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19章

沉鱼-第19章【让人心痒的女人】

作者:月落
2020-06-02 11:25
浏览次数:59226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前情回顾:

小古揉了揉脑袋。

殿下是因为他们朋友欢聚,所以觉得自己寂寞吗?

还是因为余猛要走了?

小古想起秦王被余猛缠着难以脱身的样子,不由打了个哆嗦。

殿下的心思是最难捉摸的,小古觉得自己有必要去找人请教一番。


孟鱼把匕首从殿门上拔下来,招呼起小舞便要离去。

“别走。”楚王萧潜追着她的身影,无论孟鱼去哪里,他都紧随其后。

“你还是好好做你的王爷吧。”她简单挽起头发,揉了揉莫名其妙有些疼的腿。

“怎么这么疼?”孟鱼自言自语道。

小舞掩嘴:“这几日小姐不是从屋顶跳下就是从窗户里掉在地上,许是伤到了。”

孟鱼已经坦白了身份,小舞也不必每日喊着她少爷了。

孟鱼并不知道自己中毒这几日做的傻事,闻言蹙着眉头:“建康城耍得差不多了,我要去东边找本家兄长玩一玩。”

萧潜眼中一喜:“原来小猛家住东边吗?可否引本王去拜见族中兄嫂?”

孟鱼蹦蹦跳跳越过门栏到院子里去,抬头看着黑漆漆的天空,闷声道:“兄长还未婚娶呢,哪有什么嫂子。”

萧潜也看了眼天空,虽然没有星星,他的眼中却似落满了繁星。

“小猛小猛,”他探手过来扯住孟鱼的衣袖:“哪会有爹娘给女儿起名小猛的,你的真实名字是什么,告诉我好吗?”

孟鱼甩了甩头,心中慌慌的,又有些喜悦。

阿爹说当初他用了几个月才知道阿娘的真实姓名,那名字让他高兴了许久。

如今萧潜问自己的名字,哪里会轻易告诉他?

但是对他的喜欢,是有……那么一点点吧。

毕竟他长得这么好看,不喜欢一下似乎亏了。

孟鱼常常握着大刀的手指轻轻对了对,几分女儿态的娇羞露出:“不告诉你!”

萧潜便如吃了蜜糖一般,俊美的脸上似花瓣落下,激扬起一片笑意。

 
“咩……”

被身下的小鹿吸吮得有些难受,母羊挪着步子想走,却又担心同样正吸吮着乳汁的小羊饿到,便只能又回去。

站在旁边的刘昊看到这一幕,把小鹿拦腰抱起,转身送到两三步远的地方,那里还有一只乳羊。

这只乳羊正啃食着草料,对新到来的“孩子”并不排斥。

“这小鹿长得挺快。”刘昊夸奖着,转身看正扶着围栏看向南边方向的孟文。

孟文不常扶着什么东西,除非他心中有些紧张。

又在担忧妹妹吧?

刘昊忍不住笑了笑。

今日晨起传来消息,说梁国西境有南蛮蠢蠢欲动。除了调派兵马,南蛮使臣已经带快骑进入梁国国都建康。

会是什么事呢?

南蛮向来彪悍,梁国重商不重兵,虽然百姓富庶但兵马羸弱,更没有什么可以一挡百的将领。

故而这些年来,南蛮和梁国边境纷扰不断,梁国朝廷总是采取大事化小的方法,拿些金银粮食换边境和平而已。

“前几日,”孟文似自言自语道:“梁国皇子萧潜去了一趟青龙雪山。”

青龙雪山是梁国和南蛮的界山。

“出什么事了呢?”孟文转头看向那头似乎永远也吃不饱的小鹿:“如果萧潜招惹了狼戎寨,南蛮不会让他好过的。可现在鱼儿在楚王府中,那就——”他看向刘昊,似乎在征求意见,又似乎做出了决定:“那就连楚王也护住。”

刘昊挺为孟鱼开心。

虽然失去了太子妃的位置,但是嫁给梁国楚王似乎也不错。大弘和梁国之间向来有皇族通婚的传统,说不定以后楚王做了皇帝,孟鱼便是皇后。

想到两人大婚时的热闹场景,刘昊的嘴咧起来。

“你笑什么?”孟文却有些不愉:“那萧潜一点男子气概也无,哪里配得上我孟文的妹妹?”

说完一拍栅栏转身离去。

用力之大,那栅栏碎倒在地,惊得母羊没头没脑逃去。刘昊东奔西跑地去捉母羊和小羊羔,累出了一身的汗。

真是倒了霉了。

刘昊想:有这样的哥哥,什么时候才能嫁出去呢。

 
初六是梁国太后的生辰,这一日宗亲来拜、百官朝贺,跟梁国睦邻友好的国家也会遣使送来贺礼。

晚间戊时,梁帝在紫宸楼大摆筵席,为太后庆寿。

宾客名单是礼部拟定的,请柬送到孟鱼手里时,她有一些惊讶。

“为什么请我?”

一想到要跟周皇后同殿宴饮,她就觉得不太自在。

萧潜却很开心:“自然是因为小猛你在齐王之乱时勇救本王,要被皇室嘉奖。”

孟鱼一脸不太情愿的样子。

萧潜便又道:“因为太后喜食烤鸭,为了这次寿宴,半年前就开始选鸭养鸭了。每只鸭子都是吃着仙草、饮着天泉水长大,一个个水嫩嫩,烤出来香喷喷……”

“别说了。”孟鱼打断他:“我再……想想?”

结果出发前,她发现屋子里堆满了女装。

轻如流云的薄纱、绣着百花的裙裾、镶嵌东珠的褙子、金丝走边的绣鞋、堆成小山的金钗玉环。

孟鱼装作没看到,一身青色男装身后背着大刀,迈过门栏。

萧潜像要捉住乱跑的小鸡仔般伸长了胳膊把她环住。

“今晚穿女服好吗?”他身后站着负责梳妆的婢女。她们或者抱着盛在盘中的象牙梳,或者抱着漂满花瓣的水盆。

“为什么?”孟鱼蹙眉。

在府中时她便不太习惯穿女服,父母亲是从来不管她的。怎么如今到了梁国,反而要被人管束起来。

“以后你可以随便穿,”萧潜神情郑重:“今晚很特殊,本王要在宴会上趁着父皇母后心情好,请一道旨意。”

“你请你的旨意,管我什么事?”孟鱼不解。

“小猛,”萧潜把象牙梳放进她手里,合上她的手指道:“之前因为母后以为你是男人,对我颇多误会。就当你为了谢我跑去青龙雪山一趟,可好?”

孟鱼嘟着嘴,眉头微微蹙起。

好难办。

不想穿女服,又想吃烤鸭。

 
半个时辰后,孟鱼坐在席面上,看着对面同样看向自己的秦王李璧,暗暗挥动拳头。

李璧眼睛瞪大,神情如同见了鬼。

他缓缓摇头,口型对她道:“丑。”

孟鱼趁着舞姬散场的间隙,丢过去一根鸭骨头。

那骨头“啪”地一声,正落在李璧盘中。他身旁的妙龄女子,梁国公主萧妍惊讶地咳嗽了好几声,继而示意宫婢为秦王换上新的食盘。

青白玉器上描画着梅花,倒是比先前的更加高雅。

李璧看着孟鱼,指了指他的新盘子。

孟鱼已经啃好了新的鸭骨头,正要再扔一次,身旁的萧潜却忽然起身,郑重地走到大殿正中,跪了下来。

“孙儿萧潜,”他施礼跪拜道:“奉上一尊南海观音相,祝皇祖母身体安康、寿与天齐。”

居最高位坐着的梁国太后已经有七十多岁,然鬓发仍黑,仪态不老,颇有长寿之相。如今她只是耳朵聋了些,不怎么开口说话,只笑着道:“好,好,潜儿快去吃些祖母特地让御膳房为你烤制的甜薯。”

萧潜口中称谢拜了一拜。

梁国太后看着他的模样,扭头对侍坐在旁的皇后道:“潜儿也不小了,怎么不见帝后关心他的婚事?如今席间颇多显贵之女,不如就由皇后指婚吧。”

因为耳聋,这话声音颇大。


今日出席宴会的多是宗亲大臣,因为可以携带家眷,不少宾客都带着子女出席。

带儿子的,多半是希望皇家能对自家孩子稍稍青眼,以助仕途青云。带女儿的,多半是希望趁此机会可以露露脸,以期有好的婚事。

所以席间除了孟鱼在大吃特吃,听到太后这席话的女子们顿时更端庄了几分。

动筷子难以维持仪态,吃甜点就更加不可,万一落了糕点碎屑在衣襟之上,便失了淑女之风。

李璧看一眼对面吃甜薯的孟鱼,忽然觉得分外有趣。

这时候,便听到萧潜的声音响起:“不敢瞒皇祖母,孙儿已经有了意中人。”

举座皆惊,人人向萧潜看来。

如今楚王是何等人?

皇后嫡子,最有可能获封太子的人。

不光前途锦绣,就连容貌都几乎美过女儿家。这样的人有了意中人,会是自己家女儿吗?会是自己吗?

女子们半掩着粉面向萧潜看去,有几个曾经见过萧潜一面说过话的,更忍不住红了脸颊。周皇后的一双眼睛却露出寒光,倒是皇帝最早绷不住,开口道:“楚王今日喝多了吗?皇族婚姻,怎能容你私相授受?”

萧潜叩头道:“儿臣谨遵礼法约束,并不敢私相授受。只是儿臣先受此女之恩,再惜此女之德,今日禀告父皇母后,万望恩准娶此女为妻。”

听说是女子,周皇后稍稍放下心来。

但是梁国境内,有儿子看得上的女子吗?

而听到孙子如此爱慕这位女子,梁国太后急切道:“这位女子,可在宴会之上吗?”

萧潜站起身来,心中带着笑意,脸上却满满都是郑重地,去牵孟鱼的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