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截图_20200629193013
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另类倾诉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杨森
2020-07-11 13:50
那时候,刚认识敏时,她还没有离婚,还是一个跟年轻成熟异性说话,脸色绯红显得不好意思腼腆年轻不到三十岁性格相当内向的本份女人。

转眼不过又是三四年时间吧,夏日里,我从南方结束工作归来不久,因有事要办,刚走出家门口就与她在临街小马路上偶然相遇。此时的敏变化真大,原来漆黑油亮的看上去挺不错好看披肩长发不见了,取而待之是飘焗成蓝色显得另类引人注目齐耳短发。两边耳垂下面挂坠着夸张椭圆形金黄装饰耳环,自己的眉毛也被纹绣成长长弯月眉。嘴唇上涂抹的口红竟然还是烟熏色儿,脖子挂着沉甸甸应该是条假的网上原来热卖所谓镀金项链。上身穿着衣服也应该是现在社会潜规则,那种风花雪月地方特殊女人的大尺度透明没有隐私暴露无遗闪闪发光缤纷珠光衫。胸罩儿包裹不住,不知她采用何种方法技术,变成犹如快要膨胀颤动着跳跃出精灵般富有弹性的乳房……

她看见我时显得表情很是激动,可能是这几年没有相互再往来缘故吧。就这样我抹不开面子,只好邀她到路旁一家小酒馆里坐坐来进行交谈。因为她是曾经我前妻唯一最亲的闺蜜,俩个人在那时候几乎是无话不谈,几乎是隔三差五就互相小聚在一块。虽然她也是结婚过来的女人,但很多社会为人处事潜规则及常识丝毫不懂,仿佛单纯的就似幼稚青涩的学生妹一样儿。

她的丈夫应该算是一位挺普通男人吧,也没有啥文凭,可人家命好在本地一家央企石化单位工作,工资收入算不错。但人长的却是其貌不扬,说话谈吐也不风趣幽默,还个子很矮。当初真不知道他使用什么何种方法就轻易追求俘获搞定比我前妻容貌还精致漂亮鹤立鸡群的她。

我怕在家门口社区附近有认识我的老街坊邻居容易侧目观察我俩,更是防止引起让现在社会其它人喜欢怀有各种目地胡思乱想的猜疑乱搅舌头。就这样进了一家原来我挺熟悉算经常来的小酒馆,老板看见随我身后的敏,目光立即显得失态发直,谁让她长的漂亮又今天穿一身这样惹人显眼衣服呢。小酒馆里面虽然有单独包房,我也没有主动去进,这多少有些让小酒馆老板心中对我心里产生失望的诧异。

敏看见我领她在敞亮通透的前厅餐桌坐下来,对我举动很是钦佩感动。坐下来后,我喊老板拿菜谱,让她点自己喜欢吃的菜肴,敏没有什么客气直接翻开菜谱点了两道算在这小酒馆里价格贵的肉菜,我劝她再多点两道菜,她却没有,神情黯然的说:现在社会经济发展不好,就算有钱也别乱花,很容易是花钱轻松,自己再艰苦赚钱也难挣呀。我没有接话只是略微点头表示赞同,老板过来问我俩喝什么酒,敏不加思索就告诉他直接来,俺本地喝酒人最对地气儿抚顺鲜啤的所谓大绿棒子。

稍等上菜片刻功夫,会做卖买老板先为我俩挟上了两盘待客免费小菜,放在冰柜里面冰镇过的抚顺鲜啤确实爽口好喝,再配上这免费送上来有嚼头酱萝卜条及水煮五香花生米,确实挺对夏日炎炎我俩的胃口。我与她边吃边唠,因为小酒馆此时不在饭口时间,没有什么其它客人,所以上菜很快。

敏在喝酒吃菜间隙中不断询问我与前妻的之前各种情况,我有些嗑巴回答不上来后,就干脆坦然告她,我们早已经离异分手。她先是面部表情稍微显得复杂愣下发呆后,随之迅速恢复正常,何况现在社会中,夫妻俩口子因过日子不顺心或双方性格分歧发生分道扬镳而离异,算件很普通平常的事吧。为了打破桌上有些沉闷尴尬的冷场,从她放在桌上精致小巧手拎包内,拿出一盒小烟南京来,因为我有不吸烟的习惯,在她客气让过我之后,自己就点燃一支叼在嘴上,我俩头上笼罩着缭绕般的朦胧烟雾。

我因前妻出国后离异分开,就在企业响应当年国家政策卖断工龄失去工作后,在家乡窘迫无奈环境下,只好独自一人在南方打工维持着自己生活,原来无忧无虑滋润享受生活样子早已经不见,脸上也被岁月时光烙下沧桑的痕迹。随着我俩喝酒吃菜速度,有些生疏陌生氛围渐渐消失,彼此双方话儿不由就自动多了起来。

她此刻可能是身体内喝下酒精起的作用,脸上也顿时泛起令我挺吸引遐想红晕来,她眼神中掺杂些迷乱中透着精神恍惚,不由控制不住她自己的思绪,开始慢慢回忆向我倾诉她原来之前所经历过的一切事儿……

她跟我前妻一样是从市某职业高中学校毕业,因为当时算国家推行普及专业化技术职业教育,我们这批学生属于头一届专门职业学校毕业生吧。那时候,国家与地方教育单位重点培养抓我们学习质量,所以学校毕业生在各门专业上应该比本地各厂矿技校培养出来的家属子弟学生更优秀强些。在当时几乎不论毕业的男女生没有几个在家待业,全部被市劳动局统分在市内两个那时算效益很不错的抚顺地方国营化工厂企业。她家庭条件不好,住房紧张,而且兄弟姊妹又多,多亏毕业后学校给安排工作,企业有职工宿舍,就这样自己选择住宿不回家住了。

我前妻也是这种家庭背景情况,何况俩个人又是学校一个班毕业后共同分配来的同学呢,就这样很自然就相互走到一块成为关系最近的闺蜜。因为她的前夫工作收入好,而且家里又有房子,在自己没有什么同等条件参考下,就在回家过年相互去亲戚家吃饭时被偶然上她姨家找表哥玩的前夫发现。何况自己那时候又很单纯,更没有什么些社会阅历经验,再说也没有其它对比选择时间机遇,在人家各种优越条件下,再另加上自己父母也着急催促她立即攀上这门婚姻,好抓紧为家里准备结婚娶嫂子的哥哥倒出房子。

在彼此没有认识几天时间里,他就邀请她去自己家里吃饭,自己也没有留心眼多想什么,就单纯答应赴约。在人家父母热烈迎接自己下,又架不住桌上前夫家里来的各个长辈频频为她真挚挟上各种精心烹饪美味佳肴,盛情之下还架不住人家赴宴长辈有礼貌的劝她喝灌下一杯接一杯飘溢出香醇浓烈,更不知道什么牌子的甘甜美味葡萄酒。酒席上众人顺情说好话中轻松友好气氛状态下,不知不觉中又没有把握好自己酒量儿,还互相推杯换盏把后来上桌的各种酒喝进自己口中,没有等家宴结束,就感觉开始自己大脑短路恍惚中酩酊大醉失去任何思维控制,在他搀扶下进入内屋以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在酒桌上听着她对我的倾述,她的这段故事确实感到很是惊讶。应该说是现在人对此类挺敏感反应的话题。在她对我讲述过程中,没有打断她讲的任何一切内容,没有疑问、没有反驳,只是默默的在她身旁坐陪着静静喝酒倾听。仿佛她是在讲述自己故事中寻找自己对追忆往事的自责悔恨吧,我们吃饭时间差不多在不觉中过去近三个多小时了,虽然中午该小店在饭口时间忙过一阵,可很快寂静下来。我抬腕看着手表秒针在一圈圈跳动,就站起身装要去卫生间样儿,才算彻底停止对我交谈的话题。她看出我的神情态度,之后梳理下自己额头短发算是恢复正常状态。我想,做为女人谁没有一些难言的故事呢……


你有好的作品欢迎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