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13章

沉鱼-第13章【夜宴上的诡计和袒护】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月落
2020-05-26 11:24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上章回顾:

那舞女手腕上挂着五彩的石珠。

那珠子孟鱼倒是认识。

有一个人曾经告诉她,把南境的碎玉浸没在加了染料的蛇毒里七七四十九日取出,便是这么妖艳的颜色。

只要她的手钏碰触了某人的饭菜酒水,那人必死无疑。

真是太有趣了。

孟鱼向这女子走去。

 
管事已经引着女子进入殿内,指给她看大弘皇子、臣属以及楚王和接待使团大臣们的坐席。

根据大人们的位置,舞者需要调整姿态动作,以位高者视线最佳为好。

孟鱼站在门口,看她恭顺地点头,时不时还在殿内缓步走动,告诉管事哪里要安放乐器,哪里搭鼓台,哪里铺地毯。

正瞧着,身后有人走近,拱手道:“余少爷好。”

来人二十来岁,粗眉方脸,一双眼睛透着精通人情世故的干练。他身上穿着禁军卫队长服饰,孟鱼想起来,这人是萧潜的远房表亲,周大陆。

“周队长。”孟鱼点头。

周大陆站在孟鱼身边,一双眼睛看向殿内,又落在孟鱼身上,小声道:“那女人名叫小裳,是教坊司里有名的舞姬。余少爷如果喜欢,今夜她跳完了舞,卑职给您送府里去。”

 
孟鱼如今正以男装示人,送进她府里,那意思不言而喻。

她打量着周大陆,心里思忖他为什么要对自己示好,且用女人示好。

“可以吗?”她淡淡问道。

“自然,”周大陆道:“小裳听说少爷你曾经在刀斧阵中救出楚王,对您爱慕有加,恨不得以身相许。”

他说完看着孟鱼,神情带着几分恭维,似乎情真意切没有说假话。

“好啊。”孟鱼点头:“若小裳姑娘愿意来,便有劳周队长。”

她的视线越过周大陆的肩头看向殿内,小裳正莲步轻移向外走来,一双眼睛有意无意地,瞥了瞥手腕上的石珠。

孟鱼转过身去。

周大陆只是想巴结她还好,如果周大陆知道小裳的底细,那么他们便不光要杀了秦王,还不想让她活命。

周大陆是周皇后的人。

小裳是谁的人呢?

今夜若小裳果真被送进她的居处——怎么证明自己是个男人,这是个问题。

 
像有一只巨大的黑鸦遮挡了残阳,夜一下子便到了。

酉时三刻,使团一行人终于浩浩荡荡进入由原齐王府改造好的行馆。

大弘建国百年,如今正是鼎盛之时。故而使团无论是车架马匹还是吃穿用度,都露出一种怡然自得的大气和奢华。

梁国表面上是要与大弘修好的,故而今夜的洗尘宴会也极其用心。

本地的菜肴只是点缀,更多的直接取材自京都长安,千里快马运来,更是请了北地名厨烹饪,以保万无一失。

有烤乳猪的香味被宫婢的裙裾带出,孟鱼咽了咽口水。

她如今正趴在正殿的一根横梁之上,要亲眼看看秦王李璧如何中毒倒毙。

使团内必然会有名医随行,或许能解这剧毒。又或许回天乏术,到时候她就行行好,透漏给萧潜解毒的法子。

如今跟萧潜关系也算不错,她可以少要些银两。

这么想着,忽然听到鼓乐声起,秦王到了。

 
一个身形瘦高的男人和楚王萧潜一起,并排走进来。

他头戴二十四梁明珠乌纱冠,身穿黑色绫袍,上绣四爪龙纹,腰间没有金玉之物,只系着一块玄黑木牌。从上往下看,孟鱼只觉得他神情郑重冷淡,跟身旁温润如玉的萧潜颇不一样。

要说长相嘛?

似乎肖父多一些。

秦王李璧的父亲,乃当今大弘天子。

帝辇之下,天子威仪。

孟鱼小时候见过皇帝几次,她发现除了父母和她大爷,其余人在皇帝面前从不敢抬头说话。

可孟鱼敢,因为皇帝常常请她到宝库中去,命内侍打开所有箱匣,微笑着道:“鱼儿喜欢什么,尽管拿去。”

以至于后来孟鱼每次进宫,总要命婢女做一个最大的布袋。南海的夜明珠、西境的玉石、雕刻精美会随风旋转的金纸风车……把布口袋装得满满当当,负在背上慢慢地走,生怕袋子撑破。

皇帝常常笑着道:“过节的时候要记得来哦。”

孟鱼认真看过好多次皇帝的长相,虽然那时她不足十岁,年纪尚小,但她记得皇帝的眼睛是那种明亮有神有些窄长的,睫毛轻轻翘起,鼻翼高高的,嘴唇有些薄,脸颊硬朗,神情却总是温和。

所以她觉得皇帝长得很好看。

至于这个秦王——还凑合吧。


长得还凑合的秦王已经落座,就在孟鱼正下方的位置。

礼乐声停下,梁国礼官啰嗦了许久欢迎到访的致辞。秦王始终坐得笔直,并不看案前食物一眼。

孟鱼有些后悔自己在梁上。假装是婢女不好吗?假装是护卫不好吗?为什么要在梁上,离好吃的那么远。

那汤汁里的是海参吗?八宝糯米饭似乎放多了些糖,佛跳墙不是北地菜吧?那圆鼓鼓的大丸子像在流淌肉汁。鱼蒸得不错,偏偏还摆出了游动的姿态,像是仍然活着……

看着看着,肚子不争气“咕”的一声,孟鱼看到秦王李璧微微抬了一下头。

他那双细长的眼睛如鹰隼般在屋顶扫过,旋即归于沉寂。

孟鱼吓得立刻隐没身形。

这时,萧潜在殿中击掌,乐声起,舞姬小裳到了。


小裳是独舞。

旋鼓一声双袖举,回雪飘摇转蓬舞。

虽然是梁国舞姬,难得的是胡旋舞跳得很不错。众人只见她赤足起舞,在欢快的乐曲声中衣裙翻飞旋转蹬踏,赤裸的手臂上彩带飘扬。

一舞毕,小裳跪地祝颂大弘和梁国结百年之好,然后自然而然地击掌请出其余舞者。

殿内很快舞动着曼妙的身影,小裳对萧潜施礼要坐在他身边陪侍。萧潜对她摆了摆手,示意她去服侍大弘皇子。

小裳低头掩住得逞的微笑,便坐在李璧身边。

房梁上的孟鱼揉揉眼睛,盯住了她的手臂。因为要看得仔细些,孟鱼的脑袋不得已探出房梁许多,若不是身上有些功夫,恐怕稳不住身形。


起初一切都很正常,小裳为李璧斟酒。

李璧举杯便喝,并不推辞。

小裳再斟,李璧继续喝。

就在孟鱼以为李璧是一个酒罐子时,小裳的手轻轻一沉,那串石珠落入酒杯中再迅速提起,神不知鬼不觉地下毒完毕,然后酒杯送入了李璧手中。

快喝呀。

孟鱼希望这件事赶紧完结,她好趁乱跳下去寻些吃的。

不光孟鱼这么想,小裳也心惊胆战地这么想着。然后她看到李璧把酒杯举起,跟对面坐着的萧潜遥遥举杯虚碰,接着——

电光火石间只见李璧把酒杯突然往屋顶掷去,磕碰在什么东西上“啪”地一声响,然后“哎哟”一声,数丈高的房梁上跌落下一个人来。

下落中看不到那人的面容,只见一团黑色的身影直直向下而来。她似乎想稳住身形,在后腰中抽出什么东西,翻转了一下。

小裳看到李璧也抽出了一样东西。

那是从身后护卫腰间抽出的刀。

大刀向空中斩去,无招无式,却可以一击毙命。

“啪!”地一声巨响,空中那人手中竟然也握着刀,两刀相击,李璧虎口剧痛退后一步,手中大刀从中折断。

而空中那人竟然因为他的出击卸去了下坠的力道,翻身落地,纤尘不染、只呼出一口气。

李璧轻轻喘匀气息,看向这人的长相。



似乎在哪里见过。

又似乎没有。

五官并不惊艳。

眼大而明亮,然也寻常;鼻翼和唇角的形状漂亮,却也多见;额头饱满,这更是平常;鹅蛋脸,中原女子多是这样。然而这些寻常的五官却灵动地组成了一张脸,这张脸并没有美成天神下凡,却如大漠中的一洼月牙泉,如海面上偶遇的小岛,让人过目难忘想要亲近。

只有一样东西有些奇怪,这张脸上的胡茬让这少年有一种奇异的矛盾感。

李璧摇了摇头,看着眼前把刀收起的少年,想要开口问声什么。

你是谁?

为什么在梁上准备刺杀本王。

可他还未问出,便见梁国皇子萧潜飞奔过来,紧紧抱住了眼前的少年。

“小猛!”一国皇子仪态全失地道:“本王央求你在梁上保护秦王,你怎么跌下来了?”

这……

李璧表情不多的脸上现出瞠目结舌来。

眼前的少年只顿了顿,便忽然看向李璧,捂着脑门上一个青红的大包道:“还不是他!拿杯子摔我!”

这是倒打一耙吗?

殿内宾客向李璧看来,有些疑惑好好的一个大弘皇子,为何不好好吃饭,要欺负一个保护他的清嫩少年。



萧潜安抚众人,说都是他的错。

说他因为担心宴会中会有刺客出现,便委托余猛在房梁上守护秦王。

为怕走漏风声,他没有告诉护卫,更没有告诉秦王。

“虚惊一场虚惊一场。”萧潜对秦王拱手施礼,回头问孟鱼有没有受伤。

孟鱼已经坐在他的位置上,大大咧咧地吃起来。

萧潜便对着她温柔地笑,等舞乐声再起,趁无人注意,坐在孟鱼身边为她夹菜。

孟鱼气哼哼地吃着,时不时腹诽秦王一句,等吃得饱饱的,她缓缓起身。

“小爷我先去歇着了。”

萧潜因为要作陪秦王,不能送孟鱼回去。

他站在殿前有些不舍道:“我已经唤了太医,去给你额头敷药。你的额头三天两头就受伤,以后可小心些吧。想来参加宴会,跟本王说一声就是了,不要再做这种险事。”

说完不忘了偷摸瞪了秦王一眼。

你发现有问题,招呼一声也就是了。丢什么杯子!

孟鱼应了一声,便有些开心地走回去。

刚刚进府,便见小舞等在门口。

“少爷,”她有些心急道:“有个女人,脱光衣服躺你床上去了。”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