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20章

沉鱼-第20章【可怕的贺礼】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月落
2020-06-03 11:25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前情回顾:

听到孙子如此爱慕这位女子,梁国太后急切道:“这位女子,可在宴会之上吗?”

萧潜站起身来,心中带着笑意,脸上却满满都是郑重地,去牵孟鱼的手。


跟着他的动作,众人的视线看向那个正一手拿着鸭脖,嘴中却嚼着蜜薯的女子。

她穿着烟纱般轻薄的窄袖紧身衫,虽有些瘦,却并无羸弱之感;碧色及胸长裙高高束着,露出弧线优美的锁骨;褙子将落未落地披在肩上,刺绣繁复的领口上有一只栩栩如生的蝴蝶。她的头饰很简单,但那支形似流云的玉簪一看便知道价值连城。
此时因为众人目光汇聚,她有些惊讶地抬起头来。

于是人人都在心中微微惊叹。

天底下竟然有这样长相的女子:单看每一样五官,都只算作好看。但拼凑在一起,却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让人挪不开眼睛。

而偏偏这一张脸因为没有女子的娇媚,竟然让男人女人都觉得好看,觉得好看又不会心生妒忌,都觉得可亲可爱。

就连之前满怀憧憬希望楚王喜欢的是自己的那些贵女,此时也只是心中有些失落。
可是,这女子哪里来的?

京都的圈子就这么大,之前没有见过啊?

正疑惑间,萧潜已经把孟鱼手中的吃食拿掉放在食盘中,牵着她的手臂越众而出,走至殿内。

“皇祖母,父皇,母后,”他朗声道:“齐王之乱中救助孙儿的余猛,她其实,是一位女子。儿臣今日,便想求得恩准,娶这位女子为妻。”

王之正妻,是为王妃。

短暂的惊讶之后,周皇后面红耳赤看向孟鱼,正要开口制止,却突然见这女子退后一步松开萧潜的手。

“什么呀?”她问。

 
孟鱼整个人是蒙的。

她一开始只是觉得鸭肉的确不错,后来想跟李璧干架,再后来发现宫婢特意给萧潜食盘里放了蜜薯,她一把抓过来尝了,软糯香甜蜜汁溢出,的确好吃。

再之后,所有人都看向她,萧潜把她拉起扯到殿中去。

要——恳请赐婚娶正妻?

她就是因为逃婚,才跑到梁国来的好吗?

萧潜却自顾自笑着,并没有发觉她神情的异常,然后看向大殿之上的梁国太后,满含期盼。

众目睽睽之下,孟鱼甩开他的手。

“我没有答应你呀。”她低声道。

“小猛,”萧潜的声音跟蜜薯一样甜:“你我两情相悦,不必害羞。”

悦你个头啊。

孟鱼的目光环顾大殿,不经意跟秦王的视线撞在一起。他举了举手里的鸭腿,慢条斯理撕下一片鸭肉,慢慢放进口中咀嚼。有一丝得意,还有幸灾乐祸。

神经病吧。

孟鱼再看看殿内几个出口,距离她最近的不过七八丈。她只用什么都不管一口气跑走,便可逃过今日这一劫。

反正烤鸭也吃过了……

孟鱼偷偷提了提裙裾。

正准备迈步开跑,忽然听到皇帝的声音道:“今日为太后祝寿,又有楚王再添一喜。原本应该由皇后细细询问余小姐的父母族籍,再由内廷司亲自登门拜会。但如今——”

孟鱼转身。

就在这时,忽然便听到殿外钟鼓声响,一个洪亮的声音道:“梁帝莫要急着为楚王添喜,我狼戎寨的贺礼还未到呢!”

 
狼戎寨在梁国西南,是南蛮的实际掌权者。他们的百姓多以打猎为生,生性剽悍难以驯服。

这次太后寿宴,宾客名单中虽然有狼戎寨寨主的位置,但因为他已经多年不亲至梁国,故而只是一个邀请的礼节罢了。

梁国这边以为他们不会来,连席位都没有留。

没成想此时到了。

南蛮虽然不是一个国家,到底实力非同小可。梁帝哈哈大笑几声,吩咐内侍接引。
那寨主已经走上台阶,一脚踏入大殿。

孟鱼的第一个感觉是:这人好厚实。

他约么四十多岁,身上半边披着兽皮,半边裹着粗狂的黑色布衣,腰间栓一条黑色铁链,链子上挂着奇形怪状的白色骨骼,观之令人心生不适。

再看他那一张脸,胡须从下巴一直蔓延至耳垂,脸上遍布斑点坑凹,眼睛细小却露出凶光,没有半点喜色。

迈入大殿,他身后抬着贺礼的人也到了。

那是一个半人高的陶缸,四周用绳索穿过孔洞,木棍从绳下过,由两名壮汉负在肩上。

进入大殿,壮汉把陶罐小心翼翼放在殿内,立在寨主身后。

南蛮有几分神秘,众人都疑惑那么大的陶罐里装着什么。

寨主已经掀开陶罐上盖着的竹盖,开口道:“我夸蚩今日为梁国皇帝带来贺礼,并且要讨一个公道。”

原来他叫夸蚩。

带了贺礼,讨什么公道?

孟鱼向他带来的陶罐看去,顿时脸色苍白后退一步。

留意到她的神情,萧潜也转身看过去,待认出那罐子里装着什么,他顿时脸色愤怒抽出剑来。

“今日是我皇祖母生辰,你好大的狗胆!”

夸蚩因为是外族,进殿不可佩戴兵刃。但是他面无惧色,看着萧潜冷笑道:“敢杀我幺子夸卯,楚王才是好大的狗胆。”

孟鱼已经转身扶着一个宫婢的胳膊,干呕起来。

刚才吃进肚子里的东西,她都想吐出去,然后站去外面的冷风中。

 
那个陶罐中,装着一个人。

看身形约么十一二岁,身上裹着下葬时穿的衣服,脸上皮肤肿胀眼睛凸出,应该是死去多时。

如今天气寒冷,那陶缸中更是放满冰块以防止尸体发臭。

这个陶罐,这个死人,跟楚王有什么关系呢?

孟鱼看向萧潜,而宫中内侍已经遵从皇帝的旨意上前验看贺礼。那内侍显然不如孟鱼见多识广,大惊之下跌倒在地,连滚带爬去回禀陛下。

顿时举座皆惊,人人向后挪动身体,唯恐闻到什么不祥的气息。

孟鱼看到李璧眉头微蹙向她看来,不知在想些什么。

“大胆!”梁帝怒喝一声,立刻吩咐内侍宫婢扶太后回宫休息,吩咐殿内女眷从侧门离去、禁卫军擒拿夸蚩。

“尽管来!”夸蚩扒开兽皮露出粗壮的半边身子,恶狠狠道:“梁帝之子楚王,进青龙雪山虐杀我儿,而梁帝护短,如今要在大殿之上捕杀苦主。尽管来吧!我南蛮十万人众,明日便会越过界山,让梁国皇帝看看,是你种地的百姓厉害,还是我打猎的蛮子凶残!”

殿内气氛一时间剑拔弩张。

孟鱼向萧潜看去,见他脸色青白。

“本王没有杀他,”他冷静道:“有护卫作证,他离开时还在用皮鞭抽打奴仆,后来跌落进潭水中,没有死。”

夸蚩冷哼一声:“他好好的怎么会跌落进潭水中?况且他水性很好。仆人们回来说,是你楚王把他按进水中直到淹死。”

“不可能!”一直紧抿嘴唇的周皇后终于忍不住道:“楚王为人宽厚,绝不可能行此虐杀之事。”

“他是否宽厚,不是你一个做母亲的人评判的。”夸蚩道。

“你想怎样?”萧潜怒视夸蚩:“诬陷一个人,总是要得到什么。”

“我要你死!”夸蚩说着,便一掌朝萧潜劈来。


两人打了十多招,因为是近身格斗,禁卫军无法上前干涉。孟鱼看到萧潜几乎战败,纵身接近,拆解两人力道,把他俩拉开。

殿内这才静了几分。

孟鱼看向萧潜道:“青龙雪山,黑鳜鱼是在那里找到的吗?”

“是,”萧潜道:“但本王没有杀任何人。”

“我信你。”孟鱼对他点头,又看向夸蚩:“公子死了,可曾找仵作验过尸体吗?
是自己溺死还是虐杀,有很大的区别。”

夸蚩看着孟鱼,冷哼一声:“本寨主不信你梁国的仵作。”

孟鱼微微一笑道:“寨主多心了,本人带着路引文书,可证明不是梁国人,乃大弘人士。”

夸蚩微惊道:“小姐会验尸?”

“略懂一二。”孟鱼道:“家中长辈曾是官府仵作,故而奴家学过一些。学艺不精,但是也可勉强一试。”

仵作是贱职,许多人以家中有仵作为耻。这女子主动承认,故而夸蚩略为迟疑之下同意了。

梁帝虽然面露不满,但是眼下似乎也只能照办。

于是当下择了一处小庑房,把夸卯安置在春凳之上。孟鱼净手毕,解开夸卯乱蓬蓬盘在头上的湿发,给夸蚩看他白净的头皮。

“若是有人把他按进水中虐杀,此处该凝聚淤血。”

夸卯虽然才十一二岁,但是挣扎的力量是有的。若萧潜果然按着他的头皮,则必然在他头顶留下印记。

夸蚩神情疑虑没有作声。

孟鱼又把夸卯的嘴巴打开,给他看口鼻和脖颈。

“这几处光滑没有痕迹,说明溺水之时,也无人按住他的肩膀。”

这是同样的道理。

夸蚩看着面容肿胀的孩子,忍不住悲呼一声。

孟鱼颇同情地等他平复了情绪,继续道:“口鼻中有细沙污泥,他的确是生前落水,但却不是虐杀。”

说着逐步探看夸卯的胸腹、大腿、小腿、双脚,按压肌肤的手停在一处,轻声道:“他或许水性好,但青龙潭水冰凉,他双脚抽筋了。寨主可以过来看看。”

夸蚩看向他指着的一处,那里果然拱起一条青白色的经络。



虽然已经知道了儿子的死因,但夸蚩认为若不是楚王逼迫,夸卯是不会落水的。
他要梁国帝后给个说法。

“以十二州梁国土地赔偿!”夸蚩冷冷道:“本寨主已经修书一封送往大弘京都,若你们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南蛮将和大弘一起,南北夹击梁国,灭了你们梁国皇族。”

“寨主说大话了,”梁国皇帝冷冷道:“眼下大弘皇子正携使团在我国都下榻,刚刚殿内还坐着秦王,大弘如何便会跟你们联合?”

夸蚩冷笑道:“秦王不过是废太子,且因为拒婚孟氏被皇帝不喜。就算他死在建康,都不会掉一滴泪吧。”

突然便提到了自己,孟鱼神情微怔。

便听到梁国周皇后忽然轻笑道:“看来寨主也知道,孟氏在大弘皇帝心中的分量,知道孟氏族人几乎握大弘一半兵马。那如果你知道我儿楚王将会迎娶孟氏为妃,又会作何见解呢?”

楚王……

迎娶孟氏?

孟鱼呆住向萧潜看去。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