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15章

沉鱼-第15章【乖,穿上衣服好吗】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月落
2020-05-29 11:25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前情回顾:

大意了……

孟鱼的最后一丝神识里,听到周大陆的声音道:“喂了毒药丢进使馆去,让秦王在建康城寸步难行吧。”

孟鱼突然想回家。

但她的身子已由不得自己。

 
如鱼儿在水中摆动,波纹一圈圈荡开,掀开了深秋的晨光。

萧潜醒来时屋子里已经跪满了人。

“王爷,您已经误了早朝了。”

“殿下,殿下,您醒醒。”

他努力睁开眼,宿醉后有些头痛,四周的甜香熏得人浑身软绵绵。待萧潜发现自己躺在地上,且这是小猛的房间,顿时酒醒了大半。

“小猛!”

慌慌张张地起身,周围不见那个常常一身黑衣的身影。

是自己做了什么把小猛吓走了吗?

“小猛呢?”

没有人知道。

萧潜像疯了一般,不吃不喝,东奔西走找了一整天。

孟鱼屋里他送的东西都没有带走,但是不算凌乱。可小舞那里桌椅板凳倒着、窗棂被撬开,显然是有凶徒破窗而入。

建康城四处找遍,甚至去了月满楼,寻不到孟鱼的踪影。

他把王府中护院暗卫全部革职,因为巡防官兵做事慢吞吞地让人着急,更是上手殴打。

到晚间时,终于听说昨夜使馆有不小的动静。

——“有惊叫声,还听说死人了,有杂役去京兆府报官。”

使馆里住着大弘使团,死人了?

会跟小猛有关吗?

萧潜觉得他的心被揪作一团,几乎无法呼吸。

“去使馆!”他喝令道。

 
周皇后这一日觉得很舒适。

一直视作眼中钉的人除掉了,自然开心。

周大陆办事得力,果然是善于揣摩人心的。

“娘娘运筹帷幄,”他跪在地上道:“那余猛好歹在咱们梁国也有些名气,如今死在秦王那里,必然让使团上下颜面无光。到时候他们还不得麻溜滚回去!”

周皇后飘忽的目光停留在双凤夺珠形制的香炉上,淡淡道:“他们的确不能久留梁国。”

使团这一次来,约定的是两月期限。应梁帝恳请,这中间会交流两国铸币、农耕、工事、蚕桑织造等工艺,并且确认边境界线,以期睦邻友好。

但周皇后知道:他们来这里可不是为了做好事。

那样东西,那个秘密,恐怕才是大弘皇帝不惜派出亲生儿子的原因。

“去,”她冷声道:“既然死了人,京都府尹怎么着也应该过去瞧瞧。罗靖臣去了没?需要本宫提醒吗?”

周大陆忙不迭应声,说在使馆里已经安排好了人,会去京兆府报官。

大弘使团总共不足百人,使馆中管事、杂役、护卫、婢女等,都是梁国安排的。

周皇后缓缓点头,看着周大陆的目光里更多了一分赞赏。

“你去盯着吧。”她温声道:“这事做得不错,等他们离开,本宫会厚赏你。”

周大陆假装受宠若惊地跪谢。可还未起身,便见有内侍一路小跑奔进瑞坤宫来。

 
“娘娘,”那内侍有些惊慌道:“今日有使馆杂役报官,说秦王在使馆打死了人。”

周皇后笑得如春风拂面,淡淡道:“哦?”

那内侍又道:“京都府尹亲自去查,却没有发现死人。”

“哦?”周皇后的笑容渐渐冻结,周大陆忍不住道:“是藏起来了吗?”

内侍摇头:“听说如今不光京都府尹去查了一遍,楚王也去了。”

周皇后寒着脸点头。

楚王当然是会去的,毕竟他跟余猛的关系非比寻常。好在如今余猛已死,她就可以帮楚王安排别的婚事。

也好矫正他的不良癖好。

说起这个,趁着大弘使团在,也该考虑联姻之事了。

“还有什么消息吗?”周皇后轻咳一声道。

“听说,”内侍声音不大,说出的话却让周皇后惊愕地起身:“听说楚王跟秦王打了起来。”

 
起初是在夜里丑时,小古来报,说使馆外有些动静。

这里毕竟是梁国境内,一言一行都关系到大弘威仪。故而秦王李璧说不要打草惊蛇,且看他们要做什么。

然后便见有俩人爬上围墙,丢下来什么东西。

李璧当然不会用手去接,那东西便掉在地上,一声闷响,原来是个人。

打了灯盏来看,才发现是在宴席上企图行刺他的余猛。

如今这少年一张俏脸现出黑青色,显然是中了剧毒。

“死了吗?”他没有用手触碰,只这么问道。

小古探了探孟鱼的鼻息:“若不管的话,也就半柱香的功夫。”

李璧想了想他要不要管。

这少年来历不明,听说是江湖人。“江湖”两个字是危险的,是他需要忌惮的。但这少年显然又是楚王的朋友,若死在行馆,便不太妥当。

“那便管一管。”他简单道,随即低头认真看了看孟鱼的面容。

乌青的脸颊上有一处白得不太自然,因为那里沾着假胡须。

这是个女人。

他在心里说。

怪不得楚王在宴会上对她多加维护,给她夹菜倒酒像个仆人。原来这少年是楚王藏在府中的相好。

男欢女爱,红颜祸水,真是无趣得很。


随行的医官看了,说余猛中的毒很深,跟秦王宴会上被下在酒盏里的毒是一样的。
李璧正是知道酒杯里被舞姬下了毒,才趁机丢上房梁。

“这毒能解吗?”他问。

医官点点头,又摇头。

“活命可以,”他捋须道:“但解毒的草药里有一味天仙子,这味药本身就是致命的毒药。如今以毒攻毒,虽然被蒸熏暴晒祛除了多半毒性,但还是有些不良反应。”

“什么不良反应?”

医官指了指自己的头。

李璧以为所谓的不良反应,是头痛晕眩之类。

这个想法太过简单,以至于后来他跟楚王打了一架。


因为知道救下的女子是楚王的相好,李璧吩咐小古,一旦解了毒,就给楚王送回去。

医官忙了一整日。

到傍晚时,来回话说针灸、丸药、熏泻等手段都已经用尽,余猛还未醒来。

这就有些麻烦了。

男女有别,昨日是因为救命,今日再留宿显然不合适。原本想等她醒了问一问下毒之人是谁,自己也好清楚舞姬的底细。眼下没有醒,便只能去知会楚王,让他自己领走了。

为谨慎起见,李璧亲自去看余猛。

她平躺在锦被下,昨日见过的明亮双眸紧紧闭着,脸上乌青毒气已经褪去,除了额头上一块淤红,其余地方肌肤雪白,脖颈优美。

李璧心中一动,意识到自己逾矩了。

男女大防,怎可如此轻慢。

他连忙退后一步,再仔细端详。

虽然没有醒来,但这女子呼吸均匀有力,显然已没有事。她来时背在身上的刀如今已经被婢女擦净放在床头,看起来也无损。

如此便完璧归赵吧。

李璧正准备转身离去,孟鱼醒了。



那双大眼睁开,左右看看,然后孟鱼坐了起来。

她来时外衣沾染着泥土和蒙汗药,故而已经褪去。如今亵衣外穿着一层内里棉锦,虽然不通透,却因为领口低,露出细长的颈子和锁骨。

李璧连忙转过头。

“衣服在架子上,本王这就唤婢女来为你梳洗。”

说着便往外走去。

“不要跑!”孟鱼从床上跳下来,只三步便抓住了李璧的衣袖:“每次见我就跑,小心我去告你的状!”

李璧僵住,感觉到少女温暖的身子贴上来,然后手臂高举,衣袖滑落,露出了白嫩的胳膊。

然后那两根胳膊挂在了他的脖子上!

“你!”李璧近年武功已经精进不少,然而却摆脱不了这两根女人的胳膊。他想把她掰开,却在触碰到她温暖的肌肤后猛然缩回。

孟鱼更是趁机几乎挂在了他身上,有些不满道:“都已经嫁给你了,你还不好意思什么?夫君,一起闯荡江湖好吗?武林盟主要不要做?”

夫君……

武林盟主……

现在李璧知道医官为什么用手指头了,那意思不是说不良反应是头晕目眩,而是脑袋坏掉。

这女人脑袋坏掉了。

正在此时,楚王萧潜撞门进来。



“你!”

“混蛋!”

“吃我一剑!”

萧潜连骂三句,并不等李璧反驳或解释,便跟他打在一处。

他打得似有夺妻之恨,处处不留余地。李璧反击着步步后退,直到侍卫和医官冲进来,医官大喊说余猛脑袋出了问题。

然后俩人回头,见孟鱼正坐在床沿上,一边饶有兴致地看他们打斗,一边啃着一颗苹果。

“夫君,”见李璧看她,她眯着眼笑道:“什么时候开饭?”

李璧面如黑铁,萧潜心如刀绞。

“小猛,”他过来拉起孟鱼的手:“你怎么样了?哪里不舒服?”

心里道:你一个男人怎么能喊别人夫君,喊就喊吧,为什么不喊我?

孟鱼却歪头看了看他,把手从萧潜手心抽出,又看李璧:“夫君,什么时候开饭?”

萧潜一双眼似要喷出火焰来,转身盯着李璧。

秦王李璧颓然地拍拍衣袖,在萧潜喷火的注视下,在孟鱼眯眼的期待下,颓然又无奈道:“开,开,本王请客吃饭。”



这一顿饭吃得像是在吵架。

“小猛怎么在你这里?”

“本王捡的。”

“谁给小猛下毒?”

“不知道。”

“之后怎么治脑子?”

李璧冷飕飕地看了萧潜一眼:“先把这次的医药费结了。”

原本李璧代表大弘出使,萧潜代表梁国迎接,俩人这几日都拿捏着架子和派头,说话文文绉绉,办事妥妥当当。可今日这一架彻底暴露了本性,让他俩似两个街头干架的混混。

萧潜把银票拍在桌子上。

李璧示意小古收了,这才道:“医官说,你们南境有一座雪山,雪化成水积在山下一个深潭,解药就是那潭水中的黑鳜鱼。”

这就好办了,小猛爱吃鱼。

萧潜放下心来。

“但是,”李璧提醒他:“若不是那潭中的鱼,便如吃毒药一般,再也好不了了。”

所以这事得信得过的人办。

萧潜站起身,看着正啃食鸡腿的孟鱼:“本王亲自去取。只是她是在王府中出事,一时间我竟不知道还能信任谁。就劳烦秦王帮本王看护小猛,待我回来,必然重谢。”

说完仍不肯走,又道:“她先前有一个婢女,名唤小舞,也请秦王帮忙找找。”
“找人可以,”李璧起身,单手把正端着碗喝汤的孟鱼提溜起来:“你的这个相好,你带走。”

“夫君——”孟鱼哇哇叫着,油乎乎的嘴向李璧亲去。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