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11章

沉鱼-第11章【坏男人的疼爱】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月落
2020-05-24 11:24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隔壁雅间的声音渐渐低下去,孟鱼看着小舞笑道:“突然不想走了。”
小舞顿时几分紧张。
“小姐,哦不,少爷要救那什么太子吗?”
“不,”孟鱼强压着笑道:“本小爷要亲眼看看他是怎么死的。”

 

怎么翻出墙去,如今就怎么翻回来。

孟鱼翻进来时姿态利落,倒没什么事。但小舞就不一样了,磕在石砖上,脑门青紫一块。她大叫一声又惊起护院的狗,俩人慌张往屋子里跑,孟鱼的头撞在门框上,也是青紫一块。

第二日萧潜见到她俩时,就看到俩人脑门上有块一模一样的青紫。他凝神想了想,不明白出了什么事。

“吃饭!”孟鱼把筷子并齐磕在桌子上,掐断了他的问询。

这动作是她跟饭馆里的游侠儿学的,孟鱼觉得颇有些难以阻挡的霸气,于是有事没事就磕一次。

“小猛,饿了吧?”萧潜便不再问,起身给她盛粥。孟鱼接过开始吃,他又去剥茶鸡蛋。

“王府里新请来几个北地的厨子,你尝尝味道。”他看着吃得有些慢的孟鱼,给今日的厨子打了低分。

孟鱼其实是因为夜里跑出去吃羊肉,有些食积。
 

但是吃羊肉这件事说来话长,似乎不好解释。

所以孟鱼漫不经心地接过鸡蛋,套萧潜的话:“今日去上过早朝了?”

萧潜立刻道:“上过了,”又似想起了什么,有些歉意:“你来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忙,故而今日把父皇的差事辞了,想带你四处走走。”

“什么差事?”

“哦,”萧潜给她夹一块蜜酿山楂,笑道:“父皇想让我负责把原先的齐王府整修成使馆,接待将要到来的大弘皇长子秦王。”

秦王……

废太子?

孟鱼蹭地站起身:“不可辞,不可辞!”

一个时辰后,萧潜在御书房局促地恳求皇帝把接待大弘皇长子的差事继续交给自己。

辞而复要,皇帝给了他好一顿没脸。

但这差事还是要了回来。

没办法,只要能让小猛开心,这点骂又算得了什么呢。

 
十月里有好些天,萧潜都拿着修缮使馆的图纸在原先的齐王府忙碌。

北方房屋阔朗,要拆掉隔墙扩大纵深;北方庭院不喜多水,要把浅湖填土,造山植树;北方雕梁画栋色彩明亮,要重新请匠人画上一遍。

督造之事枯燥,好在有孟鱼时不时跑来一趟。大加赞赏萧潜的同时,也按照她的建议略微修改图纸。无论是说留一个小湖,但要清底加深;还是说正厅前挖一个地坑排水,上面支起大理石板,萧潜全部照做。

反正他不太关心那个秦王是否住得舒适,他的小猛开心就好了。

除了这些,大弘秦王来时的宴请地点、舞乐排场、护卫仆役,全部安排妥当。

到十月十九这一日,天气晴朗、惠风和畅,礼部官员前来使馆检视完毕,这趟差事就算完工一半了。

萧潜随礼部官员回宫复命,皇帝对他大加赏赞。他脚步轻松地要回去,刚走下宫外台阶,有个内侍迅速靠近。

“楚王殿下,”那内侍是萧潜认识的,正是皇后宫中掌案小太监,他低声道:“皇后娘娘有请。”

 
周皇后是梁国士族,族中出过三任宰辅。

在萧潜心中,她是一位慈爱的母亲。

萧潜十四岁前,每日的吃穿住行都要向母亲禀报,就连摔了一跤,母亲都要亲自验看他的伤口,守在床头敷药。

这种细致入微的关怀,从萧潜的胞兄,皇长子萧臻在春猎时遭遇意外死亡后,便更严重起来。

失去长子的剧痛让她有些发狂,足足半年,周皇后都认为宫中有人会对萧潜不利,故而她夜间亲自守在萧潜屋外。

到最后,还是梁帝大发雷霆命后宫嫔妃跪地请回,才让周皇后迫不得已回到自己宫中。

皇帝也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命萧潜宫外开府,彻底离开母亲庇护。

明白母亲对他的挂念,萧潜时不时便会来宫中请安。只是他记得前日才来过,不知今日为何又特意传召。


顺着甬道往东,走约一刻钟便是御花园。穿过御花园往北转了小半个圈子,在后宫正中心分别是帝后的居所。

萧潜的嫡母,周皇后,就居住在瑞坤宫内。

和往常一样,她已经提前等在宫门口。

无论萧潜说过多少次请母后在殿内等候,她都这么一如既往守在宫门处,只为了更早一点见到儿子。

等萧潜跪地请安毕,周皇后笑着把他拉起,手指顺势捏过他的衣袖,埋怨道:“已经秋凉,楚王穿得太薄了。”

“儿臣明日便多加件衣裳。”他立刻道。

“还有,”周皇后微蹙着眉头,似乎很担心他:“你这件龙纹浅色袍是去年这个时候做的,已经半新不旧。今日来见陛下,怎么不换件新的?”

萧潜忙低头认错。

周皇后又问了他这几日的饮食起居,跟何人交往。听萧潜提起余猛,神情便立刻又紧张起来。

“江湖中人,不可深交。”她轻声道。

这一次,萧潜没有应诺。

周皇后的脸色立刻变了:“楚王似乎想忤逆本宫。”

萧潜跪地道:“母后一直教导儿臣要知恩图报,余猛曾在刀斧阵中救出儿臣性命,如今只是在王府小住而已。儿臣尚未报恩,怎可驱赶?”

周皇后沉默不语,旋即掩面欲泣:“楚王这是第一次反驳本宫。”

萧潜有些心软,若是往日,他此时已经答允母后不再跟余猛深交。

但那可是小猛。

是他的小猛。



宫内的气氛一时间陷入凝滞,直到有宫婢抱着花瓶进来,说是听皇后娘娘吩咐,剪了楚王最爱的花来插,周皇后的神情才有所缓和。

“罢了,”她缓声道:“儿大不由娘啊。”

萧潜回答说不敢。

周皇后屏退左右,让婢女关上门窗,压低了声音,说出了今日她唤萧潜来此处的目的。

她要在接待大弘太子的卫队里,插上一个自己母族的人。

“说起来,这人还是你远房表兄。”周皇后的声音又恢复了以往的温柔:“他如今在禁军中捡了个队正的小官职做,如何能出头呢?前几日他母亲来,泣告儿子没有出息,她没脸在京中居住。正巧你那里缺人,本宫就想,让他跟着你接待大弘秦王,也好历练一番再行提拔。楚王以为如何?”

负责护卫秦王的卫队已经安排妥当,名册已造且提报军部、礼部,如今再插人进去有些难。但因为先前已经拒绝了母亲一个要求,如今再拒绝便有些造次,萧潜同意了。

周皇后的眉头这才舒展,亲自把萧潜送到宫门口,又执手道:“若你兄长还活着就好了。如今唯盼你此次迎接使团有功,会有望入主东宫。”

齐王已死,朝中再无人与萧潜抗衡,他的确是如今太子的最佳人选。

萧潜微笑点头,施礼离去。

转过宽阔的甬道时他回头看,见母后依然立在宫门口。

天已经有些黑,她一身明黄的身影颇有些寂寥。

萧潜来时有些雀跃的心,此时沉甸甸的。




十月二十日是一个阴天,大弘秦王李璧携使团百余人入仪州。按照计划,会在这里稍作休整,再由仪州官兵护卫进入梁国境内。

届时,梁国皇子楚王会携朝臣至国境处接引,以示隆重。

不过这一次随秦王出使的礼部官员早就得到消息:已经剿灭海匪的三品武将孟文正在仪州休整,目前屯兵三万余人。

礼部官员认为,若孟文带兵护送,声势必然浩大,可助大弘威仪。

于是礼部官员以使团的名义派人去请孟文,送信的人很快便回来了,报:孟将军说他无法护送秦王。

“为何?”

虽然秦王不再是太子,但也是目前皇子里最得陛下器重的。竟然有人白捡一个便宜也不要吗?

送信的人支支吾吾似不方便说。

礼部官员再三讯问,信使终于跪地道:“他,孟将军说他……”

“他到底怎么了?”

信使憋得脸都红了,豁出去一般道:“孟将军说他心情不好。”

心情……

礼部官员瞠目结舌不知说什么才好。


在孟文亲信刘昊眼中,他的少年战神——三品虎威将军孟文,并不是传言那般冷肃沉闷,而是有些——痞气。

就比如此时,他正在秋日寒冷的军帐外赤裸着上半身,手里捏着石子去打树上一个蚂蜂窝。

那蜂窝颇大,不时有拇指粗的红色马蜂钻进钻出,而孟文手里的石子总准确落在蜂窝和树枝间,似乎很快便可以把它打落。

在蜂窝下不远处训练的士兵战战兢兢,看着自己的少将军似乎在作死。

但他们知道将军脑子很正常,他只是生气了。

“刘昊,”孟文一个石子丢出,唤道:“你说要怎么把这蜂窝丢进秦王屋里去呢?”

“卑职不能。”刘昊立刻拒绝道。

孟文看着那蜂窝走近几步,轻轻吸了一口气。

“那本将军要如何惩治他呢?”

神仙打架,刘昊可不想遭殃。他没敢吭声。

孟文忽然似想起了什么,看着刘昊大笑一声:“界河!他要坐船对吧?你说是烧烤好还是水淹好?”

“毕竟是出使,这样不太好吧?”刘昊妄图劝住这个有些失去理智的哥哥。

但孟文似乎完全没有听到他的话,继续道:“反正鱼儿也不稀罕他,整他一次让我出口恶气,这事儿就算翻篇了吧。”

他说着往营帐里去,在他的身后,马蜂窝“咚”地一声落在地上。

刘昊肝胆俱裂。

界河!

先逃命去吧。

至于秦王是被火烧还是被水淹,就看他明天有没有本事了。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