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14章

沉鱼-第14章【今晚,就办了你】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月落
2020-05-27 11:25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上章回顾:

在宴席上吃得很饱,孟鱼有些开心地走回去。

刚刚进府,便见小舞等在门口。

“少爷,”她有些心急道:“有个女人,脱光衣服躺你床上去了。”

孟鱼歪头想了想。

刚才她从梁上掉下来后殿内乱作一团,竟然没留心小裳已经离开,且这么快便被周大陆送进了楚王府。

且……脱光了衣服。

周大陆说小裳仰慕自己,看来不单单是仰慕吧。

她一边慢悠悠走着消化腹内食物,一边往小院中去。

“少爷,”小舞满脸纠结:“怎么办啊?少爷会不会被她认出来不是男人?那如果这样,楚王必然不会让咱们留在府里了。”

孟鱼叹息一声。

她留下本来是要看看秦王会怎么被人摆布,可如今看到要刺杀他的人这么周密,竟然有些担心起来。

毕竟拿人的手短,大弘皇帝对她真是不错。若儿子死了,当然很伤心。

想到那个柔和地笑着任由自己挑拣宝物的皇帝要伤心,孟鱼便有些心软。

且先看看这小裳是怎么回事吧。

总不至于真的仰慕自己。

 
纱帐被随意系在床架上,暧昧的弧线下侧躺着一个女人,正是小裳。

小舞说她脱光了衣服,其实还好,留了个红色的肚兜。

见孟鱼进来,她娇俏地起身掀开身上的薄被,走下床。

孟鱼这才发现小裳光溜溜的腰上随意系着细纱,雪白的大腿隐约可见。

如果是男人看到她这个样子,想必会立刻缴械投降。

“余少爷。”声音酥软,腰若软柳的女人走过来,纤细的手指在桌案上拂过,拿起一个酒杯:“请少爷喝下这杯暖情酒,然后让奴家服侍少爷可好?”

暖情酒?

孟鱼觉得她喝多少酒都变不成男人。

除非这酒不是为了暖情,而是为了让她冰冰凉。

 
孟鱼解下背着的大刀,目光在小裳脖颈和肚兜上流连,接过酒杯。

“本少爷不会喝酒,还是喂给姑娘吧。”她说着揽过小裳的肩膀,把那杯酒往她嘴中送去。

“奴家不会喝酒。”一张娇俏的脸瞬间惨白,小裳勉强推着酒杯,奈何习舞如何比得过习武,胳膊无力抵挡之下,那杯酒已经沾到她的嘴唇。

小裳终于崩溃,尖叫一声别过脸去,任酒水在她脸颊滑落。

白嫩的脖颈上顿时通红一片。

她只得忍住疼痛退后一步,脸上的神情如衰败了的花。

“说吧,”孟鱼拍了拍桌案上的刀:“为何下毒害我?”

小裳摇头:“奴家没有。”

孟鱼上前解下她腕子上的手钏,在她脸前晃了晃。

“把这手钏吃了,我就信你。”

就连下毒的工具对方都了如指掌,小裳终于神情崩溃:“若告诉了少爷,奴家就活不了了。”

“周皇后会杀了你吗?”孟鱼轻声道:“或者你可以逃走,反正这里是王府,并不是宫禁森严的皇宫。”

小裳抬起头,震惊地看着孟鱼。

就连她是周皇后的人,对方都知道吗?

 
小裳走后,孟鱼把床上被她弄得芳香四溢的被褥丢下去,躺在木板上怔怔地出神。
周皇后为何要杀秦王,小裳说她也不知道。

但是她知道周皇后为何看自己不顺眼,说是听传言楚王与救他性命的门客同食同宿、形影不离。周皇后担心楚王的断袖之癖被周帝发现、被言官死谏,无法获封太子。

真是血口喷人!

孟鱼神情气愤。

同食不假,什么时候同宿了?

萧潜断袖之癖不假,她可是个货真价实的女人。

孟鱼气得在床上翻了好几个身,恨不得去找周皇后理论。正气恼着,听到敲门声响起。

萧潜的声音在外面道:“小猛,本王来睡了。”

来睡了——

孟鱼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


萧潜一脸醉了的神情,不等门敞开,便钻了进来。

“你做什么?”孟鱼冷着脸道。

萧潜迷醉地看着她,抬手碰触孟鱼青紫了一块的额头:“再肿几次,就要变成寿星公公了。”说着踉跄几步扑倒在她床上。

“太硬了。”他摸着没有褥子的床板,眯着眼睛看孟鱼。那一双桃花般的眼睛因为醉意或者别的什么,看起来跟往日有些不同。

孟鱼倒不觉得硬。

弄丢钱袋子后她住过很简陋的客栈,那里只有一张草席。不过萧潜这个皇子从小没受过罪,当然是觉得硬。

“你过来。”他对孟鱼招手。

孟鱼打了个哆嗦退后一步:“我不去。”

“来!”他拍着床板:“你过来,本王告诉你一个秘密。”


孟鱼希望萧潜不要像小裳那样,把自己脱光。

她勉强走到萧潜身边,计划着若他有什么非礼的举动,便毫不留情把他打趴在地。
萧潜却只是探手过来扯住她的衣袖:“小猛,”他有些开心:“等本王做了皇帝,就修改律法。”

竟然是谈朝事吗?修改律法可不容易。古有商鞅变法被车裂,王安石变法被废黜的先例,就算贵为国君,也常常会因为变法被旧势力推翻。

“你要变什么法?”孟鱼问。

萧潜像一只小兽般团起身子,脑袋往孟鱼的身前依偎过来:“本王要立男妃,不,立男后,要让你做皇后,好不好……”

“你神经病吧!”孟鱼想跳起来,却发现衣服被萧潜紧紧拽着,他趁着酒意努力直起身子拥住了孟鱼,炙热的鼻息喷到孟鱼脸颊上,痒痒的。

惊慌中又有一种奇异的感觉袭来,孟鱼竟觉得自己无法动弹。

萧潜迷迷糊糊道:“让朕亲亲小猛皇后……”

不知道是不是醉得太厉害,他亲在她的耳朵上。湿热的气息、清酒的香气还有柔软嘴唇带来的触感从肌肤钻入孟鱼肺腑。

她大惊之下猛然起身向屋外逃去,把萧潜“扑通”一声带倒在地上。

他终于松开了她的衣服,整个人蜷缩在地上,闭着眼睛,嘴角含着笑意,不动了。
孟鱼触摸他的鼻息。

没有死。

随即踢了他一脚骂:“登徒子!”

十月底的夜已经有些凉,地板更是冰冷。

孟鱼踢完了萧潜,把地上香喷喷的被褥捡起,全盖到萧潜身上去。

“唉!”

她重重地叹了口气:“这楚王府是待不下去了。”



因为太过气愤,这一次没有翻墙。

正大光明地从楚王府迈步走出,孟鱼站在清冷的街道上,忽然想起忘记带小舞。

小舞平时就住在孟鱼居住的跨院旁边,不久前她还跟自己一起走回去。可如今孟鱼出来时没见她,走到府门口也没见她。

难道是睡了?

孟鱼转过身,想回去把小舞叫起来一起走。此时长街尽头却有脚步声响起,一个身穿禁军卫队长服饰的男人走过来。他手里拿着一样薄薄的东西,脸上带着恭维的笑。

“这么晚了,余少爷还出来转啊?”周大陆笑得有些诡异。

冷风吹来,孟鱼闻到空气中若有若无的血腥气。

“你杀了人。”她冷冷道。

“不敢瞒少爷。”

周大陆的神情始终是谦卑乖巧的。他扬扬手中的东西,孟鱼看清楚了,那是舞姬小裳的面纱。

“怪她自己没出息,”周大陆道:“主子只是觉得余少爷住在王府不太合适,吩咐她去传话。结果她做不好,还平添了余少爷跟主子之间的误会。”

孟鱼不想再听周大陆巧舌如簧的辩解,向他走近几步:“你动了我的人,是吗?”
这整个建康城,能称得上她的人的,只有小舞。

小舞是她带来建康的,是说要跟着她的。

小舞会跑去蛊寨救她,会给她烧菜,会在猛狗追向她们时跑在孟鱼后面。所以,孟鱼觉得,小舞是她的人。

“那个丫头,是少爷的人呀?”周大陆走近孟鱼。

“她不是丫头。”孟鱼抽出刀指向周大陆:“你是说出小舞在哪里,还是现在就去见阎罗。”


月色昏黄,城外半里的官道上,远远看去果然躺着一个女子。

看那身形和衣裳,是小舞无疑。

“小舞!”孟鱼远远地唤了一声。

小舞呻吟着,似乎受了颇大的罪。

孟鱼心中紧张,立刻向她跑去。小舞伏在地上,身子颤抖。

孟鱼半跪下来去扶她的肩膀。

就在这一瞬间,躺着的女子突然暴起,细碎的白色粉末朝着孟鱼撒来。

“你——”孟鱼呛咳着向后退去,抽出大刀,人却已经没有力气。

那粉末显然是让人精力丧失的毒药。

面前的女子不是小舞,是被她放过的舞姬小裳。

大意了……

孟鱼的最后一丝神识里,听到周大陆的声音道:“喂了毒药丢进使馆去,让秦王在建康城寸步难行吧。”

孟鱼突然想回家。

但她的身子已由不得自己。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