,他想就这么把她揉到自己的骨肉中去。

他想生生世世,不与小猛分开。

孟鱼大惊失色,一只手去握身后的刀鞘,那上面却停着萧潜的手,反手握住了她。

孟鱼另一只手迅速缩回出击,在他肚腹上留下沉闷的一拳。

萧潜却不放开她,任由她打着,声音呢喃道:“我是这几日才知道自己是这样的。一国皇子,却有龙阳之好。小猛,小猛,要委屈你陪着我,委屈你在我身边。无论将来后宫佳丽多少,无论将来江山沃土几变,你要永远在我身边,生生世世,不与本王分离。”

“你——”孟鱼终于用尽全力挣脱了萧潜胳膊,力量之大,把他推倒在松软的花丛中去。

萧潜坐在地上看着孟鱼,并不急着起身,那神情似中了某种跟情爱有关的剧毒。

孟鱼后退几步,撒丫子跑了。



“少爷,香娥小姐已经走了。走之前留下名帖,说请你有空去月满楼小坐。”

“少爷,她那腰啊,若用最小的碗量是不行,但大些的碗,还果真就那么细。”

“少爷,你说要开个关于香娥小姐的腰有多细的赌局。何时开?明日吗?奴婢也可以下注吗?”
……
……
小舞兴奋地说个不停,直到看见孟鱼神情恍惚坐在床沿上,揉揉自己的胳膊,又摸摸自己的脖子。

小舞凑近去看,发现少爷脖子下面,左肩之上,有星星点点的水痕,似乎有人伏在她肩上哭泣过。

“少爷,出什么事了?”她愉快的神情迅速消失不见,提着心问。

孟鱼慢慢地转过头看向她,道:“我要收拾行李。”

她说着便起身收拾起来,又一时不知道该带什么好。短短一个月,萧潜送来的东西堆满了外间。

小舞瞪大了眼睛,看孟鱼不管拿起什么都瞧了瞧又放下。

孟鱼道:“我也没什么行李,带上银子就行。”

说完利索地站起身,问小舞:“你准备去哪里?大弘还是就留在建康?”

突如其来的选择让小舞不知该如何决定,她疑惑道:“是王爷赶我们走吗?”

“不,”孟鱼蹙着眉头,似有些崩溃地猛然甩了甩头:“他是个断袖!”

这声音无比纠结。



小舞吸了一口气。

“他看上少爷了?怪不得奴婢看他瞧着少爷的神情总有些不对。”

小舞是穷苦人出身,八岁就到县城给人做工。商贾贵人们总是不易伺候的,若有不合心意时,打骂是常有的事。所以天长日久,小舞练出了察言观色的能力。
“你倒是机警!”孟鱼揉揉头发:“所以我不能在王府白吃白喝了。”

“少爷不喜欢王爷吗?”小舞道:“听说皇族士族之中,有龙阳之好的男人不在少数。所以这件事不是王爷的错,就看少爷怎么想。”

怎么想,孟鱼觉得自己心中对萧潜倒没有什么喜欢。

只是想着他好。

也想保护他罢了。

“问题就出在这里。”孟鱼有些遗憾地猛然仰起头,把玉箍拴着的头发猛然解开。乌黑的长发如瀑布般倾泻而下,洒在肩膀上,遮挡着圆润的额头,掩映着粉嫩的脸颊,让她脸上的俊俏瞬间变幻成明媚。

也因为这动作颇大,孟鱼脖子里一条红绳跟着露出来,可以看到下面坠着一个青翠的小玉葫芦。

“问题是——”她看着眼前似乎想要把眼珠子抠出来的小舞,有些恶作剧般:“本少爷是个女的。”

“呀!”小舞的惊叫声里带着满满的欢喜。

“所以,”孟鱼有些不自在地把头发拢在脑后,叹口气道:“所以眼前若继续留在王府,等他哪一日发现我是个女的,便等同骗婚了。到时候萧潜一怒之下让我把吃他的都吐出来,你说该怎么办?”

她站起身来,把刀收好匕首放进袖袋,银票塞入荷包,脖子里挂着的青玉葫芦继续藏进里衣,无奈地笑道:“还是遁走吧。”

“奴婢也走。”小舞同样起身:“若小姐不弃,就让奴婢随行吧。”

夜色浓浓。

孟鱼和小舞翻墙而出,直奔建康城墙而去。

这里没有宵禁,夜色中不少店铺开着街边门面。

孟鱼原本想一鼓作气冲出去的,可才刚走了几条街,便闻到了烤羊肉的鲜香。

若仔细听,还能听到肉在火焰上呲呲作响,肥肉化成油水滴下的声音。

若仔细闻,能闻到胡椒和麻椒的味道。

这是北地的风味,难得建康城会有。

孟鱼看了一眼小舞。

小舞看了一眼孟鱼。

“要不,”她开口道:“咱俩吃完再跑?”


这里简陋,隔间是用竹子遮挡的。

孟鱼才吃完一串,要杯烧酒,便听到相邻的雅间有人说话。

“安排好了吗?”一个低沉的声音道。

“好了,”另一个声音说:“那大弘太子只要敢来,咱们就敢让他死。”

“对,死无葬身之地。”

说完这句,那些声音迅速低下去,显然在细细谋划着什么。

孟鱼看着小舞笑了。

“突然不想走了。”她开口道。

小舞显然也听到了隔壁的谈话声,顿时几分紧张。

“小姐,哦不,少爷要救那什么太子吗?”

“不,”孟鱼强压着笑道:“本小爷要亲眼看看他怎么死的。”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